超棒的言情小說 明末黑太子 愛下-第938章:請君入甕讀書


明末黑太子
小說推薦明末黑太子明末黑太子
“现多尔衮正率东虏大军不下十万人猛攻喜峰口城关,不知三位先生以为我军该如何应对啊?”
某太子还要顺便考考这三大狗头军师,反正自己已经有答案了,他们答成啥样,全当听个乐呵。
“殿下,在下以为若要拒敌于关外,当须或许增援喜峰口。面对东虏猛攻,固守此地之倭军只恐耗损极大!”
牛金星首先发言,根据太子爷的防御部署,他认为要保存防线完好无损,当须立刻派出援兵,堵住可能出现的缺口,否则悔之晚矣。
“嗯!言之有理!”
某太子点点头,这货多少长了点脑子,懂得迎合自己的战略意图,看来京城的烤鸭和拉面都没白吃。
复制天道
“殿下,在下以为虏酋来势汹汹,已显志在必得之迹。若在此地受挫,必会转战他地,而王师主力或因此被调动。多尔衮另寻他出破口,王师驰援百余里,届时则更加被动。在下斗胆,莫不如将东虏放入关内,凭借王师兵家军械之优势,将其重创之!”
宋应星觉得堵不如疏,多尔衮何等狡诈,好不容易逮到这次机会,必须将其迎头痛击,才会使其不敢在短期内再次来犯。
“嗯!言之有理!”
对于这番回答,某太子还是一模一样的表情和评价,能给快递李哥出主意的人,就是上档次,比朝廷里那些废柴强多了,这才叫实用型人才呢!
“殿下,在下以为,不论固守城关,还是放敌入关而后歼灭,殿下均须迅速定夺,兵贵神速,以免夜长梦多!若我军增援迟缓,则东虏攻破城关不说,还会迫使我军被动迎战!”
顾君恩总结了两位同僚的看法,再加上他的一点态度,就算是较为稳妥的回答了。
“进朝!”
“臣在!”
“传本宫谕令,大军沿鹿儿岭东麗扎营,后军固守三屯营,将本宫的亲笔信送给松平信纲,上面已然写明本宫是役的战术。”
“是!”
某太子简单写了一封信,里面的意思就是简要概述了明军打算如何收拾辫子,松平信纲一看就会明白。
因为战术很简单,就是放多尔衮大军入关!
既定战场就是滦河一带,咱们就真刀真枪干一下子。
我也不龟缩了,你也甭客气了。
这次公平合理,就是打野战,谁输了都别找任何借口!
“殿下,在下委实愚钝,不知为何要在滦河以西迎战东虏?若让东虏在河东摆开阵势,却不余半渡而击,岂不是不利于我军进攻?”
牛金星对于太子爷没采纳自己的策略有些无奈,可又觉得太子爷的计划有些不按常理。
鹿儿岭东麗距离滦河还有一段,太子爷留下这段距离明显是给东虏过河用的。
但王师马卒冲过去亦需要时间,等马卒过去,恐怕东虏都完成过河了。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滦河已然封冻,若是平时,大军可安然渡河。但在战时,则本宫不得不考虑若冰层被炮火轰裂之可能。我军在滦河以东无法取胜,全军败退,却被河水所阻,届时岂不是要被东虏掩杀干净?本宫可没说此番出战必须取胜,双方若是兵力相当,而优势各异,则须看双方主帅如何筹谋了。三屯营便相当于街亭,若被东虏攻陷此地,全军便无退路可言,只能上鹿儿岭避战,仅此而已。反之,若东虏渡河之后无法迅速取胜,或被王师击败而东窜,则滦河之困难依然如故!”
某太子可不打算将手里这点仅存能够打野战的部队给一次性用没了,这可是家底,指望那两位都帅的部队,还不如指望点野生奥特曼来救驾。
“在下了然,殿下英明,文韬武略远超秦皇汉武!”
牛金星这下算是彻底明白了,敢情太子爷对是役都没多大把握。
“诸位爱卿可能心存疑虑,以为本宫此番亲征不欲取胜。实际恰恰相反,本宫想赢才亲征。从本宫监国开始计算,倭军已然打掉两万多东虏,王师打掉约五万,加上是役已然取得之战果,总计不下八万。此番本宫的目标很简单,就是再打掉至少两万东虏,凑出十万整数!虏酋皇太鸡本事再大,还能凑出几个十万披甲兵?三年消灭十万东虏,这速度还不够快么?照此速度,十年之内,东虏将会被王师彻底消灭!届时皇太鸡连兵都凑不出来了,又如何继续霸占沈阳?”
此番某太子没带多少文臣,也用不着他们,更犯不上带着这些碎嘴的家伙烦自己,适才这番话就等于是专门说给武将们听的。
打辫子绝非一朝一夕之事,必须从长计议,需要时间、耐心和毅力。
指望像萨尔浒之役似的一蹴而就,那就距离一败涂地为期不远了。
诸将闻言纷纷点头赞叹,按太子爷的计划来办,倒是容易许多。
一举打掉十万东虏可是相当困难,保不齐己方还要被东虏重创。
只打两万的话,诸将率部七拼八凑,估计也差不多能凑出来了。
一想到能跟随太子爷光复沈阳,诸将心里自然是非常高兴的。
这可是泼天之功了,往后收复整个辽东故土,自己便是实打实的有功之臣了,往后必名垂史册!
“本宫选定的战场就是滦河西岸,此处地势较为平坦,利于王师使用战车。至于多尔衮是否敢率军前来迎战,那就要看其胆量喽!”
怎么把多尔衮给约来?
很简单,派人写信,就指明要在滦河附近进行决战。
多尔衮不敢来的话,等到开春时,半个大明的人都会通过报纸,知道多尔衮害怕某太子!
先是力拒皇太鸡,而后吓退多尔衮,这绝对是小说才有的情节啊~!
被吴某人写到《关外秘史》里就更搞笑了……
诸将没人敢提多尔衮不来赴约,而选择避实击虚,那王师就太被动了,得被东虏牵着鼻子走。
三大狗头军师也不敢多言,自己的头脑与眼光都远逊于太子爷,实在不好再深问下去。
“诸位可能都在想东虏不来之后的结果吧?本宫可以告诉诸位,多尔衮想要一举歼灭本宫的人马,比本宫想重创东虏的意愿要更加迫切。东虏也有步兵,不然如何用红夷大炮狂轰喜峰口?本宫也有数万骑兵,多尔衮就不怕本宫的骑兵坠在其后,一口口将其步兵给蚕食掉?唯有重创王师,多尔衮才能放心大胆地前去攻城略地。反之纵使有三天的路程差距,多尔衮心里也不会踏实!”
重生为文学巨匠
十多万大军在身后穷追不舍,换作是你,你还能指挥部队大肆攻城?
三天之内打不下来,那就要腹背受敌了。
这可是在关内作战,随着时间推移,勤王之师会越来越多。
就算多尔衮此番带来十五万人马,也会被蜂拥而至的明军给乱炖了!
这还是在不分兵进攻的前提下,一旦分兵之后被逮到,那就是九死一生,拼运气了……
诸将一听,又频频点头,太子爷想得就是深远。
大明有了太子爷,王师便可利于不败之地了。
“王爷,守军放了一名被俘之人,顺势送来一封信,说是蛮明狗太子所写!”
“哦?呈上来!”
“嗻!”
多尔衮看完,眉头逐渐舒展起来,嘴角泛起一丝笑意,旋即将信递给二哥代善过目。
代善不明所以,接过来一看,倒是被信上的内容给吓了一跳,算起来,倒是件喜事。
等阿济格、多铎、三顺王及汉军四旗固山额真看完,多尔衮才决定集思广益。
“畅所欲言,王师该当如何应对啊?”
“十四哥,此信定是那魔童之诡计!”
作为己家兄弟,加之此番兄长是全军主帅,故而多铎根本无需有所保留,必须力劝二哥不能中计,旁人犯傻不要紧,自家可是不能把宝贵的两白旗给赔进去。
“王爷,若能让守军开关,放王师入关。如此一来,王师岂不是如鱼得水?”
石廷柱可是希望早点结束这种用脑袋撞墙的游戏,死的可都是汉军的人。
别的不说,前前后后打了五天时间,结果城关被轰得满目疮痍,可还是没打下来。
汉军折损五千有余,睿亲王决定再死磕下去的话,汉军就不用入关了,因为人都打光了。
喜峰口就是两山夹一沟的地形,本就易守难攻,王师还偏偏选择在沟里叩关。
固守这里的不是蛮明的人马,而是一支悍不畏死的倭军,兵力不下万人。
攻山失败,叩关又失败!
一败再败,天长日久,都拖到开春了……
多铎瞪眼瞅着石廷柱,要不是这厮也是旗人,地位还不低,早就当场怒斥了。
狗太子说开关就开关?
这不等于前些天都白打了么?
照此入关的话,大清王师颜面何存?
“十四弟,小心蛮明使用请君入瓮之计啊!”
作为兄长,阿济格还是觉得要万分小心才是,大清可是不能再输了。
本来阿济格还想说“关门打狗”,转念一想,还是委婉一些比较好。
“呵呵,这请君入瓮之后,是不是还要来个瓮中捉鳖啊?那魔童想得美,我大清王师岂能让其如愿以偿?”
多尔衮还没猜出对方的真实意图,但按对方的要求来,决计会让己方处于被动态势。
可眼前这城关,不再死伤五六千人,恐怕也打不下来,这才是让多尔衮感到为难的地方。
把大清王师当鳖来捉,魔童真是痴心妄想,白日做梦!
“二哥以为如何?”
“十四弟,愚兄以为可入关,未必前去决战!”
代善只想多捞战功,前提是不能大幅度折损两红旗的兵马。
是否前去与魔童所率的蛮明主力决战,那是多尔衮需要思考的事情。
多尔衮想了想,又看了看地图,决定先暂停进攻城关,全军先行修整。
倘若蛮明太子说欲与大清王师在滦河岸边决战,想必其主力已然进驻汉儿庄至鹿儿岭一带。
己方先从洪山口与鹿儿岭之间的通道进攻遵化是不可能的,那样便会遭到长城守军与蛮明主力的南北夹击。
倘若走南线,也就是鹿儿岭以南,再折向北,当须渡过梨河,一旦大军过河之际被蛮明主力追杀,又难以首尾兼顾。
关键在于之前计划好的进攻路线,竟被那魔童给卡死了。
因为遵化、东胜右卫、营州右屯卫、镇朔卫等战略要地,悉数位于梨河以北。
不过梨河的话,就决计打不到这些地方,那就只能选择备用进兵路线。
即放弃北线,选择一路南下,进攻玉田、宝坻、香河、武清、东安等地,再直扑保定,或是长驱直入,攻入山东境内。
魔童率军这么一卡位,让多尔衮顿时有种如梗在喉的感觉……
若此番所带的都是骑兵,绕行百里根本不足为惧。
可汉军与三顺王的兵马过半都是步卒,这么干就等于白白消耗步兵的体力了。
真被蛮明数万骑兵追上,这数万步兵只恐凶多吉少。
没了步兵,还如何攻城?
用无比宝贵的八旗兵,还是不长脑子的檬古兵?
多尔衮还没疯掉!
想到这里,不论如何,都先到滦河边上看看情况,了解一下敌情,再行计较。
至于派谁去,比较之后,多尔衮决定让阿济格带着几员得力干将前去。
多铎太过冲动,代善明显要保存实力,不想与蛮明主力决战。
三顺王有点被打怕了,现在就是想要狐假虎威,打打顺风仗。
汉军四旗刚折一阵,尚处于修整阶段,还是自家兄长信得过。
阿济格明白多尔衮的意图之后,待三天后,开关放行,便率兵向西南急进。
倭军就静静地在两边的山上看着敌军入关,这都是在根据命令行事。
一道很令人匪夷所思的命令!
说是上面体恤诸君,不忍再死伤多人……
清军想要站住这里也是不可能的,两边的山上聚集着上万倭军。
居高临下,用数百门火炮狂轰,打城关里的清军就跟打孙子一样容易。
为了以防万一,多尔衮都是命令各部,一个甲喇一个甲喇地入关,生怕关内生变。
大清王师上下看着山上密密麻麻的倭军,都开始脑子发懵,这是甚子战术?
放己方轻松入关,真有把握将十余万大清王师给吃掉?
多尔衮收了这个天大的人情,也没派兵攻山,那委实是多此一举。
即便己方占了喜峰口与潘家口,还能把畿辅境内的整条长城都夺下来?
多尔衮就想看看蛮明的狗太子到底有何本事,胆敢如此恣意妄为!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