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貞觀俗人 線上看-第995章 聖太子熱推


貞觀俗人
小說推薦貞觀俗人贞观俗人
承乾打猎归来,得意洋洋的向侯君集展示自己的猎物。
“殿下,风雪交加,粮草难继,将士们饥寒交迫,多有怨言,既然找不到吐谷浑人,不如暂且休兵罢战,各军兵归军城、卫府,各蕃也各归本部,待来年春暖花开之后,再集兵马讨伐慕容氏。”
席君买上前牵住了承乾的战马,对太子进谏。
承乾脸色阴沉了下来,他望向侯君集。
“这怎么回事,难道你们都想不战而逃?”
侯君集怒斥席君买,“休得对太子殿下放肆,赶紧退下告罪。”
承乾摆摆手,坐在马上也不下来,居高临下的冲席君买道,“我知道席将军曾是卫公麾下勇将,当初松州破细封,叠州败拓跋,后来还随卫公千里转战吐谷浑,居功甚伟,连圣人都曾说侯将军年轻一代将领中的佼佼者。”
“将军勇名圣人皆知,卫公也是全力提拔得用的,如今官居叠州都督兼镇西军使,为何却轻易言退?”
席君买却很硬气的道,“回太子殿下,国之大事,在祀与戎,兵者,犹如一把双刃剑,锋利能伤敌,却也易伤已。所以用兵必须得非常谨慎,来不得半点马虎大意。吐谷浑慕容承弑兄叛唐,我大唐出王师讨伐,本来师出有名,正合天道人心,只是这一路出兵,路上耽误的时间太久,白白耽误了大好时机。”
“战机稍纵即逝。”
“我们本该以雷霆之势在慕容叛乱之初,就给他致命一击,而不是如现在这般拖拖拉拉,从初秋到了寒冬,将士们还身着单薄的秋衣,住在寒冷的野外帐篷里,现在连食物都已经不充足了,战马也都草料不足,再这样下去,我们这十万大军,就将不战而败!”
“高祖与圣人两代明君,开创的这大唐贞观盛世也来之不易啊!”
承乾斜眼瞧着席君买,这员将领高大魁梧,神色坚毅,出了名的能打,当初与高侃、梁建方、高甄生、苏定方等并称为秦琅麾下陇右五虎将。
高侃梁建方高甄生和苏定方都曾在东宫任职统兵,唯有这席君买最早是秦王府的俾将,后来曾随秦琅平叛,再外放剑南折冲府中任职,在陇右之战中大显威风,得秦琅重用,一路升到了都督之职,紫袍金鱼。
“你是在教孤做事?”
承乾冷哼。
“臣不敢,臣只是想劝谏殿下,勿以军国大事为儿戏,此事儿戏不得,稍有不慎,我十万大军可能将要崩溃于此,大唐也承受不起十万之兵的损失!”
承乾不满的喝问,“你凭什么就认为孤会大败?凭什么以为孤统领这十万之兵会败?”
“凭什么?”
席君买咬牙,“请殿下三思!”
“可笑!”
承乾不屑的吐了口唾沫。
席君买拉着太子的马头不放,苦苦劝说,“若是卫公在此,绝不会让自己处于进退维谷的境地的。”
“卫公卫公,你不要总提那个人,秦琅曾经打败过吐谷浑没错,但那是从前,现在他不在这,这场战争也跟他无关,不要与跟孤提什么秦琅。他现在是经略岭南、南中,而不是总管青海河陇,你这个叠州都督、镇西军使过去是秦琅老部下,但现在不是,你是大唐的将军,如今听孤节制!”
“不!”
席君买摇头。
“殿下只是圣人册封的青海宣慰安抚大使,代表圣人视察一道,宣扬政令、安抚百姓,此外,圣人并没有给太子殿下节制诸军,指挥调度兵马作战的权力。殿下只是宣慰安抚大使,却并没有兼行军元帅或是行军总管之职!”
“行军总管是侯君集,非殿下也,殿下无权替侯君集做进退决定!甚至殿下本就不应当出现在这里,殿下此时应当在鄯州或是兰州、凉州、秦州等任何一地,就是不该在这里!”
“圣人未授殿下承制拜封、全权行事特权,不领军务!”
“放肆!”
承乾大怒!
可席君买却牵着马头不退,“臣请殿下立即返回鄯州。”
“你好大的胆子,席君买,你是谁给你撑腰?”
最强神话之无上帝皇
“侯君集,你怎么带的兵?”承乾见管不住席君买,只好转头喝斥侯君集。
侯也没料到这个席君买,居然在诸将面前,当着无数将士的面,敢这样硬怼太子。
这也让他这个主将在太子面前没面子。
“来人,将席君买拿下,剥去甲衣,缴去武器,解去一切军职,绑起来,听侯发落!”
“谁敢!”
席君买大吼一声,怒目横扫。
侯君集的亲兵刚上前两步,被这一扫,不由的齐齐后退。
“你反了天了!”侯君集大怒。
席君买冷哼一声,怒视侯君集,“姓侯的,你休要拿鸡毛当令箭,这里十万将士性命,岂容你胡来?你就不怕圣人治你罪?”
“席君买,本帅面前还容不得你撒野,给我拿下!”
鳳 月 無邊
高侃、高甄生、梁建方诸将带头上前,纷纷为席君买求情,这些都是各州都督或刺使,且基本上都还兼着一军军使之职,领兵前来,也都任子总管,各领一军。
说话都还是很有份量的。
连拓跋赤辞、细封步赖这些党项羌部首领,也都跟着求情了。
这把侯君集给气的,差点没晕过去。
可越是这么多人求情,侯君集却越下不来台了,今天要是不处置了席君买,他以后也休想再号令诸军。
一怒之下,拔出横刀来。
刀光冷冽。
他的亲兵只得硬着头皮上前。
席君买却也不反抗,“姓侯的,今天你绑爷爷时威风,他日被圣人降罪时看你又如何得意?”
“带下去!”
本来狩猎归来的太子心情正好,在辕门外遇到这么一出,也不由的郁闷万分。进了营中大帐后,越想越气。
尤其是席君买居然敢当众置疑他这个太子的指挥权。
说他只是宣慰安抚大使,无军事之权,摆明说他不配指挥众人,这让年轻的太子如何能服气。
“殿下息怒,席君买那王八蛋就是个寒门小兵出身,既不懂礼仪,又不知规矩,以前跟着秦琅打了几个胜仗,就居功自傲,都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跟这种浑人,犯不着置气动怒,气坏了身子不值得。”
承乾在帐中转了几圈,依然怒气难消,他起身拿了个牛皮围裙系在身上,然后脖子上挂个绳,两头吊住袖子,露出两只手来。
抄起一把尖刀在磨石上细细打磨起来,侯君集说什么他也不吭声,这沉默的样子让侯君集暗暗心惊,觉得这位是越来越琢磨不透了。
承乾磨了会刀,用拇指在刀刃上刮试。
然后叫人把他今天猎来的一只鹿抬进帐篷。
侯君集就在那里尴尬的看着太子殿下拿着那把刚磨刀的尖刀,开始给鹿剥皮,太子的剥皮手艺大有进展,动作沉稳,不急不躁,一刀一刀,皮肉分离。
随着刀子在鹿身上一刀刀划过,鹿皮一点点剥下来,承乾似乎也慢慢的呼吸平稳起来,怒气也一点点的在消失。
侯君集站在那里看着,他说话承乾也不搭理,自觉无趣,却又不敢扭头而走,一直陪着承乾把一张鹿皮都完整的剥了下来。
纵横五代之武当掌门 沧浪小蛊
承乾把整张鹿皮拿起来抖了抖,观看着自己的成果,最后甩到了一边。
他拿起块布擦拭着手。
“这些人都不信任孤,都轻视小瞧孤!”
“一群浑人,殿下不必理会!”
“连席君买都敢如此公然轻视孤,想必拓跋赤辞、细封步赖等这些党项诸蕃酋心里更不知道如何小瞧孤了,至于吐谷浑,估计他们现在完全把孤当成了一个好欺的对手了吧?”
承乾笑笑。
“很好。”
“这很好啊,秦琅曾经教过我兵法,讲过许多,其中有一条说的很好,永远都不要轻视你的对手,你可以在战略上藐视对手,但战术上一定得重视对手,就算敌人再弱,也得狮子搏兔全力以赴!”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孤这一路来,每天表现的这么纨绔,也挺辛苦的,不过现在看来,效果倒是挺好的。连席君买都已经完全相信了。”
侯君集愣住,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之前那一路上过来,太子的表现都是装的?
不像啊,怎么看着都像是本色?
承乾看着侯君集的样,哈哈一笑,“看来侯陈公你心里跟席君买他们一样看朕的。”
“臣绝不敢!”
“只是不敢吗?”
明 末 邊 軍 一 小兵
“也无所谓,孤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你知道兵法上有一招叫做示敌以弱吗?”
“殿下之意?”
“你以为我这段时间天天出去打猎,还顶风冒雪的,真有这么大瘾头?”
“那殿下是?”
“我在寻找吐谷浑人的踪迹,功夫不负有心人,我找到他们了。”
侯君集大为意外,他派了那么多人找了那么久,都没找到,太子却找到了?
“孤故意到处招摇,就是有意钓鱼呢,这么肥的诱饵,孤不相信慕容承能不咬,不出孤所料,他们上钩了。”
“侯帅,立即召集军中校尉以上将校来我帐中议事,这场仗确实拖太久了,该是了结的时候了!”承乾把带着鹿血的擦手布扔下,嘴角上扬,带着几分嘲讽笑意。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