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iiy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網遊之全能鍊金師 txt-第一千零三十九章相伴-2mnti


網遊之全能鍊金師
小說推薦網遊之全能鍊金師
“我害担心的是明天,如云平所说我们现在确实完全处在一个不利的局面当中,兵力锐减尤其是作为主力的骑兵更是少了很多,下一次战斗看来需要多思考一下了。”叶麟从地上站起来,大声说道:“所有受伤的兄弟就好好安心休养,剩下的副官跟我恢回府商议军机政要。”
叶云平看着来来往往移动三四回的云峰等人,微微一笑对叶麟说:“父亲,虽然战事不利但我们城中的百姓却都很拥军啊,这几个年轻人虽然年纪不大可都有一腔热血,跑前跑后的一直在帮助我们。”
叶麟没有站住,而是加快了步伐继续朝着军府走去,但这三个年轻人的声音在他脑海里不断盘旋,这三个年轻人的身影在他余光所及之处来回穿梭,这三个格格不入的身影混杂在装束整齐划一的军士当中确实格外的不协调,就算是叶麟想要刻意的忽视他们也根本不可能。
“谁让他们在这里帮忙的。”叶麟停下脚步,直勾勾地盯着走在他身后的叶云平,这个问题的答案不言自明。
“父…父亲,我看这里人手确实不够用,现在紧关城门也不会有什么危险,我看着三个小兄弟挺热情的,所以就。”叶云平越说声音越小,尤其是看到身旁的大哥一直在给自己使眼色到最后更是一句话也不敢多说了。
無罪
“你让他说,他还有理了。你知道现在是什么什么时候吗,现在的大战的时候,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出现匈奴入城,军队哗变等等不在规划内的事件发生,尤其是现在我军打败,如果这三个孩子回了家街坊邻里的宣传出去,到时候整个城里人心惶惶,如果出现大批逃难的难民,朝廷知道了咱们整个叶府从上到下谁都别想要命了。”
霸道小娇妻
听了叶麟的话,叶云平这才知道自己留下了多么大的隐患,刚才那个时候自己确实是大脑一片空白,听到有人愿意帮助自己运送伤兵就一股脑的答应下来了却完全没有顾虑之后的事情。这时候父亲一说才恍然大悟。
“那这可怎么办啊,事情已经发生了。”叶云平焦急地皱起了眉毛,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
叶麟一看自己儿子这幅样子更是气不打一出来,愤怒地说:“我看你就是平时看书的时候看傻了,满脑子倒是都是学问,可是一到这关键的时刻自己就想不清楚状况,这个样子我又如何能够安心的把这位子传给你呢!也怪我平日里对你关心的太少总是把太多的时间放在的政务上面,才让你有这样优柔寡断,遇事不决,并且根本没有决策能力的性格。”
“父亲……”
“父亲,二弟已经知错了,再说能跟老百姓们打成一片,这不就是二弟身上最大的优点吗?我们在前线战斗实力的事情,就算是这三个孩子不传,早晚也会在城里传得沸沸扬扬,要是担心还不如尽早研究出一个方法把匈奴尽快解决了呢。”
“峰子,看这样子前线是没占到便宜呀,这些士兵一个个丢盔弃甲跟平时见到的威风凛凛的样子截然不同看来那群匈奴人非同小可呀!”把伤兵扶到床上之后,胖子凑过来跟云峰说。
云峰又想起了刚才从门缝里看到的景象,对付那群一个个凶神恶煞如恶鬼一般的军队,能捡回一条命已经很不容易了。
随着伤员越来越多,本就不大的房屋里一下子挤满了人,伤兵营看来也是许久未开张了,那个老大夫一见这么多人只能让徒弟从后面的仓库里搬出许多已经一层厚厚的灰的竹床当做那些受伤较为严重的人暂且休息,而那些受伤不太严重的则只能在包扎过后靠在墙角或者门框上进行休息了。
“小伙子们你们真是好人哪,我活了这么久就没见过咱们城里的人有你们三个这么热心肠的。老喽,总是怀念以前,像我还像你们那么大的时候咱们城里的各种设施还没有现在完善,我师父就带着我跟我师兄弟走街串巷去到军营里或者一些百姓自发空出的房屋里去救治。”
“师父,你就别伤春悲秋的了,确实这两年百姓给咱们捐助的钱日益减少,可这不也侧面反应了咱们这里治安和边防措施都很不错吗?不也说明是叶将军统兵有方镇守在这里给咱们老百姓造福吗?”一个徒弟马上把话茬接过来,一边照顾伤员一边对叶麟大加赞赏,看来是确实地感受到了叶麟治下的稳定与安全。只是那位老军医好像并不屑于对叶麟的夸赞,撇撇嘴什么也不说继续给面前的面前的人诊疗了。
“峰子,你看咱们这边也算是齐活了,没什么事也就离开吧。”瘦子捂着鼻子,他实在有些忍受不了这里的气味了,本来这里就因为房子比较小比较闭塞气味散发不出去有一股潮乎乎的味道,现在一下子挤满了这群伤员,血腥味弥漫在整个房间里就算是敞开大门打开窗户也是无济于事。
生命中的小确幸 星辰海月
“军爷,这里已经没什么事情了,大部分伤员都是小伤养个十天天半个月也就无碍了,剩下那些伤情比较严重的可能就需要更多的时间才能好起来,但是我相信应该也不会太长时间的。”那个歌功颂德的徒弟走过来向站在那里的戚大哥报告到。
“麻烦您跟您的师傅多多费心了,城外面的战斗可能在今天晚上还要继续,到时候很有可能还有更多的伤员被运送到这里,希望到时候你们能够再腾出一些地方。”一个穿着白衣白甲的骑士恶狠狠地推开戚大哥,很明显他才是这帮骑士的头,而刚才的话很明显不是对他说的而是朝着一个官阶低微的卫兵说的,这自己到了他脆弱的自尊心。
魂怒 幹戚重生
墨菊沉香
前夫,過期不伺候!
“您放心吧,师傅已经跟我说好了,到时候这群不是特别重的伤员就可以先行撤离回到军营了,到那个时候就又能空出一些床位来。”
“好的那么你们赶紧回去汇报吧。”骑士长官斜睨了一眼站在那里的四个人,语气里充满了不屑。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