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ymr7优美都市小說 蓋世 ptt-第一千零八章 毒夫人推薦-y5i8g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
嗖嗖!
两团彩色烟云,随着桃花夫人的挥袖,从她身侧两端飞出。
磨盘般大小的烟云内霞光四溢,隐约间,还能看到里头浮现胡彩云痛苦的面容。
虞渊凝神再看,发现在桃花夫人周身的烟云内,还有更多的,和她一模一样的脸容呈现,皆神色痛苦,似正在被刑具折磨。
两位由修罗族战士,女妖形成的变异魔怪,一旦意识稍显清醒,同样痛苦万分。
心中有所猜测的虞渊,哼了一声,不慌不忙地以剑鞘,挥出一道绯红剑芒。
剑光划过,空气“哧哧”异响,两团迎面而来的彩色烟云,先被切为两截,再被剑意凌迟,碎的更零散。
然而,仅仅只是一霎,零碎的烟云又再次凝聚。
满脸灿烂笑容的桃花夫人,矗立在烟霞中,以修长指头一捋额前碎发,明眸光芒夺目地说道:“洪奇,感谢你的帮助,我身体状况好的很。”
更多的彩色烟云,一簇簇地,离她而去。
众多的彩色烟云悄然变幻,或化作另外一个桃花夫人,或化作变异女妖,或成为那位变异的修罗族战士,甚至成为虞渊未曾见过的凶兽,在浩漭天地有过不小名头的大妖,还有人族的修行者……
一行十几个形态各异,有人,有大妖,有变异魔怪的瘴气烟云异类。
这些由瘴气烟云变化而成的异类,该是曾经被桃花夫人毒杀,被她修炼的瘴气剧毒吞没吸纳者。
之前在地底囚室,瘴气烟云不能脱离她的身体太远,和她始终存在一条连接带。
可现在……
“我还真是对不住她了。”
虞渊充满歉意地,朝着由瘴气烟云化作的一个胡彩云鞠身。
到了这一刻,他自然知道被胡彩云苦苦压制,深受其害的心魔异类,已反客为主,成功取代了胡彩云本人,拥有了那具体魄的控制权。
倒是胡彩云,则是被驱逐出去,沦为了外部力量,成了一簇瘴气云团。
心魔和瘴气揉炼而成的异物,获得最终胜利以后,能动用的力量,能发挥出来的战力,显然要高出原先一大截。
她是胡彩云的心魔,是其心灵的阴暗面,负面精神的凝聚。
虞渊想助胡彩云清醒,就要斩杀炼化她,她自然不会坐以待毙。
一声撕裂耳膜,震颤灵魂的尖啸,从那变异的女妖处传来。
虞渊有短暂的眩晕感。
被瘴气烟云奴役控制的修罗族战将,神色痛苦,眼中传来抵抗之色,却无法掌握自己的体魄和意志,顿时向虞渊冲来。
蓬!
虞渊头顶七丈处,一团瘴气烟云如蘑菇爆开,灿然霞光夹杂着异毒,如雨洒落。
流毒仿若细雨,从中透出的气味所含的效果,虞渊顷刻间就判断了出来。
“腐烂血肉,污秽魂魄,对我体内的那座‘生命祭坛’居然都有极强的破坏。桃花夫人乃彩云瘴海的邪修,传说中她曾经有个伴侣,乃是元神级别强者,后来战死在外域星河深处……”
一连串念头,电光火闪间在虞渊脑海闪过,他打算先避开那些流毒烟雨再说。
饿鬼随行 霄峰023
忽然间,从他脚下的大地,钻出了地穴族死去的巴鲁克、辛格两兄弟。
两兄弟显然并非真正的,已死去的地穴族族人,而是被女妖和修罗族战士魔怪吞食血肉,消融之后的部分血脉玄妙,和瘴气烟云的结合异物。
它们冷不防冒出,分别抱住了虞渊的两条腿。
矮小的,由异物蜕变的两个地穴族族人,整个人悬吊在虞渊腿上,导致虞渊的两条腿酸麻无力,血肉被侵蚀着,肌肉纤维瞬间绽裂了不知多少。
欲要以遁法撤离的他,被那两个地穴族异物限制,动弹不得。
而这时,女妖的灵魂嘶啸,又是一波凶猛攻势,那位修罗族战士化作的变异魔怪,顶着蓬蓬烟雨流毒,从半空凌厉飞来。
他大手如锋利冰刀,寒光熠熠,刺击的部位赫然是虞渊脖颈。
“找死!”
虞渊狞笑一声,磅礴气血和灵能,如瀑般灌向两腿,动用“煞魔荒蛮大力”,两股狂暴炸裂的能量在腿部震荡。
由瘴气烟云衍变的,两个地穴族的虚假族人,骤然爆为彩色烟霞。
余力未消的两股异能,化作两团飓风磁场,涌动着扭曲混乱的流光电芒,一左一右地,迅速接近桃花夫人隐没在烟霞内的身躯。
我在末日无限进化 半辈尝
虞渊手中剑鞘一挥,绯红剑芒陡然明耀,让那位凌空扑来的修罗族魔怪,胸腔顿时多出一片深可见骨的密集血痕。
隔十来米,变异魔怪已被剑力所伤,高空轰然坠落。
妖王嗜宠:逆天狂妃不好追
雨中泣 慕夜蕾
而此刻的桃花夫人,则是不知成了什么异类邪物,浑身涌现出更多彩色烟云。
彩色烟云已化作一片云海,占地数十亩,漂浮在半空,不断汲取着源于涅灵界的,充斥着各类流毒异能的气流。
噗!噗!
虞渊力量凝做的两团飓风磁场,进入那片云海时,被她捏气泡般捏碎。
桃花夫人咯咯娇笑着。
漫天蕴含剧毒的细雨,洒落在虞渊衣裳和血肉,如强硫酸般,让虞渊全身冒烟,血肉消融。
“洪奇,你不过只是魂游境罢了,怎么就闯入外域星河了?”
胡彩云变成另一个她之后,不再依照之前的说法称呼他为虞渊,而是一口一个洪奇,“你不老实待在浩漭天地,钻研你的毒功,偏偏学别人一样修道,是不是本末倒置了?洪奇,前世的你,虽无修行资质,一身精研的毒功,却让很多自在境强者都惊惧。”
血契冥婚:我的鬼夫君
仙魔同修 霖小寒
“成功转世了,你不应该继续浸没毒功吗?我可知道,巫毒教现在很多秘术,都是参照罗玥那丫头,从你那儿偷学的毒之奥术。你明明,可以在这条路上大获成功,学人家按部就班修炼作甚?”
“体魄打熬的再强,又怎么比得上剧毒的渗透?血肉之躯,就是血肉之躯,碰触到足够厉害的毒,只有死路一条。”
她笑颜如花地款款说道。
讲话时,她再次挥动衣袖。
变得愈发宽阔的彩色云海中,忽然再次飞出几十簇瘴气烟云,凝做凶戾的大妖异兽,扑向那些在贝宁、哈特率领下,赶赴过来的流寇。
残存的流寇,不过刚抵达幽谷外面,没来得及多看两眼,就被瘴气烟云侵蚀。
比起虞渊来,他们对瘴气剧毒的承受力,不知弱了多少倍。
短短十来秒,那些流寇就化作一滩滩血水。
暗灵族的图泽,瑟瑟发抖地,望着死去的流寇,还有在细雨般剧毒侵蚀下,满身满脸鲜血,形容凄惨狰狞的虞渊。
他对桃花夫人的刻骨仇恨,此刻被恐惧填满,报复的念头一生成,就被恐惧冲击的七零八碎。
他牙齿都在打颤。
“我们……能活着,看来是她觉得还有点用。”哈特和贝宁站在一起,简直是欲哭无泪,本以为虞渊够难缠了,谁知道原本看着娇柔端庄的桃花夫人,猛地变成了嗜血屠夫,露出了可怖獠牙。
不止虞渊受重创,连两个变异魔怪,也被其所杀。
“暗灵族的图泽,两个异族的小家伙,回头等我出涅灵界时,你们给我掌控那艘黑铁古舰。”
她在彩色云海内,以一种很惬意的姿态语调说道。
此刻的涅灵界,她觉得她是无敌的,但她也知道即便反客为主,取代了本来的胡彩云,真正遁入星河深处时,也未必就能安然无恙。
有黑铁古舰掩饰,有图泽,贝宁、哈特给她带路,她能避免很多麻烦。
至于药神洪奇……
她斜了一眼,被瘴气流毒侵蚀血肉,似在逐渐消融着的虞渊,突然惊奇地发现,虞渊手上佩戴的一个青黑手镯,传来异常的能量波动。
虞渊咧开嘴,冲着她嘿笑一声。
虞渊脸上的污血,已在悄然结痂,因其笑声而脱落,旋即露出依旧光洁,且没有丁点伤痕的俊朗脸容。
她的笑容因此凝固。
……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