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第七百六十章 夢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那天上午,就赶紧去请了个先生回来。先生也讲,可能是常孝他屋里老人死得比较凶,冲撞到了。”
堂屋边,鲁弘正捧着纸杯,再深吸了口气,继续说着,
“……把先生请回来,那天下午,那先生在村子里做了场法事。”
“……做了法事过后,那天晚上,倒是安生了,像是被法事给压住了,一整晚上,都没再怎么听着村子里有狗叫,第二天早上,也没再听着讲,说哪户人家屋里再出什么事情。”
“……整个村子里的人都松了口气,想着这件事情应该就这么过去了,哪知道……”
手里捧着的纸杯愈加攥紧,茶水升腾着的热气后,鲁弘正脸上再浮现出些恐惧神色,
“……哪知道……哪知道……”
“……就隔了一天晚上,就安生了一天,等到第二天晚上,村子里的狗就都又叫了起来,就跟先前一样,像是看到了什么一样,不停的叫,叫了一整个晚上……第二天一大早,村子里人都起了个大早,一大早就都在问,昨晚上哪户人家屋里,是不是又出什么事情,问了圈,也没听到说哪家屋里的鸡鸭或者什么畜生死了……村里人还想着是不是这事情没那么凶了,那先生做得法事还是给压住了些……结果……”
“……那天早上,我也起了个早,从村子里转了圈,听着村子里像是没什么事情,再回来的时候,恰好就遇到常孝他媳妇从屋里出来,端着盆衣服准备去沟边洗……我打了声招呼,一看,就看到常孝他媳妇额头上青了一块,起了个很大的包……
……那晚上,不是村子里没出事情,是开始往人身上蔓延了,圈里的鸡鸭是没什么事情了,但人开始出事了……”
“……整个村里的人都有些人心惶惶……那天,又赶紧去请了之前那先生,让那先生再做了场法事……”
“……但是不管用了,一点作用都没有了……到那天晚上,入夜没多久,村子里的狗就开始叫个不不停了,村里人家屋后,屋边上,圈里的鸡鸭也跟着叫个不停……到第二天早上,村子里就有人讲,村子里有户人家,昨夜里又有鸡鸭死了,就像是先前一样,一只只就那么死在圈里……”
脸上带着恐惧,攥紧着手里的纸杯,鲁弘正说着话,停顿了下,
“……呼……”
“……也不知道是冲撞到了什么,还是招惹到了什么……村子里都在讲,是常孝他父亲死得不安生,在作怪……”
“……我去找了常孝他屋里,想问问,是不是这老人有什么心愿还未了,还是怎么……要真是冲撞到了,村子里犯忌讳了啊,村子里人看想想办法,还是得把这事情给解决了。”
长呼了口气,鲁弘正出声再说着,渐止住了声,转过头,看向了旁边站着的那男人。
鬥 神
那男人再抬起了头,先是看了看鲁弘正,再看了看廉歌,
“……鲁村长来找我那天,头天晚上,我做了个梦。”
那男人再沉默了下,出声继续着鲁弘正的话说着,
青絲
“……我梦到了我爸。”
“……我爸站在坟前,身后是那座坟包。腰弯得很厉害,脸上很难受……他跟我说,家里住得很难受,他只能出来转转……还说,他喜欢热闹,好久都没看到村里人了,想热闹,热闹……”
说着话,男人止住了声,再低下头,沉默下来。
“……我去找常孝,常孝跟我说了这件事儿。我想着,这意思是不是当初下葬的时候,选的坟,位置不对。另外,那老人死得也有些凶,葬礼的时候,也没什么人去,是不是冷清了,有些怪罪村子里……”
旁边,鲁弘正接过话,转回头,再出声接过话,继续说道,
“……我和常孝,还有村子里的人一商量,就再去请了另外个先生回来,给常孝他父亲迁了坟,再大做了场法事,村子里人都去常孝他屋里吃了顿,热闹了下……想着,把老人的这心愿给了了,免得这村子里再出什么事情……”
“……哪知道,迁了坟,再做了法事过后,村子里却还是没安生,越来越邪门,越来越不对劲了……先是那天晚上,村里的狗叫个不停,等到第二天早上的时候,村里一说,又有人家屋里的鸡鸭死了……而且,村里人有户人家屋里,徐家屋里的个小娃娃眼睛那晚上过后,突然就看不到了,什么都看不到了……”
“……这下,村子里更人心惶惶,有些村里人干脆都往村子外去了……一整天,村子里人都没心思做什么事情,都在说这件事儿,都害怕害到自己身上来……可是村子里又实在是没办法了……硬生生又熬了一天……到昨晚的时候,刚入夜没多久,狗叫开始叫了。村里人都害怕,都关了门,都躲在屋里。狗就叫个不停。”
“……我和我孩子他妈,就坐在堂屋里,开着灯,听着外边的狗叫,实在是有些睡不着。”
鲁弘正说着话,眼底渐愈加恐惧,手上的纸杯被攥得有些变形,望着身前,浑身不停颤抖着,
“……在堂屋里,坐到了有些晚的时候,我跟我孩子他妈说,让她还是去睡觉吧,我起身,准备回屋的时候……我家后院圈里的鸡鸭,开始叫了起来,叫个不停,我在堂屋里站了站,听着屋后面的声音,想着,还是准备去看看,我就把屋里的所有灯都给打开了,就往屋后面走……像是听到了我在往屋后面走,那圈里的鸡和鸭子叫得越来越厉害,像是被吓得在挣扎……我壮着胆子,还是走到后院门前……一走进后院,突然,我就感觉眼前黑了,漆黑一片……明明屋里的光应该透进些到后院里来,而且我手里还拿着手机,手机打着手电筒……但眼前还是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到……就只能听到,那圈里的鸡鸭在像是在挣扎,像是再乱窜……不停的叫……
我眼前什么都看不到……只能就站在那后院门口,不敢动,也不敢走……直到我孩子他娘一直没见我回来,没听到我的动静,壮着胆子来后院找我,喊了我一声,拉了我一把,我眼前一点点的,才重新能看到东西……”
鲁弘正说着话,浑身不停颤抖着,
“……那一晚上,我和我妻子都没敢再睡,在客厅坐了一晚上……下午的时候,听到有村里人说廉大师您回来了,我就赶紧带着常孝他一块过来了……”
“……廉大师,救命啊,廉大师……求求廉大师您给想想法子,求廉大师您帮忙过去给看看吧……”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