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道長去哪了-第二十七章 長達十年的約架熱推


道長去哪了
小說推薦道長去哪了道长去哪了
奎宿星府,顾佐正和知行道人、邱大波、赵香炉、虢国夫人等金童玉女闲谈,了解情况。他在天上待了三年多,东唐国便是十年之久,很多事情都有些不一样了。
过去了十年,下面这帮人也没有合道的,顾佐对此只能摇头,难道没有蟠桃吃就无法合道了么?
谈到峨眉几千战俘,邱大波道:“这些人峨眉青城都不要了,老顾在主持这件事,他们的家人都接了过来,分居各州,其中有几个还想逃回去的,被老顾直接卖给了樵国的王子芝。”
顾佐问:“王子芝愿意接收?”
邱大波笑道:“王子芝转手又卖了,据说是北边的几个小国要。”
赵香炉补充:“也不是峨眉青城不要了,算作咱们掏钱的,他们来谈判的那个神陀乙休,每次都拿了咱们不少金银珠玉走。其实给他灵石最好,但顾佑不让给,咱们库里的灵石早就堆积如山,花都花不出去。”
这些小事,其实顾佐已经懒得管了,但听几人谈一谈,总觉得特别亲近,忍不住就是一阵阵感慨。
嗯,很怀旧。
又聊及合道的这些人,李十二是水伯元君、屠夫是太行山神、成山虎是王屋山神、灵源道长是东唐城隍,这十年里各自的神庙都是香火鼎盛。
青坛将军苦桑道人据说慢慢觉得人生失去了意义,被东溪北岸各家青楼供奉后,再现身去逛青楼,总是不得安宁,且伺候的女妓们也都毕恭毕敬,更不收钱,当真是殊无乐趣,据说他已经很少去百花门了。
岐王、尚长老、种秀秀、何小扇等则成了东唐散仙,成就着那逍遥自在的传说。
唯有三娘子和洛君音讯很少,听李十二偶尔提起,据说一直在和赤杖真人约斗,也不知双方斗了多少场,总之仙迹遍布四大部洲。
正说时,闾丘子又来禀告当日天庭要问,在一堆鸡毛蒜皮的小事中,着重提及赤脚大仙前往须弥天一事。
“据朝阳洞说,大仙要去听虚空臧菩萨说法。”
捨 我 其 誰
顾佐道了声“知道了”,将闾丘子打发下去,继续和四大金童玉女聊天:“赤杖真人可是吃了九转金丹的,肉身强横,晋位多闻天神,修为大进,她们两个刚合道没多久,怎么打?”
赵香炉道:“我常去拜会元君,听她说起过,刚开始的时候,三娘子和洛君合起来都远远不如赤杖真人,但她们手中法宝犀利,赤杖真人虽然占了上风,却也伤不得她们性命。起初的一两年里,总是输,不停的输,但每次输了之后,闭关数月,便再上南天门挑战。”
顾佐点点头,两女手中的法宝都是他给的,如何会不知道?两件东西都是峨眉锁云宫中最顶级的宝贝,三娘子用的是修罗屠龙刀,洛君用的是南明离火剑,虽然不一定有紫郢剑那么霸道,但却很合两女的脾性,用起来更加顺意。
有这两件宝贝在身,赤杖真人想要胜得干干脆脆,确实不容易,更何况他还真胆量伤了两女性命。于是乎这一约架就约了十年。
到了现在,据说三娘子和洛君单打独斗依旧无法战胜赤杖真人,但合起伙来,已经可以和赤杖真人斗个平手了。
敢情这两位是拿赤杖真人当练手的了,于是忍不住笑问:“那赤杖就这么配合,也不消停消停?”
赵香炉笑道:“他倒是想消停,但值守南门,一天到晚被两个女仙指着挑衅,想忍也忍不得,每每让三娘子和洛君得逞,我们几个说起来都觉得很有意思,姐妹们笑个不停。”
虢国夫人在旁道:“上天之前,元君跟我们说,三娘子和洛君又找赤杖真人斗法去了,苏司命带我们上天的时候,我还特意留意了南天门,果然没见到赤杖真人。”
顾佐很是关心:“她们如今斗法,一般在哪里?”
赵香炉道:“最早是在南瞻部洲,后来也会去东胜神洲,通常就是这两个地方。太师是想去看看么?但两洲都很大,哪里是那么好找的。不如等下次,等三娘子他们先约好地方,咱们再去瞧热闹。”
顾佐摇头道:“不不不,我现在就去看看,我跟你们说,这个赤杖真人不是什么好东西,说不定就会来阴的。”
赵香炉解释:“馆主不用担心,都打了十年了,不会有事。”
顾佐严肃道:“正因为打了十年都没打赢,你们说这个赤杖是不是面皮丢大发了?丢了面皮,在天庭可不好混,这个赤杖很可能会想办法报复,不行不行,我得赶紧去找找。快,准备车驾,咱们去看着赤杖,别让这厮伤了咱们的人。”
苏仙公和闾丘子正跟殿外候着,忽见顾佐出来,金童玉女们忙着准备车驾,赶忙凑上来询问:“星君出关了?这是要去往何方?”
顾佐嘴一撇,让赵香炉讲述一遍,自己已经登车,两个金童在前,一对玉女在后,扬鞭催蹄,赶往南天门。
来到南天门时,顾佐一眼就瞟见了今日当值的天门守将,不是宁不为又是谁?
把宁不为招来,扶着车辕问:“看见三娘子和洛君了么?”
宁不为顶盔贯甲,向顾佐躬身叉手:“太师,两位夫人是半月前来的,当时骂……邀约了多闻天神下界切磋道法。”
顾佐问:“去的哪里?”
宁不为禀告:“下界东胜神洲……”
顾佐埋怨:“你怎么也不拦着?”
宁不为有些发懵:“这个……没什么危险……斗习惯了的……”
顾佐道:“懈怠,典型的懈怠啊!斗法十回,九回没事,当大家都以为没事的时候,往往就会出事。”
又四下叮嘱:“我跟你们讲,赤杖这厮很坏的,就在你们都放松警惕的时候,他冷不防来上一下,打得你措手不及!你们不要不相信!”
王钦听见顾佐的声音,从值守朝房赶了出来:“怀仙,怎么了怀仙?”
顾佐道:“我东唐的孙三娘、洛君两位监坛将军和赤杖那厮斗法,斗到下界去了,我放心不下,要去看看。”
王钦笑道:“两位弟妹……”
顾佐制止:“不要乱讲话,不是弟妹,都是误会!”
逃婚警花 古幸铃
说罢,抢过知行道人手中的马鞭,冲出南天门,直入西牛贺洲。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