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從殺豬開始修仙-第二百六十三章 神州氣象,十二地支看書


從殺豬開始修仙
小說推薦從殺豬開始修仙从杀猪开始修仙
市井出身称豪杰,仗剑驱魔江湖游。
骑虎怒目挽天顷,神通妙法平四方。
东海钓鳌镇波涛,将军墓前曜神光。
改天换地立神州,悠悠千古第一人!
莱州百业待兴,三教九流汇聚,士农工商往来,说书先生自然是少不了。
当城中最出名的铁嘴李满嘴哆嗦,激动地嘶吼出这首打油诗时,竟无人觉得突兀。
有谁能斩妖魔,除邪祟,以一己之力镇压四方禁地?
有谁能结束乱世,改天换地,带领人族一扫满天阴霾?
勃州。
庆城高楼之上,刘猫儿一边喝酒一边哈哈大笑,笑得眼泪都流了下来。
霸道狂仙:替身女配在逆袭 满架蔷薇
他年寿不多,气血衰败,东海历险后竟又生了一场大病,今生虽无法入道,但江湖之上,他陪张奎仗剑除魔的故事将一直流传。
李冬儿在一旁陪伴,她决定服侍左右养老送终,即便耽误修行进度,也不想抱憾终身。
安庆州。
华衍老道立于寅灵山高峰之上,抚须开怀大笑,刚刚出关度了天劫的鹤仙翻了个白眼。
“老东西,看把你得意的…”
青州。
午灵山上,顾紫青,凌秋水师徒白袖飘飞,皆看着远方,相顾无言。
有些事终究瞒不住,凌秋水发现师傅与张奎的事后,简直如遭雷劈,难以接受,独自一人持剑离开,闯荡江湖。
但江湖中又哪能避得开张奎,到处都是其消息,渐渐的从伤心、麻木到看开,闯下偌大名头的同时也度了情关,修为大进。
“师傅,徒儿对不住你。”
凌秋水忽然开口,她在当初伤心欲绝离开时说了不好听的话。
顾紫青淡然一笑,“痴儿,情字一劫最是熬人,师傅怎么会怪你,我与张道友之缘只是意外,相逢是欢,相别亦是欢,漫漫修道路上各有前程,你以后自会明白。”
“世事无常,徒儿明白…”
凌秋水微微点头,忽然眼中出现一丝狡黠,“那是不是说,我与张道兄也可能有缘?”
顾紫青:“……”
清江州,泗水渡,余家堡。
余盖山先是给人族圣器上了香,随后从小妾手中接过了一个粉雕玉镯的女童,抱在怀里看着远方呵呵笑道:“小莲儿,看,这便是你的夫君,天下一等一的大英雄。”
已经进入官府担任星官的长子余文昌苦笑道:“父亲,那只是张真人当初的戏言而已,您怎么老挂在嘴上?”
余盖山眼睛一瞪:“老夫纵横江湖几十年,人老了吹个牛逼怎么了?”
“是是,您老都对…”
余文昌苦笑不已,张真人镇压天下,对手全是恐怖的邪祟禁地,基本不与他们联系,不过每年冬雪初来时,那个刘猫儿总会带着礼物来一趟,显然还记着他们。
大概日后会收莲儿为徒吧…
余文昌看着粉雕玉镯的小妹,羡慕喜爱之下,忍不住又逗弄了两下。
女童淡然看着他,身后突然出现个压着三眼恶鬼头颅的无字碑虚影,空间顿时隆隆作响。
余盖山惨叫一声,“哎哟,别惹这小祖宗,还想拆家呀,这镇国神器无字碑怎么会认个娃娃为主,真奇了怪了…”
不仅仅是他们,张奎游荡天下,喝过酒的,结过怨的,打过交道的数不胜数,如今都是默默看着莱州方向,心中别有一番滋味。
而张奎此时,心中别无他物,挟人族大势,风云动,地光冲,率领群妖凌空飞渡,飞过山,越过河,神情越发肃穆。
莱州就在前方,苍茫群山,连绵起伏,真正的考验才即将到来。
搭建十二灵山并不难,难的是如何让这最后的神山稳固地脉,连通十二座大阵,甚至最后运转,成为天地桥。
一个失误,都会功亏一篑。
但若是成功…
张奎眼中闪过一丝火焰,沉声道:“诸位妖帅,随我搭建最后的灵山!”
“尊真人法旨!”
一道道通天彻底的身影拱手弯腰,恭敬的声音回荡四方。
这是向前所未有的大工程,莱州中心连绵荒野群山几乎全要平掉,稳固地脉,搭起一座数千米的高峰。
即便以张奎的能耐也会累个够呛,也就是集结了这么多大乘境,才有可能短时间内完成。
莱州边境上,赫连伯雄凌空飞渡,下方平原是数不尽的百姓,星星点点的篝火帐篷蔓延到了天边。
莱州动静最大,为避免人员伤亡,一座座城市都已经开始迁徙。
不过却没人抱怨,不仅仅因为这是人族开天辟地的大事,还因为那即将成型的灵山脚下,会有几个前所未有的庞大城市建立,足够容纳所有人。
神朝中心啊,傻子都知道日后会有多大的好处。
突然,远方天边出现红光。
“要开始啦!”
有人高声惊呼,无数百姓走出帐篷,面带不安、期盼看着远方。
顷刻间,天地震动…
…………
勃州,荒野丘陵。
“那边开始了…”
风雪交加,小山之巅,虿国元帅负手而立,看着远方沉声道。
“我们也开始吧。”
虿国丞相深深吸了口气。
远方丘陵之中,一个庞然巨物正缩成一团,周围小山在其身边,竟然如沙土堆一般。
虿国丞相右手轻轻挥舞,一个浑身鳞甲,指甲尖锐的穿山甲妖顿时破土而出,眼中满是惊恐,瑟瑟发抖。
虿国丞相一身冷笑,突然张口,一根连着肉触的细长骨刺,喷射而出插进了妖物脑子里。
随着一吸一吐,妖物的眼神迅速变得黯然又呆傻。
“你这法子到底行不行?”
虿国元帅眉头一皱问道。
“放心…”
虿国丞相收回了吸管,眼中闪过一丝冷色,“那张奎精通探查之术,但若提前准备,事后怎么也猜不到我等头上。”
说着,他掏出那枚诡异的绿色卵,看着红光中若隐若现的黑影,眼中闪过一丝恐惧,随后塞进了被控制的妖物手中。
虿国丞相心神一动,穿山甲妖物顿时抱着怪卵直奔神尸而去。
风雪中,那高大的黑影越来越近,这东西窝着都如座高山,可想而知有多么巨大。
自镐京城乱后,神尸彻底没了思维,在中州大地上游荡了许久,沿途无论妖物还是人族纷纷躲避,即便没了凶性,沉重的脚步还是震塌了两座城市。
这东西不死不灭,再加上如摩天巨人,很难处理,好在其不久后便再次沉睡,勃州地脉震动都没唤醒。
神尸越来越近,那些如触须的密密毛发也仿佛丧失了活性,被积雪覆盖如同死物。
穿山甲妖抱着怪卵不断跳跃,很快从幽深缝隙钻进了神尸耳朵中,如在隧道中前行,最终到达了底部。
噗!
穿山甲妖忽然浑身炸裂,血肉裹着怪卵咕噜噜滚到了地下。
远处,虿国丞相露出狰狞笑容,“成了,我们快走!”
二人丝毫没有犹豫,身形瞬间消失在了黑夜风雪中。
黑暗中,沾满血肉的绿色怪卵仿佛被唤醒,红光一闪一闪越来越亮。
噗!
怪卵忽然破裂,一道黑影裹着红光飞速爬行,咬破坚硬的骨膜,向神尸大脑钻去…
…………
轰隆隆!
“快,这边要塌了!”
蛤蟆大尊一声怒吼,身形瞬间扩大,恐怖气机爆发,将一处山峰紧紧压住。
遍看四周,一名名大乘境妖物全都有些手忙脚乱,用各种方法固定山脉。
他们本来没当回事,不就是垒座山么,平日里争斗哪个不是山河移位。
但山无根不立,尤其是硬生生弄出这座俯瞰中州的高山。
从远处望去,苍茫大地上一片平坦,唯有中心一座高山直插云霄,摇摇欲坠,四十几个通天彻底的影子竭力维持。
没错,连虿国的大乘也加入了进来,云梦水府投降的群妖本来被看管,一看这情况,互相一打眼色冲了上去。
既然要投降,还不如躺得彻底点儿,都是积年的老妖,精的很。
天空阴云滚滚,地面嗡嗡震动,巨大的裂缝不时出现,但近五十名大乘共同发力,堪堪让山峰不再倒塌。
张奎面色阴沉,紫色剑光纵横百里,他的任务更重,要在最短时间构建好两仪阴阳八卦阵。
一天后,大阵终于成型,张奎再三检查后,眼中神光大冒,身形破空而起,落在了中央高山之巅。
这里实在太高了,脚下云海翻涌,上空是满天璀璨星辰,周围空气稀薄,没有一丝风,但脚下山脉却摇摇欲坠,山石不断崩塌。
“神庭钟,镇!”
张奎伸手一挥,玉色的大钟瞬间飞出,金色神光照亮天际。
铛!铛!铛!
钟声不断回荡,神州大地各个圣庙再次出现冲天神光,神力汹涌澎湃滚滚而来,瞬间笼罩了整个山脉。
从远处看,整座山脉被神力渲染,金光闪闪照亮四野,但也终于稳定下来。
几年积攒的神力不断消耗,神州各地百姓心有所感,连忙诚心祈祷。
张奎立于神山之上,声音响彻天地,“各位妖帅,快,启动十二地支大阵!”
流程都已事先告知,元黄、蛤蟆大尊、褒无心等十二名大乘毫不犹豫飞身而起,架起妖风向着各州而去。
以大乘境的速度,全力赶路下,不到两个时辰就到了各州,依照张奎所授,开始全力引动十二地支大阵。
张奎高飞于空中,法相虚影通天彻地,捏动法诀一声怒喝:
“阴阳两仪转,八卦化万象,十二地支通地脉,日月轮转万载传,起!”
嗡嗡嗡!
山脚下,巨大的阴阳两仪八卦阵透出一道道幽光,如潮水般迅速漫延旋转。
嗡嗡嗡!
就像精密的齿轮,十二地支一座座大阵被连同在一起。
勃州、安庆州、北疆州、沙洲、青州…一道道光束从灵山冲天而起,与神州各地神光交相辉映,一时间,整个夜空气象万千。
整个神州地脉连成一片,张奎脚下神山也开始凝固,如生根般蔓延出了灵脉,氤氲之气出现,越加灵动。
张奎缓缓撤下神庭钟,见神山依然稳固,这才松了口气。
神州各地,一片欢呼,就连那些大乘境妖物,也是满脸欣喜,能够联手创造出这种奇迹,对他们修道之路大有裨益。
而张奎则看向茫茫星空,现在只剩下最后一步,若能接引下日月星光,与神州大阵地气相冲,形成包裹十三州的灵气护罩,神州大阵才算真正成功!
勃州,茫茫大雪中,神尸庞大的躯体开始不停颤动…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