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小說 權寵新娘蜜如甜 起點-347 韓雲熙護住喬墨兒熱推


權寵新娘蜜如甜
小說推薦權寵新娘蜜如甜权宠新娘蜜如甜
乔墨儿随行了一会儿,韩云熙便从马车里探出脑袋问乔墨儿,“我们第一站要去什么地方?”
“我看看。”
乔墨儿从袖兜里掏出行程单,上面写着第一站要去的是秘境山庄的贫苦区,要为他们布膳乐施。
“第一站我们要去布膳。”
“哦,那好,现在得加快点儿速度,今日行程还是蛮多的。”
韩云熙提醒道,无非就是在告诉乔墨儿,速度得走快点儿了,再不快点儿,后面行程就完成不了了,到时候我就会找你麻烦了。
乔墨儿点头,将行程单放回自己的袖兜里,并加快了脚步,想要早点儿完成今日的行程。
贫民区。
秘境山庄竟然也有穷乡僻壤的小地方,一直以为秘境山庄处处都是宝地,却没想过,这里也会有人吃不饱穿不暖的地方。
韩云熙先下马车去了别处巡查,留下胡蝶儿和乔墨儿在马车附近,胡蝶儿下马车的时候,所有贫民看见她,都是蜂拥而上,觉得她就是在世的活菩萨。
“蝶儿小姐,你和庄主又来给我们送温暖了吗?”
“是。”
胡蝶儿对这些贫民说道,“我和庄主给大家准备了棉花,天气转凉后,这些棉花可以给你们保暖。”
“蝶儿姑娘,您还真是善良啊,要是换成了旁人,都未必有你这般菩萨心肠。”
贫民们都在夸奖胡蝶儿。
“我听说庄主居然没有娶你,是不是那个恶毒的女人,威胁你和庄主的,告诉我们,我们替你出口恶气。”
偷个BOSS当老公 海妖
突然有一个贫民义愤填膺的对胡蝶儿说道。
胡蝶儿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抓过乔墨儿对大家说道:“大家千万不要误会,这次夫人也和庄主一同出来布膳,所以大家不要再误会是夫人拆散我和庄主的了,一切都是天注定。”
乔墨儿此刻还是带着面纱的,她真的好佩服胡蝶儿这般演技,能把人畜无害演绎的淋漓尽致,好像她真的是个受害者一般。
紧接着,大家拾起各种生鲜蔬菜砸向了乔墨儿。
兩 不 相 欠
“都是你这个狐狸精,勾引了庄主,拆散了蝶儿美好姻缘。”
乔墨儿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砸骂,想躲开,却被胡蝶儿紧紧抓住手不能全身而退,“夫人,你可不能因为他们说的话,回去责罚我啊。”
“胡蝶儿,你够了。”
乔墨儿不想再看胡蝶儿这般拙劣的演技了,伸手推开了胡蝶儿,刚好这一个动作被韩云熙看见了,他伸手扶住了胡蝶儿,并把她推向了无拴的怀中,倒是看见乔墨儿全身被砸的脏兮兮的,韩云熙想都没有想的,冲上前去抱住了她,承受着别人砸来的恶意。
“云熙?”
乔墨儿和韩云熙四目相对,她以为韩云熙会来责骂她,却没想到她是来护着她的,瞬间让她的心暖了一会儿。
但高兴没有超过一会儿,韩云熙便放开了她,“你不要想多了,你作为秘境山庄的夫人,不该享受这些待遇,而他们也不能这般无礼的对你。”
胡蝶儿看见韩云熙护上乔墨儿的那一刻,她就觉得自己再努力,也比不上乔墨儿了,因为面纱掉下来的那一刻,胡蝶儿自知自己已经输了。终究她还是看见了乔墨儿的容颜,和云墨别无一二。
难怪她要嫁给韩云熙?难怪闫旭也会给她下旨,原来都是造化弄人,这一切都是在赤…裸…裸的告诉她,乔墨儿就是韩云熙这辈子的宿命了,她再努力也不会成功的代替她在韩云熙心中的份量了。
俗话说得好,情不知所起,而一往情深。
韩云熙对乔墨儿的好,就算旁人不知道,胡蝶儿还是能从细节出看出,韩云熙还是在意乔墨儿的。
可是,韩云熙已经没有了云墨那段记忆,所以他不可能会再对乔墨儿如当初一般好了,就算乔墨儿再怎么纠缠韩云熙,韩云熙现在心中也是有她胡蝶儿的。
胡蝶儿想了许多后,又见韩云熙又大步超她走去,看着她呵护备至的问道,“蝶儿,你没事吧!”
“没。”胡蝶儿摇头,“倒是夫人,庄主你一点儿也记不得她了吗?”
“她不就是乔府嫡女吗?有何大惊小怪的。”
我是女生啦
韩云熙的语气中,充满了冰冷,眼神也带着一丝不屑。
胡蝶儿走到乔墨儿身边,小心试探的对乔墨儿喊道:“云墨姐姐?”
“云墨姐姐?”乔墨儿清理着身上的杂乱垃圾,无心的重复了句胡蝶儿的话。
那些贫民因为韩云熙的阻拦,稍微收敛了一些,但是他们却始终没有给乔墨儿好脸色。
胡蝶儿帮忙清理乔墨儿身上的厨余,却被乔墨儿拒绝了,“我这种人身上沾点儿垃圾,没什么的,不劳烦蝶儿姑娘卑微屈膝,委曲求全的讨好我。”
“云墨姐姐,蝶儿只是想帮你。”
乔墨儿抓住胡蝶儿的手说道,“第一你我素未谋面,何须用一个我不认识的人来恶心,第二,你似乎忘了该怎么称呼我,难道需要我再重复一遍吗?第三,蝶儿姑娘如果真心想要帮我,倒还不如花点儿时间抓紧给大家布施,耽误了去下一个地方的时辰可就不好了。”
韩云熙见乔墨儿这般欺负胡蝶儿,上前护住了她,“乔墨儿,你可别太过分了。”
“那怎么办呢?云熙,我是来讨好你的,但这并不代表我会对别人逆来顺受。”乔墨儿撒开胡蝶儿的手,满不在乎的说道,“更何况,我也没怎么招惹她,她处处让我难堪,你真的就这么忍心吗?”
“懒得和你废话,蝶儿,我们去那边布膳吧!”…
“但姐,夫人和云墨姐姐长得确实好像,云熙哥哥难道你忘记云墨姐姐了吗?”
“我也不识你口中的云墨所谓何人。”
韩云熙带着胡蝶儿去了另一边,乔墨儿则是带着小蛮在角落边给那些疾苦之人免费做着义诊。
“师姐。”鹿鸣也来到了贫民区,“你也过来布膳吗?”
“布膳已经有一对金童玉女了,我在这儿免费给他们义诊。”
乔墨儿无精打采的趴在马窖的边沿,根本没有人过来义诊。
“师姐,你干嘛趴在这里,而不是坐在这里?”
“还说呢,昨晚儿被杖责了,你不知道吗?”
“哈哈哈,师姐,一般杖责三十棍都下不了床,你这样子哪像是被杖责了,倒像是被庄主昨晚呵护……”
“鹿鸣,你再说什么虎狼之词啊?”
乔墨儿恼羞成怒的拍打着鹿鸣,“你是嫌你师姐命太长,现在来给我添堵可是啊!”
“师姐,我错了,对不起。”
鹿鸣和乔墨儿在一旁打情骂俏,不对,应该属于追逐打闹。
胡蝶儿颇有心机的对韩云熙说,“夫人和云墨姑娘长得很像,就连性格还有合的来的人,都很相像,她和鹿鸣在一起打闹,云熙哥哥,你难道一点儿也不吃醋吗?”
“她本就是皇上下旨赐给我的夫人,她只要不出格,爱与谁人玩耍打闹,都随她去吧,我们做好自己手中的事情便好。”
韩云熙越是漠不关心,胡蝶儿就越是没有安全感,相反的,若是他去管了,才能证明他们之间真的没有什么。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