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狩獵好萊塢》-第1180章 改變策略熱推


狩獵好萊塢
小說推薦狩獵好萊塢狩猎好莱坞
清晨醒来,新的一周。
大床上,左右各是三个姑娘,不过,经过昨夜西蒙协调下的长时间友好交流,不再是昨天那么泾渭分明的两拨。
放轻动作坐起身,左边的祝莫莫失去怀中男人的手臂,哼唧两声,转身抱住旁边的姜米,继续大睡。
另外一边的秦不醉却是跟着醒来,目光迷离,面容红润,越发像只猫儿。
见男人转到床尾的长凳,秦不醉忍着初夜后的不适感,同样轻手轻脚起身追过来,下床后殷勤地帮男人找来衣物,见西蒙没理会,而是先去了浴室那边,眸子转了转,干脆也跟了进去。
于是今天就没有再去健身房。
早餐约了客人,乔治·索罗斯,对方要从市区赶来,因此比往常七点钟要晚一些。
不过还是准时坐进餐厅,喝着咖啡,看今天的报纸。
旁边是已经起床的三位姑娘。
脸蛋上依旧带着潮红的秦不醉,气质文静的陶月蕾,以及短发女郎沈闺。
今天的《纽约时报》上很大篇幅还是关于汀科拜尔的秋季新品发布会以及刚刚结束首周放映的《鬼影实录》。
头版文章是关于iPad-10可能颠覆传统出版行业的讨论。
伴君一万年 外星夫人
西蒙却是知晓,iPad确实是颠覆,不过,冲击却没有当下业界想象的那么强烈。西方的传统出版行业,哪怕将来受到互联网冲击不可避免大幅萎缩,但因为良好的版权保护和民众阅读习惯等缘故,直到很多年后依旧繁荣。
再就是《鬼影实录》。
经历上周六单日大涨后,周日的票房也只下跌了26%,继续收获1214万美元,只是首周末三天,《鬼影实录》的累计票房就迅速达到3769万美元,别说9月份这样的冷门,哪怕放在暑期档,这样的开画成绩也相当出色。
别再说旧时光 一只泡菜
对于《鬼影实录》,更是一个奇迹。
周末三天3769万,预计首周将达到5500万美元左右,以《鬼影实录》现象级的大热趋势,再加上新世界影业确定下周将把影片放映规模从此时的2045块大幅提升到3000块级别,这部电影肯定能走出一个相当可观的长线。
因此,本土两亿美元票房几乎没有太大悬念。
相比起来,同期耗资5000万美元的重磅炸弹电影《末日戒备》,首周末三天票房最终只有813万美元,不及《鬼影实录》的四分之一,这样的低迷开局,《末日戒备》最终本土票房最多3000万美元,彻底沦为《鬼影实录》碾压下的炮灰。
西蒙最初对《鬼影实录》破亿的可能性相当乐观,毕竟是一部开创了先河的电影。只是,就连他自己也没想到,各种因素的推波助澜下,这部开创全新电影类型的低成本小片子,现在竟然直奔北美本土两亿票房而去。
旁边三位女郎吃着女侍送上的精致早餐,见男人只是喝咖啡,秦不醉等待片刻,趁着男人翻动报纸间隙问道:“西蒙,你早上不吃东西吗?”
“等下约了客人。”
“哦。”
秦不醉好奇,倒也识趣没有多问,学着陶月蕾的模样,用贝壳做的勺子小口品尝着还是第一次见到的黑海鱼子酱,她不清楚这款食物的珍稀昂贵,却是立刻就喜欢上。
只是并没有忘记正经事情。
很快又小心问道:“西蒙,我们今天做什么?”
“我回洛杉矶,这边你们自己安排。”
秦不醉顿时有些失落,她还不清楚待在这个男人身边的规矩,听西蒙这么说,还以为刚刚过去的一天可能是黄粱一梦,当然不会甘心:“西蒙,我能跟你一起回洛杉矶吗?”
“不能。”
竖着耳朵倾听的沈闺也难免露出失落表情,看了眼旁边神色淡然的陶月蕾,甚至有些委屈。
好在西蒙并没有让她们绝望,稍顿了下又补充道:“早餐后去找安格,她会安排你们接下来的事情。”
两个女孩脑瓜转了下,才想起来,应该是那位名叫安格瑞·戴维斯的女管家。
沈闺稍稍放心。
秦不醉犹豫了下,还是道:“西蒙,Elite给我们办的签证只有六个月,你能不能……”
西蒙轻声打断:“这是小事,安格会帮你们处理的。”
秦不醉缩了缩脖子,不敢再说。
同样在悄悄旁听的陶月蕾几乎要忍不住笑出来。
本以为是只对她们很有威胁的小狐狸,现在看来,只是有点小聪明的笨猫儿。
竟然和西蒙·维斯特洛讨论能不能帮忙办签证,啧,大概就等于是问诺贝尔数学奖获得者一加一等于几这种可笑问题。
也算够创意的。
正说着,另外几个女孩也一起来到了餐厅,个头最高容貌英气的姜米和简欣只是与男人打招呼,祝莫莫却是直接扑过来,跨坐在男人腿上,搂着男人脖子亲阿亲,亲阿亲。
餐厅门口恰好一同跟过来的莫五菱简直没眼看。
太不像话了。
想要退出去,莫名又有些不舍,到底还是进门,还摆起小姨架子,训斥道:“莫莫,不许淘气,这么多人看着呢。”
心中还打定主意。
早餐之后无论如何都要立刻拖着这妮子赶紧去欧洲。
可惜莫五菱的训斥一点杀伤力都没有,反而惹得祝莫莫笑起来,还故意捏着嗓子装出萝莉腔:“知道了,小姨大人。”
不过还是从西蒙身上下来,走到莫五菱身边坐下。
大家刚刚落座,A女郎就过来提醒:“老板,索罗斯先生到了。”
西蒙应了声,放下报纸,起身走出去。
断骑残甲前传之神魔纪元
招待客人一起吃早餐肯定不能在这边,要换其他餐厅。
莫五菱没想到自己刚坐下某个家伙就起身离开,再看身边一群姑娘,有些无措,然后又瞪向故意来到她身旁坐下的祝莫莫。
祝莫莫简直无妄之灾。
好在心大。
自己小姨总不能把她当早餐吃掉。
想到这里,觉得有趣,还很可乐地笑了起来,笑过之后,又兴致勃勃地和简欣和陶月蕾两个聊起接下来的欧洲行程。
故意的。
谁让餐厅里另外三个姑娘去不了呢。
丫头也发现,不知道是不是男人故意,反正,他身边的女人可谓等级分明,而且,还有些先到先得的倾向。
新来的三个姑娘虽说外貌身材都不比她们差,问题就在于,她们都是后来者。
而且,西方的时尚圈,准确来说是顶层时尚圈,根本容不下太多亚裔面孔。她们三个先被某人捧起来,已经占据了大部分顶尖资源,哪怕男人亲自为新来的三女安排,只要不是采取把她们原有三个顶下去的置换策略,那么,三女想要走到她们此时的高度,难上加难。
更何况,某个高高在上的男人,根本没有太多类似心思。
哪怕是祝莫莫三个,仔细计较起来,终究还是男人给出平台后她们自己尽力争取的结果,祝莫莫现在还对去年第一个时装周走秀时每天几乎要累趴下的感觉记忆犹新。
据她观察,这次的时装周,新来的三女可一点都不累。
最累大概也就昨晚。
啧。
祝莫莫想想就觉得,自己的第一次肯定也挺可怜的。
别墅另外一处小餐厅内。
相比和一个老头子一起吃早餐,西蒙当然更愿意陪自己的莺莺燕燕。
可惜人在江湖,该做的事情总要做。
这是西蒙主动约的餐叙。
过去三个月时间,东南亚连翻大捷,索罗斯现在正是最意气风发的时刻,整个人感觉都年轻了不少。
两人一番寒暄,等待女侍端上早餐过程中,索罗斯还主动提起最近的《鬼影实录》:“30万美元的低成本电影,三天就卖了三千多万,西蒙,你赚钱可比我容易多了。我非常好奇,你到底是怎么做出那么多卖座电影的?”
西蒙神态轻松地靠在圆桌旁椅背上,笑着道:“秘诀的话,一个有点假的真话,我比较擅长走别人没有走过的路。”
索罗斯略微思索,发现这个有点假的真话,还真是含金量十足。
丹妮莉丝娱乐崛起这些年,眼前这年轻人最初的那部《罗拉快跑》,就是一部非常新颖的电影,再后来的《低俗小说》,同样如此,而DC电影宇宙,更是开创了一个全新的电影时代。
这些项目的共同特点,正如西蒙所说,都非常新,大概就是‘别人没走过的路’。而假的一点就在于,这个答案,相当于一个成功者被问如何取得成功时,回答说自己非常努力一样。看似人人都能做到,实际能做到的人寥寥无几。
而且,这个答案,同时又可以延伸到对面年轻人其他很多方面的所作所为。
最典型的一个,就是互联网。
这是直接造就了某人成为这个世界上第一位万亿美元级别超级富豪的关键。
想到这里,索罗斯的意气风发不自觉地就收敛了不少。
差距实在太大。
和这个年轻人相处,总是很容易让他这位已经年近古稀的老头子产生一种光阴虚度的感觉。
等女侍送上早餐离开,索罗斯也开始说起正事。
第一阶段连战告捷,通过对泰铢、印尼盾、马来西亚林吉特等各个东南亚国家货币的狙击,算上一些还为交割的头寸,量子基金的账面盈利已经超过60亿美元。这也让此前总规模大概150亿美元的量子基金体量突破200亿大关。
按照维斯特洛体系投注的占比20%的30亿美元本金,除去各种佣金费用,西蒙的获利也接近10亿美元。
大资本操作之下,很多时候,赚钱就是这么容易。
因此说这个世界自然状态下只会穷者愈穷富者愈富的规则,其实没错。
大致介绍过后,索罗斯喝了一口咖啡,才继续道:“现在的问题是,西蒙,虽然这次量子基金不会参加,但香港那边,最近还是会发动。”
西蒙点头:“我知道。”
索罗斯又想起87年那次,试探问道:“你觉得,香港股市这次会下跌多少?”
直接问起股市,而不是货币,也可见索罗斯对香港状况的了解。
连续击垮泰国、印尼、马来西亚等国货币后,再迟钝的国家或地区也要反应过来,虽说香港货币还没有受到冲击,但港府已经连续采取多项措施加强了货币方面的监管,因此国际金融炒家想要再对港币发起攻击,不仅代价更加高昂,成功率也非常低。
于是,投机资本转而将目标转向了香港股市。
回归之前的这段时间,因为中国政府的支持和其他各项利好,今年4月份开始,香港股市一路飙升,从4月初的12000点低位一路上扬,当东南亚各国被国际炒家一番肆虐纷纷放弃抵抗时,恒生指数却在8月初达到了史无前例的16000点高位,短短四个月时间,累计涨幅超过30%。对比一年之前,恒生指数涨幅更是达到60%。
天宝志异 柳残阳
其中泡沫可以想见。
再加上香港的金融市场相当开放,基本与西方类似,没有涨跌幅限制,T+0交易,股指期货等金融产品也可谓齐全,自然而然成为这次金融风暴国际炒家的攻击目标。
餐桌旁。
西蒙慢条斯理地切着面前的煎蛋,想了想,说道:“大概会腰斩吧。”
索罗斯下意识不对西蒙的判断有太多质疑,却是苦笑:“这样的话,放弃对香港的运作,量子基金至少要少赚20亿美元。”
西蒙知道老家伙是在变相提醒自己别忘了某个人情,吃下一口煎蛋,笑了笑,说道:“乔治,你有没有想过,你的个人巅峰,已经算是过去了?”
索罗斯忍不住挑眉。
西蒙继续道:“从92年的英镑开始,到94年的墨西哥比索,再到最近,连续击破了泰国、马来西亚、印尼等几个国家,量子基金使用的方式,基本没有太大变化。”
“你的意思是?”
“那句话怎么说的,一头驴子不会在同一个坑里摔两次。现在,英国,墨西哥,泰国,马来西亚,印尼,这么多头驴子已经在同一个坑里摔断了腿,你觉得,其他驴子还会再给你这种机会吗?”
“西蒙,我觉得这种机会还有很多,国际金融市场有自己的固定秩序,而那些国家,只要想融入这一秩序,就必须承受规则之内的风险。”
“道理是这样,然而,当一个国家发现遵守规则的后果太严重,远远低于获得的好处,他们必然选择破坏规则。当初的英镑和墨西哥比索,因为资本实力和其他方面限制,你的操作还有所保留,这一次,比如泰国,这个国家的经济几乎被完全摧毁,眼看泰国因为遵守规则承受如此高昂代价,如果你是其他国家的领导人,接下来会怎么做?”
索罗斯怔了怔,一时无言。
西蒙替他回答:“如果是我,我会毫不犹豫放弃规则。”
曾经的历史上,进入1998年,当金融危机的后续越发扩散,印尼、俄罗斯乃至香港等国家地区都开始一定程度放弃规则,导致包括量子基金在内的国际炒家在整个1998年年度各种不顺,损失惨重。
沉默片刻,索罗斯终于再次开口:“西蒙,你这次约我吃早餐,是打算劝我现在收手吗?”
“不全是,不过,大概也是如此,我想提醒你,既然能够预料到接下来有人会破坏规则,量子基金是时候首先改变策略了,”西蒙说到这里,露出一个微笑:“这个建议,价值20亿美元,至少。”
索罗斯也勉强笑了下,考虑片刻,问道:“那么,西蒙,你觉得我接下来该怎么做?”
“如果我没记错,你最近两年在俄罗斯投注了大笔资金?”
“没错,”索罗斯点头,明知对面青年肯定已经了解,还是解释一句:“不过,我可没打算做空俄罗斯,相反,我非常看好俄罗斯的经济前景。”
“这就是问题所在,”西蒙道:“接下来,亚洲金融风暴还会扩散,这已经不是你我能够阻止的,整个世界,也没有几个国家能够完全置身事外,其中就包括经济环境非常脆弱的东欧各国。”
“我不这么觉得,西蒙,俄罗斯已经在谷底了。”
“乔治,如果从纯粹的经济学角度分析,俄罗斯确实已经在谷底,然而,一个国家的经济,从来不能从纯粹的经济学角度来判断,这方面,其实也不用我多说,对吗?”
索罗斯却有些想偏了,他知道这些年西蒙在东欧也有着诸多布局,而且比他更加深厚:“西蒙,你的意思是,接下来,俄罗斯会发生政治层面的大动荡?”
如果这种事发生,他最近几年押注在俄罗斯的巨额资本,哪怕彻底灰飞烟灭都不是没有可能。
这也是索罗斯最担心的一点。
西蒙摇头:“没有政治动荡,乔治,但同样涉及政治,当金融风暴波及俄罗斯,你刚刚也说过,他们已经在谷底,几乎没有更多可以失去的东西,因此,也就无所谓破坏任何规则。”
听西蒙说到这里,索罗斯彻底没了胃口。
这次对东南亚各国货币的狙击,量子基金名义上的150亿美元,其实只动用了一部分。准确来说,量子基金也只是索罗斯掌控对冲资本的一个统称,旗下有着诸多子基金。而针对俄罗斯,索罗斯截至目前已经砸入了超过30亿美元,投资俄罗斯的石油、矿产、电信等实业,以及俄罗斯的股市和债市。
金融市场的资金,如果想要撤出,哪怕亏损一些,并不困难。
但,其实更多还是在实业上面。
就像去年俄罗斯寡头波塔宁吃下的俄罗斯最大国有电信公司股份,20亿美元的生意,其中超过一半资金都是索罗斯悄然提供。这部分资本,短期内根本没办法套现退出。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