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人魔之路笔趣-第1213章 十八位天尊推薦


人魔之路
小說推薦人魔之路人魔之路
烛亡对北河的感应,只是一个乍现,而后就消失无踪了。
这是因为,对方也感应到了他的察觉。眼下的北河,体内冥毒已经尽数被清除,所以他无法通过冥毒这种东西,去感应对方的存在。
不过正是如此,北河才有些警惕。
烛亡是知道他身份的,对方原本是一具魂煞之体,但是眼下既然能够出现在混沌城中,多半是夺舍了某个修士。
现在他只希望,对方不会知道万古门在缉拿他的事情才好,不然的话,他手中有时空法盘的事情,或许就会暴露了。
另外,虽然北河体内没有冥毒,但是他手中有一只独目小兽,只要看到烛亡的话,此兽必然能够一眼就认出对方来。
不但是独目小兽熟悉烛亡的气息,还因为烛亡的体内有冥毒。
既然他已经知道了对方的存在,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将烛亡给找出来。可经过刚才他的警觉,烛亡必然会想方设法的将行踪给隐匿,防范被他给发现,所以北河必须想一个万全之策才行。
思量间只见他闭上了双眼,而后在他的胸膛,就有一枚有千眼武罗吐息凝聚而成的符文浮现。
吸了口气后,只听北河道:“凉仙子。”
只是片刻后,就听他胸膛的印记中,传来了凉蓉的声音,“北小友,是有什么事情吗。”
两人才刚刚结束交谈,北河突然找到她,不用说也知道是有什么事情。
果不其然,这时就听北河道:“实不相瞒,北某有一件事情,想要麻烦凉仙子一下。”
“哦?什么事情?”凉蓉道。
这时就听北河开口:“北某之前感应到,有一位我的仇家也在这混沌城中,但是我那仇家狡猾如狐,乃是魂煞之躯,夺舍了某个人后潜伏在这混沌城中。北某要将他给找出来,可以说极为困难。尤其是之前在发现北某已经知道他的存在后,此人必然会隐藏起来,甚至多半还会躲着北某走。之前北某曾听闻,良仙子在辨认魂煞一道上,有着独到的方法,希望在接下来的路程中,凉仙子能够帮忙一二,特别注意一下肉身跟神魂气息有排斥的,亦或者是被夺舍的修士。”
“我还以为是什么事情,放心吧,此事我会留意一二的。”凉蓉极为爽快的就答应了。
上次北河帮她寻找了三清花,可谓帮了她不小的忙,区区这件小事,对她来说不足一提。
“如果凉仙子找到了这种人,还请务必第一时间告诉我,北某会立刻前往确认一番,对方是不是我那仇家的。”又听北河道。
眼看北河竟然如此迫在眉睫的样子,只听凉蓉道:“到底是什么仇什么怨,竟然让北道友如此急切。”
此女的语气当中,还有明显的打趣意思。
说完后,她又继续开口:“不过我要提醒一下北道友,在这混沌城中,不管众人私底下有什么仇怨,但若是敢在城中杀人,甚至是交手,必然会遭到严惩。”
北河眉头一皱,这一点他也想到了。不过在他看来,若是无法明着来,那就只能暗杀了。以他眼下的实力,即便是同为无尘后期修士,他要斩杀也不会费多大的力气。
就在他心中如此行想到时,只听凉蓉道:“若是没有悄无声息将对方给斩杀的实力,而且还有让天尊境修士都察觉不到蛛丝马迹信心,北道友或许就要斟酌一二了。”
“凉仙子这是什么意思?”北河诧异。
“就在上个月,城中发生了一起在洞府中的私斗,双方都是无尘期修为,在动静暴露出来后,潜入对方洞府的那位,直接被天尊境修士,当众一巴掌给拍成了肉泥。这么做的目的,就是为了杀鸡儆猴,而这也是那位天尊的原话。那位天尊警告了城中所有的人,不管地私底下有什么仇怨,只要到了这混沌城中,若是敢惹是生非,那就自负后果。”
“这……”
北河微微吃了一惊,没想到还有这种事情。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就如凉蓉所说,即便是查到了对方,除非他有悄无声息,不惊动任何人将对方给斩杀的本事,而且事后还不能留下任何让天尊境修士能找到的蛛丝马迹,否则就不能动手。
他尽管对自己的实力自信,但是要同时做到这两点,还是有点困难的。虽然不知道那烛亡夺舍的到底是谁,但对方必然不可能是个草包,不然也不可能有资格踏上这座混沌城了。
看来这件事情还稍微有点麻烦,必须从长计议。
不过无论如何,先找出烛亡,并确认对方的真实身份才是关键。至于动手的话,只能慢慢的寻找机会了。
于是就听北河道:“此事北某会从长计议一下的,不过在此之前,希望凉仙子还是能够替北某多多注意一二。”
“好!”凉蓉点头。
“对了,还有一件事情。”又听北河道,“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所以北某以眼下这幅苍老的模样胜任万灵城城主的时候,用的是赵天坤这个名字,他日若是和凉仙子碰到,有外人在的话,还希望凉仙子替北某保全一下身份才是。”
“放心吧,这是自然。”凉蓉道。
她身上也有千眼武罗的吐息,所以她的两幅面孔,用的也是两个名字和身份,对此她并不觉得奇怪。
二人又短暂的交流了几句后,这才掐断了联系。
事已至此,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不过北河决定,等见到洪轩龙的时候,他要将此事告诉对方。洪轩龙乃是一位天尊,要找到烛亡的话,应该更加容易。
超神话降临 铁卒
他身上有时空法盘的秘密,洪轩龙应该也会帮他守护的,毕竟对方还打算让他前往混沌之初寻找当年藏在其中的那件异宝。
而他要踏入混沌之初,时空法盘这件空间属性的法器,就必不可少。
不过上次洪轩龙说了,没有特殊情况,最好不要联系他,对方不想让其他天尊察觉到他们的关系和联系。只因他藏在混沌之初当中的那件异宝,实在是太过于重要了,不容有任何闪失。
片刻后,北河压下了心中的杂念,而后陷入了打坐当中。
这般静坐持续了大半日的时间,突然他感受到他的身份令牌有异,将此物拿出来后,他立刻将其激发,而后他就听到了令牌中传来的一阵神识传音。
将令牌收起来,北河陡然起身,打开洞府的大门后,迈步走了出去。
他径直来到了混沌城中一座黑漆漆的大殿,并踏入了其中。
方一走进此地,一股奇异的白光就照耀在了他的脸上。
北河抬起头来一看,就看到这座宽阔的大殿当中,竟然摆满了一排排的木架,而在木架上,则是一盏盏燃烧的铜灯。
狂凤戏龙:冲喜小傻妃
在此地,充斥着一股惊人的神魂波动。而这股惊人的神魂波动,乃是从每一盏燃烧的铜灯上,所弥漫出来的一丝微弱波动凝聚而成的。
诸多燃烧着白色火焰的铜灯,就是混沌城中众多修士的本命魂灯了。
此地的本命魂灯排列极为讲究,北河所看到最多的,是拳头大小的那种。不过在前方,还有不少铜灯足有一尺高。这些本命魂灯,赫然属于法元期修士。
在此殿的最高处,还有十八盏莲花座的本命魂灯静静地燃烧着。
这些莲花座的本命魂灯,乃是天尊境修士的。
由此也看得出来,在混沌之初的天尊境修士,数量足有十八人。
不过北河猜测,这只是目前。要完成一件堪称创举的任务,即便是数十位天尊境修士同时出手,也不足为奇。因此在不久的将来,必然还会有天尊境修士赶来。而此地燃烧的本命魂灯的数量,也会越来越多。
踏入大殿后,北河径直向着前方行去。
在他的正前方,有三张案几,每一张案几前都有一个修士坐镇。
这三人身材矮小,但是头颅却硕大,显然来自同一族。北河一眼就认出,这三人都是神念族修士。
当年的他,还曾斩杀过一个神念族人,对方的操控灵虫的本事,可是让他记忆犹新。而且当年他斩杀的那个神念族修士,还是神念族中一个极为普通的存在。一些实力强悍的神念族修士,多半更是恐怖。
眼下这三个神念族修士,都有着法元期的修为,绝对不是当年他斩杀的那位能够比较的。这三人负责给踏入混沌城中的所有人,点燃本命魂灯。
北河来到了其中一人的面前,并出示了自己的身份令牌。
而后对方就取出了一盏熄灭的铜灯,并道:“姓名,族群,来自哪里。”
“赵天坤,人族,来自天澜大陆的万灵城。”北河道。
接着那神念族的法元期修士,就开始一道道法决打出,而后北河就清楚的看到,在此人手中的本命魂灯上,开始浮现了“赵天坤,人族,天澜大陆万灵城”等字样。
在本命魂灯上刻画完北河的信息后,又听这神念族修士道:“取出了一缕本命精魄。”
闻言北河吸了口气,而后他就闭上了双眼,将食指抬起放在了眉心。
此刻他身旁也有两个无尘期修士,跟他保持一样的动作,这二人也是前来此地点燃本命魂灯的。
不消片刻,北河将食指从额头上摘了下来,同时可以看到他的脸上,有一丝明显的痛苦。
不过在他的指肚上,这时已经多出了一物,那是一团散发出浓郁神魂气息,宛如烟雾一样的东西,正是他的本命精魄。
见此,那神念族修士隔空一摄,此物就被他给虚抓了过去,并随着一挥手,北河的本源精魄,就方向一变,触及在了属于他的本命魂灯的灯芯上。
只听“呼呲”一声,北河的本命魂灯燃烧了起来。
这一刻北河有一种极为奇特的感觉,那就是他本命魂灯之间,有一种神魂联系,不过这种神魂联系,他却无法操控。
对此他点了点头,本命魂灯这种东西,唯一的作用就是判断原主人的生死,若是能够操控的话,反而就失去了该有的作用。
将他的本命魂灯给点燃后,这神念族修士手持铜灯轻轻一挥。
他的这盏本命魂灯,就缓缓飘飞而起,而后落在了远处木架上的一个空出的位置。
北河微微点头,而后他向着这神念族修士道了一声多谢,就转身离开了。
我在秦朝当神棍
一路向着大殿之外行去,他的步伐并不快,并且目光还在大殿当中的一盏盏本命魂灯上不断扫过。
在这些本命魂灯上,铭刻了此物主人的信息。他发现混沌城中的修士,来自万灵界面的各个地方,不同的族群,不同的势力。
短发飞扬
不过无一例外的是,这些铜灯全都燃烧着。
就在这时,他突然驻足在一盏本命魂灯前,看向了这盏本命魂灯上刻画的文字。
“万妙人,人族,天演宗。”
没想到万妙人也来了。
而一想到万妙人,北河就想起了蛮骷,那位拥有古魔之体的异族修士,十有八九也在混沌城中。
随即他摇了摇头,继续向着大殿之外行去。
就在北河即将踏出大殿时,他突然想到了什么,只见他折返而回,又来到了大殿深处。
并且这时的他,还驻足在那十八盏属于天尊境修士的本命魂灯前。
他想看看,这十八位天尊境修士都是谁。
随着他的目光一一扫过,其中一个让他熟悉的名字,印入了他的眼帘。
“洪轩龙,古魔大陆万魔殿。”
北河只是多看了一眼,就继续扫视。
蓦然间,他的目光停留在一盏本命魂灯上,露出了讶然。
“季无涯,人族,古武殿。”
想来这盏本命魂灯,就是属于季无涯本尊的了。
北河手里有一具用季无涯分身炼制的金身夜叉,这让他有些打鼓,不知道对方会不会感应到。
不过那具金身夜叉经历过雷劫的洗礼,对方应该感受不到才对。一想到此处,他才稍稍放心了一些。
于是他继续扫视。
紧接着,他的目光再次一顿。
恩怨情仇
“勾弘,天鬼族。”
勾弘这个名字,他并不陌生,这位赫然是擘古的那位大弟子,也被擘古称之为逆徒。当年正是因为此人,擘古才会遭难。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