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戶外直播間笔趣-第三百二十六章 墨竹普洱,神秘的加工工序推薦


戶外直播間
小說推薦戶外直播間户外直播间
宁飞采茶的过程,网友们直接沸腾起来。
堪比一部修仙大片了。
关键还是实时直播。
只能说宁观主真的猛!
采了一筐茶叶之后,宁飞就从树上下来。
他下树的方法,和普通人也不一样。
一般人从树上下来,都是背朝着外面,身体扒着树干,一点一点往下爬。
宁飞倒好,直接面朝外面,找准树干,轻飘飘的向下跳。
偶尔用手抓一下树枝,稳定身形,或者借力换一个位置。
就这样,网友们看着宁飞一跳、一跳、一跳,然后平稳落地。
大家只觉得眼皮子在跳。
他们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宁飞将背上装满茶叶的茶框递给了白依,然后接过另一个空茶筐。
茶树太高,白依就算是想帮忙采茶也没有办法上去,不过宁飞采茶速度很快,倒也不至于让白依帮忙。
就这样,宁飞又是动作灵巧的爬到树上,再一次上演仙人采茶的技巧。
这么一看,网友们真觉得宁飞是仙人体质了。
采个茶都这么仙风道骨。
第二框茶叶采摘结束后,宁飞从树上下来。
这个时候,他抽空看了一眼弹幕。
他发现,那个叫做【云之南青茶有限公司】的人,已经送了他50发超级火箭。
弹幕中也都在说这件事。
这个ID是经过官方认证的,也就是确实是货真价实的云之南青茶有限公司。
穿越之娱乐天皇
这家公司和林川的公司,都是国内有名的大茶叶公司,就算资产不如林川,但是也差不了多少。
林川坐在办公室里,看着【云之南】的打赏,脸上看不出是什么表情。
这个时候有茶师过来,林川立刻问道:
“让你认那些茶树,你说是品种特殊的普洱,现在人家说了是绿龙普洱,你听过没?”林川问了一句。
“绿龙普洱?”茶师听到这个名字,疑惑地摇了摇头。
“柳岑那个家伙提到这是墨竹普洱,这个名头你听过没有?”林川又问道。
纵横颠峰
“墨竹普洱?”这一次,茶师的脸色变了变。
他细细一想,立刻说道:“不可能啊,墨竹普洱都失踪多少年了,早就没人能种出来,到哪找墨竹普洱的种子去。”
林川又问道:“这你别管,你就说这茶树能值多少钱?”
闻言,茶师又是说道:“这茶说值钱也值钱,说不值钱也不值钱。”
“加工墨竹普洱茶,除了萎凋、做青、杀青、揉捻、干燥这些基本工序外,还有一道很特殊的工序,需要用到一些名贵的中药。”
“具体做法我也不清楚,但是经过这道工序加工,那么墨竹普洱会再度升华一个品级,价格远远高于市面上的任何茶叶。”
“如果没有这道工序,那么墨竹普洱的品质还比不上我们的青衫毛尖。”
听到茶师的话,林川眉头紧皱。
一道特殊的工序。
要知道,做茶极为复杂,尤其是对于走高端茶叶的茶庄来说。
做法细分轻身路、本身路、长身路、抖筛、滚筒筛、平园筛、票筛等,如果不是专业的茶师,普通人看几眼就会觉得头疼。
所以,若想追求茶的最好的品质,就要追求茶的工序的细节。
林川的茶园有不少茶师,眼前这位已经是经验最老道的茶师了,却仍旧不知道墨竹普洱的那道神秘的加工工序。
不过,林川知道,白远澈既然在这里种下墨竹普洱,就肯定有加工的方法。
他把目光又看向直播间。
直播间中,宁飞正在和柳岑聊天。
“绿龙普洱别名是叫墨竹普洱,这是后世改的名字,在明代,它的名头就是绿龙。”
宁飞解释道。
“这茶叶我不卖,绿龙普洱二十六年一结,结出的茶叶是品质最好的茶叶,再之后就会换叶,味道远不如这一批,这些茶未必够我和我师父二十六年喝的。”
他又拒绝了柳岑购买茶叶的想法。
“宁观主,是这样,我不买茶叶,能不能卖些茶树给我。也不是要整树,只是一些树枝,墨竹普洱的树枝移栽是可以成活的,我愿意出高价购买。”
柳岑的态度很诚恳。
卖些茶树的树枝,这个对茶园没什么影响。
剑气洞彻九重天 卧龙生
白远澈也告诉过宁飞,现在茶园已经移交给他了,完全属于他,想拿茶园做什么自己去决断。
这个时候,网友们才意识到,宁飞的这片茶园,根本就不是看上去那么不堪。
“这茶树很好吗?竟然惊动了青茶有限公司的人?”
“看来宁观主说的是真的,这茶真的很贵!”
我的知识能卖钱
“我早说过,宁观主的东西,都不简单。”
“搞得我也想买点了。”
“不是我吹,我觉得在座的各位,未必买得起。”
弹幕的风向一时变了。
最初看到这片茶林的时候,很多人还觉得墨竹普洱普普通通,茶树的卖相也不好,很多人还出言嘲讽。
现在再看去,弹幕清一色都是夸赞。
这个时候,宁飞和柳岑达成协议。
五株墨竹普洱茶树,每株两百万。
这茶树对于宁飞来说,不过是在树上摘几个枝干罢了,对茶林丝毫没有太大的影响。
对于云之南青茶山庄的人,那意义可就不一样了。
他们的特产就是乔木型普洱茶,如今如果能拿到已经绝迹的墨竹普洱,那对茶庄来说,意义非凡。
网友们看到这一幕,都是暗暗咋舌。
几根树枝能卖一千万。
那这一片茶林,又能卖多少?
宁观主这底蕴太深了。
实际上,宁飞也知道,这种茶树,培养的条件极为苛刻。
也就是青茶山庄的人有培养经验才会购买,一般很少有人会花这么多钱买墨竹普洱茶树。
只能说天水地利人和都占据,才促成这样一笔交易。
这样一来,宁飞的存款也有不少。
他也终于可以去追寻自己的下一个梦想。
那就是真正的星辰大海。
采过茶回到院子里,林川带着一个茶师过来拜访宁飞。
说是想要见识一下绿龙普洱的功效。
“宁大师,我听说这绿龙普洱要想达到最大的功效,有一道特殊的工序。”
“我们茶庄素来特别重视做茶的工序,不知道您方不方便讲一讲,那特殊的工序是什么?”
林川亲自为宁飞倒上一杯茶,问道。
听到他的话,宁飞笑着说道:“绿龙普洱茶做起来就是寻常的工序,唯独在渥堆的时候,需要在里面加上一种特殊的器具:七彩莲心石。”
“七彩莲心石是一种稀有的宝石,所以绿龙普洱茶是无法大批量制作的,只能一点一点做出来,满足几个人喝罢了。”
听到宁飞的话,林川才恍然大悟。
渥堆他当然知道,是做茶的工序之一,需要讲水分含量较高的湿茶坯炖起来,高约一米左右,上面加盖湿布、蓑衣等。
作用是破坏叶绿素,同时使多酚类物质氧化,除去茶的涩味和收敛性。
如果在这个过程中加入一些有独特作用的石头,就可以在破坏叶绿素的同时,是茶叶内部结构发生变化。
七彩莲心石十分稀有,又无法被其他东西取代,所以,这种茶叶,是真正意义上只有极少数人才能喝到的贡茶。
林川也放下心来,他还担心云之南的青茶山庄生产出大量的绿龙普洱,和自己抢生意。
现在来看,也只是满足那个茶庄里几个老家伙的口味罢了。
既然不影响自己的生意,林川又是恢复了淡定。
他转而又一想,眼前这个少年和白远澈恐怕真的不是凡人。
在茶界,林川现在生意最大,但是他也不得不承认,云之南青茶山庄的底蕴,是华夏茶界里传承最高的几家之一,比他二十几年前半吊子起家,底蕴要深的多。
这样的山庄中已经绝迹的古茶,这师徒两个居然都能搞得到。
他们到底是什么来头?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