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言情小說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第三百七十一章 手術順利看書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
小說推薦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作精总裁他后来翻车了
说句实在话,这一次的骨髓手术对她来说,简直是不值一提。
手术之前的各项检查数据也能表明,现在夏岑兮的身体状况良好,这一次的手术对她不
会造成太大的影响。
纵然如此,南宫晓还是取了一根较细的针管,轻轻的从她的脊柱处缓慢的抽出所需要的骨髓。
她一边进行着这样的工作,一边开口调侃,即便夏岑兮并不能听到:“女孩子啊,还是要多注意自己的身体。以后给靳珩深生个大胖小子,别天天自己到处作妖的,他要是没了后代,估计比谁都要着急。”
顺利取出骨髓,她又取来了另一支药剂,小心认真的给夏岑兮注射进了身体里。
致命纠缠:总裁,我不约
虽然只有几毫升,不过这是南宫晓在国外研究出来的最新药剂,目前全球也只有为数不多的一点,用来延缓寿命,增强体质的,效果奇佳。
“这宝贝那些有钱人想买,还买不到。”南宫晓调侃着,此时她对夏岑兮的厌恨已经全然放下。
她就是这么一个潇洒的人,说爱就爱,说恨就恨,没有理由。
手术到达尾声,还不忘精巧的处理着夏岑兮的伤口。
在缝制伤口这一方面,南宫晓是先天的艺术家。在她手下处理过的伤口不说完全无痕,也可以做到天衣无缝,不被察觉。
手术圆满完成。
顺利结束以后,他将夏岑兮转移进了病房,看着她沉睡的面容,南宫晓的脸色才有所柔和。
他打开手机便看到了屏幕最上方推送的最新资讯。
“环纳转危为安?短短时间内到底发生了什么?”
“真相原来是这样!环纳隐情,揭秘!”
“原来这都是隐忍!环纳风风雨雨,终于清白!”
看着这些报道,南宫晓已经能够猜出,是她的威胁起了效果。
此时的南宫晓,脸上的笑容格外的满意。她轻轻点开了一家最权威的媒体,开始阅读起来。
“环纳得到了李亦铭旗下公司云梦的资助,一下子扭转局势,现在正在往事态好的方向发展,股票也在逐步上升,显然还那句有着临危不乱应变时事的能力……”
“当初曝光的那位工厂员工,原来竟是对环纳有所恨意的,因为对自己现状工资不满,便想着借钻石的风波来影响环纳,可是这段时间因为良心过不去,今日站了出来,重新发布了洗白视频,愿意接受一切的惩罚……”
南宫晓转动着眼睛,大概能够猜到李亦铭做了些什么。
她又往下翻了翻别的帖子,一时之间之前谩骂靳珩深公司,说靳珩深公司是失信企业的媒体纷纷倒戈,像是磕了药一般的激扬慷慨,开始进行一波又一波的洗白。
如今的环纳,转危为安。
看着这样的消息,南宫晓眼眶微微湿润,内心中满是欣慰。
自己在最后的一次机会中也算是当了一把英雄。
当了一把,靳珩深的英雄。
她退出了帖子页面,轻轻滑动着翻到了靳珩深的电话号码。
她又想起了那日在办公室里,靳珩深曾说过的决绝的话。
他们二人现在绝交了,自己这通电话还有没有必要打过去呢?
她有所犹豫,葱白好看的指尖停顿在屏幕上,久久没有摁下去。
一个失神恍然,电话已经接通了。手机里很快的传来了靳珩深低沉而又沙哑的嗓音。
“南宫晓?”
听着这熟悉的声音,南宫晓几乎要哭出声来。她的委屈,难过,爱而不得,瞬间的涌上心头。
一夜 驚喜 總裁 太 粗魯
即便如此,还是强行的压下内心中所有的情感,深呼吸了几次,才让声音恢复成了平日里的清爽。
“怎么样,现在的公司有没有好起来?应该算是度过难关了吧。”
靳珩深听到南宫晓这么说,心头也是一愣,觉得有些意外。
随笔怪诞:诗词集录非也
但还是应了下来:“对,现在公司没什么问题了。之前一直跟环纳对着干的李亦铭,今天不知道抽什么风,忽然反过来给还带进行了一波注资,之前那些诬陷环纳的人也纷纷跳出来忏悔,应该是李亦铭那边做的手脚。”
对于今天发生的这一切,靳珩深很是茫然,他一点都摸不透李亦铭这么做的意义是什么,难不成,还真当是过家家,招之即来,挥之即去?
不过,这些顾虑姑且先放到一边。
“怎么样,手术结束了吗?夏岑兮状态如何?”这一件事,才是靳珩深当下最关心的。
听到她对夏岑兮的关心,南宫晓那双灵动的眼睛忽然微微刺痛,心也跟着揪了起来。
她早该知道的,靳珩深对夏岑兮的关心要比他多的多。
之前,在国外,她做完手术,靳珩深的第一句话都是问她累不累,之后才会问手术的状况。
现在,她已经没有那个特殊待遇了。
当麻辣女兵遇上火凤凰
不过这一切,也是她心甘情愿。
“放心吧,我做手术,你还担心啊?对了,你公司的事儿,可都是我的功劳,你可得记牢了,我就是环纳的再生父母。”
她微微笑着,唇角洋溢着温柔,掩饰下了心底的那一丝落寞:“不过这也是最后一次帮你了,以后你可要自己掂量着点。”
皮狐子仙传奇
靳珩深听着电话里与平日里不同的南宫晓,有些奇怪。
“南宫晓,你什么时候走伤感路线了?这说话方式……不像你。”
“哪有什么像不像的?”南宫晓扑哧一笑,声音恢复成了爽朗。
“总之,你的公司和老婆一个都没丢,你就偷着乐去吧。”她的话模棱两可,让人捉摸不透。靳珩深无法理解,但是想到夏岑兮一切平安,他紧皱的眉毛才缓缓的舒展开来。
“好,那等夏岑兮出院了,我请你吃饭,你想要什么,随便选。”靳珩深毫不吝啬,霸气的味道十足,话语之间,仿佛全然忘记了那一日在办公室里发生的不快,也没有人再记得盛怒之时提出的绝交二字。
“我要你,怎么样,给不给得起?”
顺着他的话语,南宫晓马上接话道,果然电话那一头没了声音。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