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貞觀憨婿討論-第486章要出大事讀書


貞觀憨婿
小說推薦貞觀憨婿贞观憨婿
第486章
韦浩冒雨从外面回到了刺史府,刺史府之前留下的那些亲兵,早就接到了消息。
“公子,热水烧好了,还是快点洗漱一番才是,要不然容易着凉!”韦浩刚刚下马,一个亲兵到了韦浩身边,对着韦浩说道。
“好!”韦浩穿着蓑衣就往屋里面走,到了屋檐下面,韦浩的亲兵就给韦浩解下蓑衣,接着帮着韦浩脱掉外面的软甲,韦浩到了屋里面去,有亲兵给韦浩拿来了赶紧的靴子,给韦浩换上。
“公子,衣服什么都准备好了!”一个亲兵过来对着韦浩说道。
“嗯!”韦浩起身,马上前往洗澡的地方,洗漱后,韦浩坐到了茶具这边。
“公子,仓库那边的粮食收满了,我们派人去看了,都收满了,这次听说,王别驾自己掏了差不多400贯钱!”一个亲兵站在那里对着韦浩报告说道。
“好!”韦浩点了点头。
“公子,这几天,那些族长天天过来打听,另外,韦家族长也过来,还有,杜家族长也带了杜构过来了!”另外一个亲兵开口说道,韦浩还是点了点头,自己在那里泡茶喝。
“另外,其他家族的族长,还有大量的商人,还有,蜀王府,越王府,东宫,还有其他王府,也派人过来了,还有,各位国公府,也派人过来了,不过,没有发现代国公,宿国公等人家的人过来。”那个亲兵继续开口说道,韦浩点了点头,那两个亲兵看到了韦浩没有什么吩咐了,就拱手告辞了,
代国公李靖和宿国公程咬金,还有尉迟敬德他们,根本就不需要派人来,韦浩有生意自然会带上他们,他们可不想现在给韦浩增加麻烦,但是其他的国公,有的和韦浩不熟悉的,也不敢来麻烦韦浩,现在只是派人过来打听,先布局。
“公子,王别驾求见!”外面一个亲卫过来,对着韦浩报告说道。
“不见,告诉他,我今天累了,谁也不见,如果不是要紧的事情,不见,如果是要紧的事情,递上本子来!”韦浩对着那个亲卫说道,现在韦浩就是想要休息一下,刚刚回洛阳,自己可不想去搭理他们,现在谁都想要来打听消息,而韦浩说不见王荣义,王荣义也不敢有任何的不满,相差太大了,别说一个别驾,就是一个侍郎,尚书,韦浩说不见就不见,谁有不敢抱怨。
獸 夫
韦浩坐在那里喝了会茶,就回到了自己的书房,整理着这几天的所见所闻,还有就是在地图上标注好,什么地方自己去过,什么地方,自己还没有去,一直忙到了傍晚,
而此刻在长安城这边,李世民也是接到了消息,知道很多人前往洛阳了。
“这小子,哈,去了也好,朕现在就是希望洛阳也能够发展起来,不过这个兔崽子,怎么连一本奏章也没有送上来过,对洛阳有什么想法,也没有和朕说!”李世民坐在那里,抱怨的说道。
我命由我,不由天 紫晶石
“陛下,这个时候,慎庸是不可能有奏章送上来了,如果有想法,我估计也要等他回来才会和你说,你知道在洛阳那边去了多少人吗?都是打听消息的,奏章一送上来,就要先到中书省去,中书省这么多官员,
关于韦浩奏章里面,不是什么机密要紧的事情,肯定会被泄露出去,谁都知道,慎庸前往洛阳,那肯定是有动作的!”房玄龄坐在那里,摸着自己的胡须说道。
“嗯,也是,希望这小子能够有想法才是,但是他去了,根本就没有改变什么,朕还以为他会拿下王荣义,没想到,韦浩放过了,不过一想,这孩子还是成长了许多的,
如果是之前,那慎庸肯定是不会放过的,现在他知道,如果拿下王荣义的话,洛阳就没有人管了,新的别驾,不可能这么快到的,哪怕是到了,也不能马上展开工作!”李世民坐在那里,满意的说道。
“陛下,臣有一个请求,就是!”房玄龄此刻拱了拱手,但是没好意思说出来。
“房遗直的事情,朕有自己的考虑,不需要你考虑,你也别说要送到洛阳去,这个朕是不允许的!既然慎庸对房遗直这么器重,我相信慎庸也不希望房遗直在自己的下面干活!”李世民看了一下房玄龄,开口说道。
“啊,是,是!”房玄龄一听李世民这么说,不敢开口了,他是希望房遗直能够前往洛阳那边任官职的。
“这小子这段时间,天天在下面跑,可见慎庸对于治理百姓这一块,还是非常重视的,其他的官员,朕会真不知道,上任之初,就会下去了解百姓的,但是慎庸这段时间,天天是这样,朕很欣慰,慎庸这孩子,要么不做,要做就做好,这点,朝堂当中,很多官员是不如他的!
对了,药师啊,你也该把一些兵法的事情交给他了,他现在担任刺史,也是需要指挥军队的,朕也希望他能够指挥军队,这小子在治理百姓这一块有大本事,朕也希望他治军,指挥方面也有大本事,这样的话,朕也安心多了!”李世民说着就看着李靖,
李靖点了点头,开口说道:“等他回来了,臣肯定会教他的,也希望他学好!”
“嗯,看着吧,洛阳,肯定会有大变化,对了,通知吏部那边,吏部推荐的那些县令,需要给慎庸过目,慎庸点头了,才能任命,慎庸不点头,不能任命!”李世民考虑了一下,对着房玄龄说道。
“这,陛下,这样是不是会让大臣们反对?”房玄龄一听,迟疑了一下,看着李世民问道,这个就给韦浩太大的权力了。
“洛阳需要治理好,需要发展好,不给一些有作为的县令,那还怎么治理,到时候给慎庸添麻烦?此事就这么定了?咱们啊,不能给慎庸拖后腿,放开手,让慎庸去办,朕可不希望,到时候因为那些县令的事情,耽误了洛阳的发展!”李世民坐在那里,看着房玄龄说道。
“是,臣等会就会通知吏部!”房玄龄马上点头说道。
第二天一大早,韦浩还是起来练武,天气现在也是变凉了,一阵秋雨一阵寒,如今,早晚都很冷,韦浩练武的时候,那些亲兵也是早就准备好了的洗澡水,
等韦浩练武完毕后,韦浩去洗澡,然后到了客厅吃早饭,看着公文,这些公文都是下面那些县令送过来的,也有王荣义送过来的,韦浩仔细的看着洛阳府发生的事情,其实没有什么大事情,就是汇报日常的情况,韦浩看完圈阅后,就交给了自己的亲兵,让他们送到王别驾那边去。
“公子,公子,族长来了!”韦浩刚刚休息下来,准备靠一会,就看到了韦大山进来了。
“哎,他跑过来干嘛?”韦浩头疼的看着韦大山说道。
“好像是其他的族长都到了洛阳,咱们家的族长也过来了。”韦大山站在那里开口说道。韦浩考虑了一下,其实韦浩是不想见的,但是都来了,不见就不好了,不见他们就会说自己不懂事,托大了。
“让族长进来吧!”韦浩叹气的一声,接着走到了茶桌旁边,开始烧水,没一会,韦圆照过来了,韦浩也没有出去迎接,一个是自己不想,第二个,自己也烦他来。
“慎庸,你小子可不好见啊!”韦圆照进来后,笑呵呵的看着韦浩说道。
“我说族长啊,你没事跑这里来干嘛?”韦浩很无奈的看着韦圆照说道。
“啊?有事啊,怎么能没事!”韦圆照过来坐下说道。
“族长,你想什么我知道,现在我自己都不知道洛阳该如何治理,你说你就跑过来了,我这边规划都还没有做,你过来,能打听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韦浩再次苦笑的看着韦圆照说道。
“有价值啊,现在可以肯定的是,你要治理好洛阳,是不是,你刚刚说了规划!”韦圆照也不恼,知道韦浩不见那些人,肯定是有理由的,而现在见了自己,那就是自己的荣耀,不知道有多少人会羡慕呢。
“诶,老奸巨猾啊!”韦浩叹气的说道,接着给韦圆照倒茶水。
“慎庸啊,你的那些工坊,可能会全部房在这边吧,另外,长安城的工坊,有那些工坊会搬迁到这边来的?可有消息?”韦圆照盯着韦浩问了起来。
“我的工坊是会开在这边,但是长安城的工坊,不会搬迁过来,现在这样就很好了,如果搬迁,会增加一大笔费用不说,而且也会减少长安城的税收,当然一些工坊是需要扩大的,到时候他们可能会在洛阳这边建立新的工坊,长安的工坊,主要对北方,西北,
邪皇逼嫁:皇上,嫁错了
而洛阳的工坊,主要销售到东北和南方,我的那些工坊,你们能不能拿到股份,我说了不算,你们知道的,这个都是皇家来定的,而那些新开的工坊,我估计他们也不会想要新增加股东,所以,这件事啊,你们该去找陛下,而不是找我!”韦浩盯着韦圆照开口说道。
“话是这么说,不过,现在民间也有很大的意见了,说天下的财富,全部聚集在皇家,皇家势大,也未必是好事情吧?另外,本来是隶属于民部的钱,现在到了内帑那边去了,民部没钱,而皇家有钱,
甚至说,现在皇家一年的收入,可能要超过民部,你说,这样百姓怎么会同意,我听说,有很多官员准备上书讨论这件事,就是以后新开的工坊,皇家不能继续占股份了,把那些股份交给民部!”韦圆照坐在那里,看着韦浩说道。
“你说什么?”韦浩则是非常惊讶的看着韦圆照,这个消息他还不知道,那些大臣居然要上书?
“不瞒你说,不单单是世家的官员要上书,就是很多寒门的官员,甚至很多大臣,侯爷,一些国公,也会上书,皇家控制了天下财富的一半,那能行吗?朝堂当中,有多少事情需要花钱的,就说渭河大桥和灞河大桥吧,现在大臣们和商人们,也希望其他的大河修这样的桥,但是民部没钱,而皇家,他们会拿出这么多钱出来修桥吗?”韦圆照盯着韦浩说道。
“不是,谁的主意啊,没事找事是吧?去上书说这个?皇家这几年可是花了不少钱建设地方的!”韦浩盯着韦圆照非常不满的说道,他们这样弄,可能会引起皇家的不满,也会引起李世民的震怒。
“不是谁的主意,是天下的官员和百姓们一起的认识,你怎么就不明白呢?皇家控制的财富太多了,而百姓没钱,民部没钱就代表着朝堂没钱,你说富了皇家,穷了民部,就是穷了天下,这样能行吗?谁没有意见?
慎庸啊,这件事啊,你阻止不了,哪怕是你阻止了一时,这件事也是会继续推进下去,甚至有很多大臣提议,那些不重要的工坊的股份,皇家需要交出来,交给民部,皇家内帑本来就是养着皇家的,这么多钱,百姓们会如何看皇家?”韦圆照继续看着韦浩说道,韦浩此刻很心烦,马上站了起来,背着手在客厅这边走着。
“慎庸,这件事,你最好是不要去阻止,你阻止不了,现在那些大臣也在陆续上书,不要说那些大臣,就是这两年参加科举的那些年轻人,也在上书,还有各地的县令也是一样。”韦圆照转过身来,看着韦浩说道。
“谁的主意,谁有这样的本事,能够串联这么多官员?”韦浩非常不满的盯着韦圆照说道。
“没有谁的主意,就是那些官员,现在的感觉就是这样,他们认为,皇家干涉地方的事情太多了!”韦圆照再次强调说道。
“呼,你们要是这样搞,是要出大事情的,到时候不知道多少人头落地,你们看着吧!吃饱了撑着,这个钱,终究还是会落到百姓头上的,干嘛去争那个所谓的名分,落在民部和落在内帑,还不是陛下说了算的?”韦浩很生气的看着韦圆照说道。
“慎庸,话是这么说,但是就是不一样,民部的钱,民部的官员可以做主,而内帑的钱,也只有陛下能够做主,陛下现在是愿意拿出来,但是以后呢,还有,如果换了一个皇帝呢,他还愿意拿出来吗?慎庸,那个官员做的,未必就是错的!”韦圆照坐在那里,盯着韦浩说道。
“我知道,但是时机不对,知道吗,时机不对!”韦浩着急的对着韦圆照说道。
“那你说什么时机是对的?现在朝堂到处需要钱,长安城发展的这么好,其他的城池,谁不眼红,谁不喜欢自己的家乡发展好,三年前,长安城百姓的生活水平和太原,洛阳差不了多少,现在呢,差多了!
还有,长安有灞河和渭河大桥,但是洛阳有什么,太原有什么?这个钱是内帑出的,为何陛下不出钱修洛阳和太原的那些大桥呢?如果是民部,那么各地官员就会申请,也要修桥,可是现在钱是内帑出的,你让大家怎么申请?民部怎么批?”韦圆照看着韦浩继续争辩着,韦浩很无奈啊,就回到了自己的座位坐下,端着茶水喝了起来。“慎庸,这次你真是需要站在百官这边!”韦圆照劝着韦浩说道。
“站个毛线,开什么玩笑?”韦浩瞪了一下韦圆照,韦圆照很无奈的看着韦浩。
“就算你们是对的,但是这个钱,我还是希望给内帑,你不知道,陛下一直在准备着干掉周边对大唐有威胁的国家,如果要靠民部来积累,需要积累到什么时候去?”韦浩看着韦圆照说道,韦圆照听到了,苦笑了起来。
“怎么,我说的不对?”韦浩盯着韦圆照问道。
“当然不对!打仗是朝堂的事情,是天下的事情,怎么能够靠内帑,本来就是要靠民部,兵部打仗,是要问民部要钱,不是该问皇家要钱!如果你这样说,那就更加需要交给民部,而不是交给皇家!”韦圆照继续和韦浩争辩。
“你知道我什么意思,我说的是积累!”韦浩盯着韦圆照说道,不想和他玩那种文字游戏。
“是,我知道,可是你知道现在皇家子弟的生活有多奢侈吗?那些皇家子弟,都有单独的宫殿,而且那些封地的藩王,今年每个藩王都拿到了2万贯钱,说是要治理属地,但是,这个钱根本就没有用有治理属地上,而是那些藩王自己开支了,公平吗?
还有,皇家子弟这些年建设了多少房子,你算过没有,都是内帑出的,现在在新建的越王府,蜀王府,还有景王府,昌王府,那都是非常奢华,这些都是没有经过民部,内帑出钱的,慎庸,这样公平吗?对于天下的百姓,是不是公平的?
你说是为了准备打仗,但是你去查一下,内帑这边还剩下了多少钱,他们为兵部做了什么事情?是采办了粮草,还是制作了铠甲?”韦圆照坐在那里,质问着韦浩,问的韦浩有点不知道怎么回答了,他还真不知道内帑的钱,都是怎么用掉的。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