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贅婿神王 起點-第四百一十六章 王族不可辱!


贅婿神王
小說推薦贅婿神王赘婿神王
而最可怕的是叶宁的气势太恐怖了!
独步明宫 迦罗
尤其是他的气息连绵不绝,犹如滔滔大河奔腾不止,跟他的动作节奏完美衔接。
仿佛他永远感觉不到累似的。
一直在飙升!
轰!
当叶宁最后一拳落下后,直接打穿了赵浮生的铁布衫防御,并且胸膛都彻底塌陷了,可以看到胸膛有鲜血溅了出来,伴随着咔嚓声不绝于耳,他肋骨尽断,同时胸口露出一个拳头大的窟窿,瞬间鲜血就喷了出来,轰喀直接撞在了身后的墙壁上,并且他身后的那一堵墙壁都裂开手指粗的缝隙,不少砖头都被可怕的力道击碎变成了齑粉。
咳!
赵浮生神色惊惧,嘴里向外咳血。
他这个老牌的天榜高手终究是败了,再气势上就被叶宁碾压了。
并且气息渐渐衰弱了下去。
此刻叶宁收身而立,看着赵浮生冰冷一笑,问道;“当年北荒之狼的行动,刺杀齐重山的人中有你吧?”
“嘿!”
赵浮生眼神紧缩,闻言狞笑一声,牙槽里都是鲜血。
“你怎么知道是我?!”
“我知道的远比你想象的多,不要用你低级愚蠢的思维来猜测我的实力,再大夏境内能会铁布衫的不超过两人,而你则正是其中一个。”
“那又如何?!”
“幕后的人是谁?”
叶宁眸光冰冷的看着他。
“呵呵,你永远不会知道,那个人远比你想象的要可怕!即便你夺取了赵家再省城的产业又如何?只要我赵家根基不灭定然会卷土重来,是不是没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感到很失望?!”
赵浮生苍老的面容带着一丝得意。
一个王族的根基和底蕴是最重要的,而且再王族背后还站着那个权势通天的巨孽,他断定叶宁不敢做的太过份。
“你以为我会在乎赵家那点产业?还是觉得我会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你背后的那个人?你的脑袋和想法也真够愚蠢的,那写产业不过是给我老婆的礼物而已,我想要的是人皮诡图!”
叶宁冷冷一笑,讽刺的看着他。
“人皮诡图?!”
闻言赵浮生瞳孔紧缩,神色惊惧,嘴里的血沫子滴落。
“你和江陵叶家什么关系?!”
“那是我长大的地方,还有我叫叶宁。”
“是你?!”
听到这几个字,赵浮生勃然变色,想到了很多往事,紧皱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
似乎有些明悟的样子。
“难怪六年前的那一次卦数会生变,原来你就是江陵叶家的那个第一百七十九个人,这是上天要亡我赵家么?”
“什么卦数?”
叶宁眸子冷冽。
“呵呵,当年行动之前,南皇亲自卜了一卦,就已经推测出你这个变数,所以才下令对江陵叶家赶尽杀绝,即便是尚在襁褓中的婴儿也不能放过,可没想到有几个神秘人插手此事,竟然导致让你这个变数还是活了下来,这大概可能就是命运的安排,老天爷让你活着可能就是为了复仇吧?”
赵浮生笑容有些凄惨和沧桑。
“神秘人?”
叶宁眸光闪烁,维维沉思。
吴小奇传奇
“莫非是……?”
突然她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但很快又否定了这个推测。
“别故意岔开话题,第四角人皮诡图在哪?!”
“我不知道。”
咔嚓!
叶宁瞳孔如刀锋,果断的掰断了赵浮生一根手指。
啊!
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响起,赵浮生苍老的面容上皱纹堆积,胡须上都是血迹,痛的身子都在抽搐,冷汗直流。
“你想杀他吗?”
这时叶宁看向如同疯子般的赵灵渊。
“想!”
“你……你要干什么?!”
此时赵浮生面皮抽搐,神色有些惊慌的看着叶宁。
“我知道人皮诡图的第四角就在你手里,与其逼你亲口说出来,不如让你们父子互相残杀,毕竟你这个儿子对你只有怨恨没有亲情,当年你冷血残忍的再医院病床上掐死那个哑巴女孩,现在也是你该还债的时候了对吧?”
叶宁嘴角掀起一抹邪魅的冷笑,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
“动手吧!”
“你这个小畜生卑鄙无耻!渊儿不要听信此人的谎言,我可是你血浓于水的父亲啊?!”
赵浮生大吼大叫,眼神透着无尽的怒火,吐沫星子都带着血。
看着逼近带着愤怒的儿子他神色渐渐惊恐。
“叶宁你这个恶魔,卑鄙下三滥的东西,老夫警告你现在最好速速离去,不然等赵家的援军到了,老夫定然让你死无葬身之地,哪个大人物也不会放过你!”
“援军?!”
叶宁嗤笑一声,问道;“你说的是孟家的援军吗?可惜让你失望了他们来不了!”
“什么?!”
赵浮生惊怒,身子都再气的哆嗦,一颗心彻底跌落谷底,叶宁这句话无疑让他从天堂彻底跌入地狱!
“孟家没有大夏战神的军令,暗中私自秘密调动军队,弃大夏边境数百万百姓安危不顾,已经触犯了大夏的律法,这是死罪懂吗?你以为他们还能来救你?!”
叶宁冷冷的说道。
“不!”
“绝对不可能?!”
赵浮生状若癫狂,胸膛前的窟窿淌血,披头散发,而后整个人气息猛然爆发如惊涛骇浪!
砰!
刚刚靠近的赵灵渊直接被这股气息掀飞出去,哇的大口喷血,并且脑袋直接撞在了院子里的一块巨石上。
噗!
直接碎裂开来,鲜血四溅。
当场死亡!
“强弩之末?!”
叶宁眯着眼睛看着疯狂的赵浮生。
“老夫身为天榜巅峰高手,又岂会轻易落败?纵横大夏多年,杀过的人没有一千也有几百之多,你是第一个把我逼到这般地步的人!”
赵浮生眼神怨毒,发丝凌乱,胸前的伤口还在淌血,但是他的精气神比一开始还要强了许多,浑身衣服鼓荡开来。
“今日老夫就让你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铁布衫和金钟罩,惹怒赵家的下场只有死!”
王族不可辱!
吼!
赵浮生如猛兽咆哮,气息汹涌澎湃,脚掌咔嚓跺碎了地板砖,而后在其周身形成了一道淡淡的金色风暴。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