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异能 妖女哪裡逃 線上看-第一九二章 都有千年道行展示


妖女哪裡逃
小說推薦妖女哪裡逃妖女哪里逃
南京城西,夫子庙北,一间毗邻大江的戏馆内,传出了一位女性细腻婉转,柔和甜润的歌声。
“——莫不是步摇得宝髻玲珑,莫不是裙拖得环佩叮咚,莫不是风吹铁马檐前动,莫不是那梵王宫殿夜鸣钟。”
薛母坐在方桌的一角,聚精会神的听着,眼中时不时的现出赞赏之意,为台上女角那委婉细腻,缠绵柔和的唱腔沉醉。
在她旁边,则是江含韵的母亲江夫人:“怎么听得这么入神?北京那边就没人唱戏么?”
“自然是有,可他们多用胡琴与锣鼓,唱腔也是假嗓为主,有时候又过于刚强了,我听不习惯。”
薛夫人摇着头:“还是家乡这边的戏好,优柔典雅,聚江南灵秀之气,甚合我心。”
“你早说呀。”江夫人笑了起来:“下次我带你去探岳楼,那边的几个班子,才是南京城里最顶级的戏班。”
可就在这个时候,她二人听到旁边那些官宦家眷们,忽然传来了一阵‘嗡嗡’的议论声。这声音很快扩大,在短短的时间内波及到整个戏馆。
薛母不由柳眉蹙眉,嫌这些人吵闹。可随后她就听到‘李轩’的字眼,当即心神微动,竖起了耳朵。
而此时的江夫人,早就在凝神静听。
“——怎么回事?诚意伯的次子李轩,他不是六道司的游徼么?怎么会突然在镇江击破叛军?”
“不太清楚,据说是奉了二皇子的密令率军平叛,可我不知真假。”
“这位是查案查到镇江,都察院那边花了好几个月都没查清楚的事情,他出马不到两天,就查得水落石出。林紫阳没办法,不得不举旗造反。可人家李轩就是厉害,只调集了三千兵马,就破了林紫阳的三万大军。据说整个五军都督府的人,都被他吓到了。”
“三万?这排队让人杀,都得费一点功夫吧?他怎么做到的?”
“我不知道,好像是用的什么计策,用面粉引发爆炸?”
“面粉?呵呵,我天天揉面团,做饺子,这消息怕不是假的吧?”
“不假!我夫君凌晨还面色铁青的出门去五军都督府,可才几个时辰就回来了。还一个劲的说,诚意伯生了两个虎子,日后家门不坠,又说生子当如李谦之。”
薛母与江夫人不禁面面相觑,眼现惊疑之色。
她们两家虽然也是南京城的名门,可家中并无人在朝中任职,一时无法确证这消息。
“我记得——”江夫人看了看那位正在说话的中年贵妇:“那好像是振海伯夫人?她夫君如今任职左军都督同知。”
这就意味着,那中年贵妇的话,很有可信度了。
“不管是不是用面粉,可这李轩立了大功是肯定的了。镇江可就在南京之侧,击破三万大军,这岂非是泼天的功劳?”
“这可了不得,林紫阳那可是积年的宿将。我记得我爹还曾赞过林紫阳知兵干练。”
“可惜这位是在六道司任职,否则朝廷封赏下来,搞不好会直接封爵?”
“封爵不太可能,重赏却是一定的。此外我还听夫君说,这次诚意伯十成十是要起复了,日后朝廷只会更加倚重。这条大江,还是诚意伯家铁打的江山。”
最后的束缚 清蜀葵
“对了,我听说这李轩还没定婚?似乎是以前太过荒唐,名声狼藉,然后李家也遭了挫折。所以李夫人满南京城的相看,却没几家愿意的。”
“呵!这可有趣了,今日这消息传出来,不知有多少人会后悔?”
“自然要后悔的,那李轩分明是少年英才,人中麒麟。诚意伯府在南京城也是顶尖的勋贵之家!这岂非是极好的亲事?可叹,我家是没有合适的女儿,否则——”
“我竟看走了眼,那个纨绔子一旦浪子回头,竟能如大鹏冲天。那家伙看起来不学无术,却是如此的内秀。”
“各位?你们当中谁认得诚意伯夫人?可否为我引荐一二?”
薛母与江夫人听到这里,不由再次对视了一眼,后者状似若无其事的吹动茶叶,然后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事,笑了起来:“弟妹,你先在这里坐着。我家里有事,得尽早回去一趟。”
薛母也似是听戏听得入神,她漫不经心的点头道:“姐姐有事尽管去,我这里不需陪的。”
就在江夫人带着丫鬟,走出了这间戏楼。薛母也蓦然站起,她随手摔下一个银元宝充当茶钱,之后也不等小二找钱,就面色匆匆的走向门外。
“云柔她在哪里?让她速来见我!不行,我给她直接发一张飞符。那个丫头,平时办事都风风火火,雷厉风行的。怎么这个时候,却这么温吞吞的?”
她想似李轩这样的年轻才俊,厚德君子,整个北京,不对!整个大晋都找不到第二个了。
如果薛云柔未来一定需要一位道侣,可能再没有比诚意伯家的那孩子更能够让她放心的了。毕竟这二人,已有了过命的交情。以李轩的人品,自家女儿嫁过去,至少不用担心她以后受委屈。
这个时候,匆匆回到家的江夫人,第一时间就找来了自家的管家:“老爷他回来了没有?有没有带金鳌回来?”
“刚回来过,提回来两只好大的金鳌!比以前都大不少,应该不止是三百年份,都丢在冰窖里面。”
那管家是个六十岁的老人,他乐呵呵的回着:“不过回来之后,老爷又匆匆走了。”
江夫人心想有金鳌就好办:“那么他人呢?又去哪了?”
“老爷去了医馆。”老管家凝神想了想:“说是诚意伯的世子夫妇,也就是李公子的大哥大嫂受了重伤,他得过去看看。我猜他应该是被小姐叫回来的,夫人可需我去将老爷唤回来?”
“不用!”江夫人已是精神一振,面上陡然就有了光彩。
“去让人把金鳌提出来,我得去一趟诚意伯府!”
※※※※
仅一刻时间之后,江母的马车就来到了诚意伯府的大门外。
到了这里,她却吓了一跳,只见诚意伯府所在的这条巷子里面,赫然停满了各种马车。林林总总,赫然有着八九十辆。
门口也额外的热闹,等了上百号人,都是各自拿着板凳等在外面。
江夫人原本以为这些人,都是来拜访诚意伯的。可当她走下马车,却在其中发现了二十几位媒婆的身影——这是因她对这些媒婆都熟得很,为了江含韵,江夫人可没少跟她们打交道。
这让江夫人的面色微微沉冷,心想小轩的行情,怎么就上涨到了这个地步?
随后让江夫人稍觉舒心的是,当她的仆人递上名刺,诚意伯府的管家就匆匆的迎过来,恭恭敬敬的将她请进了府。
管家一边引路,一边致歉:“江夫人您请,惭愧,家里的几位主人都不在。只有我们家夫人在府里,她身体有些不便,只能在内院门那边等,怠慢之处还请见谅。”
江夫人正摇着头想要问刘氏的身体到底怎样了,又听那管家说道:“也是巧了,江夫人你的外甥女薛小姐也在府上,她是一个时辰前来的,已经陪夫人说了好一阵子话。”
江夫人的心里面,顿时就冒着寒气。她那个外甥女,速度怎就这么快?
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那内院的门就已经在望。
最终救赎 黑米饭
还未接近,江夫人就听到了薛云柔的声音:“伯母,你是不知道,当时的李大哥与二郎联手抗敌的模样,是何等的英武。那种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气概,真让人心潮澎拜。”
江夫人当即柳眉微蹙,心想这应该是薛云柔与刘氏的第一次见面?这短短一个时辰,就用上这么亲热的语气了?
李夫人的声音则叹道:“我这两个孩子自然是好的,都是一等一的心性,我却是悔教儿郎觅封侯。都怪他们爹,自己不要命就罢了,把孩子也给教歪了。看看这些天,老二在床上才躺了七天,大郎他们夫妇也伤重到这个地步。”
然后她又追问道:“后来怎样了柔儿?他们怎么就破了林紫阳的三万大军?据说用了面粉是吗?”
江夫人感觉自己的心脏,已凝冷到如冰块一样。
柔儿?这是李夫人对薛云柔的昵称?
“伯母,李炎大哥他们夫妇的伤您真勿需担心,我来的时候看过,他们的气脉很稳。”
薛云柔安慰了一句,又说起了‘面粉破敌’的事:“那是轩哥的主意,当时所有人都以为输定了——”
她的语声戛然而止,只因江母已经在管家的引领下,到了二院门前。她忙屈膝一礼:“云柔见过姑母。”
刘氏则是很热情的主动上前,握住了江母的手:“江夫人,您这让我怎么好意思?您那爱女平时就对我家轩儿照顾有加,这次又得劳您夫君出手,为我炎儿夫妇续命,这本该是我去您府上致谢才是。还有那两只金鳌,您亲自上门也就罢了,怎还带了这么珍贵的礼物?”
江夫人看着薛云柔,有些勉强的笑了笑:“那算什么珍贵?我家夫君就有钓鳌的喜好,家里经常有这东西。恰好听说你家大郎夫妇的事,正可用这金鳌补补元气。二来也是为致歉,前次因夫君之事,让李轩身处险境,一直过意不去。对了,李夫人你的身体怎样了?”
妃为君纲:商女太嚣张
江夫人已闻到了刘氏的身上,有一股浓郁的麝香,似乎是在用这香气,压住什么气味。
她心想刘氏说她身体不适,大概是真的。
“好着呢!”此时刘氏,笑盈盈的扫了眼薛云柔:“今日早晨还有些不适的,可我们家的柔儿姑娘给我想了办法,总算是能见人。这孩子,不但钟灵毓秀,冰雪聪明,又性情温婉,我真是喜欢极了。”
江夫人却感觉一把利剑,狠狠的插入胸膛,几乎吐血。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