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玄幻小說 女總裁的上門女婿 ptt-第一千八百五十六章 楊千雪的病


女總裁的上門女婿
小說推薦女總裁的上門女婿女总裁的上门女婿
还真是唐若雪母子!
叶凡和宋红颜相视一眼,随后就走出了卧室,来到了金芝林前厅。
叶凡刚刚站定,就见唐若雪抱着唐忘凡走入进来。
吴妈跟在后面大包小包,还有月嫂和保姆也都拿着东西,像是搬家一样。
唐若雪跟金芝林众人打了招呼,随后径直走到唐风花面前。
唐风花看到唐若雪惊讶一声:
“若雪,你怎么来了?忘凡也来了?”
“坐,坐,去里面,这里病人多,孩子抵抗力差,容易感染病菌。”
她还扭头对叶凡喊道:“叶凡,快来抱忘凡。”
唐风花营造着父子相处的机会。
“唐总,欢迎光临。”
重生聊斋 始王
以爱之
宋红颜也笑着迎接上去:“难得来作客,在后院喝杯茶如何?”
重生之恋爱养成
“谢谢宋总的好意。”
唐若雪看着女主人一样的宋红颜,眸子深处的光芒黯淡了一分。
随后她又恢复了昔日的清冷拒绝了宋红颜的好意:
“只是我有事,赶时间。”
唐若雪扫过叶凡一眼后,又把目光望向了唐风花:
“大姐,我明天要回一趟中海处理事情,过几天还要去新国聆讯,带着忘凡不方便。”
“唐夫人和唐可馨最近也事多没空照顾他。”
“你帮我照看忘凡几天。”
“吴妈也会留下来。”
“如果在金芝林不方便照看的话,你们可以去我去新买的别墅居住。”
“吴妈知道地方和入门密码的。”
“忘凡的衣服和奶粉我都拿过来了。”
華胥 引 小說
“有事打我电话!”
简明扼要说完要说的话,她就把唐忘凡往唐风花怀里一塞。
接着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开,动作利索走向了不远处的车队。
唐风花抱着孩子一脸懵比还有一分惊喜:“这,这——”
她完全没有预料到唐若雪来这一出。
要知道生出唐忘凡之后,唐若雪基本都是带在身边。
唐七一事后,除了推不开的应酬之外,唐若雪更是时刻盯着孩子。
现在她把孩子丢给自己照看,还要离开一段日子,唐风花一时反应不过来。
“哇——”
或许是感受到唐若雪离开,唐忘凡突然嚎啕大哭起来。
唐若雪身躯微微一滞,但很快恢复平静前行。
一笑擎天
“孩子,我来。”
在唐风花被哭声冲击的脑袋空白时,宋红颜笑着抱过哭泣的孩子哄起来。
接着她又轻轻一戳叶凡:“你去送送唐总,提醒她小心一点。”
叶凡点点头追了上去,在唐若雪坐入车里关闭车门前,他伸手按住。
唐若雪眸子清冷:“有事?”
叶凡提醒一句:“摆了梵当斯一道,自己小心一点。”
“叶凡,你还是这么自以为是?”
唐若雪盯着叶凡嗤之以鼻:“什么叫我摆了梵当斯一道?”
“告诉你,我到现在都对梵王子绝对信任,我也一直认定梵医是救死扶伤。”
她语气很是坚定:“梵王子在我心里,也永远是天使一样的善人。”
叶凡戏谑一句:“天使一样的善人?那你还要人家死当?”
他觉得唐若雪再开玩笑。
“死当怎么了?挫折怎么了?”
唐若雪俏脸一寒毫不客气反击着叶凡:
“梵医学院被驳回又怎么了?”
“梵王子他们都是心存大善的人,这些失败和磨难伤害不了他们,反而会让他们变得更加强大。”
“只要仁心向善,哪怕梵医学院被帝豪没收了,哪怕一万三千名梵医被雪藏了,我也相信梵王子不会动怒生气。”
“他只会更加做好自己和完善梵医。”
“挫折十次百次一千次如何?被打压一年两年十年又怎么样?”
“只要梵医心存医济天下的信念,它迟早能够站起来,也迟早会得到神州认可。”
“今天梵医学院运营不了,可以明年继续申请,一年申请不了,可以坚持十年。”
“十年得不到神州的认可,还可以让下一代梵医继续努力。”
“下一代不行,那就下下一代。”
“只要努力只要坚持,总有一代人能打动神州撤掉地方保护主义。”
唐若雪的理直气壮让叶凡目瞪口呆,感觉这女人一如既往不讲逻辑。
不过他也迅速反应了过来,这确实就是唐若雪的思路。
“一个纯粹的好人,淬炼一百次一千次,他还是一个好人,不可能因为磨难就变质的。”
唐若雪扬起精致的俏脸继续逼视叶凡:“梵当斯王子就是这样纯粹的好人。”
“我让梵医学院死当,也是防小人不防君子的。”
“梵王子这样的纯粹善人,怎会为一个死当失去初心?”
“他会慢慢跟帝豪银行沟通把东西拿回来,拿不回来也会再度聚集资金和人才重新开始。”
“磨难只会让他强大,而不是失心疯。”
“倒是叶凡你这样的小人,如是死当估计就跳脚和怨恨我了。”
“叶凡,好好学学梵王子做人吧,不要自以为是了。”
说完之后,她就钻入车里扬长而去……
望着唐若雪离去的车队,叶凡张大着嘴巴久久无法反应。
好人就该承受一切考验和磨难,还必须无怨无悔。
不然就不算好人,遭受惩罚也就应该。
梵当斯也如此,如果真是善人,被死当坑了要坦然笑对。
如果真计较了,也就是假善人,那么被死当坑了也是活该。
唐若雪的逻辑没变,只是对象从叶凡换成梵当斯,叶凡就有些不适应了。
叶凡思虑了一会,拿出手机给蔡伶之发了一个讯息……
在金芝林为唐忘凡到来生出欣喜时,龙都警局关押处也走出了一个人。
正是被杨剑雄捉进去的贾大强。
虽然只是在里面呆了不到四十八小时,但还是受到了其余犯人的殴打。
所以安妮看到他的时候,伤痕累累,无比狼狈。
他的眼镜都被人打烂了。
只是安妮并没有太多同情,相反很是高兴看到贾大强的落魄。
只有彻底走投无路,贾大强才会更好地给梵当斯王子卖命。
贾大强站在门口张望的时候,安妮让人把车子开了过去。
她落下车窗淡淡出声:“上车吧,王子要见你。”
“谢谢安妮小姐。”
贾大强诚惶诚恐坐入了进来。
车子开的很快,半个小时不到就到了梵国公馆。
安妮他们领着贾大强上到八楼,敲开了梵当斯的一间会客室。
安妮等人一眼看到梵当斯站在落地玻璃前面,手抚十字符,正对落日余晖。
他们仿佛看见了金灿灿的佛光从西边徐徐升起。
不,比阳光更纯粹,更有亲和力。
安妮和一众梵医骨干身躯一颤,眼神虔诚而温和,像是洗涤了心灵。
下一秒,安妮他们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贾大强愣了一下,随后也跟着趴在地上。
“贾大强,你的行医执照被吊销,还背负着随时要坐牢的案子。”
梵当斯没有转身,只是转动着十字符,声音无比平和:
“一千万把你保释出来已经仁至义尽。”
“你要想成为我的一条走狗,就必须拿出你该有的价值。”
他很是直接:“否则你从哪里来,就滚回哪里去。”
一而再再而三的挫败,让梵当斯开始失去耐心了。
“王子,王子,我知道宋红颜一个秘密。”
贾大强忙声音一颤开口:
“杨红星女儿的病,是宋红颜祸害出来的……”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