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蘇廚 愛下-第一千五百六十九章 冗官閲讀


蘇廚
小說推薦蘇廚苏厨
第一千五百六十九章冗官
今后朝贡,必须是国主派出的使臣,拥有大宋承认的合法身份,拥有大宋发放的印信,方能作为朝贡的使节,享受大宋对藩国入觐的优惠政策。
其余的一律算作生意人,货品通关必须纳税。
为了这个“藩属”身份,无数城邦开始了战争,无数小国开始分裂和独立,目标就是那张“免税通行证”。
这就是后世臭名昭著的“限贡令”,章楶一道奏疏,就让南海更多城邦国陷入了血火当中。
仅仅如此还不足以显示章楶的腹黑,在各国争斗的过程中,这娃还又当又立,做起了各方势力的调停者和谈判仲裁者,让处于饮鸩止渴状态下的南海军阀们不惜为了巩固权势,为了军器和自身利益出卖故国,“自愿贡献”给大宋数个贸易良港,其中包括了海峡对岸的棉兰和占碑,让章楶彻底扼控了整个海峡通道。
而对于已经投入大宋怀抱的城市,章楶大力引进东胜州品种的木薯、番薯、玉黍,大力开发当地椰子、蕉麻、甘蔗、香料种植,形成建筑于海贸基础上的变态繁荣的殖民地经济,让这些城市对于大宋的依赖性越来越深厚。
搞阴谋诡计,宋人中的佼佼者从来不用教,章楶出于本能就玩得溜熟。
元祐三年的国入爆发性增长,让高滔滔大为欣喜,有钱了出手就阔绰。
丁卯,诏岁以三月、十月给兵卒衣、裘。
壬寅,殿前都指挥使燕达上奏,上四军扩编换装完毕,恢复到历史最高的水平,每军左右厢各一万,总计八万精兵。
庚申,四路都经略司种诂、巢谷上奏,河北八军也编练完毕。
新任户部尚书韩忠彦、侍郎苏辙、韩宗道言:“本部近编成《元祐会计录》,大抵一岁天下所收钱、谷、金银、币帛等物,足以支数岁。”
“然熙丰年间,国家积成四冗,数逢穷蹙,皆前时未量后世出入故也。”
“今臣等愿明敕本部,随事看详,量加裁损,二圣以身率之,大臣以身先之,则谁不信服!”
奏入,诏:“户部取索应干财用,除诸班诸军料钱、衣粮、赏给特支依旧外,其馀浮费,并行裁省,节次以闻。”
御史大夫苏元贞言:“先帝以吏人无禄,不足以责其廉,遂立其责,重其罚,而后禄之。向已命官核实汰冗,请督责成书。”
甲寅,高滔滔又诏:“官冗之患,所从来尚矣;流弊之极,实萃于今,以阙计员,至相倍蓰。
上有久闲失职之吏,则下有受害无告之民,故命大臣考求其本,苟非裁损入流之数,无以澄清取士之原。
吾今自以眇身率先天下,永惟临御之始,尝敕有司,廕补私亲,旧无定限,自惟薄德,敢配前人!
已诏家庭之恩,止从母后之比,今当又损,以示必行。
夫以先帝顾托之深,天下责望之重,苟有利于社稷,吾无爱于发肤!
矧此推恩,实同豪末,忠义之士,当识此情,各忘内顾之诚,共成节约之制。
今后每遇圣节、大礼、生辰,合得亲属恩泽,并四分减一。
皇太后、皇太妃准此。”
这是要以身作则,开始对公务员系统开刀,搞汰裁浮费和机构精简。
女神驾到:媚祸天下 紫藤懿灠梦汐
皇宋改革二十年,以此为标志,终于开始步入深水区。
苏油上言:“元丰制成,天下官吏,皆有常俸,而天下诸州,皆办银行。”
“故外路职田,宜一体罢废,取禄公帑。”
“其余宰执赐予,亦应裁罢,充储国用。”
又言:“今天下之事,其繁简多寡,增古代过六七者亦有之。”
“然于州县,前翟思所言,故有裨益。如南海、西域、荆湖、滇嶲、广南,人以为恶地难任,虽朝廷制命,亦有轻弃者。”
“请重定天下州县三格,敢任边远下等州县者,三年两转;中等三年一转;上等两任一转。以示奖掖劳任之意。”
这是坚决响应高滔滔的号召。
元祐刷新的总体思路,就是对百姓从宽,对官吏从严。
苏油出巡之前,朝廷就已经开始有了动作,吏试新法,就是为此做准备。
到现在所有人才明白过来,原来吏试新法只是毛毛雨,现在这一套才是真正的组合拳。
一方面是高滔滔以身作则,减免了外戚、宗室白吃朝廷俸禄的“遥封官”数目,继续削减宗室和宫廷四分之一的用度。
光这一条,直接将朝廷每年支付给宗室外戚和宫廷的一千万贯费用降低到了五百万贯。
紧跟着,苏油也向高滔滔申请免除了那些给宰执高官们逢年过节那些乱七八糟的赏赐,同时收回所有路州县官员的职田,俸禄全部通过如今各州都已经设立的银行发放,这一举措,又将朝廷的俸禄支出降低了三百万贯。
接下来是新任户部尚书韩忠彦的开门三把斧,搜罗朝廷职务,将那些久闲、失职、待选的官员搜剔了出来。
台谏立刻发挥纠核功能,要求对这些官员重新进行考核。
一边是大棒,另一边也有胡萝卜。
不过这胡萝卜,却也要费点劲才能吃到——苏油明说,你们的出路,就是到国家需要的地方去。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低级官员的转迁,在大宋是极难的,
苏油也不会干那种又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的事情,所以给他们开了个口子:凡是去老少边穷地区做官的,朝廷会让你们在资历上干一年等于干两年,回来的提拔机会远超同僚。
这也是后世经验,国家增加这么多的国土,自然需要官员去镇守,大宋其实不是官太多,而是大家挤在汴京城宁愿等宁愿抢破头,都不愿意去苦一点穷一点的地方试一试。
其实很多地方大有发展潜力,可是但凡有点能力在朝中吃闲饭的官员都不愿意去。
比如蔡确与邢恕被贬的那个新州,邢居一去就放了颗卫星,只修了两里的堤围,就得地一万五千顷,按照苏油现在的办法,这就相当于连续拿了两任上上,一下子就将同行的差距拉开了。
三年干完后,邢居哪怕再受父亲牵累,一任广东路提刑或者常平仓使是跑不掉的。
这也是苏油为理工背景出身的底层官员设计的升迁捷径。
毕竟没有金刚钻,也不敢轻易揽这样的瓷器活,而大宋如今真正能干动这些地方的金刚钻,其实都握在具备理工知识的官员们手里。
最后苏元贞这个不怕得罪人的“孤臣”,还将尚方宝剑高高举起来威胁,台谏的意思很明显,就是朝廷即将有所举措,今后凡是那些闲官,都将会被以一刀切的方式,“核实汰冗”。
大宋朝堂一向是“异论相搅”,更何况这般触及所有官吏利益的“公务员改革”。
但是这次却当真奇了怪了,高滔滔诏命一下,皇室、宰执、六部、台谏同声共气,大家一起从自己的职责出发,出主意想办法,一套组合拳下来,愣是整得一干官吏毫无脾气。
正义的大旗果然好用,苏油拿到圣旨后,直接将事情摆在三省朝议和都省联席会议上讨论。
哪怕很多人都有阴暗心思,却也不敢明摆到太阳底下来。
于是决议就形成了,丙寅,高滔滔诏置六曹尚书权官;诏吏部详定六曹、寺监重复利害以闻;诏门下、中书后省疾速立法。
明年春,就要彻底解决大宋发展上最后的绊脚石——冗官问题。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