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飛越泡沫時代 ptt-751. 年上姐姐熱推


飛越泡沫時代
小說推薦飛越泡沫時代飞越泡沫时代
怎么能这么不小心呢?
不提这事正好。一提,岩桥慎一自己也满肚子槽想吐。中森明菜起了个头,他就把这次生病事件的来龙去脉跟她说清楚。
她听到一半,开始觉得滑稽,忍不住笑出声来。
“所以,”她边笑边说,“是吉田桑晚饭吃得太多,撑到睡不着,所以叫你一起去散步?”
这次换岩桥慎一点头,“就是这么回事。”他语气无奈,“只有自己的话,肯定做不出来。但因为有吉田桑在,发生这种莫名其妙的事就没办法了。”
“我倒没觉得这是莫名其妙的事。”中森明菜眯起眼睛。
岩桥慎一瞬间改口,“嗯,是我自己觉得莫名其妙。”
“哈哈!”中森明菜又开始大笑。
重生 之 都市 狂 仙 小說
一边笑,一边抓住他的肩膀,眨着亮晶晶的眼睛,“说是莫名其妙,但吉田桑叫你出去,你不是也一起出去了吗?”
“也是。”岩桥慎一从善如流,“要这么说,其实还是自找的了。”
中森明菜为他这个态度好气又好笑,说他:“真滑头。”以她对岩桥慎一的了解,知道这家伙百分之百是故意的。
“怎么滑头了?”他装无辜。
“说你滑头就是滑头。”她一副要胡搅蛮缠的样子,皱了皱鼻子。
岩桥慎一叫她的模样给逗笑了。
他笑,中森明菜就不乐意。不高兴他耍滑头,小脸一沉,露出被戏弄了的不满。往后退一步,两只手摁住他的胳膊,跟他大眼瞪小眼。
“那天晚上出去,还被北海道那边的杂志记者给拍到了。”岩桥慎一不紧不慢,告诉她,“这不就是自找的吗?可不是我耍滑头才故意那么说。”
中森明菜嘴硬,“就是滑头。”自己憋不住事,先都说出来,“明明那张照片里,你的脸被马赛克遮的严严实实,吉田桑有没有被拍到根本和你没什么关系。”
“你看了那本杂志?”
她唰唰点头,“看了。”
“然后把我认出来了?”
“我怎么可能认不出你?”中森明菜理直气壮。
这倒也是。在她眼里,岩桥慎一打马赛克跟不打马赛克没什么两样。
不过,他看着自家纸老虎这趾高气昂的模样,一猜就知道她对自己为什么着凉这件事心里有数。
想到这儿,岩桥慎一要笑不笑,把她说的话原封不动还回去,“真滑头。”
被拆穿了,中森明菜不承认也不否认,笑嘻嘻的吐了下舌头,试图萌混过关,“怎么就滑头了?”
“这个嘛。”岩桥慎一作势要认真思考。脑袋不怎么灵光的小学渣中森明菜见了,露出个苦相,生怕岩桥慎一真的说出个一二三来。
岩桥慎一头脑那么好,要说的话肯定会被他给绕晕过去……
中森明菜转转眼珠,决定先下手为强,扑上去,勾住他的脖子,嘴唇去碰他的嘴唇。岩桥慎一顺手捞住她。
俩人黏糊了一会儿。
我的老婆是军阀
中森明菜顺利把岩桥慎一要说的话给吃到肚子里,松了口气,高兴了。
“这次去北海道,就没有买礼物。”
岩桥慎一搂着她,俩人像两节摇摇晃晃的电车车厢,一前一后往沙发那边走。
“没关系。”中森明菜拍拍他搂着自己的胳膊,“我有给你带礼物。”听这语气,仿佛只要有礼物能送,就无所谓是谁给谁带的。
“而且,听到你身体好了,就已经很高兴了。”她感受着岩桥慎一贴着自己的温度。
一坐下来,岩桥慎一就对着她伸手,发起邀请。
中森明菜也不客气,翻身上马,跟他脸对着脸,“下次,可不要这么不小心了。”俩人挺习惯、也挺喜欢这么面对面的说话。
“下次,”岩桥慎一也和她说起了下次,“我们两个一起去北海道玩吧?”
“哎?”
“我倒是挺喜欢北海道的,虽然这次光顾着生病,完全没有好好逛过。”他跟中森明菜商量,“下次休假的时候,就我们两个,一起去好好玩一次怎么样?”
“冬天去吗?说到北海道就是雪了。”
“听说这个季节的薰衣草也很有名,观光手册上写,‘东方的普罗旺斯’。”岩桥慎一想起来,忍俊不禁。
东方的普罗旺斯——北海道。东方的阿尔卑斯——飞驒山脉。
不愧是曰本。
“东方的普罗旺斯?”中森明菜笑起来,“那干脆过后我们也一起去普罗旺斯好了。”
不过,两个人都是大忙人,真要跑去国外玩几天,还得好好做计划。
“要是去国外,还不用担心被拍到。”她一开始打算,就刹不住车。想了想,想到什么,笑吟吟的看着他,“慎一你不是制作人吗?怎么被拍到的时候,脸还被马赛克遮住了?”
“被拍到以后,札幌那边联系乐队的事务所,渡边桑告诉那边,我是事务所的工作人员。”岩桥慎一告诉她。
中森明菜“哦”了一声,“这么说,你还在渡边桑的事务所挂名?”原来,是那位渡边桑负责料理这些事。
“至少‘KIRIN君’这个身份现在签在渡边桑手里。”岩桥慎一告诉她。
“所以,让你被马赛克遮住脸的是渡边桑啊。”她说。
岩桥慎一“嗯”了一声,“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么说也没差。”
“想想看,又是制作人,又是社长桑,又是‘KIRIN君’……”中森明菜像存心要跟他对着干似的,细数他的身份。
越数越觉得不得了,这家伙脚踩了多少条船?
“真是不能小瞧~岩桥慎一桑。”她抓着他的肩膀,在他腿上晃来晃去。
岩桥慎一瞧着中森明菜这副幼稚鬼的模样,拿她没办法。
冷酷校草别吻我
“要是我和你一起被拍到的话……”
中森明菜一边细数他的身份,一边想东想西。想到这情形,乐得哈哈笑。
到时候,就算那个渡边桑说他是事务所的工作人员也没有用,杂志社会把他其他的身份全部挖出来。只要被发现他是制作人,就不会把他的脸打上马赛克。
明明两个人在秘密恋爱,正是要躲镜头的时候,中森明菜却因为想到了被拍到的事,并为此高兴不已。
当她想到,有朝一日被拍到,岩桥慎一的脸会堂堂正正被刊登出来,和她一起。届时,事务所渡边桑的话起不了作用,他更不会像和吉田桑一起被拍到时那样被当成背景板。
想到这里,中森明菜就对自己充满傻乎乎的信心,不把那张照片放在心里。
中森明菜曾经因为岩桥慎一跟吉田美和手拉着手而受到冲击,借着那股劲儿捅破了窗户纸,也打从心里羡慕吉田美和身上那种被爱着长大的天真光环。
不是被那样疼爱着长大的中森明菜,面对自带光环的吉田美和,心里羡慕。而她清楚吉田美和跟岩桥慎一之间的羁绊,也就不感到嫉妒。
中森明菜喜欢岩桥慎一,就不会讨厌吉田美和。何况,在关于吉田美和的事上,岩桥慎一不遮不掩,态度坦然。
真要说起来,这个桃浦斯达,只有在面对着渡边万由美的时候,说过一次“不喜欢那位渡边桑”。
笑够了,她端详岩桥慎一的脸,又低下头,额头抵着他的肩膀。
要是他们两个在一起时被拍到……中森明菜并不想逼问他关于这个问题的答案。关于这个问题,她只要知道自己的答案就已经足够。
重生之蛊妃倾天下
“要是我们两个出去,我肯定不会让慎一你病倒。”中森明菜心想,自己会比谁都爱护他。
其实,今天晚上不声不响上门,并不是想要“兴师问罪”,或者杀他个措手不及。虽然她有时候任性,不讲道理,但到底不是不分青红皂白乱吃飞醋的人。
可即使如此,当想到和岩桥慎一一起出去玩这件事的时候,她仍旧不由自主,联想到“要好好照顾他”这件事。
从这点来说,心中未必不是在羡慕岩桥慎一跟吉田美和能总是在一起。
同样,也未必不是暗藏一点“队友与女友”不是一回事的、悄悄较劲儿的心。
……
“你吃过晚饭了吗?”岩桥慎一问她。
中森明菜就着他的肩膀一下下点头,“吃过了。”一边点,一边想起来,和他说,“我用了你的厨房,还多做了你的那份。要吃点吗?”
在他家里一个人做了晚饭吃还行。
“你过来多久了?”岩桥慎一不答反问。
她理不直气也壮,“要是过来太晚,你已经回来了的话,埋伏在你卧室里的计划不就做不成了。”
“现在也不算成功吧?”岩桥慎一想笑。
只能说,千算万算,算不到他进门就疯狂打电话。
两个人想到一块儿去了。中森明菜嘴上也抱怨,“谁想到你有那么多话要说。”
“你出来之前,我要打的可是今晚的最后一通。”岩桥慎一故意逗她,借机笑她沉不住气。
中森明菜“嘁”了一声,“没办法,我就是这么粗鲁、这么急性子,一刻也等不了。”
她自暴自弃似的,数落自己的缺点。
岩桥慎一哈哈大笑,“知道了。”
“知道什么?”
“知道你粗鲁、急性子。”
他话音刚落,纸老虎气势汹汹,亮出牙齿,贴近他的脖子。
岩桥慎一感觉到脖子那里的皮肤被含住,赶紧告饶,“明天还要上班呢。”
“你哪一天不是这么说?”她顶了他一句。
“我不光粗鲁、急性子。而且还脾气坏、不替人着想呢。”中森明菜嘴上说的凶残,但到底没有真的下嘴。
粗鲁急性子是真,坏脾气也有一点儿,但不替人着想肯定不是。
“不过,要说惊喜的话,还是很成功的。”岩桥慎一摸摸她的头发。
中森明菜抬起眼皮,瞄他,“是吗?”
“我可高兴了。”他说。
她轻轻“哼~”了一声,一副这句话正中她好球区的模样,“真的?”
“那当然了。”岩桥慎一瞧着她的脸,旧话重提,“都说了想见你,全身上下,没有不想你的地方。”
中森明菜冲他皱了皱鼻子,“早就知道你在想奇怪的事了。”
“你不想吗?”岩桥慎一眨眨眼睛。
现在回答“想”可就有用了。可越是这样,反而越是不愿意说出来。
“不想。”中森明菜就不想被他牵着鼻子走,干脆利落下了马,“你还要不要再吃点东西?”
没听到想听的,岩桥慎一是有点小失望,不过,也没放在心上,告诉她,“算了,在外面吃过了。等明天早上,当早饭热一热再吃好了。”
“那我去把东西收起来。”中森明菜说,“明天早上重新热一下,然后,只要再煮一份味噌汤就可以了。”
岩桥慎一和她确认,“你要留下来?”
“不愿意的话,现在就发话让我回去也可以哦。”
中森明菜话头一转,“不过,因为我总是自行其是、又不讲理,所以,就算你说了让我回去,我也未必会听你的乖乖回去。”
她像是玩上了瘾,“说不定,先是装作要回去的样子,过后悄悄再返回来吓你一跳。”
“……”岩桥慎一对她佩服得很。
兴致上来,也稍微陪她玩一下,“本来还不想说让你回去的话,可听完你那番安排,就有点想试试了。”
“真的?”中森明菜眨了眨眼睛。
岩桥慎一摇摇头,“假的。”
“那就是不想让我回去了?”她循循善诱。
这模样,倒是真有点故意引诱年下弟弟的大姐姐的意思了。
我能吃秘笈 墨堤
“嗯。”年下君老实点头,“别回去。”
中森明菜心里美滋滋,觉得这感觉不错,意犹未尽,继续引诱他,“舍不得我走吗?”
“舍不得。”岩桥慎一继续扮年下君装可怜。
“不让做也舍不得?”
“不让做吗?”岩桥慎一眼巴巴。
中森明菜为他这副想吃又担心吃不到的模样感到有意思,“要好好忍耐哦~年下君。”
年上大姐姐于是得意洋洋。如果她能不这么喜怒形于色,那她还能多摆一会儿年上大姐姐的威风。
现在看来,还得再修炼一阵。
岩桥慎一无奈摇头,去放他的洗澡水。
不过,没等到年下君怎么忍耐,年上大姐姐自己先没忍住……
“不想”当然是假的。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