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近身狂婿 ptt-第一千四百四十四章 你懂我的意思嗎?推薦


近身狂婿
小說推薦近身狂婿近身狂婿
楚云从没听过萧如是跟任何人示弱。
哪怕是面对古堡一号那种级别的强者,她也稳如泰山。
但此刻。
她竟亲口告诉楚云。凭老爷子当年在燕京城的权势,她根本抢不过老爷子。
他想让楚云在哪儿度过童年。楚云就得在哪儿度过。没人可以干扰,也改变不了。
“您个人也认为,我留在楚家,会是最好的选择?”楚云十分好奇地问道。
“也许吧。”萧如是说道。“我也不确定如果由我来教育你,会把你教成什么样子。但至少现在。你的现状我还算满意。也没有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二世祖。”
再生
二世祖?
这词跟楚云还真是不沾边。
甚至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楚云活得像是一个落魄狼狈的穷屌丝。
无限之独领风骚 好吃厨子
“我不相信您的教育会出问题。”楚云很客气地说道。
“那你为什么不肯把英雄留在我这儿?”萧如是顺杆爬。
“因为我舍不得。”楚云耸肩道。“除非您愿意和我们住在一起。那您爱怎么教,就怎么教。我绝对没有任何意见。”
“你那房子太小了。我住不下。”萧如是很狂妄地说道。“我也不理解你们为什么可以一日三餐吃的那么简陋。那是给人吃的吗?还是你们缺这点钱?”
萧如是已经决定了。
未来英雄的伙食,将与楚云夫妇严格的划分界限。
田园格格 判官
英雄的一日三餐,将由萧如是安排的后厨团烹饪。
不论是现在,还是将来在任何城市乃至于国家读书。后厨团都会严格定制一日三餐。
这是萧如是灵光乍现作出的决定。
也是她酝酿已久的操作。
就这么一个孙女,怎么可能让楚云两口子在伙食上糟践?
萧如是不答应。
“会不会太麻烦了?”楚云有些为难地说道。“而且有点搞特殊化了。”
“你觉得英雄将来的人生,会不特殊吗?”萧如是反问道。“她不是你。你也不是她。”
“当年,我消失了。你父亲不见了。就连你爷爷,也隐姓埋名了。楚家的底蕴还在,但明面上,并不风光。甚至不如你和苏明月组建的家庭风光。”萧如是说道。“你如何让她的未来变得普通,而不特殊?”
楚云无言以对。
老妈说的没错。
五子封天
以英雄现在的处境来看,她的确很难变成一个普通小孩。
她走到任何地方,都注定会成为焦点。
“与其遮遮掩掩,倒不如干脆让她适应这样的生活。”萧如是说道。“有些人的起点,就是比别人高。投胎,也本就是技术活。”
楚云哭笑不得。点头说道:“那您看着办。”
话音刚落。
楚云又敏锐地察觉到了什么。
察觉到了萧如是那番话的破绽。
老妈刚才说。
她消失了。
而父亲,却是不见了!
消失的人,还活着。
不见的人——
楚云猛然抬眸,死死盯着萧如是:“您是在暗示我?”
“随你理解。”萧如是淡淡说道。“反正我不会给你任何答案。你也没有问我的必要”
楚云的心,陡然一颤。
如果说以前的所谓流言蜚语,都是充满了悬疑和质疑的。
那么这一次,就完全不同了。
因为露出破绽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己的母亲。
这个世界上,最了解父亲的人之一。
楚云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来这儿了。
或许,自己来庄园的目的,就是在等待老妈的表态吧!?
可这么多年来。如果老妈知道父亲还活着。又为什么还要继续与古堡为敌?
又为什么,不去找父亲呢?
父亲如果真的还活着。为什么不肯露面。
为什么不肯出现在自己面前?
楚云的心乱了。
眼神,也变得迷离起来。
他不懂。
内心更是充满了困惑。
老妈这次谈话,基本透露出了一个信息。老爸的死,仍然成谜。哪怕自己开棺验尸了。也并不能证明老爸就真的死了。
可如果连开棺验尸都被伪造了。
那会是谁干的?
肯定不可能是薛神医。
那么,答案只有两个。
要么,是爷爷做了伪证。就是为了防止将来有朝一日开棺验尸。
要么,是父亲亲自做的伪证。就是要掩藏自己的生死。
楚云的心有点堵得慌。
他不知道父亲的生死,为什么要隐瞒起来。
但他相信,这里面必定有一个天大的谜题。
而且,最让人惊悚的是。
如果父亲真的还活着。
那李北牧为什么不道明真相?
为什么要隐瞒这一切?
哪怕背负杀楚殇的罪名,也一个字都不肯透露?
为什么?
陌上花可缓缓归 赫拉女神
李北牧和父亲,究竟是怎样的关系?
父亲,又以怎样的形式存在着?
楚云抬眸,深深凝视着父亲:“我知道您不会给我答案。就像之前的很多时刻。您都没有向我透露过任何信息。”楚云抿唇说道。“但我想知道。父亲究竟是个怎样的人?”
这,才是现在的楚云最关心的。
他陡然发现。父亲似乎和自己印象中的模样,截然不同。
除了在武道方面的成就没有改变。
其他方面,似乎完全不一样。
而这一切,仅仅因为母亲一个人的评价,就够了。
曾经,楚殇在楚云心中就是一个中庸的武道奇才。
可现在。就连母亲都给了父亲极高的评价。
这完全超出了楚云的预期。
也让他对父亲,有了全新的认识。
“你想了解哪方面?”萧如是在这方面,并没什么隐晦。
“除了父亲在武道方面的天赋,其他的一切,我都想知道。”楚云说道。
“那我三天三夜也说不完。”萧如是挑眉说道。“你问点细致的。”
“他的为人。”楚云说道。
“他曾经是一个好丈夫。好父亲。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一个好儿子。”萧如是说道。
楚云敏锐地捕捉到了。
母亲用了曾经。
那么现在呢?
现在不是了吗?
楚云深吸一口冷气:“现在呢?”
“别套我的话。”萧如是淡漠说道。“你会的,都是我玩剩下的。”
楚云耸肩道:“我只是想更深刻的了解父亲。”
“他是你面前的一座山。一座你或许今生今世,都跨不过去的一座山。”
萧如是罕见的显露出迟疑:“你懂我的意思吗?”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