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劍卒過河-第1078章 強迫分享


劍卒過河
小說推薦劍卒過河剑卒过河
当夜航菩萨发现迎面飞来的对手到底是谁时,他已经失去了躲避的距离!
他千想万想也没想到过在这地方会遇到这样的老冤家!生死寇仇!
如果是这家伙,弘光菩萨死的那是一点不冤!正如了因化缘僧都同属神通一系一样,他和弘光都属于功德一系!这剑修在那次西卢荒星外和自己戳力一战后,对功德的熟悉已不在他之下!
就像一个剑修的飞剑门道都在对手掌握之中,这还怎么打?
他全部的实力都在万字印上,都在功德上!仅仅如此还则罢了,最多大家一起比功德道境好了,可偏偏他自己的功德大道还是个残疾的,有外人不知道的,隐藏极深的漏洞-半相虚伪!
流氓娘亲腹黑娃 拉拉兔
也就是说,作为一名资深的佛门信徒,他在功德上的认知深度还不如一个剑修!
匪夷所思!
他也想改,但这东西又不是裤-腰-带,短了长了的说变就变,这是他取自前世的自己在半仙境界上的领悟,理论上他要完全抹杀,修改在功德上的基础就也必须达到半仙才成!
没的改!在达到半仙之前的数千年中怎么办?如果这剑修把他的秘密泄露出去,不出去见人了?
他千躲万藏,自那次西卢一战后就再也没靠近过周仙上界,都躲到太谷这么偏元的界域上了,没成想还是碰到了这个死对头!
没了功德万字印的力量,靠普通佛门手法他能抵挡多久?
那就只能拼死冲出跑路,寄希望于两个同伴的围追堵截!瞬间他就做出了判断,那是一点争胜拼命的心思都没有!
归根到底,修行是具体到个人的!太谷一地的得失也影响不了宇宙万界千千万万个佛道之争最后的结果!
正要不战而逃,对面的剑修开了口!
“一刻!我只有一刻多的时间来对付你,再长,后面的和尚就会追上来和你联手!
但我不确定一刻之内到底能不能拿下一个疯狂逃蹿的人!我没把握!这是一个赌!”
夜航脸色阴晴不定,他已经做好了回头狂奔的准备,拼着受那剑修几剑……但他还是留在了原地,因为潜意识中他感觉一定还有更好的解决方法,对佛门,更是对他自己!
网游之征战天下 狼籍
他不能永远这么被动逃避下去!
“但我们也可以不赌!也许有什么方法能让大家都过得去?就像佛道之间共处了数百万年,结果不还是大家一起共处了下来,哪怕有些磕磕绊绊?
你我都改变不了修真界的实质!道消佛长,佛消道长,佛道平衡,都有可能,唯一不可能的就是一方灭绝!这一点上你比我更清楚!”
娄小乙把眼一眯,冷声道:“季眼拿出来,退出四季屏障!作为报答,你夜航大师的功德秘密永远不会从我口中公之于人!
别和我说要考虑考虑,像你我这样的,这些事不需要考虑!”
风水师笔记
娄小乙飞剑出顶,境界力量正是功德!
夜航菩萨心念电转,瞬间拿定了主意!有一点这该死的剑修说的不错,他们改变不了本质,哪怕在这里付出生命的代价,对煌煌大势又有多少帮助?
这是娄小乙话术中的引诱,他肯定不会说,若要佛门弘扬光大,就需要每一个僧人,每一个事件的无私努力!当千千万万个僧人都无私奉献后,才可能有佛势的改变!
但是,也许不差我这一个?
对其他心志坚定的僧人娄小乙不会说这些,这是对佛门的亵渎,如果每个僧人都这样容易的被蛊惑,也就谈不上这些年来佛门的兴旺发达!
但夜航嘛,对一个半仙后还玩半相布施的僧人来说,其事佛之假也就不言而喻。
夜航很是干脆,顷刻之间就做出了决定,最有利自身修行的决定!因为他很清楚眼前的这个剑修和他是一样的人,如果他执意不肯,这家伙绝对不可能在这里血战到底,那就一定是在三人围攻下扔下季眼跑路,然后满宇宙宣扬他夜航的功德致命缺陷!
佛门会得到一次微不足道的胜利,而他夜航却会失去所有!其中得失,作为个体,怎么选?
取出季眼,向剑修扔了过去,声音平淡,“我需要一剑!”
娄小乙默契点头,现在可不是表现高傲主宰的时候!飞剑气势越发的磅礴,但道境却从功德变成了杀戮!因为他现在的正宗功德夜航解不了,但其它道境却是可以,修行最到这个份上,佛道颠倒,也是让人唏嘘!
飞剑的气息很强大,也必定会传的很远,高高落下,在夜航身体上一穿而过……
夜航菩萨神色不变,轻声道:“记住你的承诺!”
转身穿壁而出!
娄小乙轻舒一口气,各方宇宙的顶尖菩萨,岂容轻侮?他是娄小乙,不是娄小仙!
对自己的实力判断,他有很清晰的认知!
弱真君,可偷袭;强真君,敬而远之!元婴单挑,他没有需要忌惮的!一群普通元婴,也没有威胁,就像黄道人一伙!
顶尖元婴,他有一对二的底气,但一对三,变化太多!像这三个和尚,各具神通道境,尤其是其中还有个天眼通的,这样的组合不是他能随便拿捏的,就需要手段!
老天爷給了他这个机会,如果他浪费这样的机会,傻头傻脑的一定要杀死夜航为快,只一刻时间,弊大于利!
永远不要小看一头没有了后路的野兽!把夜航逼到绝路上,他未必能在自己手底下翻盘,但坚持一刻是毫无问题的!万字印不能用了,但还有很多佛门其它的佛法,到了大菩萨这个境界,触类旁通之下,其实很多东西也不是非得吊死在一棵树上的!
自西卢外一战后,时间已经过去了大数十年,这么长的时间,很难想象和尚就不会为自己准备另外的手段了?
明知道被他娄小乙吃得死死的,就这么被动等待,真的做一个缩头乌龟?
夜航这次走的干脆,变相的证明了其人心中的不甘!他一定在准备其它的手段,特别是针对他娄小乙的手段,现在不用出来,可能最大的原因就是还不成-熟罢了!
这是头很危险的野兽,知进退,能隐忍,只为了翻盘时的那一口!
他很期待!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