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大唐孽子 南山堂-第889章 又臭又香又好吃相伴


大唐孽子
小說推薦大唐孽子大唐孽子
奔驰四轮豪华马车里面,李承乾好奇的将头探出了窗外。
蒲罗中城的规划,跟长安城有那么几分相似之处,一条宽阔的水泥路横穿整个城池。
在水泥道路的两边,遍布商铺。
肉豆蔻、桂皮、八角、胡椒,各种大唐稀有的香料,在这里随处可见。
燕窝、咸鱼、象牙,就摆在各个铺子门口的展柜之中。
与此同时,大唐的瓷器、丝绸、棉布也都可以在这里找到售卖的铺子。
由于街道上人流、车流比较密集,马车开的并不快。
“高明,之前从《大唐日报》上面看到蒲罗中的介绍,说这里是南洋第一大城,是我大唐在南方的据点,当时我还没有什么概念。如今看到这里的繁华景象,看到往来如织的船只在码头进进出出,才真正的感受到这座城池的了不起啊。”
长孙家庆是东宫之中少数几个幸免于难的官员。
像是冯孝约和张思政,还有贺兰楚石,早就跟着侯君集等人去找孟婆喝孟婆汤了。
也就是长孙家庆因为是长孙皇后的侄子,李世民饶了他一条命。
所以,长孙家庆如今是李承乾身边最主要的助手了。
“家庆,听说东海渔业的船队最开始来到这里的时候,蒲罗中还是一片荒芜,只是用了不到十年的时间就建设成了这样的规模,这都充分的体现了金钱的魅力啊。据说东海渔业已经连续好几年都将盈利投入到了蒲罗中以及各条航线沿岸的港口建设之中,这个资金规模,虽然没有对外公布,但是绝对是史无前例的大手笔。”
李承乾掌握的信息自然不会少,朝中的主要文件都有资格查阅。
当初东海渔业可是每年可以给给内帑和楚王府等股东带来超过一百万贯的收益,经过了多年发展,每年的收益只会更多,不会更少。
也就是说东海渔业至少投入了超过五百万贯的钱财用于修建蒲罗中以及其他各个港口,这个金额,已经比南洋诸国几年的财政收入还要多了。
“虽然东海渔业花了不少钱财,但是听说单单蒲罗中城及周围土地的价格升值,就足以弥补这些损失。李宽做事,还真是从来没有吃亏的时候啊。”
“是啊,难怪当初我一直拉拢他,他都保持中立。现在想想,他早就对我是否能够顺利登基,抱有疑问,所以不肯站队。”
李承乾一路上也在反省自己这些年的得失,发现没有争取到李宽的支持,居然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因素。
“楚王殿下在蒲罗中、澳洲,以及倭国等各处都有巨大的产业。大唐最主要的水师又全部控制在李宽手中,说句不客气的话,不管是谁登基,他都已经立于不败之地,自然是没有必要早早的站队。毕竟,哪怕是高明你顺利登基了,最终也是为倚重他,而不是把他当成自己的敌人。”
长孙家庆从小就跟在李承乾身边作为侍读,两人关系非常不错,所以说话也没有什么顾忌。
“这倒也是!不过李宽越厉害,现在对我们的好处越大。听说蒲罗中去到澳洲,只需要一个月不到的时间,到时候我们需要采办什么物资,完全可以来到蒲罗中,基本上大唐有的东西,在这里都能够买到。”
李承乾虽然终生都不被允许返回大唐,但是蒲罗中这里,并没有正式的纳入到大唐的统治之中,算是一个模糊地段。
如果他在澳洲待的腻了,要来蒲罗中转转的话,其实还是问题不大的。
“看起来确实卖什么的都有,我甚至还看到了一些从来没有见过的水果在铺子里售卖,至于《大唐日报》上面说的岭南佳果甘蕉,更是随处可见,搞得我肚子都有点饿了。”
四轮马车如今行走在一段水果铺子集中的路段,各种各样看上去很好吃的水果,不断的吸引着长孙家庆的眼球。
这海上漂了这么久,自己现在很想尝一尝新鲜的食物啊。
“听说蒲罗中盛产一种闻起来很臭,但是吃起来很美味的水果,《大唐日报》引用李宽的话说这种东西是‘水果之王’,等会我们去见识见识是不是真的名副其实。”
李承乾也满怀着这种期待,最终马车拐了个弯,来到了一处大院子面前听了下来。
“李郎君,这里就是您在蒲罗中的落脚之处,是楚王殿下专门为您准备的。在这里休息几天之后,再接着去澳洲,也可以让船上的水手们好好的恢复一下精力。”
杨七娃没有坐马车,而是骑着一匹马跟在车队后面。
当李承乾下了马车之后,杨七娃也立马就来到了他的跟前。
“二弟有心了!请你转告他,我李承乾不是不懂报恩之人,澳洲是楚王府的澳洲,我去了澳洲,必定按照楚王府的规划,在那里安分的养牛羊,不会给他添麻烦的。有朝一日,说不定还可以邀请他来澳洲看一看,让他知道我李承乾在澳洲也不是混日子的。”
李承乾知道李宽说服李世民把自己安排到澳洲来,肯定是有一些其他的考虑。
不过,他现在很愿意结合李宽的考虑来安排自己今后的事情。
因为,这是最符合他现在利益的做法。
那个携带狼崽的少年
“李郎君不必多礼,所有分布在海外的王公贵族,楚王殿下都是鼓励支持他们在当地发展的。前段时间,齐王殿下也路过蒲罗中,也是微臣亲自迎接,并且安排市舶水师的军舰护送他前往狮子国。”
杨七娃的话,并没有引起李承乾的不快。
没李佑,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李祐也到了蒲罗中?”
李承乾虽然知道李祐也被发配了,但是因为他很快就离开了长安城,当时已经被软禁的他,没有了自己的消息渠道,所以很多事情他都不清楚了。甚至现在大唐的太子是谁,他都还没有搞明白呢。
“没错,他前几天才刚刚离开蒲罗中。如果李郎君你的船只早几天到,说不定还能在蒲罗中跟他叙叙旧呢。”
“哼!我跟他有什么旧好叙的?”
李承乾的谋反案件被发现,导火索就是李佑的在齐州叛乱,结果牵扯除了纥干承基。
而深受自己信任的纥干承基,关键时刻却是把李承乾给卖了,换来了他自己的荣华富贵。
可以说,这一场失败,李承乾最恨的人有三个。
纥干承基绝对算一个,李泰算一个,李佑也算一个。
难怪杨七娃提到李佑的时候,李承乾脸上并没有什么好脸色。
“府上已经安排了下人提前准备了各种水果和食物,李郎君一路辛苦了,要不要先进去沐浴一番,然后好好吃一顿饭,睡个觉。有什么事情,都可以等到明天再处置。”
杨七娃也不是傻子。
很显然,李承乾不想讨论李佑的事情,所以就把话题给转移了。
“也行,在船上确实洗一个澡都是奢侈。”
哪怕是李承乾的身份曾经很尊贵,船上东海渔业的海员也不会惯着他。
谁也不能在海上浪费淡水,这是血的教训换来的。
所以上了船之后,谁也别想在船上洗澡。
真要洗的话,你自己跳到海水里面随便洗吧。
“那我安排几个人留在这里,李郎君如果有什么需求,可以让他们去联络我,只要我杨七娃能够办到的,都会全力以赴。”
杨七娃说完这话就告辞了。
留在一个废太子身边太久,终究是犯忌讳。
特别的是他如今还是一名武将。
……
“高明,刚刚杨七娃留下的随从介绍,这就是蒲罗中的水果之王,名字还是楚王殿下给它起的,叫做榴莲,奇怪的很。”
大堂之中,已经洗漱完毕的李承乾和长孙家庆看着桌上的一篮篮水果,食欲立马就提上来了。
“果然是浑身都是刺,看起来就不好惹,不知道味道是不是真的那么美味。”
修仙者传奇 马一角
李承乾说完就伸出手,沿着榴莲身上的裂缝,稍微用了点力,将其掰开。
“我来吧!”
哪怕是李承乾如今已经跟自己一样是个平民,长孙家庆都不可能让他伺候自己的。
掰水果这种事情,肯定不能让他亲自做啊。
好在杨七娃让人准备的榴莲,都是熟的刚刚好,不需要怎么费力就掰开了。
不过,迎面而来的却是一股特殊的味道。
“呕!”
长孙家庆差点没有没有忍住,要吐了。
“家庆,《大唐日报》上面说这种水果闻起来臭,吃起来很香。现在看来,味道果然很是特别啊,我倒是忍不住想要尝一尝是不是真的那么香。”
看到长孙家庆那副表情,李承乾干脆再次自己动手了起来,将其中一块榴莲拿了起来,轻轻的放入嘴边。
深呼吸了几下之后,李承乾突然觉得这种味道,似乎已经不是臭,反而是一种独特的香。
“香甜软糯,这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水果,果然不愧是水果之王啊。”
当李承乾三下两口的吃下了一块榴莲之后,忍不住赞叹了起来。
“高明,真的有那么好吃吗?”
长孙家庆强忍着不适,手中拿着一块榴莲,似乎在积累勇气。
“刚才那人不是说经常食用榴莲可以强身健体,健脾补气,还能起到补肾壮阳,暖和身体的功效呢。你还不多吃几块?过了蒲罗中,以后你再想要吃榴莲,可就没有那么容易咯。”
李承乾一边说,一边又消灭了一块榴莲。
看到李承乾吃的那么爽的样子,长孙家庆忍不住将手中的榴莲塞到了嘴里。
不过,在咬了一口之后,他再也忍不住,直接捂着嘴巴往外跑。
“呕!”
“呕!”
长孙家庆像是怀胎三月的孕妇一样,呕吐了起来。
搞得李承乾很是纳闷的看了看手中咬了一半的榴莲。
明明是同一个榴莲里面取出来的东西,为什么自己吃起来就这么美味,长孙家庆就像是吃了毒药一样呢?
难道不同部位的榴莲,味道口感居然有这么大的差异吗?
有点说不过去啊。
“家庆,你没事吧?要不你尝一尝我这块,我已经确认过了,香甜软糯,很好吃的。”
李承乾很是好心的将半块榴莲塞到了长孙家庆的跟前,这下,长孙家庆好不容易才停下来的呕吐,立马又停不下来了。
“呕!”
“呕!”
什么都还没有来得及补充的长孙家庆,将早上吃的东西全部都给吐了出来。
“高明,这榴莲果然是个奇怪的水果,你觉得它是人间美味,我却是觉得像是臭鸡蛋一样让人恶心。难怪《大唐日报》上面会说爱榴莲的人认为它是水果之王,不爱它的人认为这是污染之物。如今看我们两人的反应就能彻底的领悟这句话的意思啊。”
长孙家庆往后退了几步,让自己离榴莲更远了几分。
“你还别说,《大唐日报》从来不说谎,这榴莲真的就是又臭又香又好吃啊。如果每天都能吃一个榴莲,我觉得这辈子也就没有什么遗憾了。”
李承乾突然发现自己的追求都变低了。
南洋,似乎不是那么的可怕啊。
为何以前大家一听到贬斥到岭南就是莫大的惩罚,贬斥到南洋更是生不如死?
有点搞不懂啊。
南洋这里,风景如画,美食如云,日子似乎可以过得很潇洒呢。
“高明,你知道吗?刚刚我把榴莲塞到了嘴里的时候,想到了什么吗?”
看到李承乾吃的那么香,而自己却是在那里受罪,长孙家庆忍不住起了恶作剧的心思。
“哦?你想到了什么?”
“我想到了当初东宫里头的那只獒犬,有一天,它居然对着一坨屎在那里吃的津津有味,算是彻底的让我领悟到了‘狗是改不了吃屎的’这句话的意思。当我把榴莲放进嘴里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就已经成为了那只獒犬,而榴莲则是那坨屎!”
长孙家庆这话一出口,李承乾手中正要往嘴里送的榴莲,变得有点送不进去了。
长孙家庆这是说自己现在像是在吃屎吗?
这家伙,恶心人的本事见长了啊。
明显就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嘛!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