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大隋國師 ptt-番外第十六章 忽如其來的插曲分享


大隋國師
小說推薦大隋國師大隋国师
知…..知…..知…..
斑驳光芒的树荫落在脏乱街道在风里轻摇,夏末的知了趴在树杆上一阵没一阵的嘶鸣,落下的阳光划过一抹残红里,破旧的两厢小车,少了车头保险杠,吱嘎吱嘎的驶进城中村街上,在街边停下,驾车的微胖青年一脸疲倦跟相熟的人抬手打了声招呼,懒散的走上楼道。
凌驾永恒
蝉声在楼外街边树上嘶鸣,正对的房间,老驴横卧沙发耷拉着舌头,枕在沙发扶手酣睡,起伏的肚皮前,蛤蟆道人靠在上面,眯着眼,双蹼狠狠掰断一块拇指饼干,看着电视荧屏上一出爱恨情仇的剧情。
窗前的书生放去典籍,捧着一本名叫《知青》的旧书,细细品味上面那些稀奇古怪的故事,令人入神,偶尔伸出手,拿过桌上袅绕热气的清茶抿上一口。
‘若是将上面故事画下来,再用幻术演绎出来,岂不是更好?’
卷起杂志想了想,看去桌上写好的晾干了的几张大字,随意的拂了一下宽袖,片片纸张飘飞起来,上面写着的‘道法天地’四字飞去屋里四周,闪了闪法光隐没墙壁当中,既然来此暂住,防护自然是少不了的。
看着屋里的整洁,笑着重新拿过毛笔,回想第一个简短的内容,脑海里慢慢浮现出画面,正要下笔,陡然传来房锁‘咔’的轻响,随后打开,一脸疲倦的陆俊拔出钥匙走了进来,看到窗前握笔的书生,想也没想的抬手,耷拉着眼帘有气无力的走了过去。
“表哥,你随意,我先去睡会儿。”
呯!
然后,传来一声关门声。
之前给对方迷惑的记忆渐渐重塑,信以为真的将陆良生当做了表兄弟,甚至觉得出现在自己家中也是合乎常理,这边书生也懒得管他,自己之前还替对方了了一笔利钱。
刚着墨画出几撇线条,就听那边关上的卧室房门之中,传来“啊啊啊!!”的几声吼叫,房门呯的打开,陆良生回头看去,陆俊只穿着一条内裤冲了出来,张开的双唇,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双手使劲的比划,指着自己屋里。
陆良生明白他的意思,放下毛笔,笑道:“刚才来一个叫九哥,说你欠他们十来万,正好用那笔钱抵消了债务,这种利钱,翻过一日,只会让你债台高筑,还是一口气抵了的好,那人还算豪气,就与你一笔勾销了,嗯…..你不用谢我。”
重生民国娇小姐
原本还在比划的青年,听到这番话,脸上神色顿时呆滞下来,面如死灰,一屁股坐去地上,好半晌才消化完刚才的话,回过神来。
“这些钱,我一分都没花过,我多亏啊我!”
“表哥,你这就太不地道了……虽说是你给我的,那也是我的了……至少你也要给我一个电话,让我跟那些钱道个别啊。”
记忆的偏差,让他似乎忘记了钱上面的编号,坐在地上一阵哭天抢地,蹬着双脚,撒泼打滚起来。
“好了好了,我再送你一些就是。”
陆良生有些嫌他烦了,从袖袋里摸了摸,本就不多的几枚铜子一两块碎银,向后一抛,落到撒泼哭喊的青年面前,看着叮叮当当滚了两圈的铜子,陆俊捡起它们在手心摊开,掂量两下,收住哭喊,面色如常的将铜子碎银塞进内裤里。
“喂喂,表哥!我的大表哥,那可是二十几万啊,你就拿古代人的铜钱还有碎银把我打发了?”
“那你把铜钱退来。”
陆俊一捂口袋,转身就走进卧室,从门缝里探出脸来:“不给,就当房租了!”说完,呯的将房门关上,飞快传出‘呼’‘嘘’的一阵鼾声。
陆良生笑了笑继续,看去窗外渐暗的天色,伸手按去墙壁的开关,将灯点亮,将昏暗的房里照的亮堂,继续想着故事画出人物神态动作,夹杂的恩怨情仇。
红日照下最后一抹霞光,落去的另一座城市之中,彤红的光芒鸟儿飞过窗棂,起床梳洗过的女子裹着浴巾将窗帘拉上,随意换上一套寻常服饰,舒服的伸着懒腰走出房门,看到趴在茶几,小手还握着遥控器的妹妹,柳青月心疼的过去将她抱起来放去沙发,拉过薄毯盖上,顺手将电视里播放的动画关了。
然后,挽起袖子走去厨房淘米、煮饭,轻快的哼着愉快的小曲儿,炒上两个清淡小菜端去客厅,小姑娘已经醒了过来,睡眼朦胧的搓着眼睛,自觉的走去卫生间洗手,出来乖巧的坐在茶几前,看着从厨房端了两碗米饭的女子,打了一个哈欠。
“姐姐,今晚不值夜班吗?”
“今晚姐姐陪你……”
刚一坐下,放在茶几上的手机陡然响了起来,女子皱了下秀眉,下意识的看去妹妹,小姑娘嘴角还沾着饭粒,朝她做了一个‘接电话啊’的表情,像个小大人将电话拿过来递给女子。
柳青月滑去接听,就听里面传来阿风的声音。
“玉琳,有事要做了。”
“知道了。”女子无奈的叹口气,挂了电话,随手一扔,朝妹妹露出抱歉的笑容,“公司里有叫加班,你……”
“去吧去吧,我一个人在家里还挺好的。”小姑娘一脸嫌弃的朝女子挥了下手,赶着她去房里换了身工作服,出来随意刨了几口饭,柳青月这才出门,熟门熟路的走进公司大门,在换衣间里,换上紧身的制服,外面又套了一件工作正装,这才从另一扇门出去。
会议室里,代号阿风的青年早已等候了,也没有旁人在,见女子进来,将手里的一份文件递过去。
“刚刚南莞市传来消息,有一伙人用了不合法的钱币。”
“这也找我们?不是警察的事吗?”
柳青月疑惑的接过文件,在手里展开看着内容下去,埋怨的语气顿时停住,秀眉皱了起来。
“二十多万……全是同一个编号。”
“对,而且那边的警察同志还检查过了,全是真钞。”阿风从会议桌跳下,“印钞厂就算再出差错,也不可能印错二十多万的编号,估摸可能是……”
柳青月挑了挑眉角,将文件折起来放进上衣兜里,接上话头:“异能犯罪!还是复制性的异能。”
所谓异能,不过特殊于寻常人的一种人,有后天觉醒,也有先天就是,能力千奇百怪,当然能力也有大小和有用没用的分别,眼下的复制能力,若是放置不理,也会出大问题,将来这种能力进阶,连对方也是异能者的能力都能复制,甚至连核弹头也能复制,关于这样的案件,柳青月知道米国有过这样的案例。
“整个局里上下,好像只有我们两个能办事的一样。”
真實 末日 遊戲
女子呼出一口气,振作一下精神,拉开会议室大门出去,跟着后面的青年耸耸肩:“你也知道,局里的异能者,都被一个复姓东方的分局局长‘借’走了,人家是总局那边的红人,这边得罪不起。”
不久,两人领了任务,叫上一组的另外两个同伴,开车出了城,籍着月色驶上郊区公路,前往名叫南莞的城市。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