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笔趣-第一千三百一十二章 鄒金童來魔都了 (更新完畢)相伴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我为国家修文物
和许弋澄聊了一会儿文物修复研究所生产基地建设筹备的事情后,向南又开口问道:
“还有事吗?要是没别的事就先这样了,我马上要去修复文物了。”
“你不说我都差点忘了,还真有个事。”
许弋澄像是刚想起来似的,说道,“华夏国家博物馆的邹金童他有没有跟你联系?”
向南一愣,“邹金童?他来魔都了?”
“是啊,他之前应该还去了金陵文物修复研究所那边。”
许弋澄笑了一下,说道,“这几天才到魔都这边过来的。”
今年六月份去博临之前,向南到京城和访问团成员汇合的时候曾经跟邹金童见过一面,当时邹金童说他打算到金陵文物修复研究所那边去上班,向南还劝了他。
不过,看邹金童当时的态度好像有点坚决,向南也不好多说什么,只是让他考虑清楚再说。
后来向南从博临回来后,都已经忘了这事了,而且这么长时间也没见邹金童来到金陵,应该是他自己也想清楚了,放弃了这个想法。
可现在邹金童又跑来魔都了,他这是单纯来旅游,还是怎么的?
向南想了想,问道:“他有跟你说过什么吗?”
“他倒是没跟我说什么,不过看他支支吾吾的样子,应该还是有事的,估计是想当面跟你说吧。”
许弋澄顿了顿,又说道,“这几天他可没闲着,一直都在古书画修复室里盯着康正勇修复文物呢,哦,对了,他还跑到文物修复培训学院里去转了几次,看他好像还挺感兴趣的样子。”
帝妃恋之情锁江山 fighting晓
“这小子……”
向南笑了起来,想了一会儿,这才说道,“算了,先不管他,估计他现在也没什么正事了,等我回来了再说吧。”
两个人又在电话里闲聊了几句,这才挂断了电话。
挂了电话之后,向南回到小包间里,和何绍骅、鲁文华两个人又喝了一会儿茶,眼看着时间已经快到上班的点了,三个人这才起身离开了茶楼。
车子重新开回到博物馆工作楼大门前,向南扭头看了两人一眼,说道:“何老板,你跟鲁老板一起到修复室里坐着吧,一直待在车里也不是个事。”
何绍骅将车停好,有些迟疑地问道:“不方便吧?”
向南笑了笑,说道:“没什么的,只要不在里面大声喧哗影响别人修复文物,坐一坐还是可以的。”
“那我就上去看一下向专家怎么修复古书画的。”
何绍骅也笑了起来,说道,“我就坐一会儿,等下还要去接小朱和戴维斯,也不知道他们玩得尽不尽兴。”
“管他们玩得尽不尽兴,明后天都要回魔都了。”
向南嘴角微微上翘,推开车门就下了车,朝工作楼二楼的古书画修复室走去。
何绍骅和鲁文华也各自抱着一个古董盒里,紧紧地跟在了向南的身后走着。
古书画修复室里,此刻依然显得很安静,不过和之前不同的是,花怀海显得精神奕奕,正端着一个小瓷杯正在调和着颜料,正打算给贴在纸墙上的一幅设色绢本古画进行全色处理。
另外两位稍显年轻的修复师,则各自弯腰俯身在大红长案的上方,一个在修补着古书籍的书页,一个在给一幅古画的画芯揭覆背纸,两个人的表情都显得很认真严肃。
看到向南等人来了,花怀海赶紧将手上的工作放下,快步迎了上来,笑着说道:
“向专家来了!之前真是不好意思……”
“花主任客气了,之前本来也没什么事,对不对?”
向南摆了摆手,打断了他的话,笑着说道,“咱们还是不要纠结这些东西了,时间宝贵,做事要紧。”
“对对对,做什么都不如做事要紧!”
花主任一愣,赶紧点头笑了起来,他将向南等人带进了修复室里,指了指靠窗的一张大红长案,说道,
“这张大红长案原本是我一直在用,不过我这几天要给纸墙上的那几幅古画全色接笔,所以这里都空着,向专家现在可以先用着。”
说着,他抬手指了指一侧的墙上,继续说道,“排笔、毛笔、镊子之类的修复工具都挂在那边的墙上,其它工具就放在墙角的工具柜里,至于修复材料和干毛巾之类的,大多都在那边的立柜里,向专家可以直接取用。”
楚留香毒蛊香生
向南点了点头,笑道:“好,谢谢花主任。”
“客气了,对了,我这边除了我之外,也只有两名文物修复师,比古陶瓷修复室那边的人还要少。”
花主任看了向南一眼,用一种试探的口吻,笑着问道,“向专家要是不介意,一会儿我就让他们站在一旁观摩学习一下?”
向南又点了点头,说道:“行,只要不打断我修复文物,看一看还是没问题的。”
“那肯定不会的,他们再怎么也是文物修复师,这点规矩还是懂的。”
花主任赶紧打了包票,说着,他就拍了拍手,对另外两位还在埋头做事的修复师喊道,“小艾,德子,你们俩先停一停,过来一下。”
那两位修复师扭过头来看了花主任一眼,见他还在使劲招手,便停下了手中的活计,伸了伸懒腰,来到了花主任的面前。
花主任抬手指了指向南,对他们介绍道:“这位,就是你们平时一直挂在嘴边念叨着的魔都向南向专家,这一次向专家到我们修复室来,是要修复一幅残损古画,你们到时候就先别忙着做事了,就站在一旁给我好好地看,认真地看,尽量从向专家身上学点什么,哪怕学到的只是一种对文物修复的认真态度,那对你们的未来也是大有好处的,知道了吗?”
“知道了。”
小艾和德子两人赶紧点头,他们倒不像古陶瓷修复室里的那些修复师一样,见到了向南就兴奋不已,不过从他们的眼神中,也依然能够看出来,能见到向南,他们也很开心很激动。
向南瞄了一眼墙上的挂钟,淡淡地说道:“行吧,时候不早了,那我就开始做事了。”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