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 ptt-第五百三十八章 難道我練的是冒牌貨?展示


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
小說推薦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还不到一个月,你能听出啥来?”
马车之中,望着趴在自己小腹上侧耳倾听的钟文,叶青莲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伸出纤纤玉手,用力推搡着他的脑袋。
“我的孩儿,岂是常人可比?”钟文拼死抵抗,不让她把自己推开,嘴里兀自反驳道,“说不定已经有手有脚,会跑会跳,还能在姐姐肚子里打一套拳呢!”
“那岂不成了妖怪!”叶青莲见推不开钟文,干脆改变策略,一把揪住他耳朵,用力拧动。
“哎哟,疼、疼、疼……”钟文龇牙咧嘴,大声呼痛,“青莲姐姐,疼!”
三十六计
“让你再作怪!”叶青莲狠狠拎起钟文的脑袋,努力想要板起脸,却终究还是被他的古怪表情逗得“噗嗤”一下笑出声来。
美人一笑,当真是艳若桃李,百媚丛生,钟文竟是看得痴了,一双咸猪手又开始不老实地活动了起来。
“砰!”
叶青莲岂是好相与的主,只听她冷哼一声,二话不说便抬起玉足,狠狠一脚蹬在钟文胸前,踹得他在地上连滚数圈,直到撞上了车厢边缘方才止住。
一道强烈的意念传来,钟文晃了晃脑袋,抬头看去,只见白色光人一手指着自己,另一只手捧着肚子,弓着身子不停地颤抖,似乎感到十分好笑。
笑个屁!
钟文狠狠瞪了他一眼,随即垂头丧气地爬到车厢一角,盘坐在地上,从戒指之中掏出灵纹笔,在自己身上写写画画了起来,很快就进入到忘我之境。
江语诗美眸紧合,纤纤玉手搭在腿上,自始至终只是坐着闭目养神,对于发生在车厢内的一切,连看都未曾多看一眼。
见钟文总算安分下来,叶青莲亦自盘膝而坐,静静地体会着刚刚领悟不久的“情棺”之道。
不行啊!
这进展速度如同龟爬,也不知猴年马月,才能达到渡厄尊者的境界!
或许是七大圣地之间的纠葛,令钟文嗅到了一丝不寻常,生出了一丝紧迫感,在铭刻了好半天灵纹,却依旧看不到显著成效之后,他终于有点坐不住了。
这种强度,莫说圣人之威,恐怕连天璇的‘神之瞳’都无法抵挡。
他低头看向手臂上隐隐浮现的淡金色灵纹,只觉这门功法的威力,全然不似传闻中那般惊世骇俗。
上古时期,创出这门“灵纹炼体诀”的渡厄尊者以肉身成圣,曾经在三位拥有赫赫威名的圣人围攻之下,既不还手,也不逃跑,仅凭铭刻在身体表面的灵纹硬抗了三天三夜,最终迫得强敌无奈退去,经此一战,名声远扬,成为那个时代响当当的传奇人物。
而钟文的“灵纹炼体诀”却屡屡遭人击破,若非肉体在地龙心血的改造下坚不可摧,他早已经嗝屁了不知道多少回。
难道我练的是冒牌货?
他在心中暗暗吐槽着,却也不想想渡厄尊者坚持铭刻了两百多年的灵纹,而自己得到这门灵技至今也不过数十天,其中更是只投入了极小一部分时间用于绘制灵纹,能够拥有如今的效果,这门灵技已足以堪称逆天。
不行,得想个法子!
人一旦产生惰性,便会止不住地想要偷奸耍滑走捷径。
钟文的眼珠滴溜溜地直转,忽然落在了无所事事,将脑袋和半个躯体穿过车厢,露在马车外头看风景的“钟文二号”身上。
过来帮忙!
他尝试着对“钟文二号”发出一道意念。
白色光人的脑袋如同幽灵一般从墙外穿了回来,瞪大了眼睛,好奇地看着他。
过来帮我一道铭刻灵纹!
钟文又自戒指之中掏出一根灵纹笔,对着白色光人比划了一番。
我干嘛要帮你画?有这时间,我不会帮自己画么?
明白了钟文的意思,白色光人脑袋摇得如同拨浪鼓一般,拒绝得毫不拖泥带水。
你傻么?这是防御灵纹,你又不会死,刻了有什么用?
刻得越多,我就越安全。
若是我被人干掉了,你不也得一起死?
钟文循循善诱,无比耐心。
白色光人歪着脑袋想了半天,似乎觉得钟文所言有理,终于十分勉强地点了点头,不情不愿地跑到钟文身旁,接过灵纹笔,在他身上画了起来。
于是乎,车厢里顿时出现了极为诡异的一幕,只见一根灵纹笔仿佛拥有了灵性一般,竟然在没有使用者的情况下,独自腾空而起,绕着钟文写写画画,奋笔疾书。
车厢左右顿时投来两道好奇的目光,原本各自闭目沉思的两位美人,纷纷睁开双眸,对于绕着钟文灵巧翻飞的灵纹笔,表现出了极大地兴趣。
“看我的凌空飞笔!咻!咻咻!”
钟文心头一凛,意识到自己太过高调,慌忙手舞足蹈,摆出一副中二姿态。
二女以为他故意用灵技博人眼球,一时间哭笑不得,又观察了片刻,见这支灵纹笔除了会自主行动之外,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异之处,便不再纠结,重新闭上了双眸。
“呼!”
钟文暗暗松了口气,再次把注意力集中到“灵纹炼体诀”之上,这一看,登时教他吃了一惊。
原来白色光人不出手则已,一出手竟是运笔如飞,快如闪电,仅仅数个呼吸之间,便完成了一道灵纹的绘制,速度几乎达到了自己的十倍还多。
我去!
二号居然还有这种本事?
先前我怎么没有想到让他来干这苦力活哩?
狂喜之余,钟文也不禁懊恼不已,只觉这些天来,自己竟然白白浪费了一个打工人,当真是暴殄天物,坐拥宝山而不知。
有了这样的重大发现,他登时来了兴致,再次大笔一挥,与白色光人共同奋斗了起来,立志要将自己打造成一个比渡厄尊者更为坚固的乌龟壳。
如此这般行了一天一夜,除了吃饭以外,钟文连觉都没睡,竟是直接肝了个通宵。
这下稳了!
望着浮现在手臂表面的防御灵纹,钟文的脸上忍不住露出猥琐的笑容。
此时,“灵纹炼体诀”的灵纹已不再呈淡金色,而是变成了闪闪发亮的金黄色。
那璀璨夺目的光芒,似乎在宣示着这门上古神技,终于重铸辉煌,再续传奇,展现出其真正的威力。
不知道如今的我,能不能扛下他全力一击?
钟文眼中闪动着兴奋的光芒,脑中不自觉地浮现出凌霄圣人那道淡黄色的身影。
明知希望渺茫,此时的他却十分荒唐地生出一股冲动,想要与圣人一战。
使劲晃了晃脑袋,将这个自取灭亡的念头从意识中驱逐出去,钟文站起身来,舒展双臂,伸了个懒腰,随即缓缓来到床边,拉开帘子眺望远方。
“这里是……天鹰山脉?”
望见远方高耸入云,层峦叠嶂的伟岸山峰,钟文脑中灵光一闪,脱口而出道。
“怎么了?”
叶青莲和江语诗同时睁眼看他。
“这里是珠玛和小明的故乡。”钟文激动地说道,“青莲姐姐,傻妞,你们且在这稍等片刻,我去万鹰巢穴见见小明的父母,或许能够寻到珠玛的线索。”
“是么?”叶青莲眼睛一亮,“那我和你同去。”
“姐姐,你的身子需要休养,还是我一个人去罢。”钟文柔声劝道,“耽搁不了多久的。”
“我和你同去。”叶青莲凝视着他的眼睛,斩钉截铁地重复道。
“这……”钟文脸上闪过一丝迟疑,知道珠玛的事情,始终是叶青莲的一块心病,与她对视了片刻,终于妥协道,“好,只是须得答应我,千万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
“哪里来这许多婆婆妈妈!”叶青莲轻轻瞪了他一眼,不耐烦道,“以我的修为,难不成爬山还能把自己爬伤了不成?”
钟文脸上露出一丝苦笑,正欲张口喊停马车,却听始终沉默不言的江语诗忽然开口道:“我也去。”
“傻妞,你去作甚?”钟文不解道。
“珠玛姑娘的事情,终究是因小锋而起,咱们江家也有责任。”江语诗的言语之间,透着一股不容置疑的味道,“就算你拦着我,我也是会上去的。”
盯着江语诗吹弹可破的白嫩脸蛋凝视良久,钟文终于还是长叹一声,再次败下阵来;“爱来就来罢!”
江语诗嫣然一笑,缓缓起身,右手扶了扶背后的银枪,莲步轻移,紧随在钟文身后跨出了车厢。
就在走出车门的一瞬间,这位江大小姐脸上的笑容立马消失不见,瞬间变回了那个高傲冷艳的女将军。
呵,女人!
钟文暗暗吐槽不已,再次深深体会到,女人翻脸,当真比翻书还快。
于是乎,在和马耘等人打过招呼之后,钟文左手边叶青莲,右手边江语诗,在一众大老爷们艳羡不已的目光中,与两位颇有性格的美女一起踏空而行,直奔天鹰山脉而去。
……
“这里便是‘万鹰巢穴’么?”
望着自万丈悬崖顶端斜斜延伸出去的细长石道,以及尽头那块如同悬空岛屿一般的巨大圆石,江语诗忍不住惊叹道,“当真是天下奇观,鬼斧神工!”
“此地名为‘万鹰巢穴’,莫非其中当真有一万头鹰么?”叶青莲忽然问道。
“就是不足一万,几千之数总还是有的,倒也未必是鹰,隼、雕、鹫之类的猛禽,应有尽……”钟文话到中途,戛然而止。
正在此时,叶青莲也问出了他心中所想:“数千头猛禽居住的地方,怎地如此安静?”
是啊,怎么如此安静?
“我去看看!”钟文面色一变,双足点地,凌空疾行,瞬间蹿至“万鹰巢穴”顶端。
这、这是?
眼前的景象,令他大为震惊,揪心不已。
鹰、雕、鸢、鹫、鹞、鹗、隼、鸮……各类猛禽的尸体散落在陡峭岩壁之上,一眼望去,竟有上千之数。
这许多逝去的禽类,不是折了翅、断了腿,便是身首分离,有一些更是被从中劈成两半,虽死状各异,却无不极尽凄惨,令人不忍直视。
钟文强自镇定心神,在岩壁之上缓步而行,试图从这些尸身之中,寻到一息尚存的禽鸟加以救治。
然而,一路走来,他的心却渐渐凉了下来。
其实,以他此时的眼力与耳力,自然能够分辨出,露在外头的这些猛禽,早已没有了呼吸,这般探寻,也不过是为了寻求一丝心理安慰。
糟糕!
金羽大鹏!
这时候,钟文忽然心头一紧,想起了此行的目的,身形冲天而起,扑向位于悬空岛屿正中央的粗壮石柱。
以他此时的修为,仅仅数个呼吸之间,便已抵达石柱顶端的巨大巢穴。
金羽大鹏的巢穴依旧幽暗而空旷,入口处散落着几根金色羽毛,再往里走,冷硬的石质地面上,可以看见吹干的血迹。
心头被不祥的预感笼罩着,钟文努力迈开步伐,又朝着洞穴深处行了数丈,便看见了两头金羽大鹏的僵硬的身躯。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小明的父亲老金。
曾经闪闪发光,威武霸气的公鹏,正直挺挺地俯卧着,脖颈处的羽毛呈现出暗淡的金色,散发着微弱的光芒,混不似从前那般耀眼。
它的双翅张开,怒目圆睁,可以看出生前的最后一刻,还在用尽全力守护着自己的配偶阿娇。
而身形要略小一圈的阿娇则卧倒在老金身下,双翅弯曲,似乎在守护着什么,从它暗淡的蓝色双眸之中,可以读出一丝惊恐,一丝决绝,只是口鼻之间,却已经没有了生的气息。
钟文缓缓蹲下,轻轻抚摸着两头金羽大鹏冰冷的身躯。
忽然,藏在阿娇身下的两颗大鹏蛋,进入到他的视线之中。
原来,直至生命的尽头,这位伟大的母亲,依旧在施展浑身解数,保护着自己尚未孵化的孩子。
然而,这两颗金羽大鹏蛋,却终究没能逃过破碎的命运,自裂缝处流出的粘稠液体已然凝固,残忍地宣示着两条小生命的终结,也使得阿娇的一片苦心付诸东流。
注视着眼前的凄凉景象,钟文只觉心头一震,鼻子一酸,仿佛灵魂都被触动。
一股难以名状的愤怒止不住地涌上心头,胸口好似被石头堵住一般,令他几欲发狂。
这一刻,他只想用呐喊,来宣泄心中的积郁。
撕心裂肺的呐喊!
于是乎,一道尖锐的唳声自他口中响起,裂石穿云,响彻四方,引来阵阵忽远忽近的回声。
“扑腾扑腾!”
受到这一生尖唳的惊吓,无数禽鸟挥舞着翅膀,从浮空岛屿的各个隐蔽巢穴之中蹿了出来,飞翔在高空之中,乍一眼望去,竟有数千之众。
即便被屠戮了上千猛禽,在这“万鹰巢穴”之中,竟然还有存活了这许多凶鸟。
“是你!”
一只雪鹰盯着钟文上下打量了一通,忽然发出一声尖唳,竟是认出了他的身份。
“是谁干的?”
情绪激动之下,钟文并没有与它叙旧的念头,只是冷冰冰地问道。
“是两个黑色的两脚兽,其中一只的眼睛还会冒金光。”
这头雪鹰智慧颇高,瞬间领会到钟文的问题所指,爽快地答道。
天璇!
听见“眼睛冒金光”这几个字,钟文眼神一变,马上猜到了凶手的身份。
不好,达拉族!
脑中闪过甘暮云等人的面容,钟文的脸色霎时间难看到了极点。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