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一劍獨尊笔趣-第一千八百九十四章:血脈臣服!相伴


一劍獨尊
小說推薦一劍獨尊一剑独尊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得叶玄眉头皱了起来,他刚想问一旁的亡灵大帝,却惊愕地发现,这亡灵大帝直接趴在了地面上,整个骨头不断颤抖着。
见到这一幕,叶玄脸色变了。
这时,一旁的亡灵大帝突然颤声道:“小家伙,跪下!”
声音之中充满了恐惧!
跪下?
叶玄摇头。
人可以死,脊梁不能断!
其实,主要是这么跪下,实在太丢人了!还是先坚持一下吧!
血海旁,血瞳慢悠悠地舔着糖葫芦,神色平静。
叶玄犹豫了下,然后走到血瞳身旁,血瞳转头看了一眼叶玄,继续舔糖葫芦。
叶玄正要说话,就在此时,远处那片血海突然朝着两边分开,紧接着,一个血人缓步走来。
当见到这个血人时,那亡灵大帝脑袋都直接埋在了土里,止不住地颤抖着,那是畏到了极点!
血瞳看着那个血人,神色依旧平静。
这时,那血人走到了血瞳面前不远处,他微微一礼,“二小姐,家主陨落了!”
正在舔糖葫芦的血瞳停了下来,她看着血人,“死的好!”
血人沉声道:“二小姐,家主陨落前说,你日后可能成为家族祸患,所以,他一死,就得除掉您!”
闻言,一旁的叶玄眼皮一跳。
妈的!
听这意思,这是亲爹要杀女儿?
这一瞬间,他突然又觉得自己老爹好像挺不错的了。
还是要有对比!
血瞳看了一眼血人,“就凭你?”
声音落下,她右手突然一翻,一瞬间,那血人头顶直接出现一片白光,那血人心中大骇,“无间之道……你…….你一直在隐藏自己的实力…….”
轰!
血人话还未说完,其便是直接被抹除!
血瞳拿出一根糖葫芦继续舔,“我若不隐藏实力,那老不死能让我活到现在?”
一旁,叶玄忍不住看了一眼血瞳。
一直以来,他都觉得自己在这血瞳身上占了便宜,两根糖葫芦换十万枚魂晶,这简直就是血赚啊!
但此刻他突然发现,这小女孩一点都不傻!
自己在套路别人时,说不定也在被别人套路!
就在这时,血瞳突然转头看向叶玄,“我带你走!”
叶玄犹豫了下,然后道:“去哪?”
血瞳舔了舔糖葫芦,然后道:“九天之城!”
叶玄眉头微皱,“什么地方?”
风雨修仙路 海月明
血瞳道:“我以前的家!”
叶玄脸色顿时为之一变,“你要杀回去?”
血瞳看着叶玄,“我爹死了!我不应该回去看看吗?”
叶玄沉声道:“是应该回去看看,只是,这跟我没关系吧?”
血瞳眉头微皱,“我们不是朋友吗?”
叶玄表情僵住。
血瞳又道:“既是朋友,那我的老爹不就是你老爹吗?当然,你老爹也会是我老爹,我很公平的!”
叶玄听的目瞪口呆,可以这么玩的吗?
血瞳看着叶玄,“你没拿我当朋友?”
叶玄犹豫了下,然后道:“我们当然是朋友,只是,你带我回去做什么?”
血瞳道:“挖坟…….哦不是,是回去守孝!”
叶玄听的直冒冷汗!
这家伙想回去挖坟!
妈的!
这是要把自己带到火坑啊!
血瞳突然道:“走吧!”
说完,她转身离去。
叶玄突然道:“我不去可以吗?”
血瞳停下脚步,转头看了一眼叶玄,“你现在能联系你老爹吗?”
叶玄:“……”
血瞳道:“不能的话,那我们就走吧!”
说完,她转身朝着那片血海走去。
威胁!
赤.裸裸的威胁!
叶玄沉默片刻后,转头看向亡灵大帝,“前辈,一起去吗?”
亡灵大帝连忙摇头,“不不,小兄弟你去,你…….一路保重!”
叶玄:“……”
片刻后,叶玄跟着血瞳消失在了远处那片血海尽头。
原地,亡灵大帝重重地松了一口气,终于解放了!

远处,叶玄与血瞳行走于血海之上,血瞳走的很慢,一直在舔糖葫芦。
叶玄突然问,“血瞳,你为何要带我去那什么九天之城?”
血瞳道:“我们是朋友!你说的,朋友就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有问题吗?”
叶玄:“…….”
血瞳又道:“别怕!没什么大不了!”
叶玄无语,你当然不怕了!我这么弱,跟你去挖坟,怕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他想跑,但是他知道,他根本跑不掉。
这血瞳的实力,根本不是他现在能够抗衡的!
就在这时,远处天际突然间颤动起来。
叶玄看向那天际,只见天际突然裂开,紧接着,一道虚影飘了出来。
是一名女子!
女子穿着一件白色长裙,身后长有一尾,容貌与血瞳有几分相似。
血瞳看了一眼女子,继续舔着糖葫芦。
白裙女子看着血瞳,“你想做什么?”
血瞳道:“守孝!”
白裙女子盯着血瞳,“他已陨落,此事到此结束,可以?”
“结束?”
血瞳咧嘴一笑,“刚刚开始!”
说着,她转头指了指叶玄,“介绍一下,我刚认识的一个朋友,叫…….叶玄!”
叶玄无语,你介绍我做什么?
白裙女子看了一眼叶玄,然后道:“这么弱的朋友?”
叶玄:“…….”
血瞳舔了舔糖葫芦,“你还有事吗?”
白裙女子看着血瞳,“别自寻死路!”
说完,她消失不见。
血瞳继续前进。
给末世的自己发qq
叶玄犹豫了下,然后道:“你不再考虑考虑吗?”
血瞳拿出一根糖葫芦递给叶玄,“别怕,大不了一死!”
叶玄:“…….”
没多久,血瞳带着叶玄来到了一处石阶前,石阶的尽头是一座巨大的石门,石门高达百丈,极其宏伟。
血瞳轻声道:“到了!”
叶玄看了一眼那座石门,石门正中央有四个大字:九天之城。
血瞳突然朝上走去,而这时,一名身着黑色盔甲的男子突然出现在血瞳面前不远处,其正要说话,血瞳右手猛地一压。
轰!
那黑色盔甲男子直接被抹除!
秒杀!
血瞳抬头看去,笑道:“九天族,该灭了!”
声音落下,她突然右脚猛地一跺。
轰!
那座石门轰然崩塌!
而这时,无数道强大的气息突然自四周出现,与此同时,一名白裙女子出现在血瞳面前不远处。
正是之前叶玄见到的那白裙女子!
白裙女子看着血瞳,“我给过你机会!”
血瞳不屑道:“给我机会?大姐,你算个什么东西?你也配给我机会?”
声音落下,她右手突然一翻。
轰!
白裙女子所在的那片时空直接沸腾起来,与此同时,白裙女子头顶出现一片白光。
见到这一幕,场中那些强者脸色皆是大变,“无间之道…….”
白裙女子也是脸色大变,“无间之道…….你竟然超越了无间,达到了无间之道!”
血瞳嘻嘻一笑,“意外吗?惊喜吗?”
说着,她右手猛地朝下一压。
轰!
白裙女子身体直接变得虚幻起来,就要被打入无间,白裙女子心中大骇,她掌心摊开,一个金色小钟出现在她手中,下一刻,那个金色小钟直接化作一道金光笼罩住了她,而在这金光的笼罩下,白裙女子被护住了。
血瞳舔了舔糖葫芦,然后笑道:“原来是圣钟!恭喜姐姐你成为九天族的族长!”
白裙女子死死盯着血瞳,“你到底想怎么样!”
血瞳笑道:“讨债!”
声音落下,她突然一指点出,一道血光瞬间轰在那圣钟上。
轰!
圣钟直接破碎,接着,血瞳右手轻轻一压,一股强大的力量直接笼罩住白裙女子,就要将其打入无间,而就在这时,一股强大的气息突然出现在场中。
轰!
血瞳无声无息间暴退了千丈之远!
叶玄看向不远处,在那白裙女子身后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名老者!
见到这名老者,场中所有九天族强者纷纷行礼,“见过族长!”
族长!
闻言,叶玄脸色沉了下来。
原来没死啊!
血瞳这小丫头是被算计了啊!
九天族族长看向远处的血瞳,眼中闪过一抹复杂,“你竟然真的达到了无间之道!”
血瞳将糖葫芦收了起来,然后道:“老家伙你还没死啊!”
九天族族长神色复杂,“本想留你一条生路,但奈何,你依旧死性不改,既然如此,那我就只能亲手结果了你!”
说着,他右手缓缓抬起,然后轻轻一压,一瞬间,四周九天族强者脸色大变!
血脉威压!
这九天族族长是要直接以血脉来镇压血瞳!
远处,血瞳身体突然间剧烈颤动起来,强大的血脉威压就要将他碾碎,她根本无法反抗,因为这是来自血脉的威压,除非她清空自己的血液,而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而这时,她突然出现在叶玄身旁,她看着叶玄,“是朋友吗?”
叶玄正要说话,血瞳突然道:“借点血!”
说着,她右手轻轻一拍叶玄。
轰!
一瞬间,叶玄口中鲜血如喷泉,而在血瞳的操控下,叶玄的血液直接沸腾起来,刹那间,一股极其恐怖的血脉威压瞬间席卷九天之界!
一瞬间,四周所有时空直接被粉碎,不仅如此,就连第八重时空都在这一刻直接湮灭粉碎。
与此同时,四周那些九天族强者体内的血液直接沸腾起来,紧接着,所有九天族强者竟然直接跪了下来,趴伏在地上,瑟瑟发抖!
血脉臣服!
这是一种血脉对另外一种血脉的臣服!
见到这一幕,叶玄都惊呆了!
我的血脉这么恐怖的吗?
似是想到什么,他脸色沉了下来。
妈的!
他的血脉绝对被老爹镇压或者封印了!
这个王八蛋…….
….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