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玄幻小說 劍骨 愛下-第五百二十五章 劍氣所至,光明辟易


劍骨
小說推薦劍骨剑骨
“诸位,请取走我的剑……诛杀邪灵,肃清天下。”
剑气符箓,乃是最常见的符箓。
将剑气蕴藏在符箓之内,若有需要,便触发剑意……只不过这看起来最寻常不过的符箓,此刻却是蕴着不寻常的制作方法。
神性符箓的制作方法与星辉截然不同。
将执剑者剑意,纳于符箓之中,宁奕提供神性剑意,丫头提供阵纹符路,两人联手,花费一个月时间,这才制造出十张剑符。
谷霜手指轻轻摩挲着符箓,他默默以心神感应。
“嗡”的一声。
一道雪白锋锐剑形,在上方映射而出。
一道道的轰鸣声音。
玄镜,青君,琴君,宋净莲,朱砂,叶红拂,柳十一,曹燃……一同触摸符箓,包括宁奕在内的十人,激发出十柄倒悬之剑!
“光明密会的存在……”沉渊君轻声道:“是很重要的秘密,诸位来到此地,接过符箓,不仅仅接过了责任,也背负起了危险。在彻底清剿影子组织之前,任何情报的外泄,都可能会导致个人的死亡。”
密会九人,神情严肃。
是的。
连东土佛门这等庞然大物,都没有躲过它们的荼毒。
很难想象,这渗透到大隋地底的组织,究竟牵连着多大的势力,又有多少修行者身在光明下,心堕黑暗中。
“我的师弟胤柔……因为一念之差,走上邪路,被关押在阳平洞天。”神情始终平静淡然的沉渊君,说到这里,眼神有那么一刹的灰黯,自责。
“在堕落之前,没有人发现他的异样。如果我当初再敏锐一些,或许能够改变什么……”他轻轻吐出一口郁气,振声道:“影子的邪典祭祀,手段非常隐蔽,诸位来自于四境圣山,都有同好,亲友,但无论再如何信赖,都必须仔细审视。保守密会的存在,不是欺骗,而是保护,保护自己……也保护身边所在乎的亲人。”
胤君,是将军府永远的沉痛。
沉渊此刻揭开伤疤,好让在座的每个密会年轻人,都认清楚自己即将面对的,将是何等强大的敌人。
“这件事情,连我的师尊都要保密?”琴君沉默了一小会,道:“院长大人是知晓邪灵存在的人物……我见证了她亲自炼化影子的过程。”
“可以说,大隋天下的高层都清楚影子的存在。知晓影子存在,并不能说明什么……这已经是公开的秘密。”宁奕凝重道:“而密会的存在,直接与终末谶言关联。就我个人而言……即便是千手师姐,也并不知情。除了在座的九位,每多一位知情者,我们的胜算就少一分。”
“密会不看重修为,而是年龄,资质。”宋净莲收起符箓,替宁奕解释道:“原因很简单……我们这些人,终将成为大隋天下的砥柱。而诸如院长这样的人物,他们是可敬的前辈,但在大隋尘世走了太久,接触到的势力,已经无法去清查。”
声声慢是个很聪明的人。
她立即就明白了宋净莲的意思。
有天神山作为支撑,密会并不缺少力量,更何况……他们本身就象征着力量。
影子的强大,只是体现在隐蔽性上,而并非是绝对实力的碾压上,如果能够将影子这个地底组织揪出来,这场战争,大隋将轻而易举的取得胜利!
所以,这是一场情报战。
而涅槃境界的老前辈,他们的案卷太复杂,完全无法调查清楚……一旦出现了灵山戒尘案件的错信,那么密会的成立便成为一个笑话。
今日来到这里的人,都有一个共性。
年轻。
大周工程师
非常的年轻。
在尘世间所走过的年月,加在一起,还没有某位涅槃经历的岁月要长。
他们的案卷太容易调查……简单,干净,而且清白。
“宁奕,你是在怀疑大隋的高层么。”应天府青君直接询问道:“是否有明确的怀疑对象?”
此话一出,所有人的神色都凝重起来。
这是一个很严肃的事情。
灵山的大事件给了所有人教训,一个戒尘,已经给佛门带来了巨大的打击!
如果他们背后的圣山前辈……也有着类似“戒尘”的危险人物。
那么事态可就严重了。
“目前……还没有。”宁奕摇了摇头,道:“关于各自圣山的情报,还是身在局中的诸位最是了解,今日之后,还要烦请诸位多多留意,打起十二分谨慎。”
看得出来,几人都松了口气,但神情又难免担忧。
“嗨……诸位大可不必这般,满脸忧心忡忡。”宋净莲俨然一副自来熟的模样,笑眯眯道:“咱们密会目前的任务之一,就是秘密调查各自师门的背景清白,低调当个无人问津的二五仔。瞧瞧东土灵山,几场大火之后,都烧成什么破烂模样了?这日子不还是照样过,师门要是真有内鬼,早点揪出来是好事,再来一场大火,哪座圣山受得了?”
几个先前还绷紧面容的年轻人,都忍不住笑了。
曹燃竖起拇指,称赞道:“宋兄弟好口才。”
“话有些糙……”柳十一也笑了,道:“但说得在理。”
朱砂神情无奈,看着自己夫君。
这厮还真是……心眼大。
不过这番话说出来,的确缓和了气氛。
作为承受影子打击最大的势力,灵山不在意揭开伤疤,而且愿意分享经验,也是一桩好事。
“关于密会的存在,我可是严格保密,连老爹都不知情。”宋净莲笑道:“所以诸位,觉得担忧师门的,不妨看看灵山。不好意思隐瞒尊长的,就看看我。”
宁奕向他投去感激的目光。
净莲是个聪明人,知道密会里大部分人是第一次碰面,彼此之间仍有芥蒂,愿意拿自己开个玩笑,以此破冰,放下身段,可是大本事。
密会的气氛变得轻松许多。
玄镜忽然问道:“宁先生,接下来我和谷霜会回到西岭……教宗大人最近似乎在清查邪灵祭祀,关于密会的存在,对教宗也要保密吗?”
“当然!”
不等宁奕开口,谷小雨神情焦急,抢先道:“师叔先前说了的!密会之事……只能在今日几人之中流传,走出这间静室,便要严格保密,你忘啦?”
“你冷静一下,我不是鲁莽之人。 ”
玄镜有些无奈,她很少看到谷霜这幅模样,想必是真的着急了。
小姑娘望向宁奕,认真道:“宁先生……如果能得到教宗大人的支持……西岭的邪灵调查会顺利许多。”
新修真大时代 剧毒术士
“我和陈懿乃是故交。”宁奕摇头,道:“他身居高位,日夜繁忙,如果需要他相助……我自然会找他出手。”
这句话,便是告诉玄镜。
他并非是抗拒西岭更强大的力量加入,也并非是信不过教宗。
其实原本密会的成员之中,应该有陈懿一席之地……按照世俗流传的情报来看,教宗大人足够年轻,与宁奕差不多岁数,和在场的柳十一青君等人,没有什么年龄差距。
只是,宁奕知道……他的身体里,曾经栖居着一个数百年的灵魂。
捻火者和坐忘者,都不会考虑纳入光明密会,所以陈懿和云雀,都被排除在了名单之外。
既然将这二位年轻大人物排除在外……这个组织的存在,自然是要对他们保密的。
“密会的存在,不要告诉陈懿。”宁奕沉声道:“无论动用整座道宗的资源,凭借太和宫的力量,已经足够了。”
“明白了。”玄镜认真点头,表示自己听懂了。
小姑娘一只手搭在身旁少年的手背上,忽然不动声色狠狠掐了一把,微笑传音道:“等回去再跟你算账。”
谷小雨神情一变,然后压了下来,一只手挠着头发,嘿嘿憨笑,“师叔,商量个事儿?密会结束之后,我在你山头待几天呗,好久没见了,可想你了……”
宁奕瞥了眼小姑娘,心思洞明,笑道:“密会结束,师叔就要闭死关了,你还是跟玄镜姑娘一起回道宗好了。”
“啊这……”
谷小雨脸色立马就垮了下来,但他捕捉到了某个词语,喃喃问道:“等等,小师叔……你刚刚说的是,闭死关?”
密会几人都皱起眉头。
“诸位,不必拿这种神色看着我,我还没有死呢……”
“况且。”宁奕低声笑了笑,“我的闭死关,恐怕与诸位理解的不太一样。诸位就理解成,我如今要渡的,便是迟到的‘涅槃劫’。”
他无法用一言两语去解释,自己与韩约那一战所发生的异变。
也无法解释自己体内的情况——那三股不朽特质和随时可能熄灭的神火。
事实上……宁奕在天神山的开坛讲道,以及此刻召建光明密会的行动,就是为了接下来的闭关而准备。
闭关,闭死关。
他……真的有可能会死在这次闭关之中!
“你要闭关,所以刻意找来我们,是想做甩手掌柜吗?”还是叶红拂最淡定,呵呵冷笑一声,没好气问道:“你要闭关多久?”
“我……不知道。”
宁奕很坦诚,苦笑道:“或许很短暂,只要十天,或许很久……要很多年,很多年。”
他叹了口气。
叶红拂说得很对,自己这一闭关,的确是做了甩手掌柜。
但神火将熄,这是迫不得已的事情。
宁奕起身,深深一礼,郑重道:“我闭关的日子里,大隋天下,就交给诸位……剑气所至,光明辟易。”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