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言情 詭異入侵-第0284章 山君形意符推薦


詭異入侵
小說推薦詭異入侵诡异入侵
倔强归倔强,猫七对江跃终究还是认可的。
这些日子,他虽然和江跃聊得很少,但每天都能见到。江跃的各种作为,他也看到不少。
尤其是昨晚变故的时候,江跃在院子里吸收天地灵力,颇有章法,让猫七大感惊讶。
永恒
他也得出了一个结论,江跃这个家伙,可不仅仅是依靠智灵这么简单,他还有别的底牌。
这个老江家,绝对不简单。
同样,猫七也看到了江跃跟军方代表章主任打交道,面对这种位高权重的大人物,江跃这个年纪,能够拿捏得这么好,足可看出这个年轻人确实有着一般年轻人难以企及的智慧。
成熟的心智,又不会过分老于世故,变得性情凉薄,这又是猫七看到江跃的理由。
如果江跃年纪轻轻,就跟一头老狐狸似的稳健,猫七也未必看好他。
毕竟,智灵那个坑货并不欣赏老于世故,性情凉薄的那一款。
准确地说,猫七在江跃身上,看到了改变囚禁命运的一线机会。
希望这种东西,猫七已经疏远了很久很久,一般情况下,它已经不习惯抱太多希望。
毕竟,几千年来,它失望的次数太多太多。
江跃其实也清楚,九号别墅选中他,完全是智灵的安排。
也就是说,不管是哪一个大员,几乎不可能巧取豪夺。
但换一个方向考虑,或许智灵会将这次事件当作一次考验,看看江跃的处理能力?
先不说智灵这边如何考量,不管从哪个角度,江跃都不可能让出九号别墅。
对他而言,这不仅仅是一栋别墅,更是一个家,一份承诺,一个心结。
“七兄,你也算是这道子巷别墅的老住户了。你对道子巷别墅的了解多么?”
“不多。”猫七很直白,“我只是一尊浮雕而已。我只知道,上一任主人姓郭,在那个时代,也是显赫一时的人物。他参与了这处别墅的建设。我猜测,此地应该关系着整个星城的气运。”
又关乎着星城气运?
江跃倒也没有大惊小怪。
这道子巷别墅确实透着很浓的神秘感,要说关系着一些奇奇怪怪的气运,倒也合理。
猫七见江跃没有追问,反而问了起来。
“小子,天地大势已经不可更改,诡异时代降临,你有什么打算?”
“七兄有什么建议?”
“你小子滑头,用提问来回答问题。”
“我是诚心请教啊。”
“建议什么的就算了,万一误导了你,智灵把你给变成前任,到时候你还得怨我。归根结底还是一句话,要做好心理准备。局势可能会比你想象中的更艰难。有些时候,你甚至会觉得一片黑暗,完全看不到一星半点希望,觉得自己挺过不去了。到了那种时候,就算逼也要逼迫自己,再咬咬牙,再坚持一下。永远永远,不要放弃希望。”
没正形的猫七,竟然这么一本正经说话,倒是让江跃有些意外。
江跃其实对未来的局势也深感忧虑,预感到人类将面临极为艰难的时刻,可听猫七的口气,似乎还要比想象中更艰难。
但无论如何,不要放弃希望。
江跃凝重点头:“只要有一口气在,就没理由放弃啊。”
“小子,你想过没有?也许有一天,星城保不住了,甚至这道子巷别墅也保不住了,甚至天下之大,没有你们人类的立锥之地,你们将会像老鼠一样,到处钻洞,到处逃窜,惶惶不可终日,到那时候,你还会像现在一样,坚定地说着不放弃的话吗?”
会吗?
江跃扪心自问。
片刻后,他有了答案。
“只要我守护的一切,还有一点点在,我就有一万个理由坚持下去。”
“是吗?”猫七喃喃问着,也不知道是感喟江跃的态度,还是回想起什么伤心的往事。
总而言之,毒舌的猫七忽然就沉默起来。
江跃也没再说什么。
上楼查看玉蚕的情况。
玉蚕现在可是他重点关注的对象,自从玉蚕吐丝之后,江跃就一直心系着这个宝贝疙瘩。
落慕离魅 殇离晴
玉蚕的体型似乎又圆了不少,食量的确是增大了不少。
江跃弄的凝烟草,明显又吃得七七八八了。好在江跃的凝烟草存货极多,倒是可以充分供应,让它可劲地造。
能吃自然也能干。
玉蚕周围已经出现了明显的一圈圈白丝,比上一次看到的时候,份量至少多了三倍。
“好家伙,这产量还真不是盖的啊。”
看来,只要凝烟草供应足够,玉蚕的蚕丝也能做到足量供应啊。
目前的这一圈圈细丝,其实已经初具规模,可以让江跃加工出一些蚕丝了。
根据家族传承提到的,这种蚕丝,需要七根交织在一起,以独家手段锻制成形,才能形成韧劲十足的灵丝,粘粘鬼物邪祟,无往不利。
一旦数目众多,像渔网一样密密麻麻交织在一起,便是再凶恶的厉鬼,一旦粘上也休想挣脱。
目前这一圈圈蚕丝,制作一根二三米的蚕丝,应该不成问题。
当然,一根显然是不够的。
成形的灵丝,如果可以凑到三五根,便能发挥一定作用了,若能凑成七八根,便能算是一件防御利器,如果能到十根二十根,那绝对可以结阵使用,将发挥出不可思议的效用。
江跃兴高采烈地将凝烟草弄好,让这玉蚕可以敞开肚皮地造。
照着这个势头,再过二三天,说不定就能得到三五根灵丝,过上一周,没准就能凑出七八根来。
十天半个月的话……
光是想想,江跃都觉得心里美滋滋的。
伺候好了玉蚕之后,江跃下了楼,随随便便弄了点吃的,算是对付一下晚餐了。
这些日子,他们家没少囤积食物。
九号别墅又大,囤积的各种食物,若是江跃一个人吃,一年都未必吃得完。
所以,暂时倒是不用考虑粮食问题。
填补好了肚子后,江跃便来到地下室。
盘膝冥想了一阵,江跃将精神力调整到最佳状态。
今天,江跃打算测试一下,自己精神力的提升,对制符而言帮助有多大。
其实前几次制符,江跃已经明显感觉到,精神力不断提升,他炼制一阶灵符已经很轻松。
之前一口气炼二三张就会觉得疲倦,后来一口气炼好几张,也没太大感觉。
这几天江跃明显感觉到精神力提升巨大,所以他想试试看,炼制二阶灵符,会是什么感觉?
二阶灵符,江跃最熟悉的自然是云盾符。
这是一种非常实用的二阶灵符。
防御子弹,防御锋刃攻击,还能防御震荡冲击。
可以说,云盾符的防御非常优秀。虽然防利刃攻击稍微差一些,但基本的防御力还是有的。
云盾符江跃已经制作过几张,轻车熟路。
准备妥当后,江跃开始炼制。
总裁危情:娇妻带球跑 西岚
半个小时后,他的跟前已经多出了三张云盾符,每一张都是完美无瑕的杰作,绝对堪称是上上品。
江跃大喜过望。
一口气炼制了三张云盾符,这成功率就很吓人。
最让江跃欣喜的是,他的精神力明显还没有消耗完,甚至都没有往日那种精神疲倦的感觉。
也就是说,他还有余力可以继续炼制。
“既然这样,捡日不如撞日,不妨再尝试一下新的灵符?”
江家传承当中,还有一种二阶灵符,让江跃很感兴趣。
山君形意符!
根据家族传承介绍,此符可以模拟山君的形状意态。
山君者,猛虎也。
山君形意符,顾名思义,就是灵符拟化猛虎形意,以其意态慑人,以其形态攻击对手。
可以说是物理和精神的双重打击。
如此灵符,可谓神奇。
当然,这山君形意符虽然是二阶灵符,但是在二阶灵符里,可以算作是最高层次的,也是最难炼制的。
至少在江跃看来,炼制此符的难度,应该比云盾符要大不少。
前段时间,江跃以自己的精神力来推演了一下,觉得自己应该大概率炼制不出来。
这一次,江跃余勇可贾,通过三张云盾符的练手,正是状态最佳,气势最旺盛的时候。
所以,宜将剩勇一鼓作气,炼制山君形意符。
将呼吸调整匀称,材料准备齐全。
江跃开始掐起了手诀。
不说别的,单单是这手诀,便要比云盾符要复杂许多。
江跃都有些怀疑,这山君形意符的炼制过程如此复杂,手法如此深奥,为什么仅仅是二阶灵符。
难道它配不上三阶?
当然,家族传承把它划分为二阶灵符,江跃也没法较真。
……
随着时间的推移,江跃慢慢进入了忘我的状态。
如果此刻有人在旁边观看,一定会非常吃惊。
此刻江跃的一举一动,每一个手诀,都好像猛虎下山,活灵活现,竟深得山君气韵。
江跃自己显然是意识不到这一点的。
他已经完全进入一种高级的境界。
眼中,脑海,只有一种意象,那便是山君形意。
下笔,引灵,开光,结煞……
江跃手中的灵毫就像具有灵气的生命,也不知道是受江跃的操控,而是自己的灵识苏醒,每一笔下去都如同仙人起舞,充满了韵味。
那朱砂落在黄纸上,落笔生花,寸寸皆灵。
就好像造物之主在造化一件绝世宝物,鬼斧神工,神秘莫测。
终于,灵毫落在纸符下端,倏然而止。
刹那间,那平平的一张纸符,就好像一个崭新的生命呱呱坠地,顿时焕发出惊人的生命气息。
江跃手诀引动,引灵开光。
这是激发灵符的关键。
江跃明显感觉到,这一次引灵开光,四周奔涌而来的灵力,明显超过了此前炼制云盾符的时候。
一方面,此符对灵力的容纳量就更大,换句话说,此符相比云盾符而言,是个大肚肠。
另一方面,前日初变之始开启,天地之间打破桎梏,天地灵力开始蔓延,虽然此刻不如剧变时那么灵力充裕,但整体灵力浓度自然远超前些日子。
此符肠胃就大,而外部的食物供应充足。
这么一来,江跃感应到奔涌而来的灵力远胜当初,也就不稀奇了。
如此大概一刻钟过去。
那张灵符便好像一个吃饱喝足的家伙,打了个惬意的饱嗝,缓缓贴在桌面上。
江跃松了一口气。
身体一个踉跄,差点没站稳身子。
一屁股坐倒在椅子上,江跃擦了擦额头的汗珠。
这一张山君形意符,竟好似比三张云盾符的消耗还大。
当然,江跃知道这是错觉。
大概的原理就相当于饿汉吃馒头,前几个馒头塞肚子,没觉得饱,吃到最后一个吃撑了。
并不是最后一个馒头有多撑肚子,只是因为前面积累罢了。
当然,有一点是肯定的。
山君形意符,单论精神力消耗,单论炼制难度,肯定是要超过云盾符不少的。
而且这又是第一次炼制,过程并不熟悉,对精神力的消耗自然就更大一些,因此疲惫感才会如此强烈。
幸运的是,这一次炼制,居然还是成了。
江跃其实之前做好了失败的心理准备。
降低了期望值,少了得失心,反而一鼓作气给炼成了。
盘坐了一阵,稍稍恢复了一些精神。
虽然疲倦感还是有一些,但比之前已经好多了。
看看时间,其实才是傍晚七点不到。
这个点,如果今晚还有天变,估计差不多又该开始了吧?
江跃收起战利品,决定回地面看看情况。
当天地剧变开始,天地之间的灵力就会异常活跃。
这是前两天江跃总结出来的规律。
而这灵力活跃的时候,则是修炼的最佳时期。这种时候,绝对不能错过。
利用得好,何止是事半功倍?
刚回到客厅,江跃就听到猫七怪笑道:“小子,你还真是专注啊。人家都来敲你几次门了。你再不出现,都有人提议破门而入啦。”
“谁?”
江跃皱眉,这吃相是不是太难看了?破门而入?
能做到大区级的大员,不至于这么沉不住气吧?做事能这么霸道,吃相至于这么丑陋?
“嘿嘿,还不就是那些人。你也甭问我,人家又来了。”
猫七正说着呢,又听到砰砰砰的拍门声。
门铃都不按,拍得梆梆响。
从这拍门的架势就可以看出,对方确实对主人有失尊重。
但凡有点礼貌的人都知道,怎么敲门才不至于让人反感。
更何况,这不是敲门,而是拍门。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