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萬古第一武神》-第五百七十一章 揮手退人仙鑒賞


萬古第一武神
小說推薦萬古第一武神万古第一武神
“此人是谁,面生的紧啊!”
“鬼鬼祟祟,一看便不是好人!”
“哼,藏头露尾之辈,怕不是打着什么坏主意,此人不可深交!”
许是出于某种忌惮,又或是最后出现的一人,实在太过面生,十数名神藏人仙都没有任何印象,竟是矛头齐齐对准了那人。
霸道狂仙:替身女配在逆袭 满架蔷薇
想想也在情理之中,毕竟先被萧观音叫破行藏,现身的两人,可都是方眼三大古域,乃至人族中,都算比较有名的存在了。
“陈观澜,见过萧仙子和诸位同道。”
“御清风,见过萧仙子……”
两名丰神俊朗,气度不凡的青年男子,丝毫没有被人发现行藏的尴尬,大大方方拱手一礼,环视周遭。
“陈道友、御兄……”
偏偏,面对两人的见礼问好,哪怕再是心中不愿者,依旧是要面带笑容还礼。
无它,这两人放眼人族,都是榜上有名的高手。
当然了,同样是神藏人仙的修为,或许不如萧观音那般,美名传遍人族,即便是外族之中,都有传播,可实力天赋却是实打实的不凡。
聚宝楼作为人族之中,不是绝顶势力,胜似绝顶势力的庞大触角,编排了几个榜单。
萧观音所在的美人榜,自然是其中之一。
但这个榜单,不过是后来的好事者,多次鼓动之后,聚宝楼才在一次榜单更新中,又加进去的。
而陈观澜和御清风,却是含金量极高的圣选榜,榜上有名的才俊天骄。
虽然排名并非在前列,但无论是其不足甲子的年龄,还是巅峰神藏人仙的修为,曾经不止一次与同阶妖族交手,并且全身而退的战绩,都证明了其实力的不凡。
要知道,这圣选榜的录入条件,便是不足甲子的年龄,还有骄人的战绩,其它都不重要。
而所谓圣选,便是意指,有着进入灵寂显圣境的潜力!
更遑论,这两人背后的势力,也极为不凡。
陈观澜乃是松阳阁弟子,那位许青松圣者的嫡传徒孙。
御清风更了不得,虽然背后势力与之相差无几,却是来自中州古域,同样是显圣境大修士的嫡系传人。
也正因此,众人的态度才有所不同。
更何况,两人名声在外,即便隐藏在侧,未必不是为了防备妖族强者,这就是众人自行脑补的诸多可能之一。
所以,众人心中的不满,自然都倾向了最后的陌生人!
至于会否得罪对方,那也要看是什么情况。
如今,这陌生人明显惹了众怒,甚至是隐隐犯了忌讳,又有诸多势力强者在此,还怕你一个没名没姓之辈不成?
“观音见过两位道兄!”
正在众人揣测之际,萧观音已是向两人见礼,转而美眸波澜如光,看向了最后一人,款款道,
“不知道友在何方修武,请恕小妹眼拙,实在是……”
虽然话未说完,但话中所表现的意图,却已是再明显不过。
这最后一人,自然是暗中潜行于此的陆川了!
“此女的感知好生了得,而且还有异宝的气机波动,相辅相成之下,威能成倍暴增,才发现了我的踪迹!
只不过,她还看不破我的真身!”
陆川面无表情的看了萧观音一眼,古井无波的眸光,在那渐渐凝形的伴生灵物之上扫过一眼,便既一言不发的向后退去。
萧观音黛眉微蹙,美眸中异色一闪而逝。
这些年来,她游历人族各地,见过不少对她不假辞色之辈,其中不乏心坚如铁,也有欲擒故纵,却从未见过如此波澜不惊的人。
要知道,她不仅修炼功法极为玄妙,本身体质也是异常特殊,兼之容貌天成,对于男子的吸引力,比之所谓的媚骨天成,都要稍胜一筹。
否则的话,也不会一出现,便引动了诸多神藏人仙的心神波动。
从某种层面上,这种天赋,比之陆川的道影逆轮,也不过是逊了一筹罢了。
也就是此女没有能够配合辅助,乃至强化这等天赋本能的功法,否则的话,必然会更胜一筹,比之神异玄通也不遑多让了。
但她却不知,陆川除了自身的道影逆轮,本能排斥之外,即便是自身意志,也能抵挡对方的天然魅力。
尤其是,在陆川这等心境修为高深的强者眼中,萧观音看似浑然天成的魅力,实则在潜移默化之中,已然多了一分斧凿匠气,沾染了红尘夙念。
这也难怪,毕竟此女自出道以来,便肩负着,为萧家拉拢臂助的使命。
即便此女以萧凤羽为榜样,可不仅修为相差太大,即便是心性手腕,也有着极大的差距,甚至是不可以道里计。
越是模仿,约会深陷其中,久而久之,身上那股天然而成的灵气,便会消磨殆尽,泯然于众,
可惜,萧观音还未找到自己的路!
此女在一瞬间,心中转过了无数念头,并未阻止陆川。
以她的心性,叫破别人行藏,已经是有结怨的嫌疑,大多数人不会对此心生嫌隙,可难保不会碰上一两个心志坚毅,心眼又不大的人。
若是因此结仇,那才叫笑话呢!
陈观澜和御清风,也仅仅是深深看了陆川一眼,并未多做什么,心中却有了一番比较,没有肤浅的想要直接比个高低。
仅仅是,陆川隐藏身形,收敛气机的本事,着实让人忌惮。
但三人都属于心志超凡之辈,大多数同阶武者,也都能做到权衡利弊,不会因为这种小事,就直接结怨。
可惜,总有人自以为是,亦或想在美人面前表现一番,便觉得可以让美人高看一眼,甚至于更进一步,未必不能抱得美人归。
做着这等美梦的人不多也不少,无不蠢蠢欲动,只是心存忌惮,一时迟疑,却依旧有人跳了出来。
说来话长,实则不过眨眼之间,千姿百态,已是在众人心间轮转。
“哼,藏头露尾的鼠辈,连姓名都不敢通报,莫不是打算继续隐藏在侧,心怀不轨?”
却见一名颇为俊逸的青年,朗声大喝,身形一展,便是凌空一剑,刺向了已经转身的陆川背后。
这一剑,看似没有多凌厉,实则已是除了没有动用神异玄通之外,神藏人仙强者能够动用的招式精妙范畴。
首席 御 醫
没人去阻止,有人去试探下,这位陌生人的深浅,反正又不会损及自身,何乐而不为呢?
可惜,下一刻,众人便变了颜色。
“手下留……”
陈观澜和御清风,面色微变,低喝一声间,手刚刚抬起。
呼!
但就在此时,陆川已是头也不回,随意向后挥袖,好似驱赶老鼠一般,便刮起了一阵清风。
可在所有人眼中,却是惊涛骇浪,暴风滔天,仿若天地倒悬,乾坤斗转。
咔嚓!
那把明显品阶不凡的灵宝,顷刻哀鸣一声,竟是化光骤散,寸寸崩折,化作无数寒星倒卷而回。
“啊……”
那青年到底是神藏人仙,危急关头,全身真元全力鼓动,充斥周身,一重重金盾虚影浮现,露出一套宝甲,护住全身。
嗤嗤咔!
可惜的是,这宝甲竟是刹那之间,便既崩碎,所有异象虚影,也随之崩散,在青年周身带起点点血光。
“噗!”
青年随之倒飞而回,在半空中口吐鲜血,被一道人影拦下,轻飘飘一掌拍在身后,胸前飚射出数十道寒芒,气色才好看了些许。
只不过,气息却萎靡到了极点,一副大病初愈的虚弱样子。
“好霸道的手段!”
御清风已是拦在两人之前,看着空无一物的前方,神色凝重到了极点。
此人人如其名,所修功法也与风有关,可即便强如他这等神藏巅峰的人仙,自问也做不到,那般轻描淡写,便重创一尊中期神藏。
固然有青年轻敌的原因,可最主要,还是陆川的实力太强。
而让御清风忌惮的是,对方身上的气息波动,竟然不是真元,却又霸烈无双,而且偏偏没有巅峰神藏人仙的气机感应。
这实在是匪夷所思!
“此人太过神秘,还是不要招惹为妙!”
陈观澜也是差不多的神色,与御清风不着痕迹的交流一个眼神,皆看到了对方眼中的忌惮之意。
显而易见,两人都没有把握,能够胜过陆川。
而且,无端结仇,尤其是为了女人这等意气之争,是最为不理智,乃至愚蠢的行为。
之所以救下青年,不过是为了刷一波好感罢了。
这些年来,他们做过不止一次,似这般惠而不费的事情,还能收获一拨声望,又不会结仇,何乐不为呢?
至于青年伤在陆川之手,那是他自不量力,与他们有什么关系?
反倒是萧观音,虽然对陆川好奇的紧,可仍旧能上前,对青年嘘寒问暖,让对方感动的一塌糊涂,很快便一副死忠舔狗的样子。
陈观澜和御清风分毫不将此人看在眼里,却不会表现出丝毫,更让众人心生好感的同时,交流之间,也对陆川的态度,更加恶劣三分。
轰隆!
而就这一会的工夫,百十里外,蓦然有剧烈波动,仿若惊雷滚滚,即便隔着如此之远,众人都隐有所觉。
“是妖族强者追杀刚刚那人去了!”
众人神色微变,看着天际远处,若隐若现的模糊虚影,很快便是惊悸不已。
因为,有两道不凡的妖气波动,骤然消失无踪!
“好胆!”
再看妖族一方,其中一位更是满面狰狞,怒不可遏。
正待动手剪,不远处的灵光,却是突然敛去,露出了一样玄奇物事,吸引了所有人或妖的目光。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