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 ptt-第175章:佛子大人,請留步(53)鑒賞


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
小說推薦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快穿之男神又苏又甜
唐果伤势不轻,为宋烨梁聚魂的事情只能往后拖。
将所有人丢出鬼蜮后,裕策已经入魔,带走了饶尹的尸体。
慕容婉身受重伤,但裕策没有动手杀她。
相思蛊的母蛊在慕容婉身上,母蛊死亡,虽然不会让身中子蛊的裕策身死,但是也会被重伤。
……
盛 寵 之 毒 醫 世子 妃
玄尘比任何人想象的都要记仇,而且是眦睚必报。
将唐果带回宋家,亲自将宋烨梁身死的消息告知宋夫人,宋夫人当场昏厥,身体更是一蹶不振。
谁都没想到一对新人,就这样香消玉殒,所有人都唏嘘不已。
唐果思虑很久,决定告诉宋夫人还有一线生机,希望对方能抓住这一丝希望好好活着。
宋夫人果然振作起来,但是看着唐果虚弱的样子,又各种担心。
玄尘陪了唐果三日,决定把常清留下来照看唐果,只身去幽冥泽采摘适合唐果用的药材。
唐果阻止未果,玄尘在第三日晚上悄悄离开,再回来已经是四个月后。
……
凌晨,唐果躺在床上感觉枕边被压了下去。
她倏然睁开双眼,看着躺在身侧的人影,神色有些呆滞。
即使没有点灯,她看得也一清二楚,玄尘的脸更为消瘦,眉骨更突出,眼窝也变得更加深邃,眼里有很多红血丝,可见他这段时间都没有好好休息过。
玄尘一手压在她手腕上,探脉无果,只能松开手,轻轻将她揽在怀里。
“好想你。”
他低沉又喑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有着无限的温柔与柔软,亦有藏不住的疲惫与倦怠。
唐果往床内侧挪了挪:“离天亮还有一个时辰,先休息会儿。”
玄尘往她身边靠近,将头埋在她肩窝:“我想,我对你应许是动了情。”
唐果愣住,替他掩着被角的手也停在原地。
“我以为你早动情了。”唐果咕哝了一句。
如若不是动了情,他怎么可能会对她那么温柔,还破了戒,按着她就亲。
玄尘低笑着,声音似乎在她胸口回荡:“嗯,是早动了情。”
他长臂将她的细腰紧紧揽在怀中:“果果。”
“嗯?”唐果有些迷糊,还想接着睡。
玄尘:“我给你采了很多药。”
唐果侧身与他面对面,但眼睛却已经阖上:“知道的,你一直很厉害。”
“睡吧。”玄尘看她困倦,他知道,她受伤后只有沉睡才能尽快恢复伤势。
其他的,可以等她醒过来慢慢说。
……
唐果一觉醒来,已经快中午。
光线从明纸窗外穿透进来,照亮了屋内的景象。
玄尘依旧在睡,只是下巴上冒出了青色胡茬,高挺的鼻梁和温润的唇色格外诱人,因旅途劳顿,他外面的僧袍已经脏了,上床之前就已经脱掉搭在花鸟屏风上,只穿着白色的中衣侧躺在床上,被子搭在腰间,领口微来,露出平时被遮挡严实的胸口。
唐果直勾勾地看着他,只觉秀色可餐,手指在他下巴上那道很浅的伤口上轻轻拂过。
玄尘眼皮动了动,睁开眼睛的时候露出一丝迷茫,她的笑颜撞进眼底,让他脑子有些发懵,感觉好像还在做梦。
“果果。”
刚醒的男人,声音性感又沙哑。
唐果从床上坐起来,问道:“有没有受伤?”
玄尘终于清醒,伸手盖住了眼睛,沉默了一会儿,躺在床上摇了摇头。
唐果有些迟疑,他一夜都保持着侧躺的姿势,根本没有调整过,让她有些怀疑玄尘没说真话。
“你把中衣脱了。”唐果坚持道。
玄尘双手掩住微微敞开的领口,耳尖和脖子透出淡淡的粉色:“不行。”
唐果伸手将他从床上捞起来,直接动手去剥他的中衣。
玄尘抵抗了两下,被她瞪着只能停手,仍由她查看自己身上的伤。
……
他的确是受伤了,幽冥泽是十大凶地之一,就算他现在修为不低,但也不能做到在幽冥泽来去自如,里面有很多天地孕养的阴煞之物,攻击方法更是千奇百怪,令人防不胜防。
他的背后是几道很深的伤口,就像用匕首拨开,皮肉翻卷。
这几道伤是幽冥泽地幽冥蜓弄的,幽冥蜓形状和蜻蜓差不多,但是攻击力却比毒蜂都厉害,有筷子长,翅翼发达,是很锋利的武器,可以轻而易举地将玄铁割断。
幽冥蜓在幽冥泽数量非常多,而且是成群结队地发动攻击。
有些变异等级高的幽冥蜓甚至可以潜入水中一段时间。
幽冥蜓翅翼上的金粉有轻微毒素,不致命,但是会导致伤口愈合缓慢,发痒,且没有对应治疗的灵植,只能依靠自己身体素质扛过去。
……
唐果指尖轻轻抚过翻卷红肿的伤口,低低叹了口气,五指徐徐抓握,缠绕在伤口的阴气被拔除。
玄尘感觉背后没那么痛了,知道她又动手替他缓解了伤势。
女配有毒 宛海
唐果拿着绷带将他身上的伤口缠住,双手从背后环住他的腰,拿着绷带绕过,举止有些过于亲密,但是他一点都不觉得不适。
在唐果包扎好后,他将衣服穿好,从储物袋中取出了一堆用特制盒子封锁的药材。
“这些都是给你的。”玄尘将盒子堆在桌子上,认真地看着她的眉眼。
唐果望向那堆上好的药材:“你是把整个幽冥泽给搬回来了吗?”
“没有。”玄尘语气有些失望,“若是我修为和你差不多,应该能将幽冥泽割裂一块,炼制成小秘府,到时候你就能随身携带,当做储备的药库。”
唐果:“……”
“你可真敢想。”唐果都不知道该夸他,还是该说他。
但他反而觉得理所当然,郑重地承诺道:“若是我有朝一日修为达到那种程度,必然为你炼制一个秘府,为你敛尽无数适合你的秘宝药植。”
唐果将药材收下,也不打击他的自信心:“行啊,我等着。”
……
玄尘带回来的东西的确有用,只用了两个月,她的伤势基本痊愈。
身体康复后,唐果第一件事就是先进鬼蜮,找宋烨梁的魂魄。
宋烨梁的身体被玄尘用佛门秘法保存得十分完好,如今就躺在东厢房的棺材内。
唐果在鬼蜮中找了两天,终于在恶鬼堆里将宋烨梁的魂魄扒拉出来。
他转化恶鬼的时间太短,实力很弱。
而鬼蜮中的恶鬼都是她在千年前收的,作恶多端,去地府也是被十八层地狱轮一遍那种,所以她就把这些鬼全部关在自己的鬼蜮中,平时会将对手套进鬼蜮内,让那些恶鬼冲上去当打手,她不能将恶鬼放出鬼蜮,不然逃出一两只,都要为祸一方,到时候罪责和孽债都会算在她头上。
宋烨梁像个小可怜,被那堆鬼天天混合双打,不过实力也增长得很快。
至少完全不像一只刚转化半年的恶鬼。
宋烨梁算是死在鬼蜮内,鬼蜮内,她是唯一制定规则的主。
所以将宋烨梁尸体带进鬼蜮中,又费了很大的心血,将他的魂魄重新净化,塞回了身体内。
不过,这一次醒来,宋烨梁会忘却从前,不会记得饶尹,也不会记得自己的死亡。
……
宋烨梁苏醒这日,不少人都翘首以盼。
宋夫人惴惴不安地站在院子里,焦躁地来回走动。
常清看着花坛内枯死的花草,情绪有些萎靡,他想起了之前坐在台阶上装喜糖的饶尹。
饶尹是个很好的人,性格可好了,而且又有趣,可惜就这么死了。
就连尸体……都被裕策道君带走,不知道藏在何处。
说起来,自半年前宋公子和饶姑娘身死,青山派的人就全部离开了元齐村。
据说,慕容婉被弟子带回了青山派,至于裕策道君,则是下落无踪。
不过,前段时间去镇上,他又听到了些风声。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