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小说 好萊塢傳奇導演-第1182章 形勢不一樣了推薦


好萊塢傳奇導演
小說推薦好萊塢傳奇導演好莱坞传奇导演
“哈哈,痛快。”
曼恩传媒,版权部的人这几天的心情基本就能用这句话概括。
外界对剧集讨论火热,媒体、民众都对《冰与火之歌》的改编青睐有加,打出去的名声又源源不断的扩散吸引新的观众,这使得看见风向跑来寻求合作的厂商络绎不绝。
看着停车场进进出出的豪车,他们只要稍微跟进一下,基本都能达成点什么。
酒、奥利奥、薯片、糖果、巧克力等食品是最容易取得跨界营销成果的,虽然只是借个名头和一些标志性的形象,一锤子买卖,但累积起来,也能给公司带来大几千万的收益;
至于一些更深层次的授权,虽麻烦些,要考虑到双方的定位,但大家都是有心促成合作,谈过几轮基本也成了。
就像好莱坞一直在发生的事一样,已经成功的内容是不缺变现渠道的,好IP更不会。
在无数复杂目光的注视下,曼恩传媒已经化身成了一台动力全开的造钱机器,拼命消化着市场反馈。
而对那些想上车却觉得行程票太贵,迟疑了的风投资本来说,《权游》远超预期的火热也是让他们怎么也兴奋不起来。
大苹果城,曼哈顿街区两侧林立的某写字楼里。
穿得衣冠楚楚的精英人士夹着公文包,梳着油光发亮的头发进进出出,但大抵都睁着一双如豺狼般的眼睛。
它们嗅着气味,闻着风向,寻找着每一个可趁之机。
恰巧,今日天气还不错,2月上旬金融街的气温已经是在10度左右了,微风夹杂着城市的钢建芬芳,更添几分暖意。
精油香薰过的房间里,空气中保持着让大脑舒爽的味道。
霍德曼基金董事莱顿-肯特坐在椅子上,眉头紧皱。
基金下属济济一堂,在房间里或站或坐,所有人都面色凝重。
“该怎么办?”
莱顿指着报告,“看看,琥珀已经550万付费用户了,这远比我们之前预估的150万高出了3倍之多,这就是我们的分析吗?”
“咳咳。好莱坞的事不好说啊,谁知道《权游》这么受欢迎。”下属小声解释。
创作总充满意外,谁能算到剧集播出后看得人有多少?
再说了,判断错误在风投界也寻常,总不能精准算到每一步吧,如果是这样,那各家也不需要大量的前期调研、市场统计来佐证什么,直接靠直觉投呗。
当然,哪怕知道这个道理,心里也清楚错不在调研不够精准,但莱顿-肯特还是很不舒服就是了。
这次《权游》的大爆,不仅让琥珀的活跃量、会员用户、知名度节节高升,一个个的利好也吸引了全美大量风投人士的关注,一时间,琥珀的A轮突然就成了香饽饽。
特别是他们还跟了一段时间这个投资项目,看在红衫已经入场的份上,初步考量后,不是没有意向上船,真那样,他最多懊悔一阵也就过了——
FxxK,《权游》,那位大导演总是强调的一点,以及红衫先溢价进场,种种行为无不是有所预计,唯独他们傻乎乎的没有提起相应的眼光?
噢,是了,也不是没有眼光,而是不相信一部剧能带来这么棒的市场回馈。
后悔啊!
很后悔,不就是几个亿吗,还是掏得出的,但奈何受限于思维局限,总觉得报价不匹配,不想当个冤大头,再加上,干风投的,确实很少为了有点虚的东西装杯下注。
融资双方本就是一场博弈,永远顺着对方的意思来也很傻。
但当时的想法是这样,不代表还能适应现在的情况。
在更高层次的风投背景衬托,尤其是大地资本、****都有心,已经与琥珀方面来往,霍德曼基金也就没那么够看了。
这从上线之日后,他们的人一直打电话给那几位决策者包括那位大导演,却总得不到肯定答复,一句“直接报价”的笼统说辞也能看出来。
诉求主导的环境必然是不同了。
刚开始,那叫拼魄力、眼光;
项目前景很光明,那就是拼实力、财力以及能给项目本身带去什么。
融资博弈说复杂也复杂,简单也简单,融资一方希望加速孵化、增强竞争,被融资一方希望投进去的资源能有高回报,本质上就是各取所需,“有利可图”的交互游戏。
只不过涉及到管理、相对独立、话语权等事情才慢慢的变得复杂起来。
行业内有不少创始人被踢出局的例子,也就不缺少为了平衡股权、董事会,引入错综复杂的利益方,编织成牵制性质大于效率性质的网。
君不见,奈飞的股权分散在好几百家利益方手里,康卡斯特的创始人家族罗伯茨,也会通过一系列手段,一边收购壮大,股权不得不缩减的情况下,分化股东,还成立家族成员的基金控制投票,把主导权牢牢握在手中。
围绕着利益蛋糕所发生的事,重复的在各处上演,无非是看谁手段更高明罢了。
毕竟很多的破事起因不过是投资者不想看到自己的那一份资产受损失,偏偏他们还有能力改变。
“我觉得,我们也许可以拉拢一个盟友一起出价。琥珀那边,总归是要结束A轮,拿到足够的资源继续铺路。”
良久,有人提道。
“找谁?”
我就一阴阳先生
“谷歌风投。”
“可以试试。”
匹配报价说起来容易,但这种没有具体标准,又受到业内瞩目的事办起来才麻烦,红衫本身的制度就决定了他们每一个负责项目的小组不会假以他人,所以说几周前,他们能在众名单里筛选出谷歌风投,肯定是琥珀本身的需求如此。
怎么说呢,就比如脸书有红衫的投资,但他们也不会放弃寻找下一个社交软件,不存在单一的资源倾斜,且脸书如果要收购红衫其他投资的企业,红衫也不一定会帮忙,最多当个中间人让两家自己谈。
红衫这类VC可没有被绑死的说法,稳坐钓鱼台,带点游离属性才是这个行业最根本的。
正因为如此,霍德曼基金才没想过往红衫处使力,这类人或这类行业都存在一个成本,一旦超过人们划定的那条线,翻脸比翻书还快,可能上一秒还友好交谈,下一秒就引为路人。
在这个行业里,不会把握机会是会招来耻笑的,生意就是生意,出于需求和长远发展的考虑让利,没人会感激什么,他们只会觉得是自己聪明、有眼光和手段。
电话铃声打破了凝结的气氛,莱顿-肯特盯着打电话的下属发呆,思维很乱。
数分钟后,房间里响起了一阵咒骂。
他们很清楚他们已经失去了竞争的机会。
……
电话那头。
谷歌风投董事伯恩斯-纽曼不屑的挂掉电话。
与霍德曼基金想的不一样的是,琥珀和红衫董事爱德华那一派的人是让那些有意投资的机构匹配报价,旦不代表他们自己没有心仪的选择。
红衫的人还是很理智的,琥珀的A轮最需求的还是流量端口的支持,片库这玩意或者说全世界的观众对片源的需求是如此的庞大,谁也买不尽,那在现行条件上,筛选一部分满足此刻的需求就好了,剩下的肯定还是专注于对新用户的引导。
嫡女当嫁:皇后狠妖娆 抹茶慕斯
这则讯息,莱顿-肯特或许想到了,但他们本就没有能力,谷歌风投的伯恩斯那就更加不会提醒什么了。
事实上,就在前天,他还跟爱德华见了面,因为之前就谈过,互相也都摸清了一些立场,眼看着《权游》的存在,使得琥珀价值大增,他也不扭捏,果断抬高了报价。
“资金不是问题。既然琥珀希望借助谷歌搜索导流,获得持续的曝光、竖立形象以及一些电子商务上的合作,我们只要争取到总部高层在下行流量方面能照顾一下,谈判筹码也就足够了……”
些许的小插曲并没有妨碍谷歌风投继续商谈正事。
或者说,这样的事正频繁发生在风投界的各处。
一种超过预期的现象级表现,引来了大量的潜在玩家——想也知道,一个足够有实力挑战奈飞的、正处于快速扩宽市场的流媒体平台,有点想法的都很难不感兴趣。
琥珀表现的越强势,投行就越想提供“帮助”。
替身新娘 水莲
高盛、****、大地资本、先锋投资澳大利亚有限公司、北方信托、贝莱德日本……还有许多海内外银行背景的投行,谁都想借着A轮的跳板持有琥珀的股权。
“其实……如果拖到4月,凭借《权游》的表现,我们能争取到更多。”
红衫驻琥珀代表爱德华-威弗列德倚在办公室的门口,笑眯眯的看着莱曼。
在这一轮行动里,红衫作为第一批上船的人,非常有意愿配合《权游》的表现把船票炒高。
“我说了三月底之前搞定,你们协助着做好就是了。”
莱曼微微摇头。
“呃……我们没必要把牌一下全打光。”爱德华对琥珀似乎比莱曼还在乎,继续劝。
“你想让我否定自己说出去的话?”
莱曼的看法可跟投行不同,“越想把事情做得完美,越容易错过发展的机会,我现在只想尽快结束A轮,然后拿到资源为琥珀的下一阶段铺路。
1500万到2000万用户,我会启动B轮,有些事可以留到那时候做。”
虽然这些天,莱曼忙着处理一些琐事没去关注奈飞,但稍微推演一下也知道,奈飞看到自制网剧的表现,肯定会跟前世一样大力发展奈飞自制剧。
再拖,拖到那边放出相应消息,《权游》还能像现在这般独特?想想也知道不可能。
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不一定永远一个人吃螃蟹,有些东西,趁机赚到就够了,在这方面,莱曼还是很清醒的,并没有沉浸在《权游》带来的高额回报上沾沾自喜,丧失警惕。
高兴固然高兴。
无论是那些蹭蹭热度能给公司带来实际收益、互赢的商家,还是说截止到今日,已经稳定在550万的付费用户,仅靠着这两周的订阅,就给公司带去了5648万会员收入,上升空间还有待挖掘(500万里,观看《权游》付费的当月会员占了64%,季度会员占了22%,半年会员占了11%,年度会员占了3%)。
在这种逐渐扩大收看人群的形势里,哪怕大家都知道后面的增速会放缓,哪怕大家也知道这绝不是一部《权游》就让这么多观众愿意花钱、留在琥珀,片库的其他片源肯定也起到了作用。
但大家更清楚的是花了一亿制作经费、大2000万推广费用,总花销在1.2亿成本的剧集是无需担忧收不回成本了。
经过一些天的运作,《权游》的版权已经运营的颇具规模了。
海内外的电视授权虽还在接触,但形势很好,估摸着多轮转播卖出去,能赚个1.5亿到2亿左右的纯利润;
家庭娱乐方面更赚,细水长流大概营收会在6亿左右,跟乔治老爷子和其他渠道商分分的话,大约能赚个9000万;
内地那边的流媒体授权,也拿到了某只企鹅1亿人民币4年内地独播和优先续约的价码。
总得来说,很多进项都在开展,何况,这还是第一季,萤火虫的剧集制作部门,已经有计划7到8月开机第二季,接档明年2月的春季档期。
莱曼话说得这么绝对,爱德华也只好辩解自己在开玩笑,退下去制定合同条款去了。
莱曼留给他的时间并不多,还是抓紧敲定细则为好。
“BOSS,过几天就是奥斯卡颁奖典礼了,主委会想让你担任这一届的最佳导演颁奖人。”
下午3点,梅斯进来汇报道。
“他们怎么不继续请斯皮尔伯格了?我记得他才是常客吧。”
自斯皮尔伯格成名之后,包揽了十几届的最佳导演颁奖,很多他还都认识,简直把那里当成他与老朋友们叙旧、打趣的地方。
当然,吐槽归吐槽,莱曼也没必要回绝学院的好意,不管怎么说,这也代表一些权威评委的认可(请颁奖嘉宾是有讲究的啊)。
“帮我回复一声,就说我肯定到场。”
“好的,BOSS。”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