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港綜世界大梟雄 起點-714 欲使其滅亡,必先使其瘋狂熱推


港綜世界大梟雄
小說推薦港綜世界大梟雄港综世界大枭雄
庄世楷入台的第一天,便吩咐方国辉去做事,争取拿到周朝先的黑料。
而周朝先最近为改换门庭,寻得另一派系的支持,又开始急忙筹措资金。
要知道,候部长那边缴纳的“献金”,已经耗费周朝先几乎全部身家。
没办法,想选就是这么贵!
一旦选上疯狂捞钱,一年回本,两年翻番。
而周朝先想要再找政治靠山,说实话、手腕,身份,计谋都得往后靠,金钱还是排名第一位!你不给献金?鬼TM才帮你选!
然而,候部长可不会大发慈悲给周朝先退钱,不好意思,钱交了,不让你选,照样不退!侯部长还额外赠送他一句“操你妈的”。何况,周朝先和丁宗树联手想害侯部长,已经根本侯部长决裂,侯部长又怎么会退钱?
因此,周朝先最近盯上台北滨海公路工程,想要利用帮会势力、工程公司进行围标,先把十几亿的项目标的拿下,再转几手倒腾下,抽一笔水,一块砖都不用搬,完全用枪入股,几千万不就入账了?
到时自然能给冯文瑄那边缴纳献金。完成改换门庭的全部操作,傍上新的政治靠山,重新再站出来选!
丁宗树也在绕着这一块做文章,不过他的办法和周朝先不同,选择回到老家“卖地”,再进行一波民间融资。
这当中少不了强买强卖,低收高抛的套路。
当然,他捞钱归捞钱,由于不干活,自然要分几份圆仔汤给别人,十几亿的不可能拿到全部利润,但已是暴利中的暴利!
……
“走,我们进去看看录像。”庄世楷拍拍方国辉的肩膀,转身走进别墅二楼。
别墅,二楼客厅。
方国辉拿出卡带,塞进录音机,滋滋两声,录音机很快传出周朝先的声音,以及他和一干建筑公司老板们的对话。
什么“大家都是开平治、劳斯莱斯,你开马自达,难带你堵车。”、“我常跟行家讲,周董是我的偶像!工程抢过来不必自己做,两转三转,四五六七八转。”、“谁赞成,谁反对”之类的。
庄世楷试问也是一手政治,一手商业的人物,对于政商社团里面的门门道道清楚得很,但为周朝先的黑心而暗暗咋舌。
论商业环境,帮会霸道,台岛还是比港岛更胜一筹,不愧是军阀时代转移过来的,而周朝先能混到眼下这个地位,怕凭的就一条——黑心!
有这么黑一颗心,妈的,真不愧对他几年前的关注。
“咔嚓。”卡带跳掉。
“庄叔,这些录音足够控诉周朝先非法围标等多项罪名,完全能让周朝先身败名裂,让他不能参选立委。”方国辉取出卡带交给庄爷,语气严肃的讲道。
显然,他也很看不爽周朝先。虽然“刘姨”也不干净,但起码和越南帮有切割,生意做的很正,不想周朝先这么过份。
最重要的一点,刘姨是他家人。世界上没那么大义灭亲的人,雷家出一个就够了。他不能做第二个。
“另外丁宗树强行收购村地,囤积贩卖,还打死了六个人。这件事情我也找到证人了。”方国辉又补充道。
看来他挖黑料,哦不,调查犯罪的能力很出色。
“一旦把这些罪证向社会公布,肯定会引起轩然大波,刘姨就是不战而胜,赢下立委选举。”这时方国辉说道。
庄世楷赞许的看他一眼,把面前的录影带,以及文件夹收下,暂时没有方国辉话匣,转而说道:“刚刚听录音里……那位林董好像给打的很惨?给他发一百万意思意思,我看的都心疼他。”
“不用了!他答应和我们合作的代价,是我们救出他的儿子。”方国辉正直道:“他本身就是周朝先道反对者,与周朝先有些过节。”
“哎呀,他们原本的过节是一回事,帮我们又是回事,做事情啊…要懂得给予。”庄世楷笑道:“特别是大事!”
这时雷洛走进房间,轻笑着开口道:“国辉,按照你庄叔说的办,钱从我账户划。”
“是,爹地。”方国辉赶忙站起身应道。
雷洛则用手搭着他的肩膀,勉励道:“你要和庄叔学习的地方还多着呢!不要随便反对庄叔的话!多听多看少说话!”
“知道了,爹地。”
域界封神
“对不起,庄叔。”方国辉很诚恳的致歉。
庄世楷笑着站起身,既然洛哥都出来讲话,那他干脆也多讲两句,权当照顾照顾晚辈。
“国辉,你看出我不想公布两人的罪状?心底是不是有些好奇。”
方国辉疑惑的点点头:“是的,按照道理讲,现在曝光两人的犯罪证据,对刘姨竞选是巨大利好。”
“一锤定音,绝对能选上!”
“没错!是可以选上!”庄世楷赞许的认同道:“不过没这两份证据照样能选上!可我要的不只是选上立委,还有选上立委以后的事情。”
从这两份证据上看,方国辉在竞选中算立下大功了。这也是庄sir肯多说的原因之一。当然,没有方国辉一样能搞定周朝先等人,只是要麻烦很多。于是不能否认方国辉这小孩的功劳。
雷洛在旁脸上挂着笑容,显然看出庄世楷的打算。
“算上立委后……”方国辉沉吟不语。
庄世楷笑道:“你是看的还不够高!如果仅仅是捞钱的话,选上立委就差不多了。可我缺钱吗?你刘姨选上立委之后,凭借社团出身的身份,能有很大几率拉拢到其他社团立委,届时凭借帮会财力、势力支持,便可组成一个新兴政党。”
“也许这个政党不强,甚至只能算个圈子,但起码是个利益共同体,是颗种子。将来能够越张越大!”
“刘姨要想做这个圈子的话事,说实话,选上立委只是入门资格。要是能借着竞选的时候,一举吞并松林帮台南帮两大帮会,势力便会再度陡增,成为全台第一大帮!再拉上三联帮等一众大小帮会组成个联盟,你说社团政治的圈子里,谁话事?”
“谁又敢不让刘姨话事!!!”庄世楷语气突然变得肃杀,真的惊到方国辉了。
要是有一个人能坐全台社团之领袖,无异是政治之明星,说是潜龙都不为过。而庄爷要做的事就是扶出一条“龙”、自家的女人!
“我如果现在公布这两项罪状,周朝先、丁宗树马上倒台,可松林帮、台南帮还在…他们或是在绿岛遥控帮派,或是会让马仔上位,对于四大帮会、社团政治的影响都不大……唯独给他们留一点点希望!”
“让他们把事情搞大,逼他们铤而走险!当他们铤而走险,搞出大事之后再一举公布两人罪证!届时倒台的就不是两个人,而是两大帮会!”
“有句话叫作欲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庄世楷嘴角挑起一抹笑意:“我随时都可以让他们死!但是他们什么时候死?我说的算!”
这就是庄爷的决心、打算!
方国辉深深为之颤栗!
他终于明白庄叔是怎么做到华人首位警司、乃至首位处长衔,未来的一哥了。
不说别的。
光是这份野心、目光、便是世间罕有,百万不可及人。
“届时雷公、雷复轰一定很后悔会明选再选。”庄世楷笑笑:“虽然他们明年肯定能选上,但是只能屈就当我的小弟了。”
这就叫掌握大势!
“辉仔。”雷洛拍拍儿子的肩膀:“你懂了吗?”
“懂了。”方国辉深吸口气,点点头道:“我一定支持刘姨。”
“呵呵,自家人,不要说两家话。”庄世楷摆摆手,方国辉讲道:“庄叔,我要把冯局长的电话给你,你要和冯局长谈事情。”
“不用了。”庄世楷抬手拒绝道:“我找人何必一定要打私人电话?我打调查局电话就足够!冯文瑄不可能不见我!”
庄世楷当场拿起电话就拨打调查局的公开热线,他说的话不多,只说要找冯局长谈事情,有关周朝先和丁宗树的事情,让调查局帮忙转接。
虽然透露的信息不多,调查局热线科的人也不懂,但还是按照“检举要求”往上报,很快就报到冯文瑄耳朵,并且令冯文瑄接起电话。
调查局毕竟是要面对公众的部分,找起来没那么麻烦,而且别看官员们高高在上,如果你有足够信息、身份、想要打一个电话给某个高官,并不是件很难的事情。
难就难在,你身份够不够高,信息能不能引起高官的注意。如果不能,那位官员肯定很忙。如果能?就像今天一样一打就通,而且还约好晚上吃饭。
“冯局长,你比我想象中年轻。”
当晚。
台岛,私人会所。
庄世楷乘车秘密来到会所中,会见到当前调查局长,冯文瑄。
他坐到沙发后,再朝旁边的冯文瑄伸出手道。
冯文瑄长相儒雅、气质出众,穿着西装,握住庄sir手道:“庄先生,久仰大名,晚辈有幸得见,不知有何赐教?”
冯文瑄客套一番,讲话很直接,庄世楷也就直接讲道:“我为竞选的事情来,玫瑰是我女人,周朝先,丁宗树是我敌人。”
“你帮哪边?”庄世楷直视着冯文瑄的目光,逼得冯文瑄表情一呆,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大佬说都这么狂吗?开场就问帮哪边?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