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小說 禁區獵人 愛下-第八百四十四章 早有淵源展示


禁區獵人
小說推薦禁區獵人禁区猎人
人死不能复生,鸟烤焦了这也活不过来。
于是林朔这边的心理辅导,还得继续。
否则大鹏姐要是被惹恼了,这是个事儿。
到了这会儿,就不能继续用话术来骗人家了。
大鹏姐智慧比一般人还高,既然苗成云已经开始动手杀这里的异种了,那有些事儿绕不过去,也圆不回来。
于是林朔原原本本,把自己这行人为什么来大西洲,然后又为什么要进入巨兽山脉,跟怀里这只母八哥说了。
林朔一边说的时候,周围人都是提心吊胆的,觉得猎门总魁首平时挺精明一人,今天怎么这么憨呢?
队伍后头,苏冬冬刻意放慢了脚步,对队伍最末尾的魏行山轻声嘀咕道:
“你的枪法,能把飞上天的鸟打下来吗?”
魏行山看了苏冬冬一眼:“东东,你这话什么意思?”
苏冬冬瞟了一眼前面的林朔:“那只八哥,要是真翻脸了,可不能放过。这要是飞跑了到处宣扬,咱这趟行踪就暴露了。那我妹妹在南边搞出那么大动静,就失去了战略意义,未来我们两支狩猎队都会陷入苦战的。”
魏行山特种部队出身,这种战略战术上的配合自然是懂的。
极品风流保镖
可魏行山跟小八关系非常好,对此时林朔怀里这只母八哥也是爱屋及乌,神情有些犹豫,说道:“真要是这样的话,老林会决断的。”
“他是个面冷心热的人,未必下得了手。”苏冬冬轻声说道,“你就跟我说,这只鸟要是往天上跑了,你有没有把握打下来?”
“没有。”魏行山摇了摇头,“刚才它上天那下,太快了,小八动作都没它利索。”
“那只好我做这个坏人了。”苏冬冬伸手往自己头发上一抹,然后单手往上虚脱着,脚下不停,跟着狩猎队慢慢走着。
这一招,是这位苏家女猎人最近正在钻研的绝技,用来拔高苏家修力传承的。
苏家在修力方面的应敌手段,无论是从最基本的“画牢”,到临场对敌的“一线天”、“天罗地网”,乃至最高奥义“十方罗刹”,究其本质,都是把异种天蚕丝两端固定起来,形成一把或者无数把锋锐无比而又目不可见的刃口。
而战斗思路,就是让敌人主动撞上这些刃口,然后被切成一块儿一块儿的。
这种战斗体系,单对单非常强大,可是团队配合严重受限,很容易误伤队友。
这也就直接导致了苏家猎人无法融入狩猎队,只能作为斥候位猎人四方游走。
而苏冬冬作为苏家千百年来修力天赋最好的猎人,想要打破这个局限,从而拔高苏家的修力传承。
她的思路是,只将一种天蚕丝一端固定在手上,另一端是活动的,然后整体漂浮在四周空间之中。
在动手的时候,因为临场情况不同,临时去固定某一条天蚕丝的另一端。
这就相当于在自己身体周围一百米范围内,布下上百把无形的,并且可以随时生效和撤销的刃口。
这样的“十方罗刹”,这就活了,可以做到灵活规避进入诛杀领域的队友。
另外,天蚕衣也就不再成为“十方罗刹”诛杀领域的必需品。
当然这种绝技的研发,光靠苏冬冬自身努力做不到,因为修力天赋再好,能耐再高,也没办法对天蚕丝远端使劲儿。
这要求天蚕丝远端可随时脱落和固定,这不仅是手法和临时记忆的难点,更是工程技术的难点。
而这个工程技术难点,去年昆仑园区的装备部已经攻关解决了。
重生之娱乐圈顶级投资人 野猪力量注入
再通过这一年的刻苦修行,苏冬冬已经基本掌握了这个绝技,只是还缺乏实战检验。
之前在香山公国的时候,面对屠良她这招几乎要使出来了,结果林朔临时回来取衣服,顺手就把屠良宰了。
而今天这个情况,其实还谈不上什么实战。
这会儿苏冬冬单手虚托,五根手指不断微微地颤动,把五根异种天蚕丝送到了林朔和大鹏姐的上方。
一旦大鹏姐要逃脱,她这五根天蚕丝就会临时远端固定,要么是树杆,要么是山石,大鹏姐就等于撞上了一个临时的画牢。
这事儿苏冬冬内心深处也不想干,这只母八哥她也很喜欢,只是形势如此,必须防着。
结果她留好了这一手,眼中紫色火焰就燃烧起来了。
小五直接接管了苏冬冬的身体,手指一抖就把异种天蚕丝给收了。
林家四夫人和五夫人在这里的不同行为,其他人是不清楚里头门道的,魏行山清楚。
因为昆路园区的装备部,魏行山之前天天泡着,同时他又是安保部的副部长,是苏冬冬的同事,所以知道苏冬冬这门绝技。
再加上五夫人的存在老魏也知情,所以一看这个情况,不由得轻声问道:“小五,冬冬这么做我觉得没错,你干嘛打断她?”
“我怕出意外。”小五说道,“冬冬这么做欠考虑了。”
猎杀1894
“不是,咱讲理。”魏行山苦笑道,“我觉得你这么干才容易出意外呢,万一这只母八哥跑了呢?”
“它不会跑的。”小五摇了摇头。
“你怎么知道?”魏行山不解道。
“你们估计是习惯了这种八哥会说话了。”小五说道,“可是林家黑凤这个物种,我早年附身其他女人的时候,也接触过。
它们确实很聪明,语言天赋也很高,无论人言兽语,几乎一学就会。
可问题是,说话这个技能,必须要有人教。
要是没人教,人都会被成哑巴,别说一只鸟了。”
“哦,对。”魏行山点点头,“确实是这个道理。”
“可是这里是什么地方?”小五问道,“这里是巨兽山脉,异种的地盘,所以这只母八哥会说各种兽语是不奇怪的,但它能口吐人言,你们就不觉得奇怪吗?”
“哎呦。”魏行山一拍额头,“灯下黑了,我们还真是习惯了八爷那股聪明劲儿了,下意识就以为这种八哥都会说人话。”
“你们确实习惯了,可林朔反而不习惯。”小五说道,“因为小八当年学说话,就是林朔教的。所以他肯定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那这事儿跟它跑不跑有什么关系啊?”魏行山不解道。
“这只母八哥显然有跟人类长期生活的经历,否则它说话不会这么顺溜。”小五说道,“所以如果异种是一方,人类是另一方的话,它的立场未必就一定站在异种那边,这是最重要的一个前提。
其次,它想找老公,这是生物本能,是非常强大的内因,会直接影响它的行为。而这世上它能找到的唯一同种公鸟,就只有林家才有。
再次,以它的智慧应该能想明白,鸟死不能复生,而就毕方死亡这件事上,它本身已经是林朔的同谋了,所以关键不是要到一个什么说法,而是今后怎么办。
有这三个原因,林朔这会儿选择跟它摊牌,我觉得时机还是可以的,它应该不会跑。
可是它心里说不定会郁闷,万一想去天上飞一会儿撒撒气,那冬冬这一手就容易误伤人家了。”
魏行山听完小五这一通分析,不由得心服口服:“老林娶了你,还真是走运,你这也太通人性了。”
“你这是夸人的词儿吗?”小五瞪了魏行山一眼。
……
狩猎队那边的窃窃私语,林朔自然是没空去顾忌。
他还是挺在意怀里这只鸟的,一番过往说得诚心诚意。
当然有些事儿还是瞒下来了,否则一杆子撑出去太远,短时间说不完。
苗成云也挺在意这只鸟,所以一边在林朔身边走着,一边不断地给大鹏姐弯腰低头,嘴里轻声道歉。
听完林朔这一大段事情之后,大鹏姐良久没吭声。
大伙儿都看着这只鸟,不知道它什么想法。
过了一会儿大鹏姐说道:“既然朔哥你这么实诚,我也就实话实话了。
我跟大方,交情其实也就那么回事儿。
我飞得比它快,可是打不过它,这才跟它虚与委蛇,让它自以为跟我是姐们儿。
颠覆七界 陌上疯
它的性子我最清楚了,嫉妒心特别强,就看不得别人比它好。
我这下能找到老公了,它还单着,肯定心理失衡要找我麻烦。
你们把它杀了,对我来说不是坏事儿,大狰小猴会替我吃下它的一部分地盘,我这公国还能再大一点儿。”
听到大鹏姐这么说,林朔算是彻底放心了。
然后猎门总魁首说道:“弟妹啊,有个问题我其实昨晚就想问你了,就是觉得刚见面,可能不太合适。
现在咱们既然已经开诚布公了,我也就直接问了。
你说话这么好听,声音又糯又脆,发音还准,谁教你的呀?”
“教我说话的人,住在迷雾森林,我是被她捡到养大的,我从小就叫她妈。”大鹏姐随后问道,“刚才我听朔哥说,你们这趟来大西洲,就是来找她的?”
“好家伙。”苗成云在一旁乐了,指了指身后的阿尔忒弥斯,“你俩师姐妹。”
……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