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蛟龍決討論-第二百零四章戳人雙眼的邪教讀書


蛟龍決
小說推薦蛟龍決蛟龙决
罗汉脚背着通天炮行动迟缓,最终还是被他捉住。
二人本来只等一死,那人却并没杀他,反倒笑嘻嘻问他是否知道蕴儿姑娘的下落。
通天炮哄骗他说知道,那人就信了,逼着他们带路去寻找。
罗汉脚背着通天炮在山林中转悠,趁其不备顺着山崖滚落,才逃掉。
通天炮与罗汉脚以为,那人既然打听陆蕴儿,定然与她熟悉,只有找到陆蕴儿才有可能救出丐帮众人。
二人知道陆蕴儿与肃羽已经赶去罗刹岛,因此也往罗刹岛方向去找,一路问询下,有参与罗刹岛一战的江湖中人,便将当时情况告知了他们。
二人只得乘一叶小舟进入茫茫大海,按大致的方位,漂流寻觅。
连续漂泊十数日并不曾见到他们所在的岛屿,通天炮与罗汉脚此时已经是干粮耗尽,疲惫不堪。
生死一线之时,却被阵阵冰凉的海风吹送到了这座岛屿上。
通天炮讲到这里,又瞅着已然昏死在篝火边的罗汉脚不禁泪下,抽噎道:
“肃羽兄弟,罗汉脚本来也受伤了,又经受这多日海上颠簸,还要背着我,已经累得快不行了!幸好即时遇到了你!你现在快想办法,把他救过来才好啊!”
肃羽听他所说,心中起疑,又到罗汉脚身旁,蹲身去检查他的伤处,解开缠绕在他后背血迹斑斑的破布条,在罗汉脚背后赫然现出两个手指粗细,不断有脓血浸出的黑洞。
肃羽不觉皱眉道:
“通天炮大哥,刚才听你所说,我就猜测可能是此人所为,但还不敢十分的确定,现在看了罗汉脚大哥的伤口,我应该可以断定,此伤必然是被混元乾坤指所伤,而当今会此指法的只有一个人,那就必然是他了!”
通天炮忙道:
“那个人看似疯疯傻傻的,下手却极为毒辣,你也知道他是谁吗?他到底是什么来路?与蕴儿姑娘有什么关系?”
肃羽起身道:
“此人名叫小宝,乃是蕴儿的长辈,他虽然憨傻,却武功极高,最善使用混元乾坤指,我窝棚里有蕴儿留下的治疗外伤的药丸,先给他内服外用,一会儿我在帮他输入真气治疗内伤!”
说罢,急匆匆到窝棚里取来药丸一粒给罗汉脚从口中喂下,另一粒肃羽在掌心磨碎给他附在伤口上,又从新撕扯了一块干净布条给他包扎好。
便将罗汉脚扶起,盘腿坐定,自己也盘腿坐在他的身后,探指将他后背伤处周围俞府穴,胸乡穴,期门穴,紫宫穴等十几个穴道封闭。
随之,双臂抬起至头顶上方,吸呼吐纳之间,双掌交汇反复,继而双掌互击,“嘭”然有声,随着互推之力,双臂迅疾向两边平伸,各自上下循环,缓缓又交汇于胸口处,上下缓压速提,来回数次。
肃羽觉得自己掌心处,劳宫穴隐隐发热,微微有热气浮出,随双掌拍出,正各自抵在罗汉脚后背的气户穴和玉堂穴上,两股真气通过双掌的劳宫穴汩汩涌入罗汉脚体内。
不多时,只听罗汉脚一声低哼,竟然艰难地睁开双眼来。
通天炮见肃羽输入真气如此神效,心中喜甚,他又担心罗汉脚挣扎,扰乱肃羽,急忙蹲身探手将罗汉脚按住,嘴里喜道:
“罗汉脚你醒了!别乱动,肃羽正帮你用真气调理内伤呢!”
又过了一盏茶功夫,通天炮见罗汉脚脸上痛楚的表情已经缓解许多,而肃羽头顶上也隐隐有白色雾气冒出,他忙道:
“肃羽,罗汉脚的元气已经恢复了不少,没有大碍了!你不可太过劳累,下一步还要你帮着解救丐帮的人呢!赶紧收了真气吧!”
肃羽这才微微点头,双掌后撤,随即收了劳宫穴的真气,发力于双手食指指端,迅速在罗汉脚被封住的十几个穴道处,连连点出,将穴道解开,这才身体后移数尺,不言不语,静心调息。
罗汉脚遭受混元乾坤指重创,又漂泊数日,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绝境,只是凭借一股找到陆蕴儿救丐帮兄弟的意志才挺到现今。
惡魔 法則
经肃羽拿药丸内服外用,又迅速给他输入真气,换本固元,罗汉脚顿觉伤口阵阵涨痛已解,浑身也有了气力精神。
他心中大喜过望,随即翻身而起。
通天炮拉住他笑道:
“罗汉脚我还以为你这个臭东西要玩完了!没想到你命还真大!又活过来了!给我省了一份烧纸钱呢!呵呵”
罗汉脚抬手在他笑脸上轻甩了一巴掌,嘴里亦笑骂道:
女王的校园生活
“我……罗汉脚是……罗汉降……世,有难时候,必有贵……人相助,没那么容……易死的!你的纸钱还……是留给你自己烧吧!”
通天炮一点都不恼,又举起巴掌,故意绷脸,凑过去道:
“好啊!你个臭要饭的,趁我不行,可是没少打我耳刮子!你现在又活过来了,我也该讨回来了!”
罗汉脚抬手推开他道:
灭天邪君 两米零一
“别……闹了!我还……要拜谢我的救……命恩人呢!天……行为了我可累……得够呛!”
说罢,转身走到肃羽面前,恭恭敬敬,纳头就拜。
英雄之心
肃羽损耗许多真气正在调息,突然见罗汉脚给自己下拜,急忙收式起身,一把把他拉起,急慌慌道:
“罗汉脚大哥,你不要这样!你身受重创,我施以援手,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都是做兄弟应该的!你快起来吧!”
纵使如此,罗汉脚还是坚持着在地上连连磕了三个头这才起身。
通天炮在一旁笑道:
“肃羽兄弟,你别拦着他,让他磕!虽然你我是兄弟,可是恩怨也要分明,他因为你拣回了一条烂命,就是头磕破也是应该的!”
罗汉脚也笑道:“通……天炮这个臭家伙说……得对!我罗……汉脚向来恩怨分明!自己兄……弟,也要磕……头!呵呵”
肃羽知道他们二人一路漂泊,定然饥饿,而罗汉脚伤势也不易乱动,忙让他们又围着篝火坐了。
自己摸黑到山壁后面采摘了许多野果子,用衣襟兜着回到二人身边。
二人看见那一包红彤彤,金灿灿的野果,顿时嘴水直流,肚子里也开始“咕噜噜”乱叫。
二人不等肃羽坐定,就嘻嘻哈哈地扑到他衣襟前,大把抓起果子大嚼起来。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