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仙道劍閣笔趣-第一百一十六章 觸龍鬚者亡(求訂閱,推薦)鑒賞


仙道劍閣
小說推薦仙道劍閣仙道剑阁
猩红之光一闪即逝。
在屈风与九丈巨人惨烈厮杀,一直不曾出现的天魔宗方副,竟是在此时,选择了出手。
这一幕,来的极为突兀,但时机却很是巧妙。
直到猩红之光于闪烁之中,出现在百丈之外时,九丈巨人仍然保持着静止不动的姿势。
若非是其目光从屈风身上,移动到了天魔宗方副身上,怕是所有的人都会以为这是一场错觉。
只是很可惜,并非如此。
因为此刻,随着断裂的右手再次轰碎开来,大荒演武经已然落到了方副手中。
“这便是神宗圣经,大荒演武?”看着手中的古经,方副的目光有着一抹灼热之色。
得到这种级别的古经,他哪怕转修肉身之道,也有很大的可能证道。
就算不修。
等到离开这里之后上交宗门,所得的赏赐,也可以让他在今后很长一段时间,不在为资源所苦恼。
至少,从化神突破至炼虚之境是绰绰有余。
“哈哈!”想到这里,方副不由得发出了畅快了笑声。
尤其是其目光落在凄惨的屈风之时,这种笑容便越发的浓烈起来。
“还有建木碎片。”一念即此,方副的眼中露出一丝阴狠之色。
只见九丈巨人断臂之处,不知何时已然出现一丝丝猩红之气。
这气息随着方副得目光再次落下,正在不断地向着九丈巨人的本体,开始疯狂侵蚀。
只是这片刻的时间,猩红之气便已弥漫了九丈巨人近半个身躯。
“死!”
下一刻,魔宗之人隔空对着九丈巨人猛然一抓。
笔下的另一个世界 草席
轰隆!
伴随着一声巨响,整个龙鳞法相,竟是在这声巨响之中,轰然破碎开来。
“嗯?”看见这一幕,于下方观战的周渔猛地一愣。
方才还威风凛凛的龙鳞法相,就这么轻易被灭杀了?
这,未免也太儿戏了一些吧。
还是说,此前龙鳞双相看似正常,但实际上冷漠的外表之下,已然是遍体鳞伤。
“若真是如此,怕是不需要天澜圣兽出场,星空巨蚊就能轻易将其灭杀了。”
“但,真的这么容易吗?”周渔抬头看着天空,强烈克制着自己对建木碎片蠢蠢欲动的心。
他也是主动面对过九丈巨人二次袭杀的人。
从第一次,到第二次,最大的区别便是,越来越凶险。
开始还能以流云迷踪步来避开,但是当第二次真正面对的时候。
若不是他动用了界外之人的传承,早已在九丈巨人的拳头之下,化作了血雾。
可即便是界外之人的寂灭剑意,以他堪比化神初期的神魂之力施展,面对这九丈巨人,也是落荒而逃。
若无密宝在身,单独面对九丈巨人,无异于自掘坟墓。
同样……
当看见九丈巨人所化之龙鳞法相,在天杀紫魔气的攻击下轰然瓦解之时。
方副眼中有错愕之色在一闪而过之后,脸色猛的一变,陡然消失在苍穹之上。
他虽然认为自己可以斩杀龙鳞法相,但绝对不会如眼前这般,如此干脆。
既然如此,眼前着唯一的景象,便极有可能是假的。
一念即此,方副低头看去,却发现大荒演武古经,并没有像他想象之中,化作幻象消散。
可这反而让他生不起庆幸之色。
“走。”
唰!
顿时,就有一道猩红之光,向着下方的山林呼啸而去。
只是这遁光才飞出不过百丈,甚至可以说是在方副心念一动,刚起来的下一刻,便停了下来。
停下来的原因,却也简单。
只见其前方数百米之处,不合适出现了一尊,九丈巨人的身影。
这身影保持着沉默,只是目光冰冷的看着,也不动手。
“装神弄鬼。”方副眉头一皱,抬手隔空一点。
唰!
一道猩红之光如电似芒,刹那之间,贯穿了这百丈的距离,将九丈巨人的身体洞穿。
噗呲!
猩红之光穿梭而过,后者的身躯在扭曲之中化作虚无。
看着这一幕,方副的眉头一皱,再次准备离去。
但是当这个念头一转而过之时,于九丈巨人身躯破碎之地,竟是又有一尊九丈巨人浮现而出。
“嘶。”周渔愕然的看着这一幕,倒吸一口冷气。
天空之上,没当方副破碎一尊九丈巨人之后不久,便会再次重新生出一尊。
不管天魔宗的方副选择哪个方向,都会出现一尊九丈巨人的身影,无论其破灭多少次。
直到此刻,不过是短短数个呼吸的时间,天空之上已然出现了九尊九丈巨人的身影。
方副也意识到情况生变,当即就像屈风飞去。
只是他还未动作,屈风便脸色一变,猛地后退。
于其后退之中,在屈风之前所在之处,同样生出了一尊九丈巨人的身影。
“道友可知,这是怎么回事?”见此,方副也只能无奈的问道。
“道友好自为之,我怀疑这九丈巨人,获得了我的法。”屈风一边拉着肖云倒飞而去,一边出声说道。
“你的法?”听到屈风的话,方副的脸色顿时变得极为难看下来。
于这难看之中,其脸色渐渐变得铁青,甚至身躯都开始微微颤抖起来。
因为就在这询问的间隙,九丈巨人的虚影,已然达到了十八座。
下一刻,十八个九丈巨人的身影,齐齐的指向了愕然中的方副。
嗡嗡嗡……
天空在此刻嗡鸣,十八道青色的丝线,无声无息的出现在方副的身躯之上,与十八尊九丈巨人的身影相连。
顿时,有无形的波动,在此刻散开。
于这波动之中,天魔宗的方副刚准备有所动作,便感觉身躯一僵。
其整个人似在此时心有所感一般,猛地抬起了头。
只见苍穹之上,一尊巨大的龙鳞法相端坐在青色的王座之上,于其目光看来的一刻,低头向他看去。
轰!
看着这道目光,方副整个人如遭雷击。
嘭、嘭、嘭……
同一时间,下方十八尊九丈巨人的虚影,从右手开始,在此刻齐齐的炸裂开来。
于这炸裂之中,一股无形的波纹,向着方副涌去。
“不!”
炸裂掀起的波纹犹如潮水一般,清晰到肉眼可见,但在这波纹涌来的一刻。
即便方副能够清晰的感知,但却无法做出任何的举动。
因为不是波纹涌来之时,他会产生反应。
而是那十八尊九丈巨人炸裂的一刻,其体内的法力已然开始失守,且右手似产生了独立的意识,竟蠢蠢欲动的想要跟随自爆。
嘭、嘭、嘭……
一声又一声的炸裂之音在方副耳中不断响起,由耳及内直达神魂识海。
重重叠叠之中使得其庞大的元神之力,在那一声声炸裂中,开始昏沉。
于十八道炸裂之浪到来之时,方副整个人已然失神,直到其手臂一痛。
轰!
前后不过一息的时间,当十八尊九丈巨人的身躯炸开的一刻,周渔就看见方副的身躯,刹那僵直之后,亦是随之炸裂。
“这不正是那灰袍老者的神通?”周渔愕然。
虽然他没有感觉从九丈巨人的术法之内,感受到像灰袍老者那能触发乡思的意境。
但当天空上的王座出现之时,却有一股凛然的威严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
似触龙须者死,冒犯王威者崩。
“这可比灰袍老者的化神之意要更为纯粹简单,只要我感觉你冒犯我了,你就得死。”
这化神之意,当真是妙不可言,周渔嘀咕道。
他在想,若是有朝一日他遇见那种,你的剑砍不到我的化神之意,会怎么样。
“怕是要完。”周渔顿时忧心忡忡起来。
不过这种意境,应该是很难遇见的到吧。
但这念头刚起,他就猛然一愣。
因为,这种意境,他已经遇见了,且亲身经历过一次。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