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峽谷正能量 txt-第八百六十六章 斷劍重鑄熱推


峽谷正能量
小說推薦峽谷正能量峡谷正能量
我常常怕把对手打出心梗而惴惴不安。
李秀峰心想。
一旁的芮冰冰听了拍了拍胸口,笑着说道,“我还以为只有我一个人紧张呢,没想到大家都一样啊。”
坐在不远处的Kake喝了口水。
不,你们不一样。
芮冰冰胳膊支着电脑做,托着小巧的脸蛋,微微侧头眨动睫毛继续问道,“我看你平时打比赛的时候,风格是偏激烈的,这是不是代表着你平时生活中也是一个偏暴躁的选手。”
李秀峰感受到左边脸的绒毛痒痒的,他目不斜视地盯着眼前的屏幕,嘴角微微翘起,反问道,“你觉得我暴躁吗?或者说我给你的印象怎么样。”
“唔…儒雅随和。”
芮冰冰想了想,嘴角忽地有些促狭。
自从李秀峰直播的时候经常说自己儒雅随和,在直播间水友们的疯狂传播下,“儒雅随和”这个词在网络上已经有点脱离的原意了。
但李秀峰似乎还不这样认为。
“看人挺准的啊。”
他笑着说了句,而后继续道,“其实我觉得很多人认为我的风格打法比较激进,那是对我的一种误解,我个人柑橘自己还是挺稳健的。”
“啊?这样吗?”芮冰冰诧异道,“可是我看今天我们准备你的比赛集锦里面经常出现那种热血上脑一打多的画面,当时是属于什么情况呢?”
李秀峰沉吟两秒,开口道,“那是因为我觉得他们已经死了。”
“可你是一个人啊。”芮冰冰诧异道。
“因为我觉得他们已经死了。”李秀峰看着屏幕道。
“可你有时候还是残血啊。”芮冰冰眼角忍不住抽了抽。
“对不起,但我真的觉得…他们已经死了。”
李秀峰转过头,语气诚恳道。
聊到这,空气一下子凝固了,两人都安静了下来。
芮冰冰干咳了一声,“那看来峰哥还是蛮稳健的。”
她看了手中的台本,歪过头继续好奇地问道,“我们都知道,前年也就是16年的时候,那是你职业生涯中的一个低谷,当时我听说是退役了吧。”
“我不是退役,我是没人要了。”李秀峰笑着道。
“嗯,那么就是在那种情况下,你觉得是什么原因支持坚持下去,重返职业赛场,而没有选择回头继续去江大深造。”
武道新世界
说到这,芮冰冰也来了兴致,忍不住继续问道,“江大是我们全国排名前三的学府了,当时你从渝庆的小县城里考上这所大学一定经历了一个很艰难的过程吧?付出了特别多的努力吧?我记得当年考吉大的时候,整个高中都处于吃饭睡觉学习的状态,那又是什么促使了你付出那么多努力后做出休学打职业的决定?”
听到芮冰冰的这个问题,训练室周围的几个队友也都竖起了耳朵。
虽然李秀峰平时儒雅随和,跟谁都能聊两句,但俱乐部的大部分和他还是有一种距离感的。
这不仅因为他是俱乐部新老板,更因为李秀峰本身还是江大金融系学霸,而俱乐部里大部分人却是顶多高中毕业就辍学打职业了。
游戏里,对面的杰斯已经被杀崩了。
李秀峰在对面塔下回城,稍微活动了下手腕,转过头笑着说道,“俗气一点说,因为热爱和梦想吧,我是个比较执着的人,不拿冠军会睡不好觉的。”
“至于考上江大…”
说到这个,李秀峰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这个倒是和你不太一样,我记得我高中经常去网吧的,高考前一天晚上还在网吧包宿了,凌晨四点才眯了会儿,然后就去考语文,最后作文都快写睡着了…”
听到李秀峰平铺直叙的娓娓道来,芮冰冰愣住了,俱乐部里的其他人也愣住了,这和他们想的剧本不太一样啊。
众人中只有Kake淡定地端起了保温杯。
装比我只服峰狗。
“那是怎么走上职业之路的呢?”
芮冰冰回过神来,重复了一下刚刚的问题,“我们联系过你江大金融系的导员,他说你在校期间学习成绩一直很好,还拿过奖学金,正常来说是可以本硕连读的,是什么契机走上了电竞的道路?”
“也不算什么特别的契机吧。”
李秀峰摸了摸眉毛,回忆了下说道,“因为大学的时候,我经常去一家网吧打联盟,那个时候,可能我就是打得相对来说,比较好吧,然后在网吧里就是有点名气和口碑。”
他顿了顿,声音不疾不徐地接着说道,“因为那个时候你去网吧开机上网,前台的广播就会放‘欢迎多少号机器某某区的XX段位大神光临本网吧’,平时广播里都是白银黄金白金啊,顶多就是钻石,大师比较少见,我当时运气比较好上过最强王者段位,所以每次开机后面都会有些暂时没机器的人过来围观。”
“然后就被人挖掘了吗?”芮冰冰问道。
李秀峰第一次点了点头表示说对了,“没错,当时是有个次级联赛俱乐部的老板,叫昆哥,算是改变我人生轨迹的一个人。”
“他是开拉面馆,全国连锁店的那种,他觉得这里面有商机就创建了KG俱乐部,想看看能不能找个LPL队伍打出名堂来扩大知名度,但LPL的队伍名额太难拿了,就是得先从LSPL的次级联赛开始打。”
“噢——!所以【KG俱乐部】代表的其实是昆哥(KG)的意思?”芮冰冰很善于抓重点,眨了眨眼问道。
李秀峰愣了下,挠挠鼻子,坦然道,“没错,但这个名字就是有点土气,所以我们对外宣传的时候会叫‘KingofGame’。”
“那读起来确实不一样。”芮冰冰捂嘴一阵乐。
说到这,她又好奇道,“那你当时进入职业圈后,有没有感觉,哇!这里都是高手,就像是我们学生时代在各自的高中都是学霸,风云人物,进了名校之后却发现自己其实是最平凡的一个。”
“这个倒是真没有。”李秀峰认真地回忆了下,“我刚打职业的那会儿,感觉和平时打Rank差不多,就是我Rank里觉得这波可以越塔,打比赛的时候也一样,所以那个时候日子就比较紧巴。”
“这是为什么?工资很低吗?”芮冰冰好奇地问道。
“我们那个时候工资其实还好,五六千块钱,已经不算低了,但我越塔次数太多,有成功有失败,失败就会输比赛,那个时候我们教练还不是龙教头,他姓张,赛后总结的时候张教练就会痛心疾首地让我罚钱长记性,可到了下一次…”
李秀峰欲言又止。
芮冰冰也一阵扶额摇头。
“这…看来还是不够穷。”
“倒不是这样,穷还是穷的,就是忍不住,像是刻在DNA里的呼唤。”
“喂喂喂,别什么都往DNA里刻啊…”看到李秀峰那一本正经的回答,芮冰冰绷不住有些笑场了,笑得还挺好看的。
笑了一会儿,她干咳一声清清嗓子,继续采访道,“那你们后来从次级联赛打进LPL了吗?”
李秀峰摇了摇头,“没有,只有我进LPL了,因为我当时上路打得可能比较激进,转会期被LPL的一家俱乐部邀请了。”
“就是说,你离开了原来的KG,加入了另一家LPL的俱乐部,就像是足球联赛的选手交易那样,那当时会有不舍吗?”芮冰冰看着李秀峰。
“嗯,是会有不舍,老实说,我当时有想过拒绝的,因为我那个时候最大的梦想就是带KG杀进LPL顶级联赛。”李秀峰点了点头。
“那后来为什么…”芮冰冰疑惑。
李秀峰回忆了下。
“有天晚上,我们教练找到了我,一番攀谈交心,他语重心长地跟我说,峰哥,你就安心去LPL吧,给自己一点机会,也给俱乐部一点机会。”
“……”芮冰冰。
“你当时一定很伤心吧?”她小心试探道。
李秀峰却摇了摇头,“伤心倒是不至于,当时我就懵了下,然后第二天早上就收拾收拾走了。”
两人聊到这,KG俱乐部其他很多都围在了过来,连门口的保洁阿姨都拄着拖把,听得聚精会神。
“你进入LPL后的事我大概了解过,是BMG战队邀请了你,当时加入BMG战队有想过会一直替补吗?”芮冰冰问道。
李秀峰笑着摇了摇头,“这个真没想到,我本来以为最起码一小半上场的机会,没想到一共就上了三次,最后一次是大家都知道的S6世界总决赛第五场。”
“当时第五场知道自己要上,是什么感觉?”
“兴奋。”
“没了?”
“嗯,就是感觉憋了很久,终于有机会释放一次,我就和教练说我要拿瑞雯,我以为教练不会同意的,但教练看了我一眼没说话。”
空气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因为谁都知道那一场比赛发生了什么,BMG输掉了第五场,李秀峰打完后没过半个月,BMG的官方微博就宣布了他退役的消息。
如果说进入KG是他人生的转折点,那加入BMG就是他职业生涯的转折点。
恋上异界大明星
沉默片刻,芮冰冰继续问道,“退役后听说你在一家网吧做主播,当时是一种怎么样的心理和生活状态,没想过继续学业和或者找个工作吗?”
李秀峰想了想道,“恢复学业暂时没考虑,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所以只能在网吧打打直播维持这样这样子了,其实网吧里人才很多的,说话又有趣,我挺喜欢那的氛围的。”
“好吧,那是什么时候决定回去继续打职业的?”
游戏里,李秀峰他们已经开始推高地了。
李秀峰一边操作着键盘鼠标,一边回忆着说道,“峡谷之巅登顶的时候,Doub,现在FXP的中单,他当时从韩国过来带着KG杀着LPL,然后俱乐部换了教练,也就是现在的龙教头,联系我说队伍里缺个上单。”
“当时队伍里没上单吗?”芮冰冰问道。
“有,当时是K哥,就是那边手里拿着保温杯的那个。”李秀峰伸手一指,摄像师大哥的镜头也跟着对准。
旁边端着保温杯的Kake微微一愣。
我这是…被上镜了?
霎时间,Kake的心跳就一下子剧烈了起来。
尼玛!
不说说好今天只采访峰狗的吗?
怎么不早说还有我的戏份?
我还没做发型还没想好腹稿啊!
该死!那块成熟男人的手表也忘在床头了。
我现在笑的是不是很尬?
怎么办?怎么办?
Kake额头冒汗,心里搜肠刮肚地组织措辞,就在这时,摄像师大哥转了下镜头,又再次对准了李秀峰。
仿佛刚一切都没发生。
Kake剧烈跳动的心脏,一下子安静了…
……
电脑前,李秀峰笑着继续道,“K哥的风格和我不太一样,一般队伍都需要两种风格的选手,以便于及时切换战术体系,所以教练就就问我想不想回来,我说可以,然后就再次开始了我的第二段职业生涯。”
“嗯,一年大满贯,可以说是一段传奇了吧。”芮冰冰说起这个,语气中也有些惊叹,而后道,“我来之前看到过外界对你的评价,有人说重启职业之路的你操作还是当年那样生猛的操作,但原本有些薄弱的嗅觉却仿佛神临一般,你觉得是什么造就了你如此巨大的蜕变。”
因为我莫名其妙绑了个系统?
“主要靠我自己吧。”
李秀峰面不改色,娓娓道来,“当一个人从巅峰,没有任何过渡,一下子摔进低谷的时候,那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
“不是失望沮丧难过。”
他强调了一句,“我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是恐怖。”
芮冰冰若有所思地点了点脑袋,额前的呆毛微微晃动,“你的意思是这些经历给你的带来了磨练,让你不断从中去汲取养分,就像是破茧成蝶一样吗?”
李秀峰闻言却摇了摇头。
“我是想说,因为我够强。”
“……”芮冰冰。
这玩意没法好好聊天了。
接下来的采访,就在两人的一问一答中继续了下去,李秀峰途中被问及有什么个人才艺的时候,还现场表演了一段钢琴(裴老板送的)。
采访的最后,芮冰冰弯着月牙笑眼道,“那么我们知道在今天的华夏电竞真的是非常非常大体量的一个产业了,每年都会有很多从事年轻人幕后工作,也会有很多少年尝试舞台灯光下的职业选手,你作为过来人有什么想对他们说的?”
李秀峰听完沉吟了两秒。
“我个人是不建议年轻人轻易选择职业道路,打职业死路一条。”
众人不由纳闷?
你一个职业选手这样说真的大丈夫?
李秀峰看出了大家的疑惑,笑着补充了一句,“除非你确定自己就是那万里挑一,不对,百万里挑一的天才少年。”
听到李秀峰的话,众人脸上都疑惑渐消,芮冰冰带头鼓起了掌。
俱乐部里一片啪啪声,经久不息。
C站二套的采访到这里就告一段落了,芮冰冰一行人最后也在俱乐部的盛情邀请下,留在基地里的食堂一起吃了顿午饭,下午才离开。
临走的时候,李秀峰还和芮冰冰互换了微信,这个邻家女孩般的C站女主持人说过段时间会在B站开通账号,李秀峰笑着表示到时候一定去捧场。
……
结束了C站采访,李秀峰就开始准备回趟渝庆老家了。
平静无波了两天时间后,
第三天晚上,C站二套黄金时间播出了这次人物专访。
节目时间总长五十分钟。
霎时间,各种讨论和话题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蔓延,迅速就在网络上掀起了一阵轩然大波!
……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