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小說 西遊之絕代兇蟾 txt-第一百五十四節 變數閲讀


西遊之絕代兇蟾
小說推薦西遊之絕代兇蟾西游之绝代凶蟾
得到了最想要的结果之后,云翔方才带领一众天兵天将押送着敖通返回了人曹司复命,留下一众龙族在泾河龙宫中收拾残局。
今**得敖通当面承认了是受了八卦道人的指使,正是为了将龙族彻底拉入自己的阵营之中,成为同仇敌忾的盟友。至此之后,有了庞大的龙族作为后盾,自己的计划也就多了几分保障。
当然,要对付三界中最强大的道门,仅凭一个龙族是远远不够的,他们要做的,就是暂时先隐忍下来,以待在最合适的时间里发出最致命的一击。这一点,想必留在龙宫中的敖烈会替自己妥善安排的。
擒获泾河龙王,倒也算是大功一件,但云翔可没有兴趣去天庭领功,便由魏征神魂出窍,带领一众天兵天将押着奄奄一息的人犯前往天庭去见玉帝。作为一个凡人,能够凭借这机会见上玉帝一面,倒也算是无上的荣耀了。
其间并没有发生什么太宗拖着魏征下棋,魏征梦中斩龙之事,想来要么是历史略微改变了些许,要么便是小说家的夸张之辞,倒也无需在意了。
不过,云翔尚且无法完全放下心来,专门叮嘱了魏征定要亲眼看着敖通身死才行。天庭杀人,从来都是连神魂一同灭杀的,有了玉帝的旨意,他就不信那孽龙还真能反了天,凭借神魂来害人。
魏征直到半夜方才魂归本体,云翔连忙上前询问是否有什么意外,当得知那老龙已是在剐龙台上身首异处,心中的大石方才落地。
相比之下,这次的事情简直是出乎预料的顺利,难道历史还当被改变了不成?
然而,魏征喝了两杯茶之后,却又随口道:“对了,说来也是巧,本官押送着那老龙前往天庭之时,半路上却正好遇到了望海护国菩萨,便由她陪着一同上了天庭,倒也省去了不少麻烦。”
“望海菩萨?”云翔的心中猛然一跳,忙问道:“她怎么会突然出现在半路之上?”
穿入聊
名门椒妻 可乐加糖
宋时行 庚新
魏征奇道:“那护国菩萨行遍天下,庇佑我大唐,本就是分内之事。她听说了那敖通触犯天条,也是出于义愤,便助本押运孽龙,倒也是顺理成章,将军何须如此惊疑?”
云翔皱眉道:“那不知望海菩萨可曾接近过孽龙?可曾与他说过什么话?”
魏征回忆道:“菩萨怕那孽龙逃走,便一直跟在他左右,至于话倒是没说什么。”
云翔又问道:“那她可是将人送到了天庭便自行离开了吗?”
魏征摇头道:“那倒不是,她与我一同看着那孽龙被斩杀,方才一同离开了天庭。将军又何出此问啊?”
云翔的心中却是越来越不安,张了张嘴,却终究无法与这凡人细说,只得无奈叹了口气。
魏征看出了他似是有些难言之隐,便道:“菩萨曾说,七日之后她便会前来长安城,往慈恩院中讲经说法,将军若是有什么疑问,到时不妨前去求见便是了。”
云翔忧心忡忡地点了点头,方才辞别了魏征,离开相府而去。
七日之后,望海菩萨果然来到了长安城中,而且径直住进了慈恩院,便与众高僧谈经论法。
她正与众僧人说起了菩提法门的精妙之处,忽然发觉又有人进了经堂,抬头一看,便见云翔孤身走了进来,正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她淡淡一笑,合十行礼道:“贫僧见过云将军,没想到将军今日也有了闲心,听贫僧谈论佛法之精妙,着实是可喜可贺之事。”
云翔打量了一眼经堂之中的各位高僧,道:“菩萨远道而来,云某有礼了,今日前来,实则是有些事情想单独向菩萨请教,可否请菩萨借一步说话?”
望海菩萨略一沉吟,却摇头道:“贫僧正与众僧说到精妙之处,若是就此停下,恐怕众僧心生不满,有违我佛慈悲之心,还请将军明日再来吧。”
云翔盯着对方看了许久,又见众僧果然投来了不满之色,只得道:“也罢,既是如此,云某便在这里听一听菩萨论佛便是,待得各位大师前去歇息了,再向菩萨请教不迟,想来菩萨应当不会介意吧?”
望海菩萨笑道:“多一人聆听佛音,也算是贫僧的功德一件,自是求之不得,将军请坐便是。”
云翔皱了皱眉,便找了个空蒲团坐了下去,只是一脸不善地看着望海。可这女菩萨却是不以为意,仍是继续与众僧讲起了佛法,似是对他那冰冷的眼光毫无察觉。
这一场论佛,一直谈到了夜半时分方才结束,眼看众僧一一散去,云翔方才径直走到了望海身前,面对面地坐了下去,仍是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自打认识了云翔之后,这位生性冷淡的菩萨似乎也变得鲜活了许多,此时轻笑一声,道:“云将军这般火急火燎地找上了贫僧,不知有何要事啊?”
云翔淡淡地道:“听魏丞相说,前些日子押送孽龙敖通前往天庭,倒要有劳菩萨出手护送了。”
望海道:“善哉,善哉,区区小事,何足挂齿?云将军太过客气了。”
云翔冷哼一声,道:“我只是有些好奇,菩萨远在南海,整日里诸事缠身,又怎会有这样的闲心管这些无关之事?”
望海摇头道:“将军言重了,贫僧身为大唐护国菩萨,大唐之内的任何事,都与贫僧有关,既然撞上了那孽龙,贫僧又怎能不管?”
云翔见对方始终与自己打着官腔,心中便也渐渐不耐,道:“望海,咱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此事可是你有意为之?”
望海的脸色也渐渐冷了下来,道:“即便是有意为之,却又如何?”
云翔叹道:“看来我所料不错,当日应该是你做了手脚,将敖通救了下来吧?”
望海顿时脸色一变,道:“休得妄言,那敖通乃是天庭的钦犯,我与他素不相识,又为何救他?更何况,有天庭的监斩之人与人曹官魏大人一同亲眼看着那孽龙身首异处,我又如何能救得了他?”
云翔冷笑道:“你堂堂望海菩萨亲自出手,使些障眼法骗过了一些修为低微之人,想来也算不得难事吧?至于你的目的嘛,倒不妨让我猜一猜,虽然我猜不出你到底想做些什么,不过你的目的,应该是皇宫中的那位,对吧?”
这一下,望海的脸色终于彻底沉了下来,冷声道:“云翔,我真的有些好奇,为何你总能知道些不该知道的事,难道你还真如传说中那般可以掌控天机不成?”
云翔勃然道:“这么说,你是承认了?望海,你的胆子也未免太大了吧,难道就真不怕惹来了天大的麻烦?”
望海见到云翔终于动了怒气,却忽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道:“有些事情,别人做来也许是麻烦,对我来说却是未必。云翔,我承认你有几分过人之处,只不过这一次,你便是发现了,也已然是迟了,这一次,恐怕你要输了。”
云翔骇然一惊,道:“难道你已经动手了?不好!”说着,他便要闪身离去。
不料,刚刚走到门口,便见得一道熟悉身影挡在了面前,一脸愧疚地道:“兄弟,对不住了,形势所迫,今晚便是拼了性命也不能让你离去。”来人不是别人,却正是数日不见的敖烈。
云翔双眉紧皱,正打算施展开空间法术闪开,却见法宝清净琉璃瓶已经悬在了空中,使得整个屋中都充斥了水系元素,空间法术却是施展不出来了。
他回头朝望海看去,却见她恢复了一脸轻笑地看着自己,道:“云将军,既然等了贫僧一天了,咱们且不妨多聊几句,如何?”
就在这同一时刻,一道人影来到了太宗李世民的寝宫之外,朗声道:“启禀陛下,贫僧慈恩院了明有要事求见。”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