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劍宗旁門笔趣-第六百零五章 計劃從這開始脫軌相伴


劍宗旁門
小說推薦劍宗旁門剑宗旁门
对于那阳黎的保证苏礼听了也就当笑话……这个人到现在还还想要演他。
豪門 天價
她所设想的那种剑崖全力支援的情况很只有一种可能实现,那就是确保他苏礼依然活着!
如果他真的就这么死了,那么剑崖教暴躁的大前辈们就不是来支援了,而是干脆利落地先吧阳教给灭了再考虑其他。
……阳黎的算计真的很有可能实现,但是这样算计中的结盟真的有意思吗?
苏礼不喜欢这种被算计的感觉,哪怕对方有着很重要的理由,也会为此付出巨大的代价。
赖上首席的女人:豪门劫 彐小差
所以当阳黎真的带着那些阳教修士开始全力保护苏礼的时候,苏礼却是有些生气地一挥手……剑气纵横交错,重钧裂地剑瞬间就将猝不及防的阳教众人给打散了开来。
“苏兄你这是何意?!”
阳黎杏目圆睁一脸的不可置信。
但是下一刻,苏礼却是又长发飞舞,将这些人全都给锁住了丢到了身后的封印边缘。
“我可还没轮到要靠一群半残人士以及一个无脑蠢女人来保护的地步。”苏礼语气带着些愤怒意味地说道。
这算是彻底摊牌了吧。
阳黎脸色有些发暗,尴尬地问:“苏兄这是在说什么?”
她尴尬的地方不在于苏礼的愤怒,而在于自己一直隐藏的秘密就这么被苏礼一言道破……同样的,她自负机智,被人说成‘蠢’可就太令她羞恼了。
阳黎虽然恼怒,但很快还是平息了下来。
在这里苏礼无论如何愤怒其实都是无用的,她也做好了承受苏礼诘难的准备。
关键是她特意要求留在外面的海棠与柔嫦,当这两个‘妖宠’得知她们的主人被困魔窟,自然会去向剑崖求救。
而后剑崖来人,无论来人多少,必然会强令阳教打开封印……
这个时候留在外面的阳教众人应该是拗不过剑崖的,所以封印会被强行打开……然后剑崖的人会承担起解开封印将冥渊魔物放出的因果。
届时无论他们愿不愿意,甚至苏礼和她还活不活着都不重要了,这一次的冥渊魔物他们都必须要去面对……
然后操作得当,阳教或许会元气大伤,但却可以从这永恒的痛苦之中解脱出来!
阳黎如此多此一举,其实并非是真的不明白精诚合作的好处……只是她终究是站在自己立场思考问题。
她爱阳教,不希望再看到任何一个阳教的人死在自己的面前,她比任何人都爱这个教派这些人。
也正是她对阳教的真挚,使得她得到了全教上下的一致拥护。
所以她一直都想要让这个教派摆脱这份难以再继续承受下去的责任……但可惜阳教上下无论是首阳教主还是各级教徒,都是将这份责任当成了自己的信仰与荣耀,根本不可能轻言放弃。
所以阳黎才想到了这么‘一帖猛药’,她想要借剑崖之力,将阳教给彻底‘打醒’,然后才能真正重新开始。
为此,她是真的准备要将自己给献身出去了。
在这封印之中,她必然是必须死在苏礼的前面……而若是他们都能够侥幸活下来,那么她也会毫不犹豫地站出来用自己的性命来化解剑崖的怨气。
她是做好了一切准备才开始这个计划的,所以此时心中很快就平静了下来。
只是她想到了一切,却唯独忽略了这个计划最重要的一环也是理论上绝对不会出问题的一环居然‘出错’了……
本应该是要去想剑崖求援的海棠与肉肠就这么安安静静地穿过封印走了进来!
海棠周围一阵苏礼熟悉的万树花开的能量波动,竟然是在这阳教举全教之力布置封印中行动自如。
而柔嫦则是脑袋顶着海棠小步快走,在进来之后左右看了一看,瞬间就找到了那边的苏礼,然后一下子就扑了过来……
她一下子扑住了苏礼的大腿,然后小屁股撅着不断扭动。
随后她觉得十分别扭,然后一条尖端雪白而其余全黑的尾巴就从裙子下伸了出来,然后欢快地摇摆了起来。
海棠无语地连忙给她遮住掀开地裙底,然后说道:“你这孩子,现在你已经化形了,不能再这样随便摇尾巴了!”
这说教的语气,就像是一个操碎了心的老妈子。
在‘海棠妈妈’辛苦的劝慰下,柔嫦才算是结束了自己那小狗一样表达自己心情的方式,拽着苏礼的衣角乖乖地站在旁边,一声也不吭。
还好苏礼实力过硬,这样都能够稳稳抵挡魔物的围攻。
他站在原地不动,长发飞舞之下,那是三千剑气不断切出……因为这只是一些普通魔物,所以苏礼也只是需要这样的‘普通攻击’就能够稳住全局了。
但是阳黎等阳教门人却是对这一幕看呆了啊……这种手段,绝对是以一个人发挥出了十人的战力一般。
苏礼一人就是洞冥真君了,而这就是说他可以相当于是十个洞冥真君在场!
这种说法倒是还低估了苏礼,毕竟他的头发上可是还封印着二十个洞冥真君的空间裂隙,这就相当于他有着二十个洞冥真君的法力源!
再加上这个洞窟内虽然天地元气浑浊,但他的山河法衣却是能够极其高效地炼化法力。
所以在面对寻常敌人时,他还真可以表现得一个人发挥至少十倍的战力。
阳教为什么日子难过?
就是因为他们的洞冥境强者竟然只剩下阳黎一个人了!
这等于是在战场上失去了足够高端战力的压制,以至于很多时候他们只能拿元婴的命去填……这是何等可悲的一件事?
然而苏礼表现出来的战力虽然恐怖,但是那忽然出现的开心着的柔嫦与海棠却是令她的一颗心直落冰窖。
这两个女妖没有去剑崖求援,那么她的计划还能进行下去吗?
“你们……你们怎么进来了?!”她的语气有些不好了,并且理所当然地脸色难看。
海棠虽然人小,但却很有气场地摆出了个骄傲的小模样,然后说道:“自然是想进来就进来了,这区区封印,可难不倒本君。”
“不可能,那是以吾神残余神力布置的封印,绝不是这世上之人能够破解!”阳黎不可置信地说道。
这次海棠也‘不装了’,她语气有些‘阴森森’地说道:“啊,赤阳那家伙的神力留到现在又还能有多少呢?他全盛时期本君尚且不怕,更何况他如今是死是活都是两说。”
阳黎和那些阳教门徒都是一下子激动了起来,他们愤然道:“怎可如此讳谤吾神!”
海棠才不会给这些人好脸色看呢,直接就是伸手一挥,大片的藤蔓就从她的脚下爆射而出,将这些人给全部捆住吊了起来。
“少在这里碍事了,没见郎君正忙着吗?”她一脸不屑地说道。
阳黎使劲挣扎,却是有些惊骇地发现自己哪怕是洞冥修为都难以挣脱这一个‘小小花妖’的困缚。
这也太夸张了吧?
他们使劲地挣扎了一阵才发现是真的没办法了脱离,阳黎这才无奈对苏礼道:“苏兄请放开我们吧,此时魔物可怕,我们需同心协力方能度过难关。”
飞蛾灭火 那一片淡蓝
苏礼却是压根懒得听他们怎么说,直接开始自己的尝试……
他竟然是直接在这不断涌出的魔物面前坐了下来,然后旁边看起来有些笨的柔嫦却是一下子领会了苏礼的意思,从自己脖子上的颈环中取出了案几摆放在苏礼面前,然后又跪坐在旁给他研墨化笔……
苏礼觉得,自己有这么个小可爱伺候着真是太贴心太舒服了。
当他拿起笔的时候,柔嫦又已经将纸在他面前铺好了,他只需要落笔挥就……
他画出了那一个个魔物的形象,每张纸上一个,随后却是在那飞速挥毫的画像边再记录下这种魔物的特点或者弱点,内容十分详尽。
而与此同时,他的头发则是依然不断挥舞,将所有敢于出现面前的魔物给击杀……他后来杀发了性子,更是直接演化注入风行乃至雷行的剑气进行尝试。
他还真是发现风行的剑气拥有扩散伤口的能力,比理论上最是锐利的金行反而更能够对这些肉体强横的魔物进行物理杀伤。
因为风行攻击除非破不了防,一旦达到了能够破防的程度,它就能够对目标身体很大一块区域形成范围性破坏。
而雷电之力则是另一种表现……似乎电流的强度只要超过一定界限,就会对这些冥渊魔物的思维都造成巨大干扰。
他们甚至会在受到电击之后出现一些奇怪的举动……诸如忽然间莫名其妙地手脚不听控制,又或者是直接猝死都会发生。
“有意思,这或许会是个突破口……”苏礼觉得自己应该是有了方向,应对冥渊的关键或许就在这雷电之力上了。
虽然实际上只要足够强大的任何一种属性力量都能够对冥渊魔物造成致命杀伤……但是因为雷电之力对魔物造成的效果最为独特,苏礼才因此作出了判断。
“那么雷电之力,究竟为何会引起这些奇特的变化呢?难道真的是雷霆净化邪祟?”苏礼猜测着,但随后却很快又摇头道:“不,没有这么简单。”
他看着还在层出不穷的冥渊魔物,有些厌烦地说道:“看来要先去将那冰洞重新堵上,我需要一段时间静心研究一下才行。”
堂堂剑崖圣子,这种脏活还用得着自己去做吗?
当然不需要。
他只是原地丢出了一个阵盘,然后阳黎期望中的剑崖援兵就自己一个个‘嗷嗷’地跳了出来……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