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漢世祖 ptt-第46章 郭榮奏事


漢世祖
小說推薦漢世祖汉世祖
枢密院内,军机房内,郭荣埋头于公案,审阅着公文,聚精会神,表情并不轻松。湖南战事方休,陷入忙碌的,不只是准备接受州政,构建通知秩序的政事堂。
并且,就目前而言,枢密院的任务要更加繁重些,毕竟如今控制着湖南,在那边维护着朝廷统治秩序的,是大汉的军队。
随着荆湖道的正式设立,枢密院这边,也紧跟着成立南面房,主掌南面道州军政令务,并且迅速地调配的人员。
摊开手中的册页,在上落笔签批,放下笔,端起茶杯抿了口,又揉了揉发酸的眼睛,这才舒出一口气。公案堆叠的公文,总算暂时解决了。
收拾了下几份提前准备好的机要之务,郭荣起身,准备去崇政殿。关于荆湖后续的军事安排,他还需亲自向皇帝做个汇报与交流。
“枢相!”动身之前,枢密院承旨李处耘急匆匆地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封加急的军报:“湖南军情!”
“何事?”郭荣问。
“郴州驻军,与伪朝军队发生冲突!”
眉稍凝,带有少许疑惑,郭荣说:“具体情况?”
李处耘道:“根据长沙报,伪军越过桂阳山,悍然入境,以其猖狂,行军使者曹彬自平阳南下抵敌,双方战于桂阳山口,我军胜之。斩首四百,俘虏过千,伪朝军队,实力低下,不堪一击!长沙请示,发兵攻打伪朝,尽取岭南!”
接过军报,仔细浏览了一遍,表情逐渐恢复了淡定,郭荣看着李处耘:“你有什么看法?”
李处耘沉声说道:“此事,只怕是南面的将帅们,有意用武,故而试探朝廷的心意!”
微微颔首,对李处耘的判断表示认可,收起军报,郭荣说了句:“我先去觐见陛下!此事,还需请陛下定论!”
……
“……岳州之战后,慕容延钊调荆南兵马入湘弹压治安,韩通则以东路兵马,暂驻巴陵。曹彬镇守道、郴,潘美驻全、永,清剿盗贼,维护治安,道、郴良好,全、永有五州蛮人进犯侵扰,为潘美所镇压。李筠自辰州南下,暂驻于溆州,剿抚诸蛮。
目前,禁军、南面州军、荆南军加上湖南降军,荆湖境内,各路兵马计有及8万余人,以江陵、巴陵、武陵、长沙、平阳、零陵为主要驻兵之所……”崇政殿内,郭荣向刘承祐汇报着湖南的情况。
我家徒弟又挂了
“这么多军队,负担很重啊!”闻之,刘承祐直接发问:“枢密院打算如何调整?”
“荆湖虽则广大,确实不需这般多兵马,臣与南面房诸僚,已然初拟整兵条陈,请陛下御览!”郭荣显然早有准备呈上一封册章。
阅览的同时,郭荣则从容地讲述着概要:“此役动用北兵颇多,深入南土,虽早有提防,但终究难敌气候。到目前为止,南征禁军,已病了1478人。臣议,可逐步将禁军与州军召还,同时在荆湖,重新编练军队,将都指挥司搭建起来!”
“局势未宁,召还不利弹压啊!”刘承祐说。
郭荣说:“禁军以护圣军一厢两尉,分驻长沙、江陵,再以一部铁骑留驻,从征之襄、安、郢、复等州兵,选拔三千卒,暂署都司。
同时,整饬缩编原荆南军,军额五千,南调动镇守湖南,收降之楚军,拣其精锐三千留用,余者尽数遣退为民,还其与耕……”
“以荆镇湘,多方制衡!”刘承祐嘀咕了句,对于枢密院的善后安置,看起来还是满意的。
“如此,除禁军之后,荆湖都司之下,将辖诸军一万一千人。此善后整编,预计以三月为期,也足以配合布政司施政!”郭荣说。
“看来,郭卿已经考虑得很全面了!”刘承祐浅浅一笑,说:“不过,此足以戍之,却难进取,不习南土的禁军,终究是要北方调的!”
神仙联萌
皇帝的言外之意,郭荣也是听明白的,应道:“荆湖初下,此番调整只是基础,以恢复治安为先,此后,治愈安,所需兵马却不加多!”
“枢密院当为今后取岭南,调用兵马,做准备了!”刘承祐直接道。
听其言,郭荣脸上没有什么讶异,而是问道:“不知陛下有何指示?”
“今后伐岭南,朕不欲动用北方兵马,仅以荆湖之士,何如?”刘承祐问。
“劳中原之士远征,确实事倍功半,若整合湖南兵备,可以为大用!”郭荣想了想,说:“湖南不乏精兵,只是内乱多年,元气大丧,短时间内,难以恢复。他日南进,仍需兵力增持!”
“臣建议,征召湘西五州苗瑶蛮兵作战!”郭荣说。
闻之,刘承祐笑了:“英雄所见略同啊!郭卿与朕是想到一块儿去了,昨日朕接见那瑶酋秦再雄,觉得此人是个不错的人才,对朝廷也恭顺。
澧阳不是俘虏了一批蛮兵吗,朕有意以之为基础,再以重资征召五州苗、瑶精壮,成立一支山地丛林作战的军队,就以秦再雄为军使。
今后,必有大用!”
郭荣点了点头,问:“不知陛下以为,多少兵额合适?”
“三千吧!”刘承祐直接道。
“陛下,提及岭南,臣来谒之前,正好收到了南方的军报!”郭荣说。
刘承祐来了兴趣,郭荣当即将双方在桂阳山的“冲突”给讲了一遍,并将军报呈上。
阅完,刘承祐也是提出疑问:“伪朝的兵马,胆敢主动犯境?”
“其若有意北犯,断不至于等朝廷收取岭北之后,再行进兵!”郭荣摇摇头,将他与李处耘的猜测禀道。
“前方将帅,战意未消啊!”刘承祐微微一叹,稍作考虑,对吩咐着:“制命南面行营,让慕容延钊约束诸军,未得诏令,不得轻启战端!”
“陛下,桂阳山口一战,伪朝损兵颇多,其未必会善罢甘休!”郭荣提醒道。
情深案重 漱玉泠然
“那便稍作更改,不得主动寻衅滋事,以湖湘治安之稳定为先!”刘承祐也改口。
事实上,当尽取湖南之后,和前方及将帅一样,刘承祐的目光也放到了岭南。从他本心来讲,是真想顺势南下,干脆灭了南汉,毕竟天下岂能有两汉并立的道理。
但理智告诉他,不能急,打南汉,军事攻伐不是最难的,难的是后勤,难的是一支适应南方气候的军队。
“一月半,而定荆湖,朕真想下令,趁势南进,将盘踞岭南的伪朝给灭了!”对着郭荣,刘承祐吐露心思。
郭荣平静地摇摇头:“臣知陛下志向,但不得不说,眼下并非良机,还请陛下暂抑吞吐天下之心!”
“说起来,桂阳山一役,也是开国以来,大汉与伪朝第一次接触了,虽然不怎么和谐。”刘承祐嘀咕了句,冲郭荣吩咐说:“军情司,当加强对伪朝的刺探了!”
“是!”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