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近身狂婿 起點-第一千四百十八章 宰了這老王八蛋!分享


近身狂婿
小說推薦近身狂婿近身狂婿
楚云虽坐在沙发上。
可他浑身的肌肉,都在瞬间变得紧绷起来。
他的眼中,充满杀机。
死死盯着坐在他对面的李北牧。
他无法从李北牧的身上嗅到任何情绪上波动。
这个古堡一号,也并没因为楚云陡然释放的杀机,而瞬间变得紧张起来。
相反,他很平静地盯着楚云。
就仿佛在看一个无关紧要的陌生人在这儿耍狠发疯。
直至楚云站起身,即将拔出那把父亲的刀。
李北牧这才反问道:“你知道你和我的差距有多大吗?”
“不试试,谁又会知道?”楚云说道。
“不用试,我也知道。”李北牧薄唇微张,面色平淡道。“你会死的很惨。”
“你不想杀我?”楚云反问道。
“你不配我出手。”李北牧很直接地说道。
嫡女毒妃:重生为狠毒贵妃
楚云闻言。
当即拔刀。
没有任何迟疑地,向李北牧俯冲而去。
可他刚冲出两步。
便被一名中年男子拦住。
此人气场强大,气势磅礴。
仅仅凭一己之力,便拦住了楚云。并吞没了他浑身的杀机。
“放肆。”中年男子开口,目光冰冷地说道。
“滚开!”
楚云拔刀。
他刻意释放着内心的愤怒。
也只有靠这一股愤怒,他才能肆无忌惮地去在李北牧面前放肆。
他很清楚,他今晚不可能杀的了李北牧。
他也没这个能力杀死李北牧。
但既然已经见到了自己的杀父仇人。
他若什么都不做,如何向九泉之下的老父亲交代?
又如何给自己一个交代?
有些事儿,明知不可为,却不得不去做。
可当楚云拔刀之后。
他的攻势很快便被中年男人卸掉。
他甚至连拦住他的中年人,都应对的非常吃力。
又如何与李北牧决一死战?
此刻的楚云,异常地不甘心。
他上一次如此不甘心,是在姑姑与段云龙决一死战的时候。
这一次,是他亲自面对李北牧的时候。
他已经接连两次出现无力感。不甘心。
他知道,未来的日子,还会出现更多的挣扎与痛苦。
而他又可以做什么?
又可以改变什么?
“道路漫长。”
坐在沙发上的李北牧淡淡说道:“你的路,还很长。”
说罢。
李北牧站起身。径直朝别墅门外走去。
而在经过楚云身边时,李北牧略微停顿了一下。偏头看了楚云一眼:“我俩不是一路人,也不是一辈人。你找我较劲,没有意义,也是不自量力。”
李北牧说的很坦白,更是直接。
尽管这些话听起来会很伤人。
但李北牧没有任何芥蒂。说得轻描淡写。
至于楚云会怎么想,又如何看他这个杀父仇人。
不重要。
正如楚云亲口所说,他俩不是一辈人,更不是一路人。
李北牧和他较劲的想法都没有。
也从不觉得区区一个楚云,值得他李北牧真的上心。
或许古堡,会对楚云比较感兴趣。
但作为古堡的主人,李北牧没有任何兴趣。
他真正感兴趣的,也从不是身为楚家后人的楚云。
说罢。
李北牧径直离开了别墅。
没有再留下只言片语。
而楚云,也就在如此复杂僵硬的情绪中,结束了与古堡一号李北牧的第一场会面。
本以为充满意义,却被李北牧认为毫无的会面。
楚云心神有些恍惚地离开别墅。
再见到陈生时,却发现这小子衣衫褴褛。满脸的鼻青脸肿。
“什么情况?”楚云哑口无言。
“让人给揍了一顿。”陈生叼着一支烟,龇牙咧嘴地说道。“那帮老家伙不讲武德,联手欺负我一个弱者。”
“他们欺负你干什么?”楚云纳闷道。
“本来是想杀我的。见我还算有骨气。就留了我一条狗命。”陈生吐出口浓烟,砸吧嘴道。
楚云闻言,也没多问什么。
施主,敢娶我否 素手聆听
没死就行。楚云也懒得追究太多。
他们这次闯进来,本就是冒着很大的风险。如今只是陈生遭了一顿毒打。不算什么大事儿。顶多回头给他提供一点医药费就行了。
返程的路上,是楚云在开车。
这小子眼睛都让人给打肿了。开车太危险。楚云也不能把自己的小命交给陈生。
索性自己当司机开车。
“人家干嘛要打你啊?”楚云随口问道。
“还能为啥,咱们不请自来,人家不高兴呗。”陈生说罢,眨了眨眼盯着楚云。“你那边什么情况?我看你出来的时候,情绪不太对啊。”
“哪儿不太对?”楚云反问道。
“就是情绪不太高,有点低落的样子。”陈生说道。“按道理来说,你既然已经见到了杀父仇人,应该是慷慨激昂,充满了斗志才对啊。”
“我在努力提斗志。”楚云眯眼说道。“但是好像有点提不动。”
“为什么提不动?”陈生上下打量楚云。“这不像你啊。你不是挺狂的吗?”
“在李北牧面前,我好像有点狂不起来了。”楚云很坦诚地说道。
“跟我分析一下,这李北牧究竟是个什么样的角色。他连你都能压得住?”陈生万分好奇。
要知道。
我们已过了耳听爱情的年纪 声声静慢
就连楚中堂这种顶级大鳄。人称楚老怪的巅峰强者,可都按不住楚云的狂躁。
他李北牧真就强大到这份上了。连楚云都能直接按死?
“我哪知道他是个什么角色。”楚云吐出口浊气,慢条斯理地说道。“我只知道,他是我的杀父仇人。”
“但你似乎拿他没有任何办法。”陈生说罢,又补充了一句。“至少现在来看,没有任何办法。”
“我知道。”楚云叹了口气。“所以我也挺泄气的。”
“泄气是应该的。我要是像你一样碰到这样一个恐怖的对手,我何止泄气,简直就要绝望了。”陈生抽了一口烟,嘟囔道。“有时候我觉得你挺累的。每天都活在超强的压力之下。遇到的对手,也一个比一个离谱。我要是你,早就累趴下了。”
“可惜你不是我。也没我这么坚强。”楚云得意地说道。“都像你一样,社会还怎么进步?地球还怎么运转?”
陈生知道楚云在装腔作势,其实心底里是很苦的。
但他也没有点破。人嘛,遇到了不顺心的事儿,总会自己去想办法消化。而不是到处诉苦抱怨。
至少楚云不是这样的人。
“但是你放心。”楚云忽然话锋一转,目光变得凌厉而疯狂。“总有一天,我会亲手宰了这个老王八蛋。”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