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第一百五十九章 溫伯的失誤熱推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小說推薦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一个销售员的自白书
挽救我的名声最好的方法,就是找到这件事的源头,就得从找到细毛开始,看看到底是不是她诬告我的?
细毛一时半会儿我是找不到,但救走她的春华,温伯的人很快就找了。
温伯问我要不要过去审审,我拒绝了,只是告诉温伯,有什么消息第一时间通知我就行了!
温伯审回来的消息是,春华就是个傻子,从头到尾,被人耍的团团转,什么也不知道,就为了一个女人卖命,他所知道的就是,他救走了细毛,之后和深圳的一群人汇合,听一个叫大青的人命令,具体这些是什么人,干什么的一无所知。
悠闲在清朝 弄雪天子
他之所以能被抓住,是因为细毛犯了毒瘾,大青警告过他们,让他没事不要出门,可看到细毛那么辛苦,他还是不忍,偷偷地溜了出来,以为没人会知道他在哪儿,结果还是被抓了回来。
我问温伯:“那他说的大青那伙人呢?细毛呢?没找到吗?”
温伯看了看一个站在战战兢兢地黑瘦年轻人问道;“问你话呢?哑巴了?“
黑瘦年轻人低着头答道:“我刚开始就一个人,抓住春华就费了不少力气,再逼他说了里面的情况,等我叫了人,再进去抓人的时候,人早就跑了!估计是看春华这么久没回去,知道事情不对,人就跑了!”
我安慰道:“没事,哪那么好抓啊!知道大青是什么人吗?”
黑瘦青年摇了摇头道:“不知道,没听说过,问了下深圳那边的人,也不知道是什么来头,估计不是道上的!”
温伯板着脸训斥道:“什么道上的,道上的!说过多少次了,不要还以为自己是江湖中人!人你没抓到,也没找到一点线索吗?”
黑瘦青年答道:“春华,什么都不肯说!”
温伯追问道:“是不肯说,还是不知道?”
黑瘦青年急忙补充道:“是不知道,他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
温伯看了看,有点抱歉地说道:“这事我没办好!”
我急忙摆手道:“这怎么能怨你呢?这位兄弟,辛苦了!本来这事咱们该报官的,只是有些事,我这儿不太方便报官!只能辛苦你们去做了!其实,我也不想怎么样,就是想知道的事情的来龙去脉,然后交给警方处理,还我个清白!”
黑瘦青年急忙点头道:“我懂,我都懂!”
温伯冷哼了一声道:“你懂!你懂个屁!这事还用我教你怎么做吗?人出来了,你得稳住,先叫人,你跟着春华,只要别暴露自己,什么都好说,可你呢?傻乎乎地直接抓人,抓个最没用的,正主儿都跑了!第一次叫你办事,就给我办成这样,你还是回去跟光头吧!”
黑瘦青年多少有点委屈地辩解道:“温伯,别让我回去跟光头哥了,我回去还不得被光头哥骂死啊!再给我一次机会!”
我知道温伯这多少是演给我看的,我笑了笑道:“温伯,算了,这兄弟怎么称呼?”
黑瘦青年低着头答道:“回老板,我叫温天!”
我哦了一声道:“你姓温?这姓还是比较少的,你和温伯?”
黑瘦青年看了看温伯,温伯哎了一声道:“我的亲侄子,我大哥家的孩子,从小就不好好读书,在街市上混了好多年,也没混出个名堂来!我大哥年纪大了,膝下就这么一个独子,也不指望他成才,就是想能跟着我混口饭吃,光头呢,觉得这孩子挺精灵的,就让他办这事了,哎,还是不成气候啊!”
我笑了笑道:“一件事,能看出什么来啊?再说,这事真不能怨他,这是耐心活,一天天的就这么盯着个人,沉得住气,抓到一个就不错了!这也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活计啊,这样吧,你要是不想他跟着你,我给他找个事做,耀阳那边项目上缺个采购的,让他去那儿帮忙吧!”
温天一听,立马反对道:“老板,我能行的,你信我!我肯定能找到那帮人的!”
温伯愤怒地说道:“我信你个屁!你是真不懂事啊!陈总是让你走正路,给你这么好的机会,你不珍惜,还不谢谢陈总!”
邪魅转校生:幸福恋人 于汐彤
温天似乎不太情愿地点了点头,和我道谢道:“谢谢老板!”
我淡淡地笑了笑,道:“你这么年轻,学点手艺不比什么都强!”
温伯挥了挥手道:“你先下去吧,叫光头过来!”
温天嗯了一声走开了。
星子
温伯这才笑着对我说道:“谢谢了,飞仔!”
我摆着手道:“多大点事啊!以后,你就直接说就是了!要不,我看我的事,就这么算了吧,细毛那伙人也不简单的,咱们没必要和他们计较,他们也闹腾不出什么花样来!”
温波收起笑脸道:“这可不行,你这还是对我办事能力不放心啊!人,我肯定给你找到,事情,我肯定给你办的妥妥当当!你这清白,我得替你还上!这事,我真的替你觉得不公,你是什么人,我太清楚了,你要是想要女人,什么样的没有,还会干那样的事!”
我点了点头道:“那行!你看着办吧!你最近的生意怎么样啊?”
温伯嘿嘿地笑着说道:“好的不能再好了!这做生意啊,还真的童叟无欺,货真价实才行。海产市场那边,我的兄弟们天天就守着自己摊档,不打不闹的,一心做生意赚钱,现在啊,各个盘满钵满的,最差的那个,现在都开上车,住上房了!这日子,看着高兴!这都是多亏了你了!”
我笑着说道:“自己人,说这些干什么?这不挺好的,挺起胸膛赚钱,水果栏的生意怎么样啊?”
温伯笑着说道:“也是好的很,现在我都是从新马泰那边进口水果,质量不是一般的好,价格也高,可还是很多人卖!我算明白了,东西不怕贵,就怕不好,再贵的东西,也有人买,只要是说得出它贵在哪儿?”
我嗯了一声道:“那就好,还得和你的兄弟说声,和气生财啊,买卖不成仁义在,可别像大弟那帮人似的,强买强卖,不会还在收保护费吧?”
温伯切了一声道:“我是生意人,收什么保护费啊!整个市场我都承包下来了,他们给我的是市场管理费,都是有正式发票的,合法合理收取相关的费用。我的兄弟们,都知道顾客是上帝的道理,对顾客的态度可比对我都好,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我又想了想道:“你水果加工罐头的设备,都进来了没有?”
温伯迟疑了一下道:“还没呢,我就是觉得,现在生意做的挺好的,还需要折腾那些吗?那食品加工的生意,我又不懂,能卖出去吗?有没风险啊?”
我哎了一声道:“温伯,眼光放长远一点,你想想,你一天得有多少水果烂掉啊?这是多大的成本消耗啊!你花个几十万,买几台水果罐头加工设备,将快要烂的,卖不出去的,全部加工成罐头,推到超市,小卖店,网上去卖,不是很好啊?说不定,比你现在卖新鲜水果还赚钱呢!”
温伯哦了一声道:“我信你,你肯定比我有眼光,可我真不懂啊!设备怎么装啊?装好了,谁干活啊?怎么往外推销啊?”
我撇了撇嘴道:“不懂可以学啊!这东西不用学都会啊!干活的人,只要有钱就能请到啊!至于推销嘛,我帮你找人就是了!我别的人没有,销售人才我多得是,你就是干这个的啊!实在不行,我自己来就是了!这你总放心了吧!”
温伯不好意思地说道:“我怎么敢不放心啊!那就听你的,我明天就找人去谈设备的事,二手的行吗?”
我板着脸说道:“你怎么就这么小气啊?能差多少钱啊?二手的玩意,能用吗?这是做食品,人吃的东西,可不敢乱来啊!还有啊,你那些食品安全许可证什么的手续,必须马上办全啊,一样都不能省,厂子就在你水果栏后面的库房那边吧,找人收拾干净,地面做个自流平,墙体要全部刮大白,图防水柒,可别时不时地往下掉土渣,厂子一定要通风,还有工人必须统一制服,戴帽子,食品加工来不得一丝的马虎!”
温伯听着不住地点头,然后缓缓地说道:“听你这么说,我心里多少有点底了,我这就着手准备。”
我嗯了一声道:“之前你那些生意都是小打小闹,这才是赚钱的买卖,用心点经营,别说这你辈子不愁了,下辈子都不愁了!”
温伯感激地说道:“明白,明白!我还有很多问题想请教你,你没事多来这儿教教我,反正你现在也没啥事了!”
我嗯了一声道:“你怎么就知道我没事了?就因为我不在万众了啊?我事情多得很!”
温伯急忙摇头道:“我不是那个意思!就是……”
我笑嘻嘻地说道:“说笑呢!你这边的事,我会上心的!有资金缺口吗?”
温伯犹豫了一下道:“不太缺,不能再让你帮我了,我知道你也挺难的,这事我还没帮你办好,我欠你的太多了!”
我笑了笑道:“都说是一家人了,哪有谁欠谁的啊?你赚钱了,不打算分我一点吗?”
爱不知所缘
温伯尴尬地笑道:“怎么可能不分你呢?我所有的生意,都有你的份,都是你的生意,我就是帮你看着的!”
我摇着头道:“你这说的就不是一家人的话了,你已经帮了我很多了!我自己的麻烦,自己能解决,你不用担心我!”
温伯嗯了一声道:“我知道,你能自己搞定的!不过,这事既然我已经插手了,我就会帮你解决的!”
我走的时候,温伯找人搬了好几箱,叫不出名字的水果,还一个劲儿地叮嘱我,要吃什么,一定要和他说。
我叫阿廖自己随便找一箱搬回家,阿廖也没客气,拿了一箱台湾的水果释迦,我和他说,那玩意又不好看,又不好吃,他非说吃点没见过的,还问我怎么吃?我无耻地回答他说:“用嘴吃!”
奥弗特能源汽车公司的斯蒂芬来了,说是来旅游,一点都不提合作的事,我知道这是谈判的技巧,就随着他的话说,让他过来领略下华夏风光和中华美食,也没说合作的事。
我在九州港等到了斯蒂芬和那个很有质素的文员小姐,斯蒂芬打扮的很随性,轻装上阵,一顶牛仔帽,一身高尔夫球衣,白色的皮鞋。文员小姐一身黑色职业套装,拎着一个小坤包,见到我笑得十分的美丽。
冒牌全能职业大师
我伸出手来,和斯蒂芬握了握,然后对着文员小姐点了点头。
上了车后,斯蒂芬问我:“准备带我去哪里玩儿?”
我笑着说道:“你们外国人都这么直接的吗?你至少应该先跟我寒暄一下,然后说点客气话,和我套一下近乎,毕竟我们连朋友都算不上,也只是接触了一次而已。”
斯蒂芬根本就没听明白,我说什么?疑问地看了看文员小姐。
文员小姐捂着嘴解释道:“他的意思是,你该先跟他成为朋友,再和他提要求!”
斯蒂芬很直接地说道:“我们不是已经是朋友了吗?”
我笑了笑道:“是的,是的,Just a joke!我先带你们去坐坐珠海的公交车吧!珠海的交通还是很发达了,珠海市府答应过珠海市民和前来旅游的游客们,在珠海市中心,坐车去珠海任何一个地方,都只要半个小时,然后再决定你想去哪儿玩!”
斯蒂芬和文员小姐都是一愣,然后马上明白了我的用意,也没拒绝我。
我让阿廖把我们拉到了公交车汽车总站,和阿廖要了一点零钱,带着他们两个上了车。
由于是总站,车上空出了很多座位,我估计斯蒂芬是没怎么坐过公交车,尤其是中国的公交车,还是挺兴奋的,这儿看看,那儿看看,车上的人看到有个老外来坐公交车,竟然有人站了起来,考虑要不要给他让座?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