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大唐:從種土豆開始-第八百零一章 上當了展示


大唐:從種土豆開始
小說推薦大唐:從種土豆開始大唐:从种土豆开始
“哦?什么好处?”
长乐公主十分疑惑。
刚刚不是说因为朝廷收入少了,戴大人不高兴的吗?
怎么这么快就变了?
“扒皮的好处!”
赵寅淡然一笑。
戴胄有了对外出售远洋护航的服务,不在那些老货身上扒下一层皮才怪!
“夫君可真厉害!”
长乐公主顿时化身小迷妹。
“厉害吧……?”
赵寅满脸坏笑的朝她走了过去,单手搭在她的肩膀上,悄声说道:“本驸马还有更厉害的地方呢,你要不要试试?”
“讨厌!”
长乐公主的俏脸顿时红到了耳朵根,粉拳不断在他身上捶打着。
……
第二天早朝。
“陛下,现如今国力发展迅速,用钱的地方实在太多,国库现在收不付出,实在是没钱出兵攻打南洋的那些土著国家了!”
李二刚一坐稳,戴胄就迫不及待的哭起穷来。
“这可怎么办?”
李二的演技也不是盖的,做出一副为难的表情来。
“唉……!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慢慢等,什么时候国库充盈了,什么时候再出兵!”
戴胄深深的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
“陛下,若是贸然出兵,而后续粮草跟不上的话,必然会消耗国力,后果不堪设想啊!”
魏征也站了出来,配合演戏。
原本定的是春耕之后便出兵剿灭南洋的土著国家。
郧国公等人还眼巴巴的等着呢,这样一来,他们岂不是又要冒着被土著国家攻击的风险去南洋?
况且,南洋的土著凶残,有没有水手肯去还未可知!
所以,他是一定要反对的,“戴尚书,你这是何意?开发南洋也是在发展大唐,若是因一些土著而止步不前,岂不可惜?”
“这个跟老夫可没关系,老夫也希望早日开发南洋,将南洋的财富运到大唐,但没办法,银子不充裕啊!”
戴胄赶紧跟自己撇清关系。
“大唐最近几年收获颇丰,光是打胜仗从其他过家运回来的财宝就无数,怎么可能没钱呢?”
想拿这个借口搪塞过去,张亮显然是不同意。
“每一笔钱都有各自的用途,前几日驸马还要老夫划出一部分的教育基金,到现在也没能挤出银子来!”
戴胄立马将赵寅拉出来做挡箭牌。
“这……!”
果然灵的很,张亮老货顿时闭上了嘴,不再针对戴胄。
而李二并没有阻止两人嘴炮,并且饶有兴致的观看着。
此时此刻若是能再来个果盘就更好了!
“陛下,开发南洋刻不容缓,不能就此作罢啊!”
见戴胄那里行不通,戴胄立马调转矛头,转向李二。
“咳咳……!”
无敌神农仙医
“这个……!辅机你有何办法啊?”
李二被问的措不及防,轻咳两声以示尴尬,随即将这个皮球提给长孙无忌。
此时的长孙无忌也正认真的看着几人过招,没想到李二竟然让他来当恶人。
“陛下,此时此刻应当推行朝廷刚刚制定的远洋护航计划,只要商船向朝廷出钱,海军就可以为其保驾护航!”
无奈之下,长孙无忌只好拱手禀奏。
反正皮球已经踢过来了,你还能不接着吗?
“这件事众卿怎么看?”
当然了,李二这么问只是走个过场。
毕竟这件事昨日已经商议过了!
“臣等附议!”
……
众臣皆拱手赞同。
“嗯,那就这么定了,具体事宜大家去找戴卿商议吧!”
李二高兴的拍了板。
“遵旨!”
戴胄立马应了下来。
霸道总裁缠冷妻 小猫上树
“坏了!上当了!”
张亮也算是老奸巨猾,顿时就反应过来。
这哪里是什么没钱啊!
摆明了就是场双簧!
目的就是要坑他们的钱!
但没办法,李二想这么做,他就算是反对了也没用。
毕竟胳膊拧不过大腿啊!
只能在心中暗自祈祷,戴抠货不要下手太狠才好!
虽说南洋的土著装备并不精良,但人数还是不少的。
怒斩问天
张亮的船只虽然多,但还要留着装南洋的财富,不可能带太多的兵力!
若是为了剿灭土著,而带大量的人力去南洋,估计又要被李二猜忌。
实在是两难!
而赵寅也是知道这一点后,才让戴胄放心大胆的开价!
“戴尚书,刚刚我可是替你做了回恶人,别对我下手太狠!”
“戴尚书,咱们可是多年同窗,手下留情啊!”
尸衣 韦一同
“某刚刚可是全力支持你的!”
……
下朝后,众老货纷纷将戴胄围住,希望能少花点银子。
尤其是程咬金与长孙无忌。
他们两人的船队规模是最大的,只比李二与赵寅的小那么一点点而已!
“这个老夫可说了不算,都是明码标价的!”
戴胄耸了耸肩,做出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
“就一点面子都不给?”
程咬金顿时就急了。
“走,走,走,咱们回去找陛下,让陛下封你做户部尚书!”
戴胄指了指太极殿的位置。
明显就是要公事公办的架势!
无奈之下,众老货只能作罢。
而张亮那边,却是将一些老货叫到了一起,商议对策。
他的船队是由一些官阶稍低,李二与长孙无忌等不带他们玩的官员组成!
“郧国公,怎么办啊?朝廷根本不肯出兵!”
“若是购买远洋护航服务的话,以戴尚书的尿性,必然会收取不菲的保护费!”
“不如我们自己在民间召集一队人,开到南洋,灭了那些土著国家吧!”
……
众老货各抒己见,纷纷开口。
“不可……!”
然而,张亮立马拒绝,“如果真的这么简单,某还用为这个发愁吗?只怕我们的人刚集齐,消息就传到陛下耳朵里了,搞不好还要治我们个谋反罪呢!”
自古以来,皇帝的疑心病最重。
更何况,他们这位可是连亲兄弟都下的去手的。
他们这几个老货算什么?
“唉……!那可如何是好?”
众人深深的叹了口气。
若是落到戴胄手里,不咬掉块肉都算轻的。
“这笔钱咱们是躲不掉了,不仅是我们,朝中那些惦记南洋财富的人都躲不掉!”
张亮意有所指的说道。
“没错,赵国公的船队也经常去南洋,他这次也免不了要交钱!”
想到这,众人心中总算平衡了一些。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