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詭異入侵》-第0278章 海報後面的玄機熱推


詭異入侵
小說推薦詭異入侵诡异入侵
这种攀附权贵的讼棍,星城每一个大家族都会有,而且还都是组团的,罗处向来就没跟这些人打交道。
这类人说到底,不是为法律办事,而是为金钱办事。只要给钱,无论多么黑的事,他们都要想方设法洗白。
最可气的是,往往还能成功洗白。
但是,在罗处这,他绝不允许,也绝不迁就这类人。
“你……你你你……你这是什么态度?我要向上级部门投诉你,还要起诉你,你给我等着。”
那名律师大概也没想到,罗处这种公职人员,居然这么不按套路出牌。
像他这种身份,言行举止不应该很注意影响力,生怕有一点不妥的地方被人钻了空子,留下话柄。
江跃一旁冷笑旁观,他现在的身份只是个学生,这种事他自然不会主动出头说什么。
但是罗处刚才的举动,让他看着都觉得解气啊。
这种依附大家族的讼棍嘴脸,江跃并不陌生。当初在道子巷别墅门口,邓家不也有这种货色么?
“校长,还有一个凶手尚未落网,有必要暂时封闭校园。除了受害者家属,其他无关人士就请他们离开吧。”
虽然没有点名,但针对性已经很明显了。
现场除了受害者家属,就是汪浩这个凶手家属。
当然,受害者家属也就寥寥几人,倒是凶手家属阵容庞大。
“汪浩家长,行动局已经接手这个案件,你们该了解的情况也都了解了。要不你们先回去,具体情况,等行动局的官方消息?你们围堵学校,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啊。”
校长这口气,总算还保留了几分客气。
汪浩母亲却是不依不饶:“我把孩子交给学校,你们学校就得负责。出了事,一句话就想把我们支开?想都别想!今天如果不给我个说法,我绝不离开。”
“你们到底是学校,还是强盗窝啊?好好的孩子到了你们学校,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没有证据,为什么胡乱抓人?就算行动局,也不能胡作非为吧?”
这些所谓的亲友团,纷纷叫嚷起来。
邵副主任一直站在校长跟前,见校长面色难看,知道自己表现的时候到了。
当下双手一拦,挡在校长跟前,做出忠心护主状。
“都闭嘴!”
“吵吵闹闹,成何体统?这是校园,不是菜市场,由不得你们撒野!”
“汪浩家长,你不要胡搅蛮缠!”
“孩子在学校求学,那是没错。但是汪浩同学,据我所知,他是走读生。放学之后,他的一切行为学校无法约束。试问一句,他一个走读生,为什么会留校?为什么会出现在女生宿舍?这是学校的错吗?学校让他留宿了?学校让他私闯女生宿舍了?个人作风不检点,严重违法校风校纪,这种学生,就算没有作奸犯科,那也是害群之马,必须开除。更别说他现在涉嫌杀人,国法难容!”
邵副主任主管德育方面,耍嘴皮子本来就是他的强项。
再加上他对汪浩也是一肚子怨气。
毕竟,刚才要不是江跃出手及时,他邵某人现在百分百凉了。要说他对汪浩不痛恨那是不可能的。
一番痛斥下来,邵副主任只觉得人生从未这么爽快过。
什么豪门,什么权贵,今儿个统统不伺候!
不用跪舔的感觉,原来也可以这么美好!
“保安!”
学校保安团队早就蓄势待发,他们一直压着一股火气,只是没有得到校方领导的命令,不好擅自行动罢了。
两名同事惨死在宿舍内,汪浩作为帮凶,要不是汪浩已经被高翊老师打断了腿,他们都恨不得冲上去毒打他一顿。
就这么一个十恶不赦的杀人凶手,他的家属居然还这么嚣张,带这么一大群人来围堵学校。
真以为咱们保安团队是吃素的呢?
同事惨死的激愤,一下子就爆发出来了。虎吼一声,哗啦啦如狼似虎地冲了上来。
挡在了校领导跟前,朝汪浩家属那边逼去。
“你们想干什么?”汪浩母亲显然经过大阵仗,并不畏惧,反而疾言厉色地上前一步。
硬顶在前头,很是泼辣地喊道:“我看你们谁敢动我?”
还别说,这种豪门太太,平素养尊处优,自有一股威严气度。
保安队伍前进的势头立时被阻。
医手遮天
一方气势被压,另一方就必然起势。
“干什么?还想打人不成?”
“你们到底是学校还是强盗窝?”
“谁敢动我家夫人一根汗毛,就等着吃官司吧!”那名律师手里高高举着一只相机,显然是在拍现场视频。
一副很是专业的样子。
啪!
忽然不知道哪个角落飞来一块小石头,无比精准地命中在那相机上。
相机镜头顿时糊成一片,而那律师跟着惨叫一声,捂住鼻子痛苦地蹲了下去。
这石头就跟精确制导似的,砸在镜头上居然发生了奇怪的折射,又稳稳命中他的鼻腔,顿时酸的甜的苦的辣的一股脑儿涌了上来,殷红的鼻血顺着手缝不断溢出。看起来那叫一个惨烈。
保安队长见状,上前一步,做了一个让现场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动作。
将汪浩的母亲一把扛在肩上,大踏步朝校门外飞跑而去。
汪浩母亲自诩贵妇,什么时候被人用这种方式接近过?顿时花容失色,尖叫不已。
那声势浩大的亲友团见状,纷纷叫骂起来,跟着追了上去。
保安队长腿长,速度又快,扛着一个人速度都减不下来。一直到校门口外一二百米,才将汪浩母亲往地上一放。
那些赶上来的亲友团便想堵他,却被后面追上的保安队伍拦住。
保安队伍人数不如亲友团那么多,但架不住他们训练有素,善于协同作战,围成人墙,成功将激昂的亲友团拦住。
这些亲友团,到底是乌合之众,临时拼凑,虽然有些是汪家的人,但大多数还是来凑数的。
遇到这种情况,要他们上前拼命显然也不现实。
而且很多人心里很拎得清,他们这种性质其实已经涉嫌聚众闹事。
汪家再怎么财大气粗,终究也不能颠倒黑白。
汪浩如果是杀人凶手,人家校方把汪浩交给行动局也是完全合情合理。
好在,保安队伍只求将这些人请出校园,并没有真正动用武力。对峙一阵之后,便退回校内,将校门一关,求个耳根清净。
汪家的人再闹腾,总不可能冲击校门,摧毁学校设施。真要那么干,那真是蠢到无药可治,事情的性质也就彻底变味了。
这一切,都被受害女生的家属看在眼里。总算稍微有些告慰。
终究,校方并没有包庇凶手,没有因为凶手来自豪门贵族,就违背原则,没有在受害者家属伤口上撒野。
在这样的压力下,校方能够坚守原则,多少赢得了受害者家属的一些好感。
第一名受害女生是走读生,家就在星城,来的家属只有她父亲,还有姑姑姑父。她的继母并没有来。
狐狸家的女王陛下 七月二十五
第二名受害女生是纯粹的宿生,家不在星城,但是在星城有亲戚,来的是两名亲戚。
当然,如何善后,如何安慰家属,这是校方的工作。
江跃和罗处高翊等人,凑在一起,准备着对女生宿舍楼展开一次地毯式搜索。
所有留校的觉醒者,全部被动员起来。
所有觉醒者被编成一个个小分队,扼守住每一层的口子。
罗处和江跃等人,则负责挨个宿舍搜查。
这种地毯式搜索,覆盖每一个角落,包括抽屉,床铺,衣柜,鞋柜等等私人空间。就算是角落里藏着一只蟑螂,也都无处遁形。
形势逼人,隐私问题已经退而其次,顾不得了。
一层楼几十个宿舍,认真搜查起来,倒也花费不少时间。
足足搜了近三个小时,一到四楼才搜索完毕。虽然过程中发现了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但这些都只是属于女孩子的一些小隐私,虽然有些难以启齿,但跟诡异事件肯定是扯不上关系的。
按江跃之前的推测,五楼和六楼才是重点。
两个受害女生,一个是五楼,一个是六楼。
而戴娜所住的宿舍,就在六楼。
只是戴娜的宿舍跟第一个受害女生隔了很远,几乎是在两个不同的对角,距离在百米以上。
五楼转了一圈,除了第二个受害女生的被害现场,也没有其他收获。
当然,每个人都有心理预期,真正的重点,就是六楼。
重点中的重点,则是戴娜所在的宿舍。
上到六楼,大家决定从西首的宿舍开始搜索。
西首第三间宿舍,就是第一个被害女生的遇害现场。
搜完前两间之后,一行人站在第三间宿舍门口,心情都极为压抑。
尸体已经搬走,现场的血迹还没有清理,现场基本还保留着。江跃看了看门锁,也是完好无损的。
这证明,第一个受害女生,同样是主动开的门。
当然,现在这些已经不重要。
一路搜索过去,还是没有什么重大发现。
很快,靠南这一排宿舍由西向东搜到了尽头。接下去便只剩下朝北那面的一排宿舍了。
而戴娜的宿舍,便是朝北偏东方向的。
准确地说,是朝北那一边,东首第七间宿舍。
很快,这一排东面前六间宿舍就搜索完毕。
所有人站在第七间宿舍门口。
宿舍门并没有锁,只是虚掩着。
茅豆豆一马当先,一脚将虚掩的宿舍门踹开。
四张床铺,只有两张住了人,其他两张床是空的。
这种情况,在六楼倒是很常见。毕竟走读生住校本身就不多,宿舍又足够用,往往一个宿舍都不满员。
有些宿舍甚至只有一个人住。
门一推开,众人便觉得这间宿舍透着一丝诡异。
空气中还残留着某种难以言表的气味,还有乱七八糟的床单,到处丢满的纸巾,都表明这间宿舍曾经发生了什么。
茅豆豆虽是处男,却也是阅片无数的人,看到这现场,隐隐也猜到了什么,不由得低声骂骂咧咧,显然很是不爽。
衣柜,抽屉,床铺,桌底,每一个角落,大家都搜查得异常认真。不肯放过任何一个角落。
毫不夸张地说,哪怕是有一只蚂蚁躲在角落里,以这种搜查力度,绝对能把它给找出来。
只可惜,他们搜查得如此认真,结果却让他们失望。
这间宿舍,倒是搜出了戴娜很多私人的物品,而且极为丰富,有名贵首饰,有名牌手表,有名牌包包,更有许多让人咂舌的品牌衣服。
当然还有一些难以启齿的情趣物品。
这一切都显示着,这戴娜小小年纪,路子玩得很野。
根据校方提供的资料,戴娜的家庭条件并不算优越,那么她这些名贵物品的来历,自然就很值得玩味了。
但这终究只是私人生活的选择,跟诡异案件似乎扯不上关系。
江跃站在床铺边上,环扫了一圈。
他总觉得,这间宿舍应该还有什么秘密没被挖掘出来。
这是一种奇怪的直觉。
没有明确的证据,但这种感觉却异常强烈。
很快,江跃的眼睛盯在了戴娜床铺对面那张空床边上,空床边上挂着一幅海报。
是一个流量女星的海报。
女生宿舍挂这种海报,倒是一点都不稀奇。
江跃的目光,却死死盯住那张海报。
“跃哥,怎么了?”
茅豆豆顺着江跃的目光看去,那海报贴在墙面上,似乎也没什么异常。
“撕下来看看。”
茅豆豆对江跃的话言听计从,伸手就打算往床铺上爬。
“算了,我来。”
江跃手搭在茅豆豆肩膀上,制止了他。
江跃一个翻身,跳上床铺,伸手在海报的一角用力一扯。
哗啦一声,海报便撕扯下来。
正常情况,海报撕扯下来,应该就是一面白墙。
然而,海报覆盖的区域,中间却又一块巧妙的木制隔板,就像镶嵌在墙面上,严丝合缝,这么一来,海报贴在上面,不至于中间空下去,让人乍一看以为那就是墙面,完全看不出破绽。
这时候,便是傻子都能看出来,这木制隔板里头,必然藏有玄机!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