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小說 孤島諜戰 起點-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用錢說話推薦


孤島諜戰
小說推薦孤島諜戰孤岛谍战
钱鹤庭给胡孝民打电话,就是知道有人保陈祖基。他在收到检举信的同时,也收到了上面大佬的电话。
钱鹤庭说道:“孝民,陈祖基的事情,交给你们军统如何?我们警察局就不插手了。”
胡孝民年少一身胆,敢得罪人,也不怕得罪人。警察局则不然,得罪了上面的人,以后日子不好过。
胡孝民笑着说:“老长官发话,我不接也得接嘛。”
对陈祖基这样的汉奸,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抓再说嘛。就算钱鹤庭不发话,他也准备动手了。上级已经给他指示,码头情报组要配合上海工委,将陈祖基绳之以法。
抓捕陈祖基,不仅能惩处汉奸,也能让新新公司几百名职工的诉求得到声张。
放下电话,胡孝民就让卢义刚把陈祖基带到了军统上海新区。
果然,陈祖基还没回来,胡孝民就接到了第四方面军王司令的电话。虽然对方在电话里说得很客气,但威胁之意也很明显。
“王司令,不是我不卖你的面子,如果我放了人,不仅不是帮陈祖基,也会给你添堵。现在的陈祖基已经是过街老鼠,谁跟他粘上谁倒霉。我收以消息,各大报馆都收到了陈祖基的检举信,请王司令三思。”
胡孝民回答得不亢不卑,更是有理有据。电话那头的王司令沉默了,陈祖基如果放掉引起公愤,特别是让那帮记者在报纸上胡乱猜疑,他这个司令也不好下台。
胡孝民见王司令没说话,又接着说道:“请王司令放心,陈祖基到了这里,不会受到虐待,待遇更胜一般囚犯。以他的罪名,走司法渠道的话,不枪毙也要判个无期。到了我这里,最多判个十年。”
“十年也重了点。”
“到时我尽力争取,这也要陈祖基自己出点力才行嘛。”
胡孝民从来不白帮忙,特别是关系到汉奸的事情,更是要拿足好处。原来的汉奸,一旦坐实罪名,真的会很惨。
“那就辛苦小胡区长了。”
胡孝民已经很久没被人喊过“小胡”了,他知道对方喊自己“小胡”,是释放了一个友善的信号。
“为王司令办事不辛苦,陈祖基的事情有了进展,我会第一时间向你报告。”
“呵呵,那就有劳了。”
王司令对胡孝民的态度很欣慰,不管胡孝民能不能争取到判刑,至少人家的态度还是很端正的。
陈祖基被抓回来后,胡孝民将之关进军统自己的看守所。同时,让报馆的记者去拍了照片,证明陈祖基已经被捕。
等记者走后,胡孝民才让陈祖基去了优待室,当然,只是参观一下。优待室有烟有茶,睡的是软床,坐的是沙发,环境要比看守所的囚室好一百倍。住在优待室,就跟在旅馆没什么区别。
“陈经理,对优待室的环境还满意吗?”
陈祖基谦卑地问道:“满意满意,胡区长,我能住进去吗?”
陈祖基四十多岁,西装革履,头上抹了发蜡,油光可鉴。只不过双手还带着手铐,脸上的神情有些沮丧。
胡孝民说道:“要住进去当然可以,但是……,里面的一切都是要付费的。”
这一招他在特工总部时就用过,当时是为了敛财,现在也是为了敛财。在特工总部时,敛财还要上供,现在他可以自由支配所有的资金。
陈祖基一听就笑了:“付费没问题。”
对他来说,只要是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胡孝民笑了笑:“我就说了嘛,陈经理财大气粗,自然不会亏待自己。这也就是王司令打了招呼,而且记者拍了照片,向民众也能说得过去。这样吧,我给你一个最优惠的价格,一条小黄鱼住十天。”
听着胡孝民的话,陈祖基脸上的笑容僵住了,就算住华懋饭店,也没这么贵吧?再说了,这里的条件,远不如华懋饭店。
胡孝民见陈祖基犹豫,知道他觉得贵了,缓缓地说道:“知道吗?你在看守所住的囚室,也是特别优待的。今天晚上,如果你不住进优待室,就只能进水牢。那里有一尺深的水,里面的水几年没换过了,犯人拉的都在水里,要不你去参观一下?来人,带陈经理去看看水牢。”
如果是在外面,这样的价格确实很贵,一根金条很多人一辈子都赚不到。可在这里,只能住十晚,实在贵得离谱。
可军统是什么地方?进来了不脱层皮能让你走?
陈祖基很快被带走,没过一会,他就脸色煞白的回来了。膝盖以下还是湿的,发出阵阵恶臭。
胡孝民佯装嗔恼道:“让你们带陈经理去看看水牢,又不是让他体验水牢,怎么搞的嘛。”
陈祖基有气无力地说:“胡区长,我愿意出钱,先住十天再说。”
胡孝民说道:“可以,送陈经理去优待室。一般来说,我是要先收钱才办事,但陈经理是例外。”
陈祖基说道:“我马上打电话给家里。”
胡孝民意味深长地说:“我们这里家属是不能来的,可以让兄弟们去你家拿钱。当然,兄弟们的跑腿费是要另外付的。还有,你如果需要衣服、洗漱用品的话,可以从家里带,但是,这运送的费用嘛……。”
陈祖基连忙说道:“我懂我懂。”
胡孝民问:“陈经理的手铐,要不要也解开?”
凤盗 清燃
陈祖基明白了,在胡孝民这里,一切都是用钱说话:“请问要多少钱?”
胡孝民伸出一根手指:“一口价,一根条子。”
陈祖基说道:“胡区长,还有什么费用,能不能先说明,我好让家里多准备点钱。”
他终于明白了,自己想在军统手里活得滋润,钱必须准备足。
胡孝民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一日三餐、烟茶糖果,以及人员的服务费。”
“明白了,一切都以金条结账。”
陈祖基拿起电话,给家里打了电话,让家里多准备点衣服和洗漱用品,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准备金条,他觉得怎么着也得三十根才行。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