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第二百九十一章:洛輕舞的三從四德。看書


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
小說推薦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宠夫田园:带着包子去打野
南宫冥最后的一点耐心也被这个女人给磨没了,抬起头淡淡道:“本是因为与你皇兄有些交情,所以对你还算客气。”
“若是你皇兄没有教导好,那么请回你云国学一学,完事儿再来跟我们谈和亲的事情。”
然而这云国公主却不依不饶的问:“世人都说你一直惧怕你的娘子,那又何不趁这样的机会直接将她休了呢?”
“起码我也算是要什么有什么好歹有云国做我的后盾,比一个将军府肯定大得多,你不需要考虑一下?”
南宫云淡淡地瞟了她一眼:“与我娘子相比,你不配,你连一根头发丝都比不上,所以不要在我的面前提她,我也不想要再听到你的嘴中说这句话,这一刻要不是你是齐国的客人,恐怕已经不能站在这里跟我说话了。”
然而云国公主却想上前拉南宫冥,似乎要纠缠到底的样子。
洛轻舞原本不想要出手的,但是现在也不想让自己儿子难做,怎么说这叶炫然对陈媛也算深情,得卖他一个面子。
缓缓站起身快速扯住了,要伸手去抓夜溟绝衣袖的那双手。
“云国公主是吧?麻烦你不要对我的夫君动手动脚的,毕竟这个大庭广众之下想要和亲咱可以再谈。”
“但是你这拉拉扯扯的就不成样子了吧?毕竟我这个人有洁癖,你要是碰了我夫君,到时候我回去还得把他再洗上两遍,不然我都不敢碰了呢。”
那些人原本以为她会说好话,结果一出来就说人家这是脏了。
听得众人都忍不住抽了抽嘴角,果然这夫妻俩就没有一个好的。
混世魔王俏公子
边上的南宫冥一脸嫌弃:“你应该庆幸你的手没有碰到我,不然现在它已经离开你的身体了。”
说完就直接坐下了,反正现在自家女人愿意处理,那自己还是躲个清闲吧。
云国公主想要挣脱,洛轻舞的桎梏,然而却发现不论自己怎么用力都摆脱不了她的手。
“你就是他夫人?”
洛轻舞缓缓放下了手,点了点头:“没错,我就是他娘子,你看哈,我要颜有颜要后盾的话,我儿子还是皇上,我后面还有我爹,我奶奶,我外公太公一大堆。”
“最重要的是我夫君还是摄政王,你觉得你的云国后台能比我整个齐国还硬吗?”
“还有我有无比雄厚的财力,整个洛氏集团都是由我亲手创造,你说你拿什么跟我比呢?”
“身段没我好,长相没我好,气质没我好,后台又没我硬整个一泼妇模样,你觉得我们齐国的摄政王需要你这样的女人吗?”
一段话说的那是将自己都夸上天了,就连上面的南宫博庭都勾起了嘴角。
自家娘亲说话还是那么的打击人,不过娘亲和蔼的太久了,偶尔见她露露尖牙也是挺好的。
云国公主被她一问,硬是一句话都答不上来,可是让他放弃南宫冥这样的天外神子,这简直就是一种折磨。
虽然来的时候,皇兄再三叮嘱了不要得罪摄政王,可是让自己过来和亲看到摄政王南宫明的那一刻,眼中再也容不下任何人。
虽然好几个样貌长得都不错,也挺俊美的,但与南宫冥相比那就是不一样。
然而跟来的大臣同样也跟他有一样的想法,若是能和摄政王搭上关系的话,那么这一层和亲也算是稳了。
所以一直都没有出面阻拦,任由这云国公主在闹腾。
他们想的也一样,哪怕做不了正妻,好歹能做个妾,也比嫁给别人好。
云国公主现在也不想做争气的事情了,刚刚变了的脸色现在也恢复了正常。
“那我问你可学过三从四德?”
洛轻舞耸耸肩膀:“当然学过了,不过是我写的三从四德,我夫君遵守。”
废柴五小姐之魔尊快下榻
“和你所理解的三从四德,那可不是一个等级。”
她这么一说,边上人也都来了兴趣不明白这女人是给男人写了什么样的三从四德。
一旁的洛尘看热闹,不嫌事儿大:“姐,你究竟给姐夫立了什么样的三从四德也说来我们听听。”
一旁的云国公主也开口道:“那就劳烦摄政王妃将这三从四德说于我们听听。”
在云国公主想来这三从四德必定和自己我们所学的那些相差不大,只要他说出三从四德,那么自己就能从中找到破绽,让她应允摄政王纳妾。
若是这个女人,到时候不听从那么,就是有失德行。
洛轻舞光看她的脸色就知道这个女人是想要做什么,于是只是淡淡笑了笑。
“既然大家都要听,那我就来说一说吧。”
“这三从是:夫人出门要跟从,夫人命令要服从,夫人讲错要盲从。”
“这四德:夫人打扮要等得,夫人花钱要舍得,夫人生气要忍得,夫人的节日要记得。”
等她说完的时候发现整个御花园鸦雀无声,一阵清风吹过,带起几片绿叶飘过众人的头顶。
所有男人都不可思议的转头看,向摄政王似乎想要在他的脸上寻找准确的答案。
那些女人则是一脸惊讶里面还带着浓浓的羡慕,每个女人敢在自己夫君面前说出这样一番言论,恐怕也只有这摄政王妃了。
关键是摄政王在那里坐着,依旧是面部改色,好像对于这样的话真的不是第一次听到了。
就连将军府和赵无言等人都忍不住抽了抽嘴角,虽然知道洛轻舞说出来的话,绝对不是他们所理解的三从四德,但是这三从四德是不是太那个了一点?
一旁的欧阳朵满脸的崇拜,看着洛轻舞心想着以后自己也要在家里面立一个这样的三从四德。
刚这样想就感觉到一个冰冷的视线转过去,就看到赵无言一脸警惕的看着自己。
欧阳朵咧嘴对他绽开一个灿烂的微笑,这一笑笑得赵无言心里咯噔一声。
一旁的欧阳询心里总算是舒坦了许多,还好自己这个妹妹没傻全。
云国公主像是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转头看向南宫冥。
“你就让你夫人这样胡言乱语嘛?这哪里算是三从四德?简直说出去,笑掉别人的大牙。”
南宫冥淡淡的抬头:“怎不见,云国公主你的大牙掉下来?我娘子想要给我立什么样的规矩,好像容不到你来指点。”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