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新書笔趣-第189章 亂殺看書


新書
小說推薦新書新书
更始将军廉丹从始至终,都不知道这场仗是怎么输的,他虽然是个庸将,但基本的排兵布阵还是会的,自己坐镇无盐城,将五万人布置在周边乡邑。
最初听闻有小股赤眉袭击抄粮队伍时,他漫不经心地派一个曲去救,结果却传回了全曲被赤眉大队人马包围的消息。
廉丹惊讶之余,再遣一整个部去驰援,结果得知他们又被包围了。
“本地赤眉不是杀尽了么?哪来这么多贼人?莫非是泰山的樊崇主力?”
不等新的援兵派出,无盐周边的几个防区同时派人来禀报,说是遭到了赤眉袭击。
廉丹纵容王师屠无盐城,虽然某种程度上也“提高”了他们的士气,让兵卒以为赤眉不足畏,猛地遇到真正的赤眉战士,才知道自己斤两。
他们从四面八方涌来,草丛中,树林里,沟渠内,甚至是已经被官军屠灭殆尽的里闾深处。平素面对官军凌辱呵斥唯唯诺诺的农民,只要抄起一柄草叉、粪耙,就是战士!
响应同乡口音的三老、巨人们“杀官军”的号召,走到田埂边,只要捧起一撮红泥巴,赤壤的、褐壤的,甚至是被亲人鲜血染红的黄土,往眉毛上重重一抹,每个对官军心怀仇怨的兖州人,便都是赤眉军!
他们额上浓墨重彩,犹如怒目巨人,足下赤脚或踏着草鞋,没有建制,没有旗号,甚至没有领袖。就单凭着愤怒和复仇的怒火驱使,前赴后继,用身躯顶着官军的强弓劲弩,用简陋武器摧毁坚硬甲胄,短短一日,竟就将号称朝廷精锐的更始将军五万大军打得落花流水。
廉丹确定自己是遇到了真正的泰山赤眉主力,决定且战且退,想要撤往西边,拉长赤眉战线,然后让车骑部队绕后,加上太师王匡配合,将其一举围歼!
可脑中设计得再好,也需要人来执行,别说反包围了,单是撤退,就忽然变成了溃败。
向西转移,在士卒们听来,跟“我军败了”没什么区别,遂争先恐后奔逃。恐慌一个传染俩,最后连廉丹本部精锐也高呼着“保护”将军加入了溃退之中。
廉丹就这样稀里糊涂地撤到成昌乡,方得喘息,就遇上了打梁山败退过来的太师王匡残部。
难兄难弟再度谋面,简直是王八眼睛对绿豆,都不敢相信,他们原本还指望对面拉自己一把呢。
“更始将军,你怎么败了?”
“我还想问太师,怎么就败了?”
事已至此多说无益,二人只能收拢溃卒,得数万人,赤眉杀红了眼,瞬息便至,也来不及分部曲营垒了,就乱糟糟挤在一块,让官大的做指挥,背靠着背列阵匆匆应战。
按照兵法,倘若背后是坚硬的城墙,那是背靠坚城御敌,心中不慌;若背后是汹涌的河水,那是置之于死地而后生,背水一战。
可若背后是与你不相上下的猪队友呢?
那就是腹背受敌!
1+1<1的公式,在廉丹和王匡身上展露无疑。
两位主帅还打算挽救败局,可他们的部下早就在撤退中将靠屠城聚集起来的虚假士气丢得一干二净,如今虽勉强列阵,可当夕阳余晖洒下,瞧见赤眉军迈步前进,望见他们额上那褐红色的粗眉毛时,都不由战栗。
除了两位将军的嫡系部队外,所谓的十万人,不过是抓壮丁拼凑起来的部队,只能打顺风仗,一旦受挫,不会有人真的卖命死战。
若敌人是严丝合缝的完美包围也就罢了,或许能让退无可退的王师孤注一掷。但赤眉亦是一群散兵游勇,包围网四面漏风,早就变成各打各的自由发挥了。
被笼在网中的鱼儿忽见斗大的窟窿在眼前,哪里还管配合友军御敌,遂慌不择路地一头撞出去,各自溃逃。
天黑时分,战场更加混乱,所有人都紧张不安,敌我不分。有时候是官军在打官军,有时是赤眉在打赤眉,哪怕没有敌人的时候,营啸也时常发生,彻夜未休。
这场打了一整夜的成昌之战,不管是廉丹、王匡,亦或是对面的赤眉樊崇、董宪,都完全搞不懂全局战况。
无良刀仙 闻风丧胆
而身处其中,被乱兵裹挟的耿纯,就更是昏头昏脑,只能随波逐流,哪怕有人飞于九天纵观全局,也只能给这场仗一个字的评价:乱!
开战是乱碰,开打是乱战,败退是乱逃。
双方将军是乱指挥,赤眉是乱杀一气。
总之到了天色复明之际,更始将军和太师的大军已经彻底崩溃,战死者少,溃亡者众。
梁山赤眉也打累了,攻势暂时退却之际,太师王匡看着自己七零八落的阵线,身边仅剩不到两万人的部队,经不起下一次冲击,遂长叹一声后,派人通知廉丹。
“事不可为,不如收拢残部突围,留有用之身继续为陛下效力。”
廉丹正面迎击泰山赤眉的冲击,损失更加惨重,身边还聚集的不过万余人,而赤眉仿佛无穷无尽,大军溃败时的兵器甲胄全被樊崇缴获,各位巨人的精锐欢天喜地的换了装备,官军最后一点优势也不复存在。
可廉丹仍勒令诸部奋力抵抗,如今听王匡约他一起逃走,不由大怒:“小儿可走,吾不可!”
冯衍先前游说廉丹拥兵自重,以待时变,不失为一方诸侯,可廉丹却断然拒绝,他心存对王莽的感激,是真真的大新忠臣。
“西南之役连绵三载,不但没打下句町,连旁郡也反了。”
“奉命北征匈奴,出塞不到百里而反,使贼虏入于新秦中。”
“如今若再度丧师失地,为赤眉所败,廉丹无能,再没颜面见陛下了!”
廉丹念及自己这一生,一时间竟羞愧无比——对王莽的愧,对君王的愧,对一路上被他部众暴虐的民众,对无盐城里的上万无辜冤魂,却没有丝毫愧疚。
廉丹解下了自己的更始将军印、绶带和符节,让亲信转交给王匡,令他带着自己的部众一起突围撤退。
“至于我。”
廉丹大声呼喊,仿佛是想让更多人知道:“受国重任,不捐身于中野,无以报恩塞责!”
王匡受到廉丹印绶后,没有丝毫犹豫,丢下外围与赤眉周旋的两支杂牌部队不管,又让更始将军部众作为前锋突围,他自己则带着嫡系稳坐中央,乘于驷车之上。
赤眉和王师一样,战前无计划,战中无协同,打了一天一夜后开始疲乏,各部渠帅也开始各打小算盘。在王匡率众突围之际,也没组织起有效的反击来,更多人眼睛都盯着成昌乡附近丢得到处都是的辎重粮草。
还有一辈子难得英勇一回,决定以身为饵,换来友军突围的廉丹。
王匡从驷车上回首,却见更始将军的大旗在赤眉的怒涛中摇摇晃晃,最终倒了下来。
廉丹带着不愿离去的亲信与赤眉死战,说来可笑,他指挥五万人时,被打得溃不成军,指挥五十人时,却能跟十倍于己的赤眉杀得有来有回。
但终究还是敌不过对方人多势众,大旗折断,亲信倒毙,赤眉军一拥而上,朝廉丹扑来,“太师尚可,更始杀我”,他们要报仇!
这最后一刻,廉丹仍奋力挥舞着皇帝所赐尚书斩马剑,却忽然想起了一个人:在塞北生生被廉丹故意不派兵救援,陷入匈奴右部数万骑包围,最后英勇战死的吞胡将军韩威,韩威也曾如此骁勇而战吧?
昔日廉丹见死不救,而今他亦将被友军抛弃。
只是廉丹终究没得到韩威那万箭鸶羽为被盖的悲壮待遇,随着他手中长剑被挑飞,一个大步上前的无盐农夫冲了过来,双眉上不是红土,则是鲜血!
他手持着还沾着粪土的粪叉,狠狠戳进廉丹甲衣破损的胸口!
接着是数十人一拥而上,万刃加身,廉丹的头颅被剁下来,连同夸张的铁胄一起,被赤眉军们举起欢呼胜利:
“更始杀我?我杀更始!”
邪帝追妻:火爆妖妃好凶猛
……
而战场另一侧,在王匡丢失半数部下冲出重围之际,却遇上了一群被裹挟在乱兵中,各自为战的更始将军亲卫。
廉丹对亲信嫡系确实不薄,这群无盐城中滥杀无辜的刽子手,听说更始将军拒绝突围,已没于赤眉军中时,竟都悲愤不已,高呼道:“廉公已死,吾谁为生?”
而后竟调转马头,飞马冲向追击而来的赤眉军,都战斗而死。
“好壮士!”王匡倒是欢喜不已,多亏了廉丹及其亲信的牺牲,他抛弃一支支杂牌部队后,总算冲出了重围。扫视周围,清点人数,余部不到八千,建制也被打散,就茫然地跟着太师旗号撤退而已。
“太师,吾等该撤往何处?”
赤眉在争夺战利品,一时间没大队人马来追击,惊魂未定的校尉们前来请示王匡何去何从。
选择很多,退往治亭郡濮阳城整军再战,撤往济平郡定陶城抵御贼兵,甚至是跑到白马津转移到没有赤眉的河北,都是出路。
可王太师放着这些数百里内的去处不走,已经被真赤眉吓破胆的他,直接选择了一溃千里!
“兖州恐怕守不住了,洛阳,吾等撤往洛阳!”
……
突围成功的,不止是王太师的嫡系。
耿纯去无盐的路上来到这一带,他很擅长观察环境和细节,在昨夜的乱战前,就带着彭宠和那几百丁壮,一头钻进了远离战场中心的林子里。
“赤眉认准了逃跑的就是官军,紧追不舍,这一追一逃中,人肯定越走越少,只怕最后生还者不过十一。”
耿纯安抚众人,就这样在树林里过夜,期间还有一支赤眉路过,亏得耿纯让会说当地方言的甄士吏在眉毛上抹了红泥巴,借着天黑应付过去。
英雄联盟之竞技神话
这件事给了耿纯灵感,他让人挨个传话:“将身上有官军标记的印绶甲胄统统抛弃。”
然后相互帮忙在眉毛上画红泥,乘着黎明时分,赤眉主力朝困守成昌的王师发动总攻之际,带着队伍出了林子,拔腿就跑。
虽然有了掩饰,又靠耿纯麾下几个本地人用言语搪塞,但丁壮们的眼神依然像惊骇的兔子,一路上尽是混乱的战场,官军和赤眉的尸骸倒毙于野,被弩箭射杀的、被刺死的、逃跑中死于友军践踏的。
毕竟是二十几万人的大乱战,这片点缀着尸体的旷野大得让人麻木,亏得他们早就在无盐见识过真正的鬼蜮,眼前的肚破肠流不算什么,大多数人尽量看着前边人的脊背,只想活着走出去。
他们都是来自豫州的丁壮,虽然也多是被强拉来的穷苦人,可赤眉哪管那么多啊,路上常见赤眉逮到了官军后,让他们跪在地上,用当地话询问,答得上来,活;答不上来,死!
赤眉平日里不舍得用刀,刀砍到骨头会钝,处死的方式是命令对方将衣裳鞋履统统剥了,然后赤眉战士举着块大石头,就往官军后脑勺砸去!一下,两下,直到脑浆迸裂。
然后赤眉军就心满意足带着没沾到一滴血的衣裳离开,他们想要过一个暖和的冬天,不会放过任何一点织物。
彭宠带领的豫州丁壮没有一个人试图去救“袍泽”,他们早已麻木,只希望自己安全。
倒是耿纯忽然想到:“若是伯鱼在此,靠着他会各地方言的能耐,肯定不会被认出来,指不定会反过来混入赤眉高层,做个‘第五巨人’呢!”
偶尔他们也会被机敏的赤眉军阻拦刁难,耿纯这时候便发挥了他文武全才的能耐,指挥丁壮们持刀兵将阻拦者手刃,然后迅速撤离。
渐渐走出了战场范围后,赤眉少了,那些最早溃散的官军却多了,瞧见耿纯他们一身赤眉装扮行来,都仿佛见到了鬼怪,或稽首求饶,或仓皇而奔,成昌一战将他们吓破了胆。
而在这片黄泛区的平原上,都是溃不成军的,疲惫而潦倒的王师同僚。
耿纯若有所思,叮嘱彭宠等人:“将赤眉洗掉,换回官军旗帜。”
清点人数,才发现仍有五百多,靠着耿纯的机智,他们没有损失太多人,顶多有掉队被抛下的数十个倒霉蛋,希望他们能保持缄默,不要被赤眉认出来。
但危险仍然存在,成昌之战结束了,赤眉军的三老、从事以数百上千人为单位,依然向外围搜捕官军,必须继续走。
此外,已经缓过神来的官军校尉、军司马们也在收拢残部,即便做打家劫舍的乱兵,也得人多才行。但瞧见耿纯他们保持建制,还都保留着武器,也不敢贸然来犯。
而耿纯也开始竭力让自己收拢的小部队壮大。
彭宠对此不解,以现在的人数撤离不是更快么?何苦要一路收拢残兵?
“伯通肯定见过大雁吧。”
耿纯抬头,指着南飞的鸿雁,地表上人类的自相残杀仿佛不关它们的事。
“大雁飞成两行,或为人形,老弱与受伤的被挟在中间,几百只小翅膀变成两只大翅膀,能飞万里!”
耿纯就打算组建一个雁群,而不是各自乱撞的小麻雀。
而他也自有号召残兵们加入的筹码。
每到一处亭舍、里闾,耿纯都纵马跑到那些垂头丧气坐在地上,靠在树旁,不知未来去往何处溃兵处,自来熟地聊开了。
定陶在南方,被赤眉主力遮蔽,耿纯暂时没法去找父亲了,但他并不打算空手而归,第五伦不是在为兵力不足发愁么?
耿纯笑着邀约各路溃兵、壮丁们:“汝等,可听说过河北魏成郡?”
……
(白银萌加更10/11)
PS:明天的更新在13:00和18:00。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