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鹹魚怪獸很努力 起點-第八百四十九章 宴會展示


鹹魚怪獸很努力
小說推薦鹹魚怪獸很努力咸鱼怪兽很努力
其它人看到这幕,心态各不相同。
黑兔和仁并没有什么惊讶反应,因为他们总归是生活在箱庭的土著,这类情况也见过不少了。
飞鸟,耀和十六夜,前两者自然地产生了轻微抵触心理,十六夜在向闲鱼动手时就有所料了,只是有点异样情绪,倒也没什么抵触。
飞鸟之前虽然杀过加尔德,可那是老虎,和现在卢奥斯的人类外貌不同。
“搞定,收工啦!收工啦!”
向闲鱼拍着手往回走,这里以后可就是自己的了,这栋建筑也没多少损坏,之后改造下就可以了。
他很中意这个在云层上的角斗场,作为实验场很不错。
想在箱庭待下去,看来她们还需要一段时间来适应。
至于这个共同体原本的成员,就交由仁这个领导人来处理,是全部扬灰了,还是驱逐出去,都随他意。
福德真仙 福德真仙
……
白夜叉坐在电视机前,看着屏幕中的画面,当画面中的人离开后,她才露出微笑。
“咱果然没有看错,这位同族不但实力不差,还知道赶尽杀绝,免除后患。”
“不过,阿尔格尔居然落到这种下场……”
想起阿尔格尔那个模样,白夜叉内心为其感到悲哀,同为箱庭三大问题儿童之一,自己好歹还算有点尊严。
阿尔格尔居然沦落到神智全无,被当做道具的地步。
不过,对于阿尔格尔落入向闲鱼的手中,她感到有些不妙。
虽然自己没必要帮忙,可从之前向闲鱼的问题来看,有可能会对阿尔格尔的灵格动手。
她的灵格已经从三位数堕落至四位数,身份也从星灵变为神灵,如果再失去灵格,有可能会消失。
所以,白夜叉在考虑,到底要不要去找向闲鱼,看能不能从他手里把阿尔格尔弄来。
这成功率着实不高,但她还是得走一趟,不管是不是为了阿尔格尔,至少她得提醒下这位后辈,不要触犯某些禁忌。
……
房间中,十分狼狈的阿尔格尔躺在床上。
向闲鱼站在床边,观察这位魔王,虽然原本只要领地,但他多要了这位魔王,众人也没意见。
主要是看十六夜的意见,不过他和向闲鱼站在一条线上,自然不会反对。
‘先治好她的伤,再进行实验吧。’
和空姐同居的日子 三十
阿尔格尔的伤势还达不到要命的情况,可向闲鱼怕之后实验过程会让本就受伤的她直接挂掉。
反正治疗也不费多少时间,自己去参加完宴会,再回来应该也差不多了。
他搬出治疗仓,把阿尔格尔塞进去,启动后就出门去楼下参加晚宴。
这不但是庆功宴,而且还是蕾蒂西亚的欢迎会。
“喂喂!向!”十六夜走过来伸手勾住向闲鱼的脖子,小声嘀咕道:“那个蕾蒂西亚你打算怎么办?”
“你不都想好了吗?我觉得自己的意见和你相同。”向闲鱼在回来路上就听他们几个讨论,十六夜说要蕾蒂西亚当女仆。
黑兔表示反对,然后被无视了。
相知于过去相遇在未来
“毕竟No Name现在也确实需要内部的管理人员,光靠莉莉可不够。”
因为共同体内只剩下小孩子,莉莉一个人管理心有余而力不足,蕾蒂西亚正好弥补上去。
“主人,您需要酒还是饮品?”正说着呢,蕾蒂西亚端着盘子走过来,询问道。
向闲鱼从盘子里拿起果汁,说道:“这个就行了,你去忙吧。”
“是。”
等她走开了,向闲鱼问身边的家伙:“你教的?”
“不,是那两个找乐子的家伙教的。”十六夜的想法相同,不过还没实施就被抢先了。
“恶趣味。”
向闲鱼翻了个白眼,拿着果汁往餐桌走去。
这时,天空中落下个人,直接扑到黑兔身上。
“啊~就是这个触感!太舒服了~蹭蹭蹭!”白夜叉抱着黑兔,把脸贴在对方胸口使劲蹭,脸上还带有奇怪的殷红。
“吖!!!白!白夜叉大人!”黑兔突然之间遭受袭击,顿时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办。
周围的孩子们用好奇眼神看着她们,黑兔这才反应过来,一把将白夜叉推出去。
“不要!走开呀!”
我的宝可梦不大对劲 北川南海
她羞怒地用手挡着胸口,喊道:“白夜叉大人!不要做这种hentai的事啊!”
“Good!”
向闲鱼举起大拇指,低声赞道,白夜叉骄傲地叉腰挺胸大笑。
“哈哈哈哈!咱下次再来体验!所以心怀感激地等待吧!”
黑兔:“不要再来啦!而且谁会心怀感激啊!!!”
“嘿嘿~不过咱今天不是专门来做这个的。”白夜叉整理下表情,面带微笑走到仁面前:“恭喜你们找回了昔日的同伴,这是咱的贺礼。”
她将准备好的礼盒递过去,仁也没推辞,这种时候会拒收才是脑子有瓜,除非想打白夜叉的脸。
谈了几句,白夜叉就正式加入宴会了,她可是还有别的目的。
“后辈,有空吗?我们两个聊聊吧。”白夜叉伸手拍拍向闲鱼的手臂,其实她更想拍肩,这样才有前辈的气势。
但身高是个关键……她有点够不到对方的肩膀。
“找我?”向闲鱼转过身,低头看着她:“有空,咱们去那边说吧。”
他指着不远处无人的空地,白夜叉不会无故来找自己。
他马上想到两个可能,阿尔格尔,卢奥斯,这两样是和自己有关的。
来到稍显黑暗安静的位置,白夜叉说出了此行的另外目的。
“可以将阿尔格尔转让给咱吗?”
向闲鱼眯起眼睛,沉默几秒后给出回答:“不能,她对我有用,我不会转让出去。”
“啊嘞~果然是这个答案。”白夜叉并没有感到不满,只不过是听到了预料中的答案而已。
“既然你不愿意转让,那咱有点事要提前告诉你……”
俩人谈论了半个小时,才回到宴会中,十六夜等人自然也发现了,毕竟这次宴会的功臣一只手数得过来,少了一个肯定会被发觉。
向闲鱼端着杯子,小抿一口果汁,配着烤章鱼触须。
珀尔修斯凉了,所以十六夜顺便去把海魔也给砍了带回来当宴会食材。
‘禁忌嘛,这就有点头疼了。’向闲鱼想着刚才白夜叉说的事,目光飘向二楼的某个房间。
房间内,治疗仓还在无声运作。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