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言情小說 萬古第一武神 ptt-第五百四十九章 浩陽城之亂分享


萬古第一武神
小說推薦萬古第一武神万古第一武神
浩阳城,城北坊市。
流风符店,顾名思义,是一家专门出售各种符箓的店铺。
看似规模不大,实则内里五脏俱全,各种符箓不说应有尽有,却能满足大部分客人的需求。
即便是在强者如云的浩阳城中,也是小有名气,偶尔还有神藏人仙出入,亦或遣人前来定制特殊的符箓。
许是因为琅琊十三家和幽冥殿、五仙教之间,关系越发紧张的缘故,近日里往来的客人,也比平常多了少许。
人来人往,显得颇为忙碌。
但在无人注意的街角,亦或往来的行人,乃至斜对面几处店铺窗口,偶有蕴含着特殊意味的目光,时不时扫过流风符店的门口,似在观察着什么。
“统领,会不会弄错了?”
此时,在斜对面一处酒楼,三楼临窗的窗口处,一名面容略显中性,眉毛英挺的高挑女子,神色间有几分不耐道。
“弄错与否,其实并不重要!”
在此女对面,端坐着一名女扮男装,唇红齿白,鹅蛋脸的俊美女子,甚至没有回头去看店铺门口,颀长玉手中把玩着一个精巧的酒杯,淡淡道,“如今乃是多事之秋,我们只要听从命令,确保没有问题发生即可。”
“可是……这流风符店在浩阳城中已经开了几百年,往上千年的族谱,也是有迹可循!”
中性女子挠了挠头,重新落座,“咱们把有关店主的关系,查了个底朝天,就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地方。
我不是想偷懒,也不是怀疑上面的决定,而是这么干耗着,都大半个月了,兄弟们怕是有意见啊。”
“你呀!”
女子横了她一眼,淡笑道,“才半个月,你就坐不住了?”
“嘿,我是想说,一点成绩都没有,怕是有人会说闲话,损及统领的威严嘛!”
中性女子缩了缩脖子,干笑道。
“哼!”
女子摇摇头,无奈道,“行了,他们不敢问,就拿你当枪使,你也心甘情愿,但你们也不想想,我也是奉命行事啊?”
“统领,您跟我们可不一样!”
中性女子神色一正,目露崇敬道,“二十年,归真境巅峰,已有突破神藏之象,年龄却不足甲子,莫说整个琅琊福地,即便是放眼人族,也是少有的天骄。
您说句话,就是上面的老祖宗们,也会给三分薄面。”
“呵呵!”
女子失笑摇头,唇角隐现苦涩之意,淡淡道,“你们真是太看的起我了,据我所知,当年与我同龄的一批人中,甚至有人已经突破神藏人仙。
我这点修为,实在不算什么。
更遑论,咱们各家老祖是何等存在,岂会在乎一个小小的归真境武者?”
“别介啊,统领,您这样说,我们这些普通人,可就没有活路了!”
中性女子脸色一垮。
“行了行了!”
鬼语新娘
女子摆摆手,淡笑道,“我知道你们担心什么,但这件事,我也有所耳闻,卷宗也一一过目。
这流风符店之主,看似身家清白,来历没有任何异常,过往种种都有迹可循,实际上,却有大问题。”
“真有问题?”
中性女子眼睛一亮,身子摆正。
“你想啊,这年头,谁还没犯过事?即便再小心谨慎,也会行查他错之时!”
女子转过头,美眸看着店铺门口道,“就像这人来人往的普通武者,为了一块元石,亦或一口修行资粮,总有身怀利器,杀心自起之时。
但这流风符店之人,莫说是店主,即便是那些个仆役管事,身家来历都干净的不得了。
你说,世上有这样的人吗?”
“嘶……”
中性女子轻吸口气,眸光闪烁,脑海中划过曾经翻阅的卷宗,以前未尝发现的问题,此时再想,竟是越想越不对劲。
“明白了吧?”
女子抿了口酒,淡笑道,“所以啊,上面让我们盯着,并非是无的放矢,也不是想闲着无聊,消遣咱们,而是真的……嗯?”
“统……统领?”
中性女子正听的入神,一副受教的样子,可骤然之间没有再听到,下意识看去时,只觉眼前一花,对面女子竟是已消失无踪。
如此惊世骇俗,出神入化的身法,着实让中性女子大吃一惊,要知道,两人可是同阶,仅仅是差了一个小境界而已。
“不是要暗中盯梢吗?统领怎么回事?”
四下里一扫,中性女子神色微变,正看到自家统领的身影,竟是进入了那流风符店。
当即顾不得多想,蹬蹬下楼,赶忙跟了上去。
“人呢?刚刚进来的客人呢?”
中性女子赶到时,正看到自家统领大人,抓着一名仆役打扮的少年厉声喝问。
“大……大人……”
少年不过入品武者,还未及先天,哪里经过这等阵仗,差点被女子身上无形中散发出归真境巅峰威压骇的喘不过气来。
“可是萧淑澜萧统领?”
正在此时,柜台后面转过一名中年美妇人,看到女子后,赶忙上前,讶然道,“不知萧统领驾临,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原来珍姐也在!”
那女子,正是与陆川同出一界的萧家萧淑澜,此时的萧统领,即便被人围观,仍旧没有放开那少年的意思。
“不知萧统领此来,所为何事?是小邱伺候不周,还是我家这小店触犯了浩阳城的规矩,惹得萧统领不快?”
那名唤珍姐的中年美妇人,微微欠身一礼,连番问道。
“并非如此!”
萧淑澜一摆手,略一沉吟道,“是我一时眼花,认错了人,情急之下,才出来追问,倒是让珍姐见笑了!”
“呵呵,原来是一场误会!”
珍姐似松了口气,笑道,“既然来了,若萧妹妹闲来无事,不妨去后堂一坐,姐姐我刚得了一方好茶!”
“不了,公务在身,改日再来打扰!”
萧淑澜微摇螓首,歉然一笑,便带着赶来的中性女子,还有几名在外张望的队员离开。
“萧妹妹有空常来玩!”
绯闻新娘,翻身吧! 亦亦雪
珍姐唤了一声,向周围客人欠身一礼,便既转回后堂,那少年仆役亦步亦趋相随。
“夫人!”
待得无人时,少年仆役恭敬侍立一旁,将刚刚的事情,原原本本道来。
“看样子,萧家已经盯上咱们了!”
不知何时,旁边多了一名鸡皮鹤发,干瘦无比的老妪,声音嘶哑道。
“余婆婆,我们这一支,一向隐秘,怎么会突然引得萧家注意?”
珍姐黛眉微蹙,回想刚刚所见的一幕,犹自不解道,“而且,即便真的盯上了我们,不该是暗中侦查,一网打尽吗?”
“最近几天,明里暗里,老婆子感受到不少窥视的目光,显然是萧家暗部之人在暗中刺探!”
余婆婆摇摇头,也是有几分狐疑道,“我本来以为,他们找不到线索,就会离开,却不曾想,今天这位颇有才名的萧统领,竟然直接闯进来了!”
“那依余婆婆只见,我们该怎么办?”
都市 最強 修仙
元始无上之主
珍姐问道。
“撤!”
余婆婆略一沉吟,“宜早不宜迟,最近这段时间,天仓古域的风声太过古怪。
先是出了一个狂人,竟然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四处强索功法秘典,简直是不知死活。
之后,更有人四处破坏萧家产业,更是直接杀死杀伤不知多少萧家子弟。
那位瑛雨圣者,可不是好脾气的主儿,如今已经离开了浩阳城,去追查此事。
我们若是要退走的话,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可是……我们耗费了这么多年的经历,才在浩阳城扎根,这一走……怕是……”
珍姐有些迟疑。
“东西舍了,可以再赚,人没了,就什么都没了!”
余婆婆摇摇头,浑浊的眸光之中,闪过一抹慑人神采道,“这一次,听老婆子的,我这心里啊,总觉得不对劲,好像有什么大事即将发生!
现在,萧家暗部已经盯上咱们,摆明了就是怀疑,再不走,悔之晚矣!”
“好!”
闻听此言,珍姐深吸口气,豁然起身道,“那就即刻启程,启动计划撤退,我这便给他们发消息,让其他人按照计划……嗯?”
帝王攻略
话音未落,珍姐容颜微变,豁然仰首看向城东。
余婆婆也是不遑多让,眸光凌厉,好似瞬息变了个人一样。
“那边是……”
珍姐面色颇有几分不好看。
轰隆隆!
几乎在同时,城东所在,轰鸣乍现,如惊雷滚滚,喊杀声震天,更有一道身影纵横俾睨,背后映衬着一道煌煌虚影,仿若天威临世,镇压一方。
“那是老十七的神异玄通——凌霜剑雨!”
珍姐的面色异常难看,嘶声道,“老十七暴露了,我们不能等了,即刻撤退!”
余婆婆当然不会有异议,当即便改换身形,从后院一侧,用阵法荫蔽的出口,带着几个心腹,悄然出了流风符店。
但还未走远,城南城西便又有几声轰鸣乍现,却见数道人影冲天而起,喧嚣破空,气浪滚滚,凌厉气劲彷如风暴般席卷开来。
城中更有多道强横气息冲天而起,无一不是围杀向那几处混乱所在。
珍姐和余婆婆等人心情沉重,目露悲色,却片刻不敢多待,匆匆向另一处落脚点而去。
弄出这么大动静,城门必然封闭,无论是谁,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离开。
甚至于,护城大阵已经悄然开启,破空离去都成了奢望。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