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奧特曼:開局獲得等離子火花塔-第三十六章 極惡貝利亞來襲熱推


奧特曼:開局獲得等離子火花塔
小說推薦奧特曼:開局獲得等離子火花塔奥特曼:开局获得等离子火花塔
在数小时之前,泰迦三人小队匆匆来到了宇宙警备队总部。他们带来了奥特兄弟梦比优斯的尸体,还带来了关于极恶贝利亚即将入侵光之国的信息。
“佐菲队长!请您一定要集结队伍,去支援我的父亲!”泰迦跪在地上,向着佐菲恳求着。
佐菲死死地盯着梦比优斯的尸体,心头上两个小人不停地在打架。
一个在说:“不行,泰罗不是极恶贝利亚的对手,必须马上组织救援小队。”
而另一个在说:“光之国危在旦夕,一定要把握住泰罗为我们争取的时间!”
在佐菲思考的时候,奥特兄弟们一个接着一个来到了总部,见到了自己弟弟的尸体。还是初代奥特曼为佐菲下了一个决定。
“兄弟们,我们将梦比优斯带到奥特之父和奥特之母那边去吧!”
众奥特战士们点了点头,一同扛起了梦比优斯的身体,向宇宙警备队总部外飞去。
佐菲盯着跪在地上默默流泪的泰迦,叹了口气说道:“我允许你在极恶贝利亚入侵光之国的时候,去寻找你的父亲!但现在还不是时候!”
泰迦惊讶地抬起头,怔怔地看向佐菲:“队长,你是要我做一个逃兵吗?不,我的父亲不会希望我成为这样的奥特战士的!”
“不,我只是希望,光之国能够保留下来几分火种。”佐菲沉默了一会儿,还是没有将话说完。
现在光之国不仅仅是陷入了即将被极恶贝利亚入侵的危机,而且还有塔尔塔罗斯,携带着贝利亚和托雷基亚的平行空间同位体,对光之国虎视眈眈。
极恶贝利亚和塔尔塔罗斯,让佐菲觉得光之国好像陷入了一场巨大的阴谋之中。
爱情来自远方 念思缈
忠 犬 小說
希卡利匆匆赶了过来,向着佐菲报告道:“根据科学技术局的监测,泰罗正在向着光之国赶来。但发送过去的奥特签名,并没有得到回应!”
“贝利亚!”佐菲紧紧地握住了拳头,低沉的声音中夹杂着怒火。
佐菲对着希卡利发布着命令:“立即向着光之国所有民众发出避难警告!本源级以上的奥特战士随时准备参与战斗!既然贝利亚想要再次入侵光之国,那我们就让他尝尝苦头!”
“了解!”希卡利点头后,立即离开了宇宙警备队总部,着手向着整个光之国传达着佐菲的命令。
黑客无间道
佐菲转身看向了仍然跪在地上的泰迦:“泰迦,你去准备准备,带着你的三人小队去寻找你的父亲吧!”
“不,我将与光之国共存亡!”泰迦从地上站起,挺起胸膛向着佐菲说出了他的誓言,然后出门去寻找在银之广场上的两位同伴了。
此时,三日月守已经来到了光之国外。看着这颗被青色的光芒笼罩着的星球,感觉就像是面对着一座超大号的等离子火花塔。
“不得不说,没有了恒星的光之国,为自己建造了一个星球奇观!”
三日月守赞叹着光之国的美丽,聆听着随身空间中奥特之钟返回故乡的喜悦之音。
三日月守视角的余光中,突然出现了一道幽紫色的光球。随即,三日月守看向了那边,这团光球正是极恶贝利亚所化,他抓着身受重伤的泰罗来到了光之国的外层。
极恶贝利亚似乎也感受到了三日月守的目光,转过头来,看着三日月守笑了笑,然后向着光之国中坠落而去。
三日月守还是决定看看极恶贝利亚到底要做些什么,随即,向着极恶贝利亚跟了过去。
“修姆歼星炮已经准备就绪!”坐在希卡利一旁的一位实力颇为强悍的蓝族奥特战士,握住了自己荧幕前的瞄准器,对准了正在飞向光之国的贝利亚。
希卡利阻止了他的进攻:“再等等!”
而坐在希卡利另外一旁,负责操控着整个光之国奥特屏障的一位少见的银族奥特科学家,向着希卡利询问道:“是否张开星球屏障?”
“没有必要!”希卡利摇了摇头:“以极恶贝利亚的攻击,只需要短短数秒就能够破开这道星球屏障!”
名门厚爱
“那我们什么也不做吗?”从银河救援队得到消息,回来支援的索拉向着希卡利长官问道。
希卡利看向了面前荧幕中,不断下坠的暗紫色光球:“贝利亚杀了我们的弟弟梦比优斯,这笔账,我们奥特兄弟会好好地和贝利亚算一算的!”
正如希卡利所说,奥特兄弟们并不会放过这个杀害了自己的弟弟的叛徒。
佐菲率领着初代奥特曼、赛文、杰克和艾斯,向着天空中坠落而来的极恶贝利亚冲了过去。
“哼!是你们这些老家伙来迎接我啊!”极恶贝利亚笑了笑,然后将手中已经重伤的泰罗向着为首的佐菲扔了过去。
“奥特光路!”佐菲立即双手一挥,一道满是光雨的道路铺向了急速坠落的泰罗。泰罗身形一闪,已经安全地降落到了银之广场上。
泰迦立即跑向了躺在地面上的父亲那边,将泰罗扶了起来。
“快……跑!泰迦!极恶……贝利亚,光之国……不是对手!”
泰迦震惊地看向与极恶贝利亚交手后失利的父亲,在他的记忆之中,自己的父亲从来没有这样忌惮过对手的实力。哪怕是那被誉为光之国最大的敌人,古阿军团亡灵宙达。
“我去找爷爷!”泰迦让自己的伙伴泰塔斯和风马带着自己的父亲,去寻找光之国的医生之后,便向着奥特之父那边赶了过去。
泰迦将战胜极恶贝利亚的寄托在了现如今光之国的最强战力奥特之父身上了。
“我们就……别动了!我这个伤……已经拖太久,好不了了!”泰罗咳嗽着对着泰塔斯和风马说道:“咳咳,就让我在这里看着他们的战斗吧!”
泰塔斯和风马对视了一眼之后,抿了抿嘴,才同意了泰罗的请求。对于久经战斗洗礼的泰塔斯和风马,一眼就能够看出泰罗身上的伤势究竟如何。
他们叹了口气,也一同向着天空中的战场看去。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