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异能小說 諸天古卷 愛下-第七百零五章:算計分享


諸天古卷
小說推薦諸天古卷诸天古卷
坐在中年男子对面,身着白色长袍,面容清秀姣好的青年轻轻瞥了他一眼,淡漠地说道:“陛下所做之事,又岂是你我能够揣测的?”
“话虽如此,但我还是不认为叛逆敢来咸阳城,如此挑衅,真当我大秦是吃素的?”
中年男子把玩着两枚白玉明珠,不停地转动着,高声说道。
“闭嘴,此事又岂是你应该谈论的?”白衣青年眼神锐利如刀锋,怒喝道。
“师兄何必动怒,我只是发表自己的看法而已,应该没有惹到你吧!”中年男子停止转动玉珠,淡淡地说道。
“这不是你应该说的,更不是你应该做的。”白衣青年面无表情,看中年男子的眼神,如同在看死人。
“那我应该做什么?”中年男子反问道。
“老老实实在这里等待盛会的开启,这才是你应该做的。”白衣青年收回目光,双眸紧闭,不在去看中年男子。
在他看来,一个不知死活的普通师弟,根本不值得他多费口舌。
中年男子愤恨不已,面露不服之色,内心怒吼道:“你就是个靠身体上位的小白脸,如果没有公孙小姐帮你,你算个什么东西?”
当然这句话,他可不敢说出来,只能暗地里发发脾气,也就是无能狂怒。
没办法,谁让他技不如人呢。
虽然对方算不上什么大高手,但碾死他,仅仅只需要一根手指。
见白衣青年不在搭理自己,中年男子只得灰溜溜的离开,回到自己的房间。
待他离开后,白衣青年方才睁开双眼,冷冷地说道:“活了六百年,你也算是够本了。”
随后再次闭上双眼,盘膝而坐,呈五心朝天的姿势,顷刻间便进入了修炼状态。
十分钟后,名家发生的对话,尽数化作一封奏折,送到了咸阳宫太华殿,嬴政的书桌上。
“倒是有点意思。”嬴政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看上去他的心情还不错。
方才儒家荀圣、道家天宗北冥子,两大当世至强者,共同前来咸阳宫,面与嬴政。
三人齐聚一堂,畅聊人生,就天下大事,相谈甚欢。
荀圣虽然没有明确的表明态度,但现在已经偏向大秦。
北冥子自不必说,天宗一直以来都是大秦的忠实拥护者。
暧昧青葱事件 天望
这次儒家又开始偏向大秦,哪怕是嬴政也难以掩盖内心喜悦,忍不住挂上了淡淡的微笑。
与此同时,咸阳城北城区,圣贤庄。
此地正是嬴政为儒家小圣贤庄准备的居所。
这里与临时居所完全不同,而是一座完美复刻桑海小圣贤庄,且巨大十数倍的巨大庄园。
小圣贤庄,圣贤庄,秦皇之心,路人皆知。
荀圣刚踏入圣贤庄,张良便迎了过来,俊逸绝伦的脸上满是笑意:“师叔,此行可还顺利?”
“嗯。”荀圣不轻不重地“嗯”了一声,无视张良,向内部走去。
一步迈出,便是数千米,几个呼吸间,便消失在张良的视线里。
看到这一幕,张良面色一滞,脸上阴晴不定,急忙追了上去。
越过亭台楼阁,假山湖泊,张良来到了圣贤大殿中。
荀圣坐在一方蒲团上,在他的对面,同样也有一方蒲团。
如此用意,不言而喻。
张良走到蒲团上,面色平静,坐在上面。
荀圣轻轻挥手,一方棋盘出现在两人之间,黑白棋子盒摆放在棋盘之上。
“你先选。”荀圣淡淡地说道。
张良毫不犹豫,直接拿走了白色棋子盒。
“既然你要先行,那便开始吧!”黑色棋子盒落在身前,荀圣示意张良可以开始了。
“师叔,那弟子便得罪了。”张良手执白子,轻轻落下。
看到他下的位置,荀圣轻轻摇头:“落子天元。”
“师叔,您请。”张良自信一笑,没有做任何解释。
张良手执白子,却落子天元,看似放弃了自己的优势,实则每一步都能与其相互关联,进攻意图极其明显。
而荀圣年龄虽大,却也不是个和善老头,其每一步都暗藏杀机,欲要绝杀张良。
两人你来我往,互不相让。
一炷香之后,张良英俊的脸上满是笑意。
“师叔,您输了。”
“大龙已成,但输得未必是我。”荀圣轻轻摇摇头,落下黑子。
本可翱翔九天的大龙被一刀斩断,化作了两截龙尸。
“看来是我大意了。”张良依旧保持着微笑,似乎并未受到影响。
“你心乱如麻,始终想着如何进攻,却忘记了自己的后路,如何能赢?”荀圣挥挥手,棋盘化为虚无,淡漠地说道。
“师叔教训的是,弟子受教了。”张良微微行礼,笑着说道。
“行了,你的心思,又岂能瞒得过我。”荀圣瞥了张良一眼,有些无奈地说道。
“还请师叔为弟子解惑。”张良神色肃穆,恭敬地说道。
荀圣看着张良,平淡地说道:“他,确实还活着。”
“什么?”张良身躯一颤,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但与死了也差不多。”荀圣接着说道。
夺命医仙 新影子 非包月作品
“师叔此言何意?”张良平复心情,皱眉问道。
“神魂仍在,却长眠不醒。”荀圣面无表情,但却能够从他的话中听出一缕怒意。
“可有唤醒他的办法?”张良眉宇间透露出淡淡的愁绪。
“有。”荀子回答道。
“什么办法?”张良接着问道,既然有办法,那就可以去尝试。
“神明心头精血,亦或九十九位妖族大圣之心。”
荀子面无表情地回答道。
张良心头巨颤,一言不发,静静看着荀圣。
这两种方法,没有一个是他现在能做到的,属于几乎没办法完成的任务。
神明心头精血是神明的本源,哪怕只是缺少一滴,造成的后果也不堪设想。
轻则实力大减,重则跌落神位,甚至有陨落的可能。
所以说,从古至今,没有任何一位神明愿意主动送出自己的心头精血,除非有人能够完成屠神的壮举。
至于九十九位大圣之心那就更不可能了,因为妖族现在拼命凑,也凑不出来九十九位大圣。
目前北海蛟龙族大圣数量最多,仅有五位,紧随其后的是傲来国神猴族的四位大圣。
除了这两大势力外,剩下的五大势力不是三位就是两位。
哪怕加上所谓底蕴,妖族大圣数量也绝对不会超过三十位,预计在二十五位左右。
这距离九十九位大圣相差甚远,可谓是天地之差。
张良脸上阴晴不定,最后咬咬牙,似乎下了什么决心。
“你想加入大秦?”荀圣淡漠地说道。
“不错。”张良点点头,满脸认真:“唯有加入大秦,才有唤醒他的可能。”
“你不后悔吗?要知道反秦势力可是有神明存在,而且不止一尊。”荀圣嘴角微微上扬:“如果你带领小圣贤庄加入反秦势力,还是有可能获得一滴神明心头精血的。”
“师叔何必诓我,那是不可能的事。”张良摇摇头,想要神明主动送上心头精血,几乎不可能。
“神明至高无上,视众生为蝼蚁,又岂会在意我等!”张良不屑一笑,如果他加入反秦势力,推翻大秦后,屠刀也必定会伸向神明。
“此言有理,这么说来还是屠神来的轻松。”荀圣笑着点点头。
“没错,毕竟现在除了大秦,没有任何人有机会屠神。”张良坚定地说道:“而且除了大秦,也没有任何势力屠杀过神。”
“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都会支持你。”荀圣满脸严肃,正色道:“只要你不背叛儒家,那么儒家永远都是你坚实的后盾!”
“弟子定不会让师叔失望,儒家在我师兄弟三人手中,必将走向新的辉煌。”张良神色肃穆,儒家对他的好,他永远不会忘记。
“行啦,你们三个就你不好处理,像你大师兄本就是秦皇陛下的忠实拥护者,你二师兄比道家弟子还像道家弟子。”荀圣见事情已成定局,便吐露心声。
“只有你小子,整天想着反秦,让人不省心。”
“师叔此言差矣,你又怎知弟子是在想着如何反秦?”张良微微一笑,意味深长地说道。
荀圣微微一愣,随后大笑不已:“哈哈哈哈,你小子就是个人精,在算计这方面,你的两位师兄拍马也赶不上你。”
荀圣与张良心里都很清楚,韩非之死,不是那么简单的。
否则以嬴政的性格,是不可能隐瞒相关消息的,更不用说他还保留下韩非的“尸体”。
尤其是一百二十年前,大秦曾布告天下,大量收集蕴含太阴月华的天材地宝。
为此耗费了大量资源,使得天下人纷纷猜测到底因为什么。
蕴含太阴月华的天材地宝,最大的作用便是温养神魂。
所以说,张良刚从荀圣口中得知这一切时,便已经想通了所有。
正因为如此,张良才会决定加入大秦,辅佐秦皇统一天下。
只有彻底击败反秦势力,才有可能得到一尊至强者。
而且张良有理由相信,所谓的神明也不可能活下来。
毕竟,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神明就是大秦统治天下存在的最大的障碍,甚至比反秦势力还要严重。
所以说,死掉的神明,才是好神明。
“师叔,既然此事已经有了决断,那弟子便先行离开了。”张良微微行礼,笑着说道。
“去吧,去吧,多加小心。”荀圣自然知道张良去做什么,随意的摆摆手,示意你可以滚蛋了。
只不过最后还是提醒张良,让他自己小心。
“师叔请放心,弟子是不可能有事的。”张良自信一笑,以他的能力,出事的概率几乎为零。
………………
咸阳宫,太华殿。
嬴政站在殿外,背负双手,清冷的眸子散发着刺骨寒意。
最近几天,天下风起云涌,无数势力齐聚咸阳,却始终不见反秦势力的踪影。
“微臣拜见陛下。”一道黑色身影来到大殿之下,恭敬地行礼道。
“赵高,可有什么发现?”嬴政古井无波的脸上有了些许波动,如同天刀般锋锐的眸子,注视着赵高,发出冰冷地询问。
“启禀陛下,微臣未曾发现叛逆,还请陛下责罚。”赵高低着头,呈九十度鞠躬,高声说道。
“为何要责罚于你?他们既然不敢来,与你又有什么关系。”
嬴政大手一挥,一股无形的力量,将赵高扶起来。
“多谢陛下。”赵高额头冒出一滴冷汗,伴君如伴虎,更何况他侍奉的是古往今来最强势的帝王。
“既然那群叛逆未曾到来,你来这里又有何发现?”嬴政不会在意赵高现在的想法,他在乎的是结果。
“回陛下的话,微臣此次是为了帝师而来。”赵高恭敬地回答道。
“哦?为了老师而来?说来听听。”听到赵高的话,嬴政顿时间来了兴致。
“启禀陛下,半个时辰前,帝师曾特意出言寻找两人,并将其带回了周圣庄园。”赵高清秀的脸上满是严肃,声音变得有些低沉。
“特意寻找两人?”嬴政眉头一皱,接着问道:“可知那两人的姓名来历?”
“一人名叫韩信,另外那人叫做萧何。”赵高回答道。
一受封疆 殿前欢
“韩信?萧何?”嬴政虽然不明白为何会是两个“无名小卒”,但他心里清楚,能让自家老师亲自寻找的人绝对不是普通人。
“韩信是章邯将军的人,隶属于大秦影秘卫,但他却是兵家之人。”赵高连忙解释道:“而萧何则是颍州书院最优秀的学子,也是法家弟子。”
章邯,影秘卫,兵家,颍州书院,法家。
嬴政内心猜测着,他们之间可有什么必然联系。
“此事朕知道了,你下去吧!”
赵高内心虽然疑惑,却也不敢再询问什么,只得告罪一声,便离开了太华殿。
待赵高离去之后,嬴政缓缓站起身来,看着空荡荡的大殿,内心不停的推演着。
现如今,越来越多的事情脱离了他的掌控,整个世界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而自家老师所做之事,又让他有些摸不着头脑。
“老师,朕倒要看看,你到底想做什么。”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