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左道傾天 風凌天下-第九十八章 誰說的?【爲金榮幸盟主加更!】看書


左道傾天
小說推薦左道傾天左道倾天
包括现在已经注定突飞猛进的巡天御座,洪水大巫可以肯定,这家伙在突破之后,与自己,也就是伯仲之间!
最多了!
打个几天几夜不分胜负这种。
绝无可能带给自己更多的压力了!
就凭他姓左的,能给我什么压力?要不是运气好,弄出来一个好儿子……哼,那儿子还有我的一半呢!
牛什么牛!
洪水大巫心里清楚,没有更形庞大的压力,自己想要进步,将会很慢很慢,甚至不可能会有多大的进步。
所以洪水大巫现在一方面盼望着,妖盟的人赶紧回来,另一方面更大的希望却是,左小多和左小念,尽速的成长起来,能够对自己形成威胁!
威胁越大越好!
能威胁到自己生死,就更好!
洪水大巫很清楚妖族的战力,自己现在的修为,说什么天下第一,那就是一个大笑话!
妖族之中,实力比自己强的,甚至两只手都数不完,至于实力更强的东皇妖皇,还有当年的妖师妖帅,四方神兽……每一尊都不是自己所能匹敌的!
一旦妖盟归来,再没有什么大道参悟之类的事情了。
以现在星魂巫盟道盟三个大陆的底蕴实力,当真对上妖盟,结果就只有四个字可以形容:摧枯拉朽!
是妖盟在摧枯拉朽!
而自己,也会在那一战之中,百分百的陨落!这是不用怀疑的。
洪水大巫想要的是大道,绝不是陨落!
那可本质的区别差异!
左小多一旦成长起来,将会有相当的几率,激发自己达到祖巫级别;如果能够达到祖巫级别,才有一战之力!
但在达到这样的级数之前,遭遇到妖盟高层,只有死路一条,绝无侥幸!
因为自己逃不掉。
自己的速度绝对比不上妖盟那帮出生就会飞的……
所以无论如何,全大陆的人都可以死,唯有左小多,一定不能死!
这是洪水大巫最大的底线!
而道盟,居然在短时间内,将这道底线,连续触犯了两次!
两次!
第一次被警告之后,居然又来了第二次!
若是老子不出手,你们是不是还要再来第三次?
直到弄死左小多左小念为止?
简直是无法忍受。
洪水大巫站起身来,大怒道:“混账!”
大巫一怒,惊天动地!
不过令洪水大巫更为愤怒的,却还在于……吴雨婷摆明是将自己当枪使,而自己还不得不去!!
这才是让他最不爽的!
而且那边还是骂着自己,就如同骂下属一般,就更不爽了!
我是你能够指挥的人么?
就算你两口子加起来,也不能指挥我!
你们不够资格!
但是……现在不管够不够资格,这件事却必须要管,还得管到底,管彻底——自然是生气就变成憋气了!
你说让我去我就得去?咦……卧槽老子还真必须要去!这就很特么的了……
然后最终,积累的这些个负面情绪,全部都着落到了道盟的头上!
就是这些王八蛋,给老子带来了这种麻烦!
茶煲请自重
定好的规矩,好好遵守不行吗?
如果订好了规矩却不遵守,还要规矩何用?
我定的规矩,我提出来的人情令,我在监控,我在主持,我在主导!
结果你们打我的脸!
你们破坏规矩。
这才令到那娘们儿劈头盖脸的骂我一顿,我还得去干活,为她出力,我还得为你们这些破坏规矩的擦屁股……我洪水大巫不要脸面的么?
气死老子了!
洪水大巫拎着千魂梦魇锤,径自一纵身飘了出去!
若是不以这件事情给道盟那些人一点教训,以后这人情令,也就没什么存在的必要了!
风云骤起!
洪水大巫强势冲天而去,目标直指道盟总部。
越走越是怒火中烧。
特么的这么远,老子还在闭关不知道么……
道盟大陆。
云上松带着几个自己的护卫,向着三清神山进发。
以他和护卫的修为层次,早就可以在空中飞行;眨眼就能到达目的地,但云上松却是从小就对骑马情有独钟,明知是舍近求远,仍旧是乐此不疲。
这也就造成了道盟所特有的一道风景线:所有人都开着高档车,或者在天上飞的时候……有那么九个人的马队,经常出现,纵马驰骋,快马加鞭。
而这九个人,只会是云上松和他的八大护卫!
一开始还有人指指点点:瞧这九个傻逼嘿……
但到后来,谁也不敢这么说了。
为啥?
因为云上松,乃是道盟七剑之下,十大天王之一!
即便是放眼三大陆也数得着的顶峰强者!
云上松,乃是与巡天御座等同期的大修者,当年道盟第一天才,亦是首度登上人情令的道盟第一人!
全才高手闯都市 斩雪千山
此君一路成长快速,修为级数直线蹿升,时至今日,已经成就在道盟七剑之下的十大天王之一——血剑天王!
唯一让道盟七剑扼腕可惜的是,云上松,终究还是没有能够达到巡天御座与摘星帝君的超然层次,略显美中不足。
但这丝毫不影响,云上松在道盟所拥有的近乎至高无上地位。
骑着原本在王朝争霸时期已经成为传说绝响的宝马良驹,云上松的神情倍显怅惘。
这匹马,祖祖辈辈的被自己骑着,已经骑了好多好多代了……
而随在他身后的八大护卫,亦都是每人一匹马,疾驰着……
并不是每个人都喜欢骑马。
骑马也并不是多么高大上的事儿,而且现代社会中骑马穿行闹市,还让人感觉挺傻逼的。
云上松的这些个手下,讲真的就没有谁是当真喜欢骑马的,但他们能有什么办法,不管心底如何的不喜欢骑马,不乐意骑马,都必须骑……
总不能让老大在下面骑马,自己八个人居高临下在天上飞吧?
甚至在许多时候,还要做出一副自己很喜欢,很乐意骑马这种交通工具的样子。
毕竟,能够跟在云上松的身边,成为他的护卫,这本身就已经是一份成就,一种荣耀。
你不乐意,不喜欢,自然有大把的后来者愿意顶替你的位置,相比较于成为云上松的护卫,牺牲一点个人爱好,再培养出一点相对另类的个人爱好,这真不算什么,如何取舍,各自明心!
“据说当年王朝争霸时期,那些传说中的大将军,便是如此纵马驰骋,踏遍河山,浴血奋战,终成不朽功业!”
云上松有些感慨,挥鞭前指道:“但是,自从道盟归来……那种万马千军纵马驰骋的场面,从此就成了传说绝响……真是可惜啊!”
“老大,您这一次回去三清神山,可是有什么要事么?”身后护卫一问道。
“不知。”
云上松满眼尽是疲倦的说道:“不过现在道盟军队已经集结完毕,需要有人带着前往日月关那边,率军作战,或者,坐镇日月关。应该是其中一项原因吧……”
“那,难道还能有别的原因?”
“据说……小辈们触动了飞天,暗杀人情令上人。”
云上松的脸上流露出一抹嘲讽之色:“此刻,在三大陆掀起了轩然大波。这件事,应该也是原因之一。”
“……”
身后,八大护卫有些无语。
“截杀人情令上人……又能算得了什么大事……”
云上松嘴角疲倦而嘲讽的翘起:“当初洪水大巫闲着没事儿干,搞出来这么一个人情令……嘿嘿,这一次,我倒是很有兴趣看看洪水大巫将会如何处理,若是能够看到号称天下无敌之人出面和稀泥,倒也是一次不错的视听享受。”
“就算是和稀泥,咱们道盟这次估计也是要出点血的吧。”一位护卫道。
“出血是肯定的,但若是说到伤筋动骨,应该不至于。”
云上松淡淡道:“妖盟即将大举回归,这已是三方确定之事,换言之,三个大陆已值危急存亡之秋,相信就算是洪水大巫,也万万不会在这个时候,贸贸然的搞起来太大的风浪,所以我才说,这次将是一次难得的和稀泥巨献!”
“绝巅高手,现在已经蜕变成了三大陆都是损失不起的至宝。”
云上松嘲讽的笑了笑;“赔偿一些财物,天材地宝……也就仅此而已。”
便在这个时候,只听一个淡淡的声音说道:“三大陆损失不起巅峰高手?谁说的?”
一股铺天盖地的气势,陡然扑面而来。
刹那间,九匹马齐齐哀鸣一声,尽都趴在了地上。
云上松凝目看去,只见就在面前,三清神山路口,正有一个身影,负手而立,渊渟岳峙。
那人身材魁梧,身着一袭青色袍子,一头乱发,在风中凌乱飞舞。
狂风吹拂,衣袂纷飞。
他就这么站在那里,站在山脚,给云上松等人的感觉,却似乎是比三清神山更要高大,还要雄壮!
他明明只是站在这里,踩在平地上,但给人感觉却似乎是踩在星空里,登临九重天上,威凌天下,霸道无匹!
天下万物,无任山川河流,还是无尽高峰,都只能被他俯瞰!
云上松深吸一口气,脸色一变,挺直了身子,行礼:“原来竟是洪水前辈降临,我们道盟有失远迎了,但不知洪水前辈突然莅临三清神山,是有何要事?”
云上松身后的八大护卫闻言之下,齐齐大惊失色,满目尽是惶然!
竟然是洪水大巫亲临!
刚刚还在说,还在笑,现在居然就看到了!
一时间,人人都有一种不妙的感觉油然而生。



Recent Posts